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9章、修于行(上)

田逍问道:“如今流寇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假如还有幕后的同伙,又该怎样追查呢?”

虎娃:“这就是飞虹城和相室国的事情了,应由国君令理正大人彻查,我只是提醒而已,并无什么证据能证明什么。而飞虹城的那位兵师大人,你们一定要小心,无论他与此事有没有关系,也必然要受到牵连。城主会受责罚,但也许只是受责罚,可兵师是一定不能脱罪的!”

流寇的老三站在断崖上曾说,让村民们饶他一命,留下一个活口当证据,押回飞虹城交由兵师大人处置。这话乍听起来没什么问题,因为兵师就是在城廓中管军阵的。可是这么严重的事情,已超出了城廓兵事的范围,甚至是震惊相室国的丑闻,应该由相室国的理正大人彻查。

若飞虹城的兵师毫不知情,则是很严重的失职之罪,会被押往国都受审;若是知情,那他必然是流寇的幕后同伙,恐怕该当灭门之罪,总之绝对脱不了干系。

山神曾向虎娃介绍的世事中,当然也包括城廓治理以及国事处置的各种司职。所以那流寇老三无意中说的一句话,便引起了虎娃的警惕,流寇的首领农能就是飞虹城的副兵师,那么也要小心飞虹城的兵师大人。

天亮之后,虎娃便带着盘瓠离开了白溪村,灵宝率领众村民送到了村口外。虎娃摆手让他们不必远送,等走出很远再回头,发现众村民仍拜伏在道路上行礼。

想当初第一次经过这里时,追出来的白溪英也曾率领众村民下拜。同样的场面,感觉却已全然不同,虎娃的眼眶有些微微湿润,又转身飘然而去。

……

灵宝和猪三闲直至望不见虎娃的背影,这才转身走回村寨。刚刚走进村口,猪三闲突然一拍脑门道:“哎呀,这么重要的事情,我怎么给忘了呢!”

灵宝纳闷道:“什么事,干嘛一惊一乍的?”

猪三闲:“拜师呀!小先生为我们讲解一夜妙法、指点层层境界修行,这就是师徒之缘,多难得的机会,怎么就忘了当场拜师呢?”

灵宝笑了:“这件事我倒没忘,当时就想过,可是不太好开口。”

猪三闲瞪眼道:“原来你早就想到了,为何不提醒我,又有什么不好开口的?小先生人很好,就算不答应,总不会骂你吧?”

灵宝解释道:“那当然不会,只是显得我们自己太不懂事了。我当年也曾特意到松岗城拜访着名的修士勾皓先生,勾皓先生也曾指点我如何定坐入境、体会初境的玄妙,我用了好几年时间才迈入初境得以修炼。我也曾想拜勾皓先生为师,可是人家根本不收,就连见我并肯指点一番已是破例。而我看小先生的年纪,顶多十七、八岁,应是奉尊长之命出山游历。他自己尚且年纪轻轻,不得尊长之命,又怎么会收徒呢?所以就不要说出来自讨没趣,也让小先生为难。”

猪三闲拍着灵宝的肩膀道:“小先生的模样虽然年轻,说是十五、六岁别人也能信,但我看他应是一位前辈高人。只是你的眼力太拙、脑子也不够聪明,所以只考虑到别的,却没想到这一层。”

灵宝闪身道:“你的巴掌太沉,想拍就拍自己别拍别人!你说小先生是高人,我当然没意见,他年纪轻轻就有如此修为,必然来历不凡。可是我的眼力再怎么差、脑袋再怎么笨,也不至于看得像你那么离谱,谁都能看出来——小先生其实还是个孩子。”

猪三闲:“哦,何以见得?”又晃了晃大脑袋,两只大耳朵直扑扇道,“这位壮士,你可知——人不可貌相啊!”

灵宝白了他一眼:“人不可貌相,是在说你自己吧?小先生有什么不可貌相的,人家好看得很!小先生修为高超、手段高明,显然也得到过世间高人的诸多指点,但其行事风格,分明就是一个孩子,看他收拾你并让山膏族做的那些事情就清楚了。”

猪三闲不满道:“难道小先生做的事情不妙吗?”

灵宝:“妙,当然绝妙,我也没说他的手段不高明!可是看他去你们村寨是怎么办的?先让一条狗捣乱,再把你这个猪头三抽得满天飞。如此也就罢了,可后来呢,让你带着族人背着麻袋,跑到村子外面去挖山薯回家。如此风格,分明就是孩子才能干出来的事情。”

猪三闲连连晃着大脑袋道:“此言差矣,你分明是被成见蒙蔽了双眼!我看小先生绝不是个孩子,你见过谁家孩子有四境修为,并能稳稳斩杀农能那样的高手吗?”

灵宝:“那是因为小先生的功力精纯、根基扎实,擅于化用各般妙法。你难道还怀疑小先生其实是个老头子,就算驻颜有术,那也太夸张了,而且其举止、心性也完全不像。”

猪三闲撇着大嘴道:“夸张?世间高人的种种神奇,超出你的想象!你以为小先生在斗法时展现了四境修为,便真的仅仅只有四境修为吗?这等行游人间的高士,往往不能以其显露的面目揣测,说不定小先生有更高的修为呢!传说中世上高人,修炼种种你连想都想不到的秘法,不仅能青春长在甚至返老还童!小先生就算不是这样的人,但依我看也差不了多少,肯定修炼过此等秘法。我是谁,聪明得很,一眼就能看出小先生的非凡之处。”

灵宝:“小先生当然非凡,但是猪头三,你有点想多了……你我还是勤加修炼吧,将来若能突破四境,有缘再见到小先生时,说不定就可以拜师了。”

模样貌似憨厚的猪三闲,其实远比看上去要精明,有时候还喜欢自作聪明。他的那番奇想并非毫无道理,不过还是看错了,虎娃就是虎娃。

……

刚刚年满十四岁的虎娃,正行走在蜿蜒的道路上。这个年纪在蛮荒中已经不算很小了,需要在族中渐渐开始学会很多大人做的事情,等再过两年,便可以结亲成家了。但假如没有发生这么多事情,虎娃可能还是那个每天撵鸡逗狗、到处拣石头蛋,身在险恶蛮荒却无忧无虑的天真少年。

可是山神让他离开了蛮荒来到了巴原,刚刚经过第一个村寨便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也说不清自己是变得成熟了,还是感觉沉重了,只在茫茫雪原中宁静地前行。

道路两侧的山林中,很多树枝都被积雪压弯了,这条路近来显然并没有人经过,只有虎娃带着盘瓠留下的两行清晰的足迹。虎娃行走在定境中,这山野雪原便是他的元神内景与外景相融,于行走中静静地察知周围的动静。

虎娃有一种感觉或者说明悟,修炼就是一种经历、经历也是一种修炼,这层层境界的体验,就像是一路前行。这样的过程,应该可以称之为“修行”。

虎娃如今的修为境界,如果一定要以四境九转中的第几转来形容,他应该刚在白溪村突破了四境三转。

拥有四境修为便可以辟谷修炼,所谓辟谷就是可以不吃东西。但这只是外在的表象,内在的境界体验,便是元神与元气相合,可与天地万物沟通共鸣;化外景为内息,天地风云之动,如身心神气运转。如此才是御器的根基,同时也是炼制种种法器的根基。

各派秘法传承中的所谓九转之功,往往是以修炼某种技艺或法术为途径,达到极限状态之后又有了更新的突破,如似九番方为圆满。虎娃在白溪村中激战三日,当他为众人讲解修炼感悟后再度踏上前程,也能发现自己的神气法力又一次突破了原先的极限。

看来修炼到四境,不仅是定坐之功,更有反复运用之妙。虎娃在行走中从怀里摸出了两枚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石头蛋,其中一枚是法器,另一枚是炼化纯净的天材地宝。他低头看着石头蛋在沉思,琢磨是否可以将之以合器之法炼为同一枚石头蛋。

在突破六境修为之前,兽牙神器收存的东西只能取出来不能放进去,这样势必会造成随身携带的物品越来越多,远行中很不方便。能将这两枚石头蛋合炼成一枚法器,既是一种修炼,也更容易携带。

虎娃琢磨了一会儿,又把石头蛋给收了起来,眼下正要赶路,而且他还有别的事情,暂时不是炼器的时机。他以神识拢音,悄然吩咐了盘瓠几句。盘瓠便放慢脚步与虎娃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远,渐渐已看不见虎娃的背影,只跟着足迹前行。

道路两侧皆是山林野地,也没人会注意一条从雪地里跑出来乱溜达的狗。假如有人从后面悄悄跟踪虎娃,就会被盘瓠首先发现。

在白溪村的时候,盘瓠有一段时间很蔫,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显得很老实不够活泼,完全不像以前的它。可是等到离开白溪村重新上路时,这条狗又变得欢蹦乱跳,它并不是总在路上跑,不时穿入山林中,又在很远的地方蹦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