《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03章、欣兰春心(下)

村宝暗自直叹气,这位小先生真是不拿黄金当东西啊!他究竟清不清楚这一盘黄金的价值如何惊人?城廓嘉奖抚恤所出的钱粮,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多。他只得硬着头皮如实答道:“应比不上这些黄金所值。”

虎娃笑了:“那正好,将这盘黄金便拿出来一半,便做此用吧。”

鸿元城主下意识地伸手擦了擦额角:“小先生,这如何使得!”

虎娃:“这如何使不得?你既然要送给我,如何处置便是我说了算。我就如此处置,倒是要烦劳城主大人分派了。”

鸿元城主赶紧答道:“不算烦劳,不算烦劳,本就是份内之事!那么剩下的另一半黄金,是否需要我派人送到您指定的地方去?”

虎娃又摆手道:“城主大人自己留下吧,它必然还有别的用处,你也挺不容易的。”

反正虎娃就是不拿,鸿元城主也没办法,只得说道:“那么就以小先生的意思办吧,这些黄金先存在这里,您若有用可随时命人来取。只要将来我还是飞虹城城主,本城廓便会尽力满足您的一切要求。”

虎娃终于走出了城主府,鸿元城主还要派随从陪同他参观城廓,也被他当场谢绝。虎娃一个人来到城中广场,从怀中取出一支小竹哨放在嘴里一吹。奇异的是,竹哨并没有发出声响,至少没有发出普通人的耳朵能听见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一条花尾巴小狗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飞快地跑到虎娃身边,正是盘瓠。远处还有好几条狗,正在探头探脑地向这边张望,却不敢靠近过来。

在路村的时候,村寨里只有盘瓠一条狗,它从来都将自己当成族人的一员,就连睡觉和定坐都学着人的样子。但飞虹城不一样,城廓中有很多人家养着狗呢,有的狗平日里也在大街小巷中乱跑,盘瓠这几天就遇到了不少。

有的公狗见城中来了个陌生的家伙,像是要抢地盘的样子,便呼朋唤友想给它点教训。不料盘瓠连牙都没呲,仅是以狗眼瞪了它们一下,那些犬类便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躲出很远。也有不少母狗发现了盘瓠的不凡之处,晃着尾巴想上前套近乎,盘瓠却不感兴趣,它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对此有什么兴趣。

盘瓠进城之后,先去了兵师燕凌竹家中,四处搜查闻嗅了一番。它当然不能开口打听燕凌竹住在何处,但也没必要问谁,因为城主府当晚就派人去“请”燕凌竹了,盘瓠只要跟着就行。

第二天一大早,盘瓠又溜出城了,谁也不知它去了哪里,更不会清楚这是虎娃暗中交代的事情。第三天上午盘瓠又回来了,无事便在城中乱逛,特别是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什么热闹都爱看。

当虎娃以哨音将它召来,已摸清楚了城中情况的盘瓠便成了向导,带着虎娃逛遍了飞虹城中各条巷道,重点去的都是它曾感兴趣的地方,也经过了燕凌竹、农能的居所以及城廓的军营、廪仓所在。

他们最后停留之处是集市。这里的集市比双流寨的规模更要大得多,而且有很多专门的商铺,出售相室国中各城廓的物产。商铺与普通的货摊不一样,并非出售与交换自产自用之物,而是专门收购与贩运货物谋利。虎娃也见到了很多以前只是山神以神念介绍过的东西,还有许多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物产。

虎娃并没有买东西,他好像也不需要买什么,只是在人群中看热闹,并设法搞清楚各种新奇之物的用途、暗中查探其物性。集市上出售的大多是各地的物产以及凡人所制的用具,偶尔也能见到一些宝器,或为集中人力物力专门打造,或为修士以神通法力所炼制,皆价值不菲。

虎娃这才有了很明确的概念,鸿元大人要送他的那盘黄金到底有多么贵重,可以在弓箭的一射之地,从这边走到那边,将所路过一侧商铺里的东西全买下来。而听着人们讨价还价与品评各种物品,也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虎娃还不时挺好奇地上前插话打听几句。

这里的商铺中虽然能见到一些宝器,却看不见一件法器,显然有些东西不是在这样的商铺里能够买到的,修士之间的物品交流与交换另有途径与圈子。但虎娃却看得很认真也很用心,世间高人炼制各种器物,虽有特殊的神通妙用,但其形制也是出自这些日常之物,并不完全是凭空创造。

虎娃带着盘瓠正在看热闹呢,旁边却有人惊呼道:“这不是国工大人嘛!您也来逛集市啊?那天您进城时,我就在旁边,亲眼看见您施展的神通妙法了!”

飞虹城这么大一座城廓,历年来当然也有不少国工经过,这本不是一件特别稀奇的事情。但没有哪位国工入城,能有虎娃这么轰动,也没有谁在城门处亮出信物,还以御器之法施展了神通妙用,让普通民众大开眼界。

在平常人朴素的观念里,这位国工大人与众不同,而且可能是最有本事的一位!为什么呢?因为其他人都没有展示过那样的神奇手段。

虎娃在集市中出现并被人当众认了出来,也引起了一场不小的轰动,人们纷纷行礼拜见。方才那位见虎娃只开口打听却不买东西、答话时便很有些不耐烦的商铺老板也吓了一跳,赶紧上前行礼并致歉。他邀请虎娃进商铺后面的屋中坐着,想找什么东西只需开口吩咐,他自会找来呈上。

虎娃一见这个场面,心知道没法再逛集市了,便摆手让众人不必多礼,然后带着盘瓠离开,自西门出城而去。他并没有在城廓中久留,也没有留下自己的来历名号。

……

住在城中的那位五境女修士、国工欣兰,两天前拜访虎娃未成,今天忽听仆从禀报,那位小先生走出了城主府,正在逛集市呢。欣兰有心想再去拜访,却觉得集市那种地方实在不方便,况且她也有些矜持。前次她已经登门求见并留下话,这次应该是虎娃来见她了,同为国中共工,对方也要讲究往来礼数。

于是欣兰便派了一名侍女到集市去请虎娃来府中做客,过了好一会儿,侍女才回报,那位小先生竟然已离开集市出城了,她并没有找着人。

欣兰感觉颇为不悦,心中暗道这位国工有些不懂礼数,自己已经去拜访了,对方离城之前总得来一趟打声招呼啊,怎么只知道逛集市呢?她同时也很好奇,问侍女是否清楚那位国工的形容相貌?

侍女答道:“我也没有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小先生,但不少人都亲眼看见他了,据说其形容是一位非常年轻俊俏的少年,实在是令人惊讶!……先生您美貌无双,但修为太高,在这飞虹城中伴侣难寻。而那位国工大人倒是有可能入您之眼,只可惜未能与您谋面。”

侍女倒是说中了欣兰的心思,她修为高超、形容秀美,可是就因为修为太高了,想找个投缘合意的男人都不容易。一般人她也看不上啊,身份地位相当的,形容年貌也不相当。如今的城主鸿元刚到飞虹城中时,也曾表露过想与她结亲的意思。

鸿元城主当然身份尊贵,而且年纪勉强也不算太大,还不到四旬,可欣兰仍然没看上。她想要的并不是一名普通的男子,若是如此,那么满城皆是。身为五境修士,她要寻找的是修为境界、形容年貌、志趣品性皆能投缘者,能携手共索登天之径。

既是这种想法,那要遇到合适的人可太难了。欣兰因虎娃的失礼本有些不悦,听侍女这么说,心里便更不高兴了,不悦之余又感到有些失望,失望之余却对这位小先生更加好奇。假如将来有机会再见面,她一定要好好看看他是什么人,同时问问他当初为何失礼不见?

欣兰这么想的时候,紧接着又听说了城主所宣布的一条惊人消息。原来那位国工并不是偶然路过城廓的,而是有要事特地来找城主。

据说副兵师农能所率领的军阵在巡城途中发现流寇踪迹,追击时却遭遇伏击,最终全军覆没。就连出城追查的兵师燕凌竹,如今亦下落不明,很可能也是遭了流寇的毒手。

当时流寇出现于白溪村附近,义士灵宝、时雨、北溪、云溪集合村民,在闻讯赶来的妖族相助之下,斩灭了这伙凶残的流寇。这么厉害的流寇,当然不是那么容易被消灭的,有一位修为高超、神通广大的国工大人恰好路过,出手斩杀了流寇的首领,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那位国工大人是一位形容非常年轻俊俏的少年,便是这几日住在城主府中的小先生!而且他不仅没有收下鸿元城主所答谢的黄金,更是让城主以那些黄金嘉奖与抚恤众义士以及死伤的村民。

欣兰可不是一般人,震惊之余亦满心疑惑,她觉得此事应另有内情,但无论如何,路过城廓的那位小先生必然来历不凡、修为更不凡,如此错过未能谋面,实在是太遗憾了!很莫名其妙地,欣兰竟有些春心微动,甚至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是为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