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80章、望背兴叹(上)

追了一段时间后,就看出个人体力的差距了,有一伙人已经渐渐落在了后面,就是刚才在桥头值守的那两支小队。他们在雪地里站了很久已经累了,而其他人则是刚刚从休息的地方冲出来的。

只听队长喝令道:“扔掉盾牌长枪,留三个人收拾带回村寨,其他人只佩腰刀追击。凶徒只有一个人,也没有长兵器,我们足以将之拿下……前面的后生,你给我站住,否则就不客气了!”

虎娃果然站住了,转过身来看着这些人。等他们跑到五丈外的时候,那名队长又喝道:“你跑什么跑,假如不是凶徒,就接受盘查;假如是凶徒,就赶紧下跪受缚。守城军阵在此,你肯定是跑不掉的!”

虎娃笑了笑,又一转身接着迈开大步继续疾行,渐渐地又将距离拉开到十丈多远,却一句话都没说。这可把那名队长和其他军士们给气坏了,这名凶徒简直太嚣张了,浑然不把守城军阵放在眼里!难道想在这雪地里和这么多人比赛跑步吗?

虎娃还真是在和他们赛跑,却没有将速度提得太快,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让对方总以为再加把劲就能追上的样子。

虎娃听见了那些军士的谈话,知道双流寨中有一整支军阵等着抓他,他再大的本事,也不会傻到冲进村寨和军阵硬拼。

而且听那些士兵们的谈话,他们只是奉命行事,要抓一个与流寇有关的凶徒,这是兵师大人的命令。根据那位兵师大人的描述,那凶徒的特征应该就和虎娃一模一样,看来虎娃的行踪已被其掌握。

虎娃在接近双流寨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另外的足迹,是从路边山林中钻出来的,直奔双流寨而去。看来他在路上的感觉没错,曾被人暗中窥探。然后对方凭借着对地形的熟悉,直接抄近道穿行山野赶先到了双流寨,如此快的速度也绝对是一名高手了,很可能就是那位兵师大人。

可是就算如此,兵师也来不及赶回三十里外的飞虹城调集军阵啊,显然是早有准备,已将一支军阵布置在双流寨待命,就是为了截住了从白溪村前往飞虹城的必经之路。

兵师是以什么名义调动军阵出城行动,又下了怎样的命令?这些虎娃并不清楚,他也想找个人问问,最好的询问对象当然是那支军阵的首领。但现在不必着急,军阵仍保持着队形尚未拉开呢,他们人太多、样子也太凶,虎娃想找谁好好聊天都不方便。

虎娃也不想伤害这些军士,这些人是奉命行事恐怕也蒙在鼓里,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听见后面的喊话,虎娃并没有回头却露出了笑容,仍是不紧不慢地大步而行。倒是蹦蹦跳跳的盘瓠又回头望了一眼,还汪汪叫了几声,很有些嘲笑与挑衅的意思。

连一只花尾巴小狗都这么嚣张,差点把那位队长的鼻子都给气歪了。按照目前的速度,他们并不是追不上虎娃。但是军阵要保持整体行进,所以速度达不到最快。于是队长又大声下令,让军阵分为前后两队。

后面的三十二人稳步跟进,前面的十七人则都是高手,突然加速奔向虎娃。不料虎娃也突然提速了,盘瓠则四蹄腾空开始狂奔,军阵仍是追不上啊!

一名副队长喊道:“贼人休走!”同时祭出了一件宝器。宝器飞在空中却不发出声音,极速向虎娃的后背砸去。以御物之法操控宝器飞空的速度,可比人们全力奔跑要快多了!虎娃虽未回头,可好像也有感应,身形陡然向前飞掠。

两人之间的距离原本就有十多丈,虎娃又突然向前急遁,那件宝器飞到虎娃身后几丈远处便已失去了控制。那位副队长是一名三境高手,有御物之功,但法宝超出神识可及之外也是无法控制的,因为那只看似无形的手只能伸出那么远。

他本可以收回宝器,却有点不甘心,因为距离已经很近了。宝器仍凭着惯性前飞,就像被凭空脱手扔出,继续着朝虎娃砸了过去。

好像是砸中了,战士们都发出了一声欢呼。可是虎娃的身形就在刹那间往旁边一闪,那件宝器擦身而过,落在雪地上滚落出很远。那名副队长心里咯噔一下,暗叫这下可坏了,他已经收不回宝器,如此珍贵之物,那凶徒顺手就能拣走。

不料虎娃根本就没有理会落在地上的宝贝,仍然大踏步加速前行。队长怒喝道:“前方的后生,你再不站住,我可要伤人了!”

虎娃当然没站住,距离已经拉开了二十多丈远。就听后面一声弓弦响,紧接着有羽箭破空之音。那名队长并没有持枪挟盾,他是带着弓箭来的,此刻已站定脚步一箭射出。听羽箭破空的劲力,虎娃就知道此人修成了武丁功,且箭法极为高明。

羽箭伴随武丁功的劲力,射程非常远,那位队长倒没有下杀手,射的只是虎娃的腿。这支箭眼看就要射中虎娃的小腿肚子,不料虎娃瞬间前跃,羽箭射空、深深地斜插入雪地中。

队长大吼一声,手提长弓身形如闪电般向前疾奔,途中站定脚步又连续射出了好几箭,每一箭都带着强大的劲力。可是虎娃与他的距离已经拉开,每一箭都仿佛恰好只差了那么一点点,几乎是贴着虎娃的脚后跟插在了地上,却终究没有射中。

队长已有些恼羞成怒,大喝道:“追,全速追!”

此时也顾不上保持整体队形了,大家都在全速狂奔,先把虎娃赶上再说,后面的人可随即一拥而上,总之这名凶徒不可能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可是这场雪地里的追逐仿佛永无止境,跑在最前面的军士,也始终被虎娃甩开一段距离。

虎娃的速度,恰恰和追兵中跑得最快者差不多。而后面的这十七名追兵,至少也是练成了开山劲的精锐战士,体力和耐力都远超常人,发起狠来穷追不舍,一跑就是一个多时辰啊。但是这样的追法,铁打的汉子也得累啊!

他们始终没追上虎娃,可是偏偏又没追丢,那“贼人”带着一条狗一直就跑在前面,可是法宝砸不着、箭也射不中,而且怎么喊都不答话,就是一个劲地跑。军阵的三名首领冲在最前面,他们的速度是最快的,渐渐地将其他战士都甩开了。

那名三境修士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赶紧提醒队长道:“我看那贼人是故意的,此人速度与耐力皆极为惊人,显然修为不低。他无法与军阵对抗,便故意让我们在追击中拉开队形,等待机会转身逐个击破。我们暂时休整集结,不要轻易上当。”

队长也累得够呛,他还全力射了好几支箭呢,体力消耗比别人更大,于是便点头听从建议,下令驻足暂时不再追击。

可是他们停下来之后,虎娃也停了下来。他就在道边找了块平坦的大石头,扫开上面的积雪定坐调息,那条狗也学着人的样子端坐在一旁,距离恰好就在队长的弓箭射程之外。

过了一会儿,另外十四名精锐战士都赶来与三名首领汇合,队长下令就在原地休息。又过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剩下的三十二名战士也赶到了。除了早先留下看管长枪和盾牌的三位战士,这支军阵又重新在此集结。

虎娃好像很有耐心,仿佛打算只要军阵不再追,他就不继续走,仍然远远地坐在道旁休息。那名修为最高的副队长低声对队长道:“我看这样子有点不对啊,我们已经离开双流寨很远了。这贼人好像是故意要将我们引开,难道后面还有人去袭击双流寨?”

队长也吃了一惊,却摇头道:“以双流寨的规模,寨中亦有高手坐镇,小股流寇大白天就想袭击,谈何容易!”

另一名副队长也说道:“您不觉得,我们已经追出太远了吗?”

队长看着远处的虎娃道:“我们累了,需要休息;我看他也累了,更需要休息。就算他是一名修士,年纪轻轻又能有几境修为?如果单单拼体力和耐力,未必比得上练成开山劲的精锐战士,无非是依仗法力运转而奔行,待到神气法力耗尽,他想跑都跑不动了。我们先好好休息,只要他不动,我们就不动,待到完全恢复体力之后再集中精锐追击。至于其他人,则赶紧返回双流寨警戒,以防中了贼人的诡计!”

队长随即又下了命令,命一名副队长率领三十二名战士返回双流寨;但等这些人再赶回去,至少也要到天黑后了。队长本人则与另一名副队长率领十四名精锐战士,仍留在原地休息。

军士们以为虎娃也累了、正在休息。其实虎娃真不累,刚才这一番飘然奔行,走在平坦的大路上,他根本就没有尽全力,不过是活动一下筋骨而已,甚至还可以在行走中运功调息,相当于另一番修炼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