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02章、看茶(上)

虎娃在鸿元的陪同下进了城主府,来到正厅左侧的一间小厅中,就座之后由村宝相陪,鸿元召唤仆从献茶。虎娃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茶这种东西并亲自品尝。

据说在神农天帝的时代,普通人大多只是将茶叶当成一种无毒可食的嫩叶,像野菜一样采集回来,与其他的食物一起煮制羹汤食用。神农天帝分辨天下草木之性,取茶树上新发的嫩芽制成茶叶,据说包含生气精华,有安神宁心之效,能祛除“心毒”,且可品出人间种种滋味。

从此茶便成了一种裨益身心之药,人们煎煮茶汁服用,以祛病延年、醒神明目。但茶叶的采集与制作不易,平常人难以享用,它不仅是珍贵的饵药,也是一种敬神的祭品。普通人采集加工茶叶,通常是晾制或焙制,服用时以水煎煮。

后来巴原上的修士们也开始采集与炼制茶叶,以类似炼药的手法制成,不仅灵效更佳且可长期保存、冲泡饮用。但这在很漫长的年代中只是修士们的饮品,与普通人的制茶与饮用方式不同,并不流传于民间,它最早就是在巴原上出现的。

鸿元城主本人虽非修士,但他所献之茶,却是修士以炼药法力所制,足见其珍贵。

鸿元先请虎娃“看茶”。这有什么好看的?原来城主大人饮茶用的杯子也是宝器,竟是琉璃质地,完全透明毫无杂质。它一般以最纯净的砂烧制、然后入模成器,可比加工陶具要复杂困难多了,在民间价值昂贵且很少有人制作。

鸿元城主拿出来的杯子显然也是修士所炼制,仅仅用来饮茶,倒也显得足够尊贵奢华。

那看似已干枯的茶叶被滚水冲泡,竟渐渐舒展而开,在水中恢复成鲜嫩的叶片模样,蒸腾的热气中散发出一股特有的清香,闻之怡人。难怪城主大人请虎娃“看茶”,这还没喝呢,仅仅是在纯净透明的琉璃杯中看着,也是赏心悦目之事。

此茶也没有像通常那样现场煎煮,水是在外面烧好的,仆从提着壶进来冲茶。满心疑惑的鸿元城主一直在注意观察村宝和虎娃的神色。

村宝难有机会这样坐在城主府中,用这么珍贵的琉璃杯品此难得一见的茶饮,假如换作平时,他一定会感觉有些惶恐甚至是受宠若惊。但此时的村宝却好像无心关注桌上的茶,坐在那里双手十指紧扣于身前,显得很是紧张与焦急,看来肯定是出事了!

从虎娃脸上却看不出什么异常的神色,他盯着那茶杯显得很好奇,似在凝神感应茶饮的物性,却始终一言未发,也没有按正常的礼数说声谢谢,这让城主大人心里就更没底了。

直到仆从退了出去,屋中再无他人,鸿元城主终于端杯道:“小先生,请品此茶!”

虎娃也端起了琉璃杯,直截了当开口道:“城主大人,我偶然来到飞虹城辖境,上个月路过了白溪村。您可知我在那里遇见了什么事,而您是否清楚,农能所率领的巡城军阵又去了哪里?”

鸿元错愕道:“我知道白溪村这个地方,但是小先生在那里遇到了什么事,我怎会清楚?正要向您请教。农能是飞虹城的副兵师,眼下正率领一支军阵例巡城廓,这两天我听说他们可能去追查偶尔发现的贼人线索了。难道小先生遇见了他们,知道他们发现了什么?”

虎娃答道:“我在白溪村遇见了农能所率领的飞虹城军阵,他们在巡城途中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地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而且并不是以军阵的面目出现……”

虎娃的废话不多,直接讲述了自己所知所遇的情况,一边讲一边品茶,等大致都说完了,这一杯茶也品得差不多了。

再看鸿元城主,原本是轻持杯底端着茶,渐渐地手就握紧了杯子,手心都烫红了却浑然不觉,屋中并不热,但到最后他竟已汗流浃背。

鸿元远比村宝更有见识,而且身份不同,听完之后便没有怀疑虎娃所说的事情。能将这么复杂的事态经过、所有细节都描述得那么清楚,那就是真的,而且这位小先生也没有必要跑到城主府中撒这种谎。若是假的,随即就能被戳穿;若是真的,后果却那么严重!

鸿元也“明白”了虎娃为何不想说出身份。这是丑闻,不仅是飞虹城的丑闻,而且是震惊相室国的丑闻,甚至会成为相室国被巴原其他四国嘲讽的笑柄。他身为飞虹城的城主,恐怕兜不起啊!

鸿元不仅出汗了,而且浑身就像针扎般地难受,感觉简直坐不住了。恰在此时门外有仆从问道:“城主大人,时间已晚,请问您与贵客要用餐吗?”

鸿元下意识地哑声喝道:“吃什么吃?都候着去,不要来打扰我与贵客谈话!”随即又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赶紧又朝虎娃低声道,“小先生,您说的这些事,能是真的吗?”

尽管知道虎娃不可能撒这种谎,但他还是心存幻想,万一是这位小先生搞错了呢?虎娃答道:“我听说兵师燕凌竹昨日已回城,自称有要事要向您禀报。请问他来了没有、又禀报了什么事?”

鸿元颤声道:“没有啊,我这几天根本就没有见过他。至于农能所率军阵失联之事,我也是听其他人禀报的。据说燕凌竹已出城正在调查,他回来了吗?”

虎娃叹了一口气道:“昨天是回来了,守城军士亲眼看见的,但此刻恐已不在城中。城主大人若是不信,就命人将兵师请来问问。”

鸿元下令,让村宝立刻去“请”兵师燕凌竹,为了防止生变,他还让村宝带着府中亲卫。时间不大,村宝回来禀报,兵师大人并不在家中,而且家里也没别人,村宝仔细搜查了一番,贵重物品也都不在了。

鸿元气急败坏地又下令,派亲卫查问燕凌竹究竟去了哪里?又过了一会儿,有人回来禀报,昨天燕凌竹是下午从东门进城的,有邻居看见他回了家中一趟,但在日落之前就从西门匆匆出城了,此事有守门军士为证。

今日天刚亮,燕凌竹的妻儿也坐着一辆双马拉的车出了南门,据说是要回娘家。如此看来,燕凌竹必然是农能的幕后同伙,见事情已败露,仓惶下令命军士阻止白溪村派人报信,以尽量拖延时间,自己则收拾东西畏罪潜逃,还遣散了家人。

鸿元嘶声捶案道:“追,马上就追,派人把他抓回来!”

村宝小声提醒道:“城主大人,我们怎么追,又派谁去追?既然要捉拿他,又怎样公布罪名?”

目前已掌握的证据,只是农能率领军阵伪装成流寇袭击白溪村。而且他们很可能就是做下前两起血案的凶手,但这个实情还需要查证。至于燕凌竹与农能具体是什么关系,目前尚不清楚详情,只是推测他必然是农能的同伙,否则不会下令截杀虎娃。

燕凌竹担任飞虹城兵师多年,军阵中多是他的亲信旧部,如果不公开其罪行,也不好派人去抓啊。况且燕凌竹是孤身出城的,他是一位修为不俗的四境修士,很熟悉相室国中的情形,大片的山野中有很多条岔道,人都走了一天了,又能到哪里去抓?

有些惊慌失措的鸿元城主终于冷静下来,又小声问道:“小先生,此事还有何人知晓?”

虎娃答道:“在这里,只有我与村宝队长。但是在白溪村,一千多人尽已知晓。”

鸿元硬着头皮有些艰难地开口道:“小先生,本城主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虎娃:“城主大人请说。”

鸿元:“请您暂时不要将此事宣扬出去。如您所说,北溪、云溪已阵亡,白溪村的族长白溪英也疯了,那么白溪村中便没有曾认识农能的人。我需要派人先去确认一番,查验尸身以及他们留下的军械,以确保无误。”

虎娃:“您打算派谁去?”

鸿元:“目前飞虹城中,只有村宝队长知晓此事,我当然是派村宝去。让他坐我的车,挑灯赶路连夜出发,要快去快回。在此之前,还想请小先生就住在城主府中休息等候,我一定会好好款待的。”

事情已经发生了,白溪村死伤那么多村民,一整支巡城军阵也没了,是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住的,鸿元城主考虑的就是怎样能尽量更好地善后。虎娃便点头答应了,住在城主府中等消息,看看鸿元城主想怎么处置后事?

让虎娃住在自己府中,鸿元城主固然有封锁消息的嫌疑,看起来或许还令人担心他会趁机对虎娃不利。但是换一个角度,虎娃身为国工必是一位高手,他想对鸿元不利其实更容易。鸿元请虎娃就留在身边,也是表明了一种不设防的态度,以示自己坦荡无私、与此事毫无关系。

此时已快到半夜了,府中人都在外面候着,而小先生连晚饭都没吃呢。鸿元又赶紧说道:“方才只着急处理要事,竟忘了请小先生用餐,不觉已至深夜,我们赶紧吃饭吧!”

虎娃却摇头道:“我正在辟谷修炼,就不必吃饭了。城主大人若是饿了,那就自己去吃吧,安排静室让我休息便可……对了,村宝队长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你先请他吃饱。”

……

作者注——

写到本章中虎娃品茶的内容时,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因为那并非古代的饮茶方式,就是现代人用玻璃杯泡茶叶嘛!

其实冲泡之法,是近现代流行的最普通的大众化饮茶方式,早已走入寻常百姓的生活。它简单方便,只是以热水冲茶叶,却对茶叶的制作与保存工艺要求很高。但在近代,这些已经是很简单的事情。

冲饮之法,据考证是在煎饮、羹饮、饼饮之后出现的,却最接近于自然淳朴的状态,也最类似于原始的煎饮。它得益于能保存茶叶鲜嫩或淳和品质的蒸青炒青与发酵揉制等制茶工艺的成熟,其品质更佳、汤色茗香宜人。

现代人所喝简简单单的一杯茶,颇有返璞归真的意趣,却蕴含着几千年文明传承的积淀。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便生活在古人的神话中。

曾听说过一个笑话,茶刚传入西方的时候,中世纪的西方人以锅煮茶叶,然后将茶汤倒掉、却将茶叶拌上盐等佐料吃了。其实不要笑,这就是从蛮荒时代向文明社会过渡时,曾处于煎饮向羹饮过渡的一种饮茶方式,只是夏商古人不会将茶汤倒掉。

本书是虚构的年代背景,虽大体影射上古五帝时期,但也不能完全照搬对应,书中故事也是虚构的演绎。虎娃品茶这个情节,那茶便设定成了修士所制,是当年只有修士高人们才能享用的饮品,而如今,就是诸位书友平常所品之茶。

当今世界上所谓的三大无酒精饮品,与另外两种(咖啡、可可)相比,茶没那么重口浓稠,却清香淡雅,可醒神清心、消食化痰、生津明目、祛病去毒,能品出自古及今人间诸般滋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