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9章、修于行(下)

虎娃为何要这么做,难道还会有人跟踪他或在前方堵劫吗?其实他天一亮便独自先行离开了白溪村,就是想看看前往城廓的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状况?

假如在路上什么事情都没发生,那便就此离去;假如那些流寇还有幕后的同伙,仍埋伏在这条路上有所图谋的话,他便顺手查清楚。

在雪地里走了很久,虎娃一个人也没遇到。在这种时节、这条路上,本就不应该遇到其他人。这是通往双流寨的路,弯弯曲曲有四十里,白溪村地处偏远,平时除了白溪村的人有事前往双流寨,很少有外人经过。

而如今附近村寨的居民早已歇冬,雪天更是躲在家里不会出来,就连商贩都不会远行。假如在到达双流寨之前真遇到什么人,那恐怕就有问题了。

虎娃并没有尽全速赶路,但一步一个脚印走得也不慢,天亮后出发,估计在中午前就能到达双流寨,走了十多里,并没有什么异常发现。虎娃当然并不想遇到事情,假如一路平安是最好不过,他也就省心了。

前方的道路绕过一处山脚拐了个大弯,又并行在白溪南岸。行走中的虎娃微皱眉头闭上了眼睛,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人在暗中窥探,位置就在右侧的那座山上。但他展开神识去查探时并没有什么发现。

假如真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在盯着虎娃,可能位置比较隐蔽、距离也比较远,他查探不到。

虎娃的感觉并没有错,在这座山的顶端,一棵树冠积雪的巨木下,有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山中的一株矮树。此人形容看上去也就四十多岁,眼角和额头却有着细细的皱纹,两鬓已显斑白之色。

他的嘴唇很薄,紧紧抿着线条轮廓宛如刀刻一般,眼睛细而长,目光很锐利,正死死地盯着从山脚下路过的虎娃,紧锁眉头隐含着惊惧、疑惑与怨毒之色。等他确定这条路上只有虎娃一个人走来的时候,不禁又隐露惊喜之色。

等虎娃走过之后,此人也悄然后退,身形消失在山顶的另一端。他穿着包裹住脚踝的皮靴,腿上也包裹着绑腿,行动轻巧而迅速,显然很熟悉这一带的地形,并没有走现成的道路,而是穿越山野也直奔双流寨去了。

虎娃虽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路过这座山脚的时候仿佛被人窥探,但他并没有发现这个人,所以仍然沿着道路走,快到达双流寨的时候放慢了脚步,等待盘瓠追上来汇合。

过了一会儿,盘瓠跑过来,虎娃问道:“你跟在后边,发现了什么人吗?”

盘瓠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什么发现。其实等它走过的时候,那远处窥探的人早已离开了。

前方就是双流寨,虎娃曾和田逍来过一次,就是在双流寨的驿站里遇到了灵宝。这里是跨越两座河流的交通咽喉,也是飞虹城境内除了主城廓之外最大的一座村寨。假如过了双流寨,路上就应该不会出什么事了。

过了双流寨前往飞虹城还有三十里,但那条路比较宽也比较平坦,沿途有很多村寨炊烟相望,尽管在这样的天气里,仍会有很多人经过。假如有人想私下里做些什么,应该在他到达双流寨之前就动手。

虎娃带着盘瓠一直走到双流寨,始终保持着警惕,却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当他远远看见双流寨的寨门时,立刻就感觉到不对劲了。

此地他来过,双流寨的几个出入口虽有军士值守,但盘查并不严格,在这种雪天行人很少,军士应该就更懒得盘查了。但此时就在寨门两侧,竟站着一队兵甲鲜明的军阵。

这些人都穿着厚衣服,包裹着绑腿,皮甲穿在上衣外面并未隐藏,左手持盾牌,腰悬长刀,其装备和那伙流寇是一样的,只是亮明了身份,一看便知是守护城廓的正规军阵。与那伙流寇所不同的是,他们腰间并没有另佩一把短刀,右手中还持着长枪。

这长枪是正规的军械,木杆的取材很严格,要经过阴干、上油、晾晒、再上油阴干等好几道工序,枪头的重量和形状都有标准要求,与白溪村那些临时打造的长枪不可相提并论。

这支军阵由一名首领指挥,十四名战士分成整齐的两列站在寨门的两侧。虎娃现在已经了解,飞虹城每支军阵都有一名队长和两名副队长,下辖七支小队,每小队七人,在正式作战时,根据需要排成不同的阵式轮番交替进攻,平时也是这么操练的。

这少有行人的下雪天,为何有两支小队守在寨门处呢?这样的天气里人也不能久站不动,军阵值守必有轮换,看这个阵势,应该至少有一整支军阵在此。双流寨可不止一个寨门,他们为何偏偏守在这个地方?

难道是飞虹城或者是双流寨发生了什么重大变故,所以把飞虹六阵中的一阵派到了三十里外的双流寨来?虎娃心里这么想,却面不改色脚下不停,仍然朝着寨门处走了过去。

那伙士兵原本感觉百无聊赖,在雪地里站久了也挺冷,不时跺着脚动一动身子。他们心里颇有怨言,大冷天接到命令跑到这里站着,好半天的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这分明就是折腾人嘛!

恰在这时,有人看见了虎娃和盘瓠,立刻小声低喝道:“大家注意,那边来人了,一个后生带着一条狗。看那后生的样子,好像就是大人下令要抓的凶徒!”

还有人说道:“等了半天,还真的来了呀!……看他的样子也没什么危险啊,为何兵师大人如此小心,还让我们派出两支小队警戒?”

而那名首领低声吩咐道:“你们不要轻敌,据说此人很有些功夫!别看他空着手,但毡袍下面分明藏着东西,很可能就是凶器。待会儿动手要利索,不能给他反击的机会。”

另一名战士笑道:“今天该着我们立功。兵师大人吩咐,尽量生擒活捉、绑起来交到他的手中,便是为城廓立了大功;假如此人行凶顽抗,实在抓不了活的就当场格杀,同样也是立功。他就一个人而已,也没带着什么长兵器,很轻松就能拿下。”

这些人自以为说话很小声,而且距离也很远,虎娃不可能听得见,但虎娃偏偏听清楚了,连盘瓠的耳朵都竖起来听见了。虎娃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些人就是在等自己,奉了兵师大人的命令要将他拿下。

看来那位兵师大人已知道白溪村发生了什么事,便以为虎娃是前往城廓报信的,拦在必经之路上将人截住,编造一个借口拿下,倒是一种看似聪明的做法。可就算他这么做,也掩盖不了已发生的事实,更不可能永远封锁真相,只能暂时不让消息传到城廓而已。

看来那位兵师大人果然是流寇的幕后同伙,白溪村发生的事也让他猝不及防,显然感到慌乱了,或者想尽量拖延时间安排别的事情,竟调动了城廓中的另一支军阵。

虎娃心里这么琢磨,仍迈步走了过去,离寨门大约还有十丈多远,就听那名首领高喝道:“这位后生,我等奉兵师大人之命正在追缉逃犯,今日来往行人,皆要接受盘查。”

虎娃笑着喊道:“你们想查就查吧,我又不是逃犯。”

那伙军士见他没有转身逃跑也没有戒备的样子,暗自都松了一口气,但仍紧握长枪保持警戒、准备着随时动手。只见虎娃已走到了五丈开外,却毫无征兆地突然向右一转身,竟上桥越过白溪而去。

双流寨的位置在青溪和白溪之间,两条溪水上都建有坚固的石桥,虎娃想要到达飞虹城,必须先穿过村寨,从另一侧的桥上过青溪。而渡过白溪的桥,则是在这边的村口外,路是朝另一个方向走的。

军阵接到的命令就是守着这处寨门,因为无论从哪条路来的人,都要从他们所把守的寨门经过,才能继续前往飞虹城。

看虎娃的架势分明是要进双流寨的,也没有流露出一点紧张或者要逃跑的意思,怎么突然转身过桥去了另一条路呢?那名首领率领平端长枪的军士们快速追了过来,大喝道:“你站住,接受盘查!”

虎娃头也不回地答道:“我又没有经过你们把守的寨门,又何必接受盘查呢?你们守你们的路,我绕道走便是。”

那名首领又叫道:“快去报告队长,兵师大人要抓的人来了,他逃向了桥那边……我们快追!”

盘瓠跟在虎娃身边,蹦蹦跳跳地过了桥,扭头望了那些军士一眼,还汪汪叫了几声,意思仿佛在说——你们穿着皮甲、拿着盾牌和长枪,还想在雪地里追上我吗?

虎娃没有回头,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迈开步子走向了另一条路。他看似走得不紧不慢,每一个脚印都很清晰,可那些手持长枪和盾牌的军士无论怎么拔足狂奔,却始终都追不上。村寨里很快又冲出了很多军士,皆拿着武器赶了过来,还有另外两名首领。

这是很有意思的场面,虎娃身后跟着五十二人,恰恰是一整支军阵。军士们各持武器在狂追,却怎么都赶不上虎娃的速度,渐渐已被拉开十多丈的距离。然后虎娃的速度好像也达到了极限,就这么保持在十丈开外,让对方总能看得见、却就是撵不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