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01章、由山水至飞虹(下)

小肥说到现在才突然反应过来,与村宝一同走来的那位年轻后生,不就是兵师大人下令要抓的人嘛!其他的士兵也注意到了虎娃,迅速站齐队列拿好了盾牌和长枪。但虎娃是和村宝队长一起来的,他们搞不清楚状况,所以一时没有贸然动手,也没有通知城楼上的弓箭手警戒。

众军士眼中皆充满疑惑,不问清楚是绝对不能放人进城的。假如这后生真是兵师大人下令要抓的人,就算是村宝带来的也不行,因为军阵只能执行命令。难道是村宝队长已经抓住了此人,专程押往城廓交给兵师大人审问吗?但看样子也不像啊!

村宝见兵师大人果然下了这样的命令,而守城军士已经认出了虎娃,赶紧张开双臂上前几步正要说什么,却只见面前的小肥突然单膝跪地、低头行礼道:“拜见国工大人!”

不仅是小肥,两侧的战士皆露出震惊之色,放下长枪与盾牌,一齐单膝点地行礼道:“拜见国工大人!”

错愕的村宝回头一看,只见虎娃什么话都没说,却已掏出来一块符牌。这符牌是银色的,正反两面都镂刻着图腾纹路,悬于空中缓缓旋转。符牌正面的刻纹是火焰的形状,背面是相室国的图腾标记,正是“国之共工”的信物。

手心大小的符牌,站得稍远便看不清,但这没关系,此符牌本身也是一件法器,虎娃以御器之法激发了它特有的灵性妙用。符牌上方的半空中出现了一团跳动的火焰,有两尺多宽窜起三尺多高,竟是虚凝而成正在熊熊燃烧,站在丈外都能感受到那火焰的热力。

火焰的上方还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图腾,就像一条盘旋的飞蛇,舞动之间始终保持着某种形状,便是相室国的标记。这火焰和图腾,离得很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虎娃不仅出示了国工信物,且施展了御器之功,激发了这件信物特有的灵性妙用,那么他国工大人的身份已毋庸置疑。小肥副队长当然认识,随即下拜行礼,其余守城军士反应过来后,也跟着下拜行礼。

附近还有不少正准备进城的居民呢,他们就算没有见过这个场面但也听过传说,看见守城军士的动作、听见他们说的话,大家也都意识到是一位尊贵的国工大人到访城廓。

有些人也曾见过其他的国工,但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第一次亲眼看见,国共大人如此正式地出示信物,确如传说中那般神奇,令人大开眼界!大家纷纷单膝点地行礼拜见,就连城楼上的弓箭手也放下长弓在原地行礼。

村宝愣住了,他已知虎娃虽看似年轻,却是一位修为不俗的修士,可能出身来历非凡,这一路便以小先生相称,但万没想到,这位小先生竟有这么大的来头!村宝随即又意识到,周围所有人都在向虎娃行礼,只有自己还傻乎乎地站着呢,也赶紧单膝点地道:“拜见国工大人!实在抱歉,我先前还不知您的身份。”

虎娃收起信物道:“这不过是一个身份而已,诸位就不必行礼了。”

众人又纷纷站起身来,有不少居民此刻也不着急进城了,聚在附近好奇地围观并小声地议论着。这看上去稚气未脱的少年竟拥有国之共工的身份,他究竟是什么来历、跑到飞虹城又所为何事?

虎娃很满意地又将那块牌子小心揣好,山神在他临行之前,让山爷将国之共工的信物交给他,还说此物大有用处,如今看来果然非常好用!

小肥已经迎上前来道:“国工大人,您光临飞虹城、当众亮出信物,有什么吩咐吗?”

虎娃笑了:“我不拿出信物来,好像就进不去啊!我当然是有事要找城主大人,不熟悉这一带的地形,在路上恰好遇到了村宝队长,就请他给我带路了。”

小肥赶紧答道:“我奉命把守城门不可擅离,不能亲自护送国工大人去城主府,这就派人立刻禀报城主,您让村宝队长继续引路便是。”说着话他已吩咐一名军士,飞奔进城去禀报城主了。

然后小肥又凑到村宝身边悄声问道:“兵师大人怎么回事,要我们抓的人所述相貌,为何与这位国工大人一样?”

村宝答道:“这是个误会,应该是兵师大人搞错了状况,待会儿让他去城主府当面解释吧……对了,我们第一队的战士还有人跟在后面的,恐怕天黑后才能到达。你告诉值守城门的军士,就让他们先回到军营中休息、等候命令。”

虎娃在众人的目送中走进了飞虹城,这是他有生以来所进入的第一座城廓。黄昏时分,很多人家正升起炊烟,还有不少人在路上行走。城廓很大、人烟繁华,有很多建筑已年代久远、经过了历年的修缮仍矗立于此。城中有很多高大古老的树木,不少人家也在院子外种了菜、院子里养着鸡。

靠近城墙处地方相对开阔,越往城中走房舍便越密集,院墙修得也更加高大整齐,路边也看不见人家种的小片菜园了。脚下的道路是以石板铺成,行走其中放眼竟看不清城廓的全貌。城中有商铺聚集、也有军营及廪仓所在,还有平民和官员的居所,虎娃一时当然也不能全部经过。

这里有一个古老的特征,与其他村寨是类似的。城中央有一片很大的广场,广场上有祭坛。但这里的祭坛上还盖了一座小亭子,祭台并不是露天的。城主府就在广场后,门前有亲卫值守。看见飞虹城的城主府,虎娃就感觉自己当初在路村给山爷修建的那座院落,实在是太寒酸了。

飞虹城的城主鸿元大人,年纪有三十多岁尚不到四旬,他是相室国国君的远房堂亲,同祖同姓,也算是王族中人,所以才能得到信任,被委派至此治理这么大的一座城廓。鸿元大人能当上飞虹城的城主,或许还要“感谢”那伙流寇。

他是两年前上任的,当时就是因为追查村寨被血洗一案无果,上任城主向国君请辞并被撤换,国君又派来了鸿元。飞虹城虽不在边境战略地带,但其地位在相室国中也很重要,很受重视。

鸿元城主接到消息已迎出了府门,恰好看见村宝领着一位少年走来。他微微吃了一惊,少年应该就是那位国工大人了,可形容之年轻超出了想象。但他毕竟是有见识的,仔细看这少年,举手投足间确有从容不凡之气,目光清澈肌肤温润,显然修为不俗且精华内敛。

鸿元本人虽非修士,但他在国都中也曾见过不少高人啊,这份眼力还是有的。他已在暗自猜测,这位国工大人很可能并不像看上去那么年少,只是修炼了某种高深的秘法,显出这般形容而已,但观其神情,年纪也绝不会太大,应当是某些传承大派的重要弟子。

鸿元城主也不敢怠慢,满面笑容走下台阶行礼道:“这位小先生,年纪轻轻便已是国之共工,令本城主万分羡慕。我是飞虹城城主鸿元,请问您的尊名?欢迎到此地,不知飞虹城有何可效劳之处?”

村宝已经侧身闪到了一旁,虎娃也迎过去行礼道:“城主大人,自我出山之后,所遇到的人不约而同,都叫我小先生。您刚才也是这么叫我的,那就如此称呼吧!”

鸿元城主又微微一怔,心中暗道这位小国工好大的口气与底气!虎娃在城主面前如此答话,其实是有些失礼的,他分明就是不愿说出来历的意思。既然不愿自报来历,又何必特地来找城主?

城主是一种职位,地位在相室国中非常重要与尊贵,比国都中的诸正大人也差不了多少。而国工只是一种荣誉身份,虽然非常受人尊敬,但仅凭这种身份,地位也未必能比得上一位城主。至于那些只挂了一个名衔,隐于洞府中清修、很少露面的当世高人,当然就得另说了。

鸿元城主倒是一位很老练谨慎的官员,并没有流露出什么异色,仍然很热情地招呼道:“小先生必来历非凡,因故不想说出身份也没什么,有国工的信物便足够了。我府中正好在准备晚饭,您远道而来,先请入席休息,我们可边吃边聊。您有什么事情或有要求,尽管在席上开口。”

刚进门就要吃饭?还真是恰好赶上晚饭时间了!虎娃却看了村宝一眼,又说道:“鸿元城主,您先别着急吃饭。我带着村宝队长一同来见您,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最好先私下谈谈。”

鸿元担任城主这两年,也曾有国工来访,但别人都是入城前便派仆从通报,也不会隐瞒什么身份名号,大多是他在国都中的旧识。可是这位年纪轻轻的小先生,据说竟然在城门处亮出信物施展了神通妙法,引得众人围观惊叹拜见。

但到了城主府门前,此人却不说出自己的身份,连准备好了的晚饭也不吃,便要与城主私下相谈。鸿元也觉得事态不对,见虎娃神情郑重,而村宝队长也在一旁朝他直使眼色,心念一转便点头道:“既有要事便不能耽误,小先生请进府中详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