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03章、欣兰春心(上)

虎娃很有些感慨,自从离开蛮荒来到这茫茫人世间,很多事情就越来越难以一眼看穿本来面目。而本来面目就在其中,只是需要人们去发觉与分辨,行事时便有了更多的考虑与选择,虎娃也说不清这样是好是坏。

听白溪村众人的意思,显然是愿意答应城主的提议,却让虎娃来做决定,因为仅仅是他们答应了也没用,这位国工大人经历了一切,以他的身份将事情说出去,便足以令人信服,所以城主便来恳求虎娃。

灵宝本是个耿直的热血汉子,可是他当了白溪村的族长之后,考虑的事情就会更多。流寇已经全部斩灭,城廓愿意厚抚村寨,当然是再好不过。可以想象,假如民众知道守城军阵竟是屠灭村寨的流寇时,会造成怎样的恐慌,又会是怎样震惊巴国的丑闻。城主大人只是想将后事处理得尽量干净、事态不失去控制。

虎娃也在想,假如山神在此,会怎样指点他?假如山爷在此,又会怎么处置呢?可惜他已经离开了山神的庇护、山爷的照顾,一切只能由自己决定了。

见虎娃不说话,鸿元城主又解释道:“小先生,我并无谎言欺瞒之意,事情的具体经过,我会派村宝队长如实上报兵正、理正以及国君,只是暂时如此宣布,等待国君决定。”

虎娃终于叹了口气道:“其实灵宝族长召集白溪村族人商量决定的结果,不必让我来点头。我只是偶尔路过此地,遇见流寇洗劫村寨而出手相助,如今流寇已灭,我也该继续走我的路了。只要你们不是存心欺瞒,也没有纵容凶手逍遥法外,至于想如何宣布与处置,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并非白溪村的族长更非飞虹城的城主,所以不必问我。但如此一来,那已逃走的燕凌竹,你们又能怎么办呢?”

见虎娃的态度如此,既不会主动帮助飞虹城,也不会干涉他们的选择,鸿元城主终于松了一口气,身体前倾道:“本城主无意纵容凶手逍遥法外,但想抓住燕凌竹却很难。小先生,飞虹城能不能再请求您一件事?”

虎娃:“还有什么事?”

鸿元城主:“听说您在白溪村中,追上了逃遁的农能,斗法而斩杀之,只用了短短几息时间,出手干脆利索,他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是这样的吗?”

虎娃看了村宝一眼,反问道:“农能脱离军阵只有孤身一人,我当然有机会斩杀他。城主大人已经派村宝队长去了白溪村,想必已问明了详情,又何必再来问我?”

鸿元城主神情很有些尴尬地答道:“农能虽为副兵师,但其人功力精深、极擅斗法,在军阵操演之余,也常与人演法切磋,与之斗法最多的便是兵师燕凌竹。燕凌竹虽亦是四境修士,却非其对手。小先生既能稳斩农能,当然也能拿下燕凌竹。我也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也不得不试着开口求您。听说您不日就将离开飞虹城,假如在途中发现燕凌竹的行踪线索,能否请您出手拿下他?设法问明事情的真相——他与农能究竟有何关系、还有什么人是其同伙?”

村宝也在一旁小心翼翼地补充道:“若是派军阵去追,茫茫山野无处可寻,集结队伍也只能走大路,若于野地中散开搜寻,军士就算遇见了也不会是燕凌竹的对手。但我清楚小先生您的修为,也亲眼见识过您穿行山野的神速。如今时间虽已过去了三天,但大雪之后,山野中的足迹可能仍在。若他并未日夜兼程飞遁,可能逃出一段距离之后,自以为安全便会驻足藏身,并设法探听城廓中传出的消息。您若是有心追击,还是有可能追到的,而且也只有您有能耐拿下他。”

鸿元城主想请虎娃追击燕凌竹并将其拿下,并搞清楚事实真相。一位国工大人如果来到某城寨亮明身份,城寨中的民众往往会请求他的帮助,但绝不包含这样的事情,国工又不是杀手!

所以飞虹城这个请求很过分,虎娃并没有义务答应他们。但鸿元城主也不好去找别人,只有虎娃这位高手是当事人,了解所有的内情、更有这样的本事。

鸿元城主又解释道:“这样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急切之间我也实在找不到他人相助。小先生出城之后,若能追索到燕凌竹的行踪线索,愿意出手便出手。若实在追查不到,飞虹城也不会勉强。但无论如何,本城都会尽全力相报。”

他们本以为虎娃还要推辞一番,不料这位小先生却很痛快地点头道:“其实不用你们请求,我出城之后若有燕凌竹的线索,自会去杀了他,并问清楚他为何要那样做。他不仅该死,而且也曾下令劫杀我。”

鸿元城主如释重负道:“多谢小先生!无论您有什么要求,飞虹城都会尽量满足的。”

虎娃却摆手道:“我没什么要求,只是有一个问题。我只是一名过路的修士,而且已经帮了你们足够多。如今这件事,为何还要来求我,难道飞虹城中就没有高手了吗?据我所知,前天就有一位五境修士前来拜访,她便住在城廓之内,也是一位国工。城主大人当时为何不请她出手?你们也可以就像对我一样,也对她讲明内情。”

鸿元与村宝对望一眼,神情都有些古怪,心中皆暗道这位小先生虽看上去沉稳超然,但有时说话办事还真像一个孩子。有些事根本就不必问,可是他偏偏要问出来,那么就让人很难回答了。

飞虹城中确实住着一位五境修士、国之共工欣兰。她在虎娃来到的第二天早上便登门拜访,却被城主大人挡了回去。请求一位国工出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且不说欣兰是否会答应,而且鸿元也不希望她在正式公布消息前知道内情。

欣兰就出身于本地一支很有势力的部族,假如她不是一名女子,两年前很可能就取代鸿元继任飞虹城的城主了。就算她是女子,拥有五境修士的身份,又有当地部族的支持,做了城主也没什么不可。

当初国君以及国中诸正大人考虑,不欲将飞虹城这么一个地域广阔、人口众多的重要城廓,由当地的某一支部族掌控,所以才从王室族人中派来了鸿元。如今出了这种事,弄不好有人借此机会欲将鸿元城主撤换,鸿元又怎会去请欣兰帮忙呢?

但这些话却不好直说,鸿元只得解释道:“欣兰先生是位女子,擅长炼药采茶之事,您这几日所饮之茶,便是她所采炼。其人修为虽高,却没听说过平时曾与人斗法搏命。真的论起格杀手段,可未必比得上农能、燕凌竹这等军阵中人。”

虎娃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这几日所饮之茶,皆是出自欣兰先生之手,那倒要好好谢谢她了,请城主大人替我转达。话已经说完了,我也该告辞了,在这里呆了两天,正想出门好好看看这座城廓,然后自会去追拿燕凌竹。若能将其人拿下并查明真相,也会给城主大人一个回话。”

虎娃说话做事都很干脆,说着话站起身就要走。鸿元赶紧拦住他道:“小先生,这些黄金……”

原来那盘金子还放在桌上呢,虎娃摇头道:“太重了,我还要赶路,带在身上不方便,就不拿了。”

背着这么多黄金赶路确实不方便,但这话却让鸿元城主哭笑不得。能拥有这样一大笔黄金的人,还用自己背着东西走路吗?他赶紧说道:“小先生是孤身出游,未携仆从车驾,但这没有关系,我可以都为您备齐。您下一站要去哪里,就吩咐他们去哪里等候便是。”

鸿元城主求虎娃办事,出手倒是一点都不小气,当即表示将自己的车以及府中两匹最好的马都送给虎娃,并送上一对童男童女为仆从、侍奉其行路中的日常起居,另有一位壮年奴仆为车驾的御手。

在那样的年代,奴仆当然忠于其主,否则无法于世间立足。虎娃出门时可乘坐车驾,如果独自外出办事,也可让车驾在指定的城廓或村寨等候。一位国工大人的随行车驾,在哪里都会得到欢迎与很好的安置,鸿元城主考虑得倒是很周到。

虎娃却摇头谢绝了这位城主大人的好意,山神命他行遍巴原五国,带着车驾仆从随行虽然舒服却很不方便,而且太容易暴露行迹,他也没这个习惯。他又指着那盘黄金道:“城主大人方才不是说,要厚抚阵亡的义士以及白溪村死伤的村民,那就用这些黄金吧。”

村宝吓了一跳,赶紧摆手解释道:“小先生,这是城主大人对您的敬意与谢意。至于抚恤嘉奖义士以及村民,城廓自会安排,钱粮不从这里出。”

虎娃又问道:“另有安排?那么城廓所嘉奖与抚恤的银粮,有这些黄金多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