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8章、我听着呢(上)

于是灵宝又做了一个决定,就是重修更高、更坚固的寨墙,却不是修复这一圈原有的寨墙,而是在外围新建一圈守护范围更大的寨墙,只有靠近溪边的这一段与原先寨墙重合。白溪北岸的居民也将搬入新的寨墙内居住,反正这段时间还要重建一片新居。

这些事情一直商量到黄昏,族人们聚在一起吃了晚饭,接下来如何组织全体村民去落实、怎样去上报城廓,就是灵宝的事情了。

猪三闲这天并没有离开白溪村,他带来的那三十名猪头人也留下了。他与灵宝来到田逍家的院落中,没有打扰田逍养伤,见小先生在仓房中定坐调息,他们便又找了另一间空屋子商量事情。田逍听见动静,拄着长杖也过来了。

他们首先商量该如何将此事上报城廓?按灵宝的意思,既然流寇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等再过数日准备妥当后,他将亲自率领一批村民带着缴获的兵器等物前往飞虹城,在公开场合宣扬斩灭了流寇,但不提及军阵的事情,只向城廓中的大人们私下禀报,那些器物就是证据,让他们决定该如何处置?

因这件事的影响太大了,恐怕会令相室国举国震惊,就连城主都很不好办。猪三闲与田逍也没什么别的主意,一切都由灵宝做主。

接下来谈的是琐事,竟与种植山薯与养猪有关,但这种琐事对于山膏族和白溪村而言,才是生活中真正重要的大事。猪三闲叹道:“我的那些族人,脾气虽然憨厚,但也够让人不省心的!这次挖回去的山薯够吃一个冬天,可是来年他们还想吃啊,我又该怎么办呢?”

田逍忍不住笑道:“像往年一样,拿东西到白溪村来换,我们可以自由公平交易,不会再像白溪英以前那样做……再说了,山薯这种东西也不挑地,山野中也有的是地方,你们自己种就是了。管它长得好不好,每年总能收不少。”

猪三闲又叹气道:“山膏族还没有学会耕作,在我的族人们眼里,种在地里的与长在野外的粮食好像没什么区别。刚种下的山薯,他们回头找吃食的时候,又都刨地给啃了。”

灵宝也笑道:“这就看三闲族长如何指挥与约束族人了,培养他们耕作的意识,划出专门的地域,告诉他们不许乱刨乱啃,否则屁股上就会挨板子。”

猪三闲:“山膏族人皮糙肉厚,能打得疼吗?”

灵宝:“若是你这位族长亲自动手,谁能不怕?”

田逍忍不住笑出了声,咳嗽几声道:“凡事总是从无到有,三闲族长应渐渐教会族人种植山薯,就从划出一片指定地域、不得乱刨乱啃开始……今天老夫亲眼见识了山膏族的刨地功夫,每年开春之后正是山中野兽哺育幼崽之时,不适合大规模狩猎,山膏族人能否发挥所长,下山帮白溪村耕地?我们可以支付报酬。”

灵宝赞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猪三闲答道:“当然没问题,先教会猪头人排队,让他们低着头拱过去也就搞定了。既然要帮忙,那就帮忙帮到底吧。山膏族人没事的时候,可以来帮你们耕地,就连造房子与修寨墙的力气活,也可以一并帮忙干了!”

田逍大喜过望道:“多谢三闲族长,白溪村一定会付报酬的!……我们还会尽量教会山膏族种植山薯,而你们能否教会我们养猪?”

养猪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白溪村一直没有掌握。不是因为他们不够聪明,而是猪的体型较大而且很有野性,一旦发狂普通人收拾不了,也只有那些山膏族人能对付。几人便坐在这里商量了一办法,打算明年试试。

修建坚固的猪圈和围栏,让猪不能跑出来伤人,每次只将最温顺的猪留下来配种,这样一代代繁衍,使其退去野性,将来便越来越好养了。至于修猪圈和围栏之类的事情,山膏族也可以提供指导与帮助。

在这个物质总是匮乏的年代,无论是山膏族学会了种山薯,还是白溪村学会了养猪,对大家而言都是好事。几人的兴致很高,谈的话题比较发散,又聊起了对那些有家人伤亡的村民的救助。

田逍叹了一口气:“白溪虹自是罪该万死,但白溪英却罪不致死。”

灵宝冷笑道:“他如今疯了,不是正好吗?”

田逍:“白溪英的三女儿还没有出嫁,往后恐怕嫁不出去了,还得照顾疯了的父亲,可怜啊!”

灵宝:“也没人会故意欺负她,但她家再想像以前那样欺负人是不可能了……大家都生活在村寨里,不过是饿了给口吃的、冷了给件衣服,白溪英也不至于活不下去。”

猪三闲突然开口道:“你们在说白溪英家的三姑娘吗?我认识她,印象挺深的,长得白白胖胖,模样挺嫩的!”

灵宝没好气地说道:“你倒是记得挺清楚啊,难道还想吃了人家吗?”

猪三闲模样很憨厚地嘿嘿笑道:“吃?当然不能吃了!其实嘛,她可以跟我,我早就对她有意思了。她要么就跟我回山寨,要么就继续住在白溪村,反正我来照顾就是了。”

灵宝和田逍都愣住了,过了一会儿,灵宝才笑骂道:“你这头色猪!”

田逍却皱眉道:“三闲族长,原来你看上了白溪英家的三闺女,为何早不说呢?”

猪三闲仍然嘿嘿笑道:“就我这个样子,人家也不能看中我呀,就算我开口,白溪英也绝不会让女儿跟我!但是现在嘛……”

灵宝:“现在这个状况,她若能跟了你,倒是最好的结果了。只是三闲族长,你如果想结亲,为何不在山膏族人中挑选呢?”

猪头三瞪眼道:“这是我的个人爱好,不可以吗?”

这位猪头人的族长,颇有其祖先的风范。想当初那头有八境修为的山膏妖,据说就挺好色的,弄了不少人族女子回山,否则也不会留下后来的山膏族。白溪英的三女儿模样白嫩水灵,猪三闲早就看上了,可惜以前一直没机会啊。

田逍仍然思忖道:“如今这个状况,这样的事情,谁能做主呢?”

猪三闲嚷道:“找小先生啊,让小先生做主,将白溪英家的三姑娘许配给我!”

许配这个词,可能就是猪三闲发明的。灵宝喝道:“你想让小先生许诺——将那姑娘家配给你?你这是当成配种呢!”

田逍又突然说道:“你们为什么都关心白溪英的三女儿?我们村中还有一位姑娘,她家以前经常受白溪英父子欺负,如今娘也不在了,只剩下一个人孤苦伶仃,你们却不知道关心!”

猪三闲:“您是说薇薇吗?确实挺可怜的,只要她愿意,我能照顾啊,也可以跟我。”

灵宝怒道:“猪头三,你想得倒美!我警告你,可不许打薇薇的主意!”

猪三闲悻悻道:“我也没打薇薇的主意啊,这不是逍伯刚才说她可怜、孤苦伶仃无人照顾,我便动了兼爱之心,愿意挺身而出承担这个责任嘛。假如你们都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呗!”不知不觉中,他对田逍的称呼已经从“逍老头”变成了“逍伯”。

田逍却继续说道:“灵宝壮士,假如不是你和小先生来到白溪村,做出了那样的布置,薇薇的娘也不会死,您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一向很讲道理的田逍,此刻这番话却好生无理,薇薇的娘死在流寇手中,无论如何也怪不到灵宝身上啊?然而这条汉子却点头答道:“请逍伯放心,我一定会负责任的,会照顾好薇薇姑娘。”

猪三闲歪着脑袋看了灵宝半天,突然笑道:“原来是你自己看上了薇薇,那就直说呗……这件事情嘛,也可以请小先生做主。”

恰在这时,虎娃的声音传来道:“我又不是她们家的尊长,能做什么主?人家的尊长不在了,那就自己做主好了。猪三闲,你想娶白溪英家的三女儿,虽有点趁人之危,但只要她自己答应,别人也无话可说……至于灵宝壮士,我也认为你与薇薇是很合适的一对,只要薇薇点头,这是白溪村的喜事。”

虎娃人还在仓房里,但声音就像发自众人耳边。连续三天的激战皆全力出手,虎娃的消耗比所有人都大,当然需要好好定坐涵养。世上那么多闲事,也不必都让他来管,就算想管也管不过来啊。

灵宝等人的谈话虎娃都听见了,他并没有理会,但后来几人都聊到了自己,所以才开口了。村民们现在当然都听从灵宝的号令,而这几位主事之人,又皆对虎娃这位小先生充满敬畏,有什么事不约而同都会想到请他做主。

既然虎娃开口了,田逍赶紧说道:“小先生说的对,我明天就去问问两位姑娘家本人的心意,想必她们都会愿意答应的。而我们还一件事,想请小先生指点。”

虎娃的声音道:“你们说吧,我听着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