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8章、我听着呢(下)

虎娃坐在仓房中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有一种形容不出的感觉,仿佛能隐约体会到当年山神的某种心境。有些事可能与年龄无关,却与人所处的地位有关,定坐中听着人们的言语、看着人们所做的事情,这种感觉就有点像当年的山神啊!

田逍又问灵宝道:“请问灵宝壮士,您在家乡的村寨中,还有什么家人要照顾吗?”

灵宝答道:“我的父母已不在,还有一个妹妹名叫雏宝,她早就出嫁了,哥哥也在飞虹城当军阵的队长,家里也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田逍:“既在家乡没人需要照顾,可是这里却有薇薇姑娘,也有全族的村民都需要您。我代表白溪村全体族人,想请求您就留在此地定居,可以吗?”

灵宝一时间愣住了,但他是个痛快人,等回过神来便答道:“这当然没什么不可以的,我哥哥不也在飞虹城定居了吗?我的朋友时雨阵亡在此、安葬在此,我当然也能居住在此。”

田逍趁机又说道:“那么灵宝壮士,如今白溪英已经疯了,就算他没疯,也不可能再做族长,就请您留在白溪村当我们的族长吧!”

灵宝愕然道:“这怎么可以,我并非此地族人,哪能当什么族长?……逍伯,将来当然是由您来做族长了,您才是真正的白溪村人!”

田逍叹息道:“可是我已经老了,而且还有伤在身需要调治。如今白溪村中既有这个威望也有这个能力者,也只有灵宝壮士,别人都不行啊。”

猪三闲附和道:“其实吧,我也同意逍伯的看法!而并非此地族人,却做了族长,确实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但只要白溪村的村民们都愿意,也没什么不可以的……这该怎么办呢?还是请小先生做主吧!”

田逍又说道:“小先生,我想请您指点的,就是这件事。”

虎娃的声音又不紧不慢地答道:“不论灵宝以前是不是白溪村的族人,他居住在此,主持白溪村的事务,就是族长。如果嫌族长这个称呼不太合适,那就叫村长便是。我听说如今飞虹城的城主,也并非是出身飞虹城。”

简简单单三言两语,很自然就解决了看似很复杂的问题。虎娃清楚,灵宝不仅喜欢薇薇姑娘,而且也愿意留在白溪村。他曾经与这里的族人并肩作战同生共死,为之付出了那么多,无形中所寄托的感情就不一样了。

灵宝确实是如今唯一合适的族长人选,可他偏偏是个外族人。而虎娃自己也曾经是个“外族人”啊,他是被山爷从清水氏城寨废墟里抱回路村的。但虎娃从来没有认为自己不是路村人,族人们也没把他当外人。

如今就当是灵宝一个人与白溪村全族人,又合并为一个新的部族,也未尝不可。或者灵宝不叫族长就叫村长,反正是一回事。

但虎娃这几句话,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地方,无疑极具创见性。田逍与灵宝一时都在琢磨,猪三闲已经率先拍着大腿笑道:“小先生的指点太妙了!我看就应该这么办,而我山膏族与白溪村商量了这么多事情,以后不找灵宝壮士又能找谁负责呢?”

灵宝终于开口道:“谨遵小先生指点,只要白溪村的族人们没什么意见,我倒没什么不可以的。”

猪三闲又说道:“小先生啊,灵宝壮士的事情您几句话就搞定了,可我还有事情啊。”

虎娃:“你还有什么事?如果想要白溪英的三女儿,明天就让逍伯去问她本人,不必来问我。”

猪三闲:“您难道忘了吗?曾答应指点我如何修炼。”

虎娃答道:“你要是不想让姑娘家嫌弃你的样子,最好能早日突破四境。妖族有四境修为,便能化为人形。而据我推测,届时相貌可能与心境有关。至于能否突破四境,是你自己的修炼,我也不过能指点其境界而已。我现在需要涵养休息,你们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明天晚饭后再到我这里来吧。在离开村寨之前,我便专门与诸位聊一聊修炼之事。”众人闻言皆大喜过望,此时夜色已深,他们便抓紧时间先休息。

第二天村寨里便热闹起来,田逍首先召集村民宣布灵宝将留在白溪村居住,话音未落便闻一片欢呼。紧接着田逍又提议推选灵宝为白溪村的下一任族长,如果众人认为这个称呼不合适,那么改叫村长也行,总之这是小先生的提议。

这一提议并没有遭到什么反对,等村民们脑袋转过弯来,也都很高兴地一致同意。接下来就由灵宝族长指挥与分派族人具体负责各种事情,按照昨日商量好的结果,族人们又都再次忙碌起来。

田逍又去找了白溪英的三女儿和薇薇,虽然这两位姑娘的反应不同,但对他所说的事情也都点头答应了。

虎娃只安然定坐于仓房中,倒是盘瓠一直在村里跑来跑去看热闹。天黑之后盘瓠晃着尾巴回来了,猪三闲、灵宝、田逍等三人跟在后面。见小先生正闭目端坐,他们也不敢惊扰,各自在墙根下找了个地方坐好,静静地等待着。

虎娃睁开了眼睛,也没有什么废话,开口缓缓讲述了修炼中的种种境界感悟。其实前些天他已经讲过一次,当时北溪、云溪、时雨、白溪虹都在,而今天再开口时只剩下了灵宝与田逍,却多了一位猪三闲。

虎娃这次从初境一直讲到了四境,并无什么具体的神通法术,只是修炼之道的根本。他不仅在讲而且也在问,让猪三闲谈起了自己的天赋神通,以及自悟修炼过程中所遇到的种种问题。在这一问一答之间,也是对方才所讲述种种玄妙的印证。

盘瓠蹲在门边听得极为入神,它也有自己的天赋神通,听猪三闲讲述修炼经历,并与虎娃互相问答,对盘瓠而言也是一种极大的收获。

这场讲法交流一直持续到天亮之前,虎娃最后取出那瓶碧针丹,从里面倒出了十枚丹药,递给灵宝和猪三闲道:“这瓶中共有十五枚碧针丹,你们两人各留五枚吧,最好等到将来突破四境后再服用。依其灵效来看,每一转修炼之中,最好只服用一枚碧针丹相助。丹药虽好,但毕竟只是辅助修炼之功,只有功力到了,才能发挥其最佳的灵效。”

灵宝与猪三闲不敢接受,一齐摇头推辞,这么珍贵的灵药当然要请小先生自己留下。虎娃却笑着也摇头道:“我不需要这些东西,之所以自己也留下五枚,也是准备将来送人的。既然是要给别人的东西,那么此刻就先给你们了,谁叫我们的交情好呢!”

虎娃本人当然不需要碧针丹,将来盘瓠若有幸突破四境修为,恐怕也是不太需要的,但能留几枚总是好事,说不定将来有机缘还可赐予他人。至于那根长鞭,虎娃倒是打算带走,也不是给自己的,而是留给将来的盘瓠。

盘瓠若能突破四境化为人形,有现成的法器先用着也是好事。与飞镰和佩剑相比,这根长鞭更容易携带且不引人注意,平时缠在衣服里面当腰带就可以。虎娃恐怕还要走很远的路、去很多地方,也不适合随身带太多、太显眼的东西。

那支短弓和那筒羽箭已经从兽牙神器中取了出来,还有那枚石头蛋,都无法再放回去了。虎娃的羽箭最终又找回来四支完好无损的,他的箭筒里还剩下九支羽箭。

灵宝和猪三闲感激万分,终于收下了碧针丹。田逍则问道:“小先生,您取出丹药相赠,这是打算就要离开了吗?”

这位老者的语气很不舍,而虎娃心里也感到有些不舍。助白溪村对抗流寇,是虎娃离开蛮荒后所遇到的第一件事情。他见识了世人的贪婪、凶残、自私、怯懦、愚蠢,同样也见识到了人们的英勇、仗义、热情、慷慨与无私。

与灵宝一样,虎娃也曾与众人一起出生入死,这便是真正的生死之交吧,这不是拍胸脯说出来的,而是有切身的共同经历。感慨之余,他却答道:“逍伯,我只是恰好路过此地。事情都做完了,我天亮后便走。”

田逍有些伤感地说道:“是的,您只是路过而已。假如不是您恰好路过了白溪村,我都不敢想象今天会怎样……您还有事,我们也不敢强留,只是舍不得。”

猪三闲也说道:“我也舍不得呀!小先生,您今后有机会再路过,一定要记得来看我们。”

灵宝原本打算,请虎娃一起到飞虹城禀报这里发生的事情,这样也许更加妥当。可是虎娃打算今天就走,灵宝也不好再开口相求。小先生已经帮了足够多的忙,剩下来的事情,就让白溪村的人自己处理吧。

临行之前,虎娃又提醒灵宝道:“那个流寇的老三虽然死了,但他说的那些话也要注意。整支军阵伪装成流寇洗劫村寨,这么久却无人察觉,绝非简单之事,知情者也绝不可能太多,但恐怕还有人牵连其中,你去城廓禀报时要小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