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02章、看茶(下)

鸿元城主命人安排了一间最舒适的房舍让虎娃休息,紧接着又派村宝赶往白溪村查证,临行前还私下叮嘱了村宝一些事情。天亮后他又派人再次招兵师来见,其实心里已清楚燕凌竹早就跑了,哪里还能来见他,但这只是做个样子。

村宝从飞虹城出发到白溪村再返回,恐怕需要两天一夜,虎娃就在城主府中住了下来,也注意到这里的生活习惯又与别处不同。

虎娃在路村的时候,族人们每天只吃一顿饭,而且蛮荒族人食量惊人,且在食物短缺之时,有可能好几天才吃一顿,但一顿能吃很多。到了白溪村,那里的村民们是一天吃两顿饭,分别在日出与日落时分,中间便是一天的劳作。

可是在这座城主府中,人们每天吃早、中、晚三顿饭,城主大人处理事务也都是在上午和下午,中午时吃饭休息。虎娃住在这里,城主当然要好生招待,可是这位小先生说了,近日正在辟谷修炼,送些茶水来便行。

于是城主便命人每日侍奉茶饮,将府中最珍贵的茶具也都送上。而在飞虹城中居住的一位国工大人、五境修士欣兰,听说有另一位国工来到飞虹城、住进了城主府,也前来拜访。

相室国有近五十位国工,其中不少住在国都附近,有的担任各种司职,也有人就在洞府中清修极少露面。飞虹城这么大,辖境内当然也居住着几位国工,其中这位欣兰就在城中。修士之间自有与常人不同的交往圈子,切磋互访也是很好的交流印证机会,欣兰闻讯前来,当然是很正常的情况。

但欣兰却没有见到虎娃,甚至都用不着虎娃本人回话,鸿元城主就替他谢绝了。据说小先生正在参悟秘法闭关清修,暂时不便见客。

参悟秘法跑到城主府里干什么?那里住着虽然舒适,但并非闭关清修的好地方啊,欣兰也是一头雾水。但转念一想,很可能鸿元城主请求国工帮他炼制某种珍贵的器物,所以不得分心受扰,欣兰也就心领神会地走了,并请城主大人转告了来意。

过了两天一夜,村宝匆匆自白溪村返回了城廓,黄昏后来到城主府中禀报。他不仅确认了所发生的事情,而且也将城主交代的话转达给如今的族长灵宝,兄弟之间,说什么当然也方便。

鸿元城主带着村宝来到虎娃居所的门外,客客气气地开口求见。虎娃在屋中答道:“城主大人,这就是你家,我只是客人而已,又何必说什么求见,进来吧!”

进屋之后,鸿元与村宝先向虎娃下拜行礼,感谢他仗义出手,不仅守护了飞虹城中的村寨族人,而且铲除了隐匿在城廓中罪大恶极的凶徒。等坐下之后,虎娃才问道:“村宝队长,你已经见到了灵宝,他是怎么说的?”

村宝答道:“他向我讲述了一切,从双流寨驿站中遇见您开始。我也验看了流寇的尸身以及他们所携带的军械,果然是飞虹城的第一队军阵,而且一个人都没少。灵宝很惊讶也很荣幸,他早知您来历非凡,却没想到您还是一位尊贵的国工大人。”

虎娃点头道:“是的,他们一个都没逃掉,只是跑掉了一个幕后的燕凌竹,你们并没有查到其行踪吧?”

村宝答道:“据追查询问,燕凌竹出城之后又渡过了岷水,便再无行踪消息,说不定已逃往远方、甚至不在相室国中……小先生,我倒是有个疑问,根据您和灵宝所讲述的情况,皆不能确认燕凌竹与农能有关,就算有所猜疑也毫无证据,他为何下令截住您并悄然逃去?这岂不是坐实了罪名!”

虎娃琢磨道:“你如果是他,敢肯定自己没有暴露吗?而且无论他有没有暴露,身为兵师,都会被拿下查问。”

……

农能原先的计划,是在前往上安村的途中,突然进入山野换了装束,迅速于上游渡过白溪赶到白溪村,恰好在他们与山膏族人约定的时间出现。得手之后便迅速返回,仍然从原先的道路于天黑前赶到上安村,便谁也不能察觉。这个计划原本毫无破绽,可他们却没能做到。

军阵无故在半路失去踪影,没有在预计的时间到达下一个村寨,燕凌竹听说消息后也意识到不妙,立即出城赶往白溪村。他赶到时正是雪后的那个上午,没有敢太接近村寨,却恰好在远方高处看见了村民与妖族打扫战场的一幕,而“流寇”显然已全军覆没。

燕凌竹只知农能的计划失败、整支军阵全完蛋了,此时双方交战已有三天,军阵的身份也完全暴露了。在这么长的时间内,白溪村完全有可能抓住俘虏审问出很多内情,普通的军士也许不清楚他与此事有何关联,但军阵的三位首领却是清楚的。

燕凌竹怎敢认为,白溪村没有察问出他的事情来,便慌忙返回双流寨,命人调军阵截路,然后自己又躲在半路窥探,发现虎娃一个人先行出发赶往城廓,显然是去报信的。于是他就命军阵截杀虎娃,自己则先跑回城廓收拾东西溜了。

假如真按照他的命令,虎娃被拿下,并封锁消息押送到军营中等待他来亲自审问,真相恐怕要过更久才能揭开,甚至要等到白溪村再派人到城廓报信之时,那他便有足够的时间遣散家人从容离去了。

燕凌竹却不清楚,白溪村没有抓住一个活口审问,主要是那些猪头人太生猛了,连受伤的流寇也都搜出来当场宰了。他如果什么都不做,可能只是被撤职查办、顶多流放戍边几年;可是他这么一做,便是灭门之罪。

但燕凌竹已来不及考虑这么多了,反正已经收拾好贵重物品先行跑路,至于飞虹城就算闹翻了天,也与他无关了。

……

燕凌竹肯定有事,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却只能凭猜测,因为白溪村那边没留下一个活口,至于农能等人是怎么知道白溪英家有秘藏宝物,恐怕也只能去问燕凌竹了。但是这几天,鸿元城主却一直没有公开下令缉拿燕凌竹,当然有其苦衷。

进屋之后,也一直是村宝在说话,鸿元城主却始终一言未发。虎娃听完点了点头,问道:“你们就是来告诉我这些的?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我已在飞虹城中住了这些天,却连门都没出,假如无事,也该告辞了!”

鸿元城主赶紧起身道:“小先生稍等,尚有要事相求!”

他亲自出门提壶进来,亲手给虎娃冲茶奉上,身后还跟着一名仆从。仆从端着一个盘子,上盖面着金色的丝绒,盘子不是很大,但仆从的神情却显得有些吃力,将东西放在桌案上躬身退了出去。

虎娃没有伸手,以御物之法隔空掀开了丝绒,下面仍是一片金灿灿的颜色,竟是一盘黄金。只听鸿元恭恭敬敬地说道:“小先生乃世外高人,恐看不上这些俗物。但我是凡俗之人,区区黄金略表心意,感谢您为飞鸿城所做的一切。”

鸿元并非修士出身,就任城主也仅有两年时间,让他拿出法器或天材地宝一类的东西估计也很困难,就这一盘黄金,恐怕已是出了血本。黄金确实太俗了,但大俗也是大雅啊,就算修士高人也不会嫌弃。虎娃自己身上也带着黄金呢,比鸿元送来的这盘只多不少。

虎娃看了看这盘黄金,没有说收,也没有说不收,又看着鸿元的眼睛道:“城主大人,你既然有事,就都说出来。”

鸿元当然不是只来给虎娃送黄金的,他有些忐忑地又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本城主也不敢擅作主张,打算派村宝队长前往国都禀报,请示国君该如何处置?但在此之前,巡城军阵与兵师皆无故失踪,总要给城廓民众一个交代。”

该死的已经死了,想逃的也已经逃了,国君还能怎么处置,无非是怎样公开罢了。虎娃问道:“上报国君,再等国君的诏令下达城廓,至少要等两个月时间,城主大人想怎么交代呢?”

鸿元答道:“我想暂时宣布,有流寇过境欲洗劫村寨,被巡城军阵察觉线索。军阵追击时却遭遇流寇伏击,幸得白溪村众义士所助、斩灭流寇,但军阵亦不幸全军覆没。”

虎娃只是看着鸿元,却没说话。这让鸿元心里有些没底,又低声解释道:“飞鸿城最精锐的一支军阵,竟然全军覆没,所遭遇的是何等凶残的流寇?这样的流寇又怎会被村民剿灭,如此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但当时恰好有一位神通广大、修为高超的国工大人路过,且义士灵宝正与几位高人北溪、云溪、时雨在白溪村做客,又得闻讯赶来的妖族之助,这才铲除了凶残的流寇,而白溪村亦伤亡不小。如此说法,才能勉强令人信服。

小先生入城之时,亮明了国共信物,本城军民亲眼所见,您当然便是为此事而来。飞鸿城将公开褒奖诸位义士、厚抚阵亡的助阵高手与死伤的村民。我派村宝队长去白溪村,也是找村民们商议此事。”

虎娃终于开口问道:“哦,白溪村那边怎么说?”

村宝赶紧答道:“灵宝召集村民还有那位妖族的族长商议,也能体谅城主大人为何要这样宣布。他们听说小先生原来竟是一位国共大人、目前正住在城主府中,便表示一切听从小先生吩咐,只要小先生点头,自无不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