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和光同尘
第001章、由山水至飞虹(上)

五百年前,炎帝的时代,有一支太昊后人进入巴原,跋涉途中为风雨所阻,不得不安营休息。风雨过后,见一道彩虹飞挂于长空,于是首领便下令在此建造永久性的营寨,并留下一部族人驻守,余者休整一段时间后又继续前行。

这位首领就是当年巴国的开国之君,他在此休整驻扎期间,招募附近蛮荒中的各部族人拓荒开路。路村人的祖先路武丁,便是在这里加入了巴国先君的队伍。想当初这里只是一个简单的营寨,后来渐渐发展建立了一个城廓,名字就叫飞虹城。

飞虹城是巴原上历史最悠久的城廓之一,也是如今相室国中除了国都之外,规模最大的一座城池。以“池”来形容“城”,因为它有高大坚固的城墙环护,样子就像一个蓄水的池子。但城廓可不仅只有城池的形状,开国之君还制定了一套礼法制度,历代后人又将这套制度不断补充完善。

城廓须设军阵,并操演训练精锐的战士。军阵的规模与城廓的大小、辖境内的人口多少有关,在和平时期,常设的守备军不少于四阵,象征春夏秋冬四季巡守。军阵的职责当然是保境安民,每季按例都要巡视城廓所辖的每一处村寨、每一条道路。

每季例巡不仅是一种保境安民的象征,也是在传达城廓最新的消息、告诉人们最近发生的事情,还包括风正大人派人向城廓传达的国中消息。

通往偏远村寨的道路平常可能很少有人行走,在风雨之中会日渐荒芜,一整支军阵巡城的同时,也等于是将路重新踩平,并顺手除去滋生的杂草灌木。除了特殊的情况需要募集人手重修,基本上也就能保障境内各条道路的通行了。

最早的城廓也是由村寨发展起来的,但它正式建立礼法制度之后,就不仅仅是一座规模较大的村寨了,普通的大型村寨就算修建了同样的城墙,也不能称之为城廓。比如按照规定,城廓中建有廪仓,廪仓中要存有供城中居民食用的一年之粮。

因为城中居住的大多是官员、军阵、工匠、商人等人,他们中大部分人并不耕作,而是从事其他的工作。万一发生战乱城廓被围,必须有足够的储备能坚守下去。

无论什么样的敌人来攻,都需要后勤支持,对方包围城廓后,就算就地收割当地田野中的谷物为食,最多有一季收获,更多的物资还是需要从大后方长途运输,难以持久。城廓中的居民可以坚守待援,也可以设法反击。

每当大的战乱发生时,得到消息的附近村寨只要来得及,也会把人口和粮食都转移到城廓中,以防止被屠杀或掠夺,这便是建造城廓的一个重要意义。

这样的大规模战乱通常很少发生,但天时灾荒却很常见,如果遭遇大面积的灾荒饥馑,城廓廪仓中的粮食也是赈灾所用,是一种战略储备。所以按照国法规定,太平丰收时节,廪仓中要存够一年之粮。

蛮荒中的部盟首领若山,前不久已正式受封为山水城城主。若山任命蛊辛为山水城的仓师,就是负责这种事情的。

每年农闲时,城廓会征调辖境内各部族人修补与新建道路桥梁、整饬河道堤岸、开垦荒野田地、疏通灌溉沟渠、制造各种公用之物,这称之为劳役。只有获得官方认可身份的贵族才能免于服役,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者也可以不服劳役。除了征役之外,城廓还会按照物产的一定比例征收食税,以充实国中廪仓。

城廓还是境内民众组织商贸交易,或自行交换物品的最大集市所在,也是信息交流以及互相学习各种技艺的场所。官方也会教授境内各部族居民学会耕种作物、开垦田地、制作与使用农具。

这种城廓治理制度,是从五百年前伴随着巴国的建立而出现的,广袤巴原上的各部族人由此告别了蒙昧的蛮荒年代。巴国每年春秋两次的正祭,首先要祭太昊天帝,那已经是一种神道的象征;其次祭开国之君,那既是历代国君的先祖,后来渐渐也成为巴原上生活的各部族共尊的祖先。

假如不是祖先开辟与建立了巴国,为后人留下这一切,那么如今巴原上的各部族,其生存状况与蛮荒深处的那些妖族恐也没有太大的区别,虎娃也见不到这样一座宏伟的飞虹城。

祭祖是一种象征,象征着共同的精神传承与身份归属,同时也象征着现实中所拥有的一切其继承来源。比如数百年后如果山水城还在,恐怕山爷就会成为山水氏的共尊之祖,接受后人的献祭。

……

飞虹城的城墙,总体有三丈高、一丈宽,以块石填土建成。在四处城门两侧重要的地方,城墙则有四丈高、一丈五尺宽。城门以宽大的条石砌成,可容两辆马车错行,门拱上方镂刻着飞虹城的图腾,便是一道彩虹的形状。

虎娃跟着村宝穿行山野,于日影西斜时登上一座高坡,便望见了飞虹城。远处的城廓是他从未见过的庞然大物,盘瓠则站在他的身边汪汪叫了好一阵子,晃着尾巴很是兴奋,显然也是觉得开了眼界。

村宝一指山下道:“那里就是直通城廓的道路,我们已经从野地里插过来了,并没有经过沿途的村寨。”接着又扭头望了一眼道,“我带领的战士恐怕还跟在后面,不知何时才能追上来?”

虎娃答道:“我看他们皆身手不凡,也不会有什么危险,雪地里自能看见足迹,追到这里便能清楚我们进城了。”说着话便走下了山坡。

通往飞虹城的道路很宽很平坦,但此刻却有些泥泞,因为下雪之后又有很多人经过。他们陆续见到了不少行人,这些人都是出城有事、要赶在日落前回去的,因为天黑之后城门便要关闭。虎娃在熟悉地形的村宝带领下,赶到时距城门关闭还有一段时间呢。

在路上的时候,虎娃又详细向村宝讲述了他在白溪村中的经历。经过了最初的震惊,村宝是越听越入神,到后来甚至感觉有些热血沸腾,恨不能是自己代替灵宝组织与率领众人对抗流寇。

此时村宝已不再怀疑虎娃说的话,因为虎娃没必要也不可能编造出这样的惊天谎言,还能描述出那么清晰的细节,与村宝所熟知的情况完全吻合。

前方是飞虹城的东门,守城的军士明显比平时盘查得更严格,装备也更整齐。平时他们值守时只是佩着腰刀,今天却把盾牌和长枪也拿出来了。每一位进城的居民都要接受盘查,不是搜身而是看脸,因为大部分居民彼此都很熟悉,军士们主要是留意有没有陌生的面孔。

守城军士显然是新接到了命令,提高了戒备,城门两侧布置了两支小队,还有一名首领指挥。虎娃低头吩咐了盘瓠一句:“你自己去玩吧,我有点事情要办,想找你的时候就吹竹哨。”

盘瓠一听这话,兴奋地一蹦多高,晃着尾巴就冲了出去。虎娃要见城主,村宝本以为他觉得带着一条狗不方便,所以让狗自己到附近山野里溜达,竟也不怕它跑丢了。不料这条花尾巴小狗根本就没往野地里跑,踩着泥泞的雪地飞快地冲进了城门。

守城的军士们正感觉有些不耐烦呢,大冷天站在城门外盘查那些平时很熟悉的居民,感觉实在很无聊,就盼着天快点黑,好关闭城门回去吃一顿热乎乎的晚饭。

恰在这时,有一条小狗自己跑进了城,却没有看见狗的主人。他们的任务只是盘查人,当然没去管那条狗,而且等反应过来,狗早就冲进城了。有人喊道:“你看没看见,有条狗自己进城了!”也有人笑道:“这是谁家的狗啊,难道是野地里的,会不会被人捉住吃狗肉?”

这个时间回城的人比较多,大家打着招呼说说笑笑,一点紧张的气氛都没有。那名首领回头望了望城门内,突然冲来的小狗早就跑得没影了,等他转过身来,却惊讶地喊道:“村宝队长,您不是被兵师大人派到双流寨去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走向城门的村宝答道:“我们有急事要见城主大人,所以便赶在日落前回城……小肥兄弟,请问兵师大人回来了吗?”

负责把守此处城门的军士首领,是飞虹城第二队军阵的副队长小肥,他笑着答道:“兵师大人昨天下午就回来了,他匆匆忙忙地进城,也说是有急事要见城主。”

村宝问道:“今天怎么派了两支小队守此门,兄弟们还带上了长枪和盾牌?……我看城楼上还有人拿着弓箭,这是什么阵势啊?”

小肥苦笑道:“还不是兵师大人下的命令,要我们注意盘查陌生人,特别是一个年轻的后生。兵师大人还详细描述了那人的衣着相貌,样子就像您身边的这位……村宝队长!与您同来的这后生是谁?”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