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7章、岂是一念之差(下)

流寇已带不走他们想要的东西,可是虎娃却能。就在昨天,众人皆已点头,新发现的三件中品法器与那瓶灵药,如何处置由小先生说了算,而北溪已经将东西带到虎娃所住的仓房中收存。

前来助阵的时雨、云溪先后阵亡,今天在决战刚起时,北溪也死了。白溪虹的心情是复杂的,他竟有些暗喜或可少付几份报酬。当虎娃斩杀农能之时,白溪村胜局已定,白溪虹反而想趁机也除掉虎娃。

白溪虹虽恨虎娃,但杀心是在一瞬间突然冒出来的,换做平常情况他也绝对不敢,可当时的机会实在太好了!杀了虎娃,回头便宣称小先生不幸阵亡于农能剑下,谁又能怪到他的头上?

假如虎娃死了,那么前来助阵的高手中就只剩下了一个灵宝。灵宝是迟早要离开的,就算他暂时还留在这里,也不是拥有三境修为的白溪虹的对手。

白溪家只要再搞定灵宝,就不必付出太大的代价,那瓶珍贵的碧针丹当然能留下,三件中品法器,顶多只给灵宝一件就可以。其余阵亡的众高手,有的可能并无家人会找上门来,就算来了,让白溪英代表族人痛哭流涕感激一番,付出一件下品法器再加两件宝器也就行了。

那一瞬间,白溪虹想到的就是这些,他也来不及考虑更多便出手了。但他未能成功,此刻却被虎娃当众逼问出了破绽。

灵宝手持长刀指着白溪虹,朝村民们喝道:“这等狠毒之人,还能留他性命吗?”

而众目睽睽中的虎娃,竟突然转身离开了人群,又在众人面面相觑中,取来了昨天发现的那三件中品法器。

虎娃将那支长柄飞镰交给刚才一直在看热闹的猪三闲,郑重说道:“三闲族长,我曾承诺,假如战胜流寇,白溪村答谢我的法器便转送给你。如今我看这一件正合你使用,现在便拿去吧。”猪三闲大喜过望,当众接在手中连连称谢,又转身看着白溪虹目露凶光。

虎娃又将那柄佩剑交给灵宝道:“宝剑应配壮士,既然让我处置此物,我便现在处置,灵宝壮士,请您将此剑拿去,它正适合你。”灵宝也当众接过了佩剑,威风凛凛悬于腰间,也转身杀气腾腾看着白溪虹。

虎娃也看着白溪虹,同样没有掩饰自己的杀机,周围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那一股杀意,只听这位小先生说道:“白溪虹,我若只是想杀你,当时就可以动手,直接引农能落下的飞剑插在你的身上,也就没这么多废话。但我不是你,也不是那些流寇,不会做与你们一样的事情。之所以要等到现在,不是要让你死个明白,而是要让大家明白你是怎么死的?流寇当年那么做的时候,便已自陷绝境,终有今日的下场;而你,准备好了吗?”

白溪虹在悄然后退,但他周围的村民们则退得更快,就像在逃避毒蛇的接近,瞬间就让出一大片空地。而灵宝、猪三闲、虎娃站在原地未动,就这么盯着他。

白溪英当然清楚虎娃等人想干什么,他突然跳下祭坛拦在白溪虹身前,跪地呼喊道:“我家虹儿确实在不久前突破了三境修为,没有尽全力对付流寇,但这也不是死罪啊!他今天在激战中以飞刀劈中的是陶罐,并不是劈中小先生,也不能以此就指认他想谋害小先生!他还太年轻,就算有什么错,也请你们再给他一次机会……假如要责罚,就由我这个当父亲的来承受吧!”

白溪英当族长不怎么样,但对自己的儿子可真没话说。他的祖父曾是飞虹城的城主,他给儿子起名就叫做“虹”,可见寄予厚望。而白溪虹年纪轻轻便已突破了三境修为,将来大有希望超越祖先,成为白溪家的骄傲。

见众高人当众流露杀机,白溪英急得快疯了,拦在儿子身前辩解求饶。灵宝冷笑道:“白溪英,你儿子还不该死吗!想饶他,请问为白溪村阵亡的族人会不会答应?”

跪在地上的白溪英突然跳了起来,张开双臂扑向前方,大叫道:“虹儿快走!”

猪三闲一脚就把白溪英踹飞回祭坛上了。那边白溪虹也欲扑出,看架势竟是想扑向不远处的薇薇姑娘,似是打算劫持她为人质。然而他的身形刚动便陡然定住,已被几道长蛇般的光影牢牢捆缚。再看虎娃手中祭起了一根长鞭,就是得自薇薇家后院地窖中的另一件中品法器。

被长鞭祭出的光影捆缚,白溪虹的神通法力不得施展,就连叫都叫不出声来。灵宝手中的长刀飞斩而出,用的就是白溪虹的刀而非那柄佩剑。猪三闲踢飞白溪英又挥起飞镰,祭出的一道旋光却斩了一个空,因为灵宝抢先一步,已将白溪虹的人头斩落。

虎娃叹了一口气,收起长鞭转身离开,带着盘瓠回到了田逍家的仓房里,并没有再继续理会村中的事情。白溪虹的人头滚落很远,无头的尸身带着喷涌的鲜血倒地,猪三闲朝灵宝不满地喊道:“小先生给我法器,分明就是让我动手,你干嘛跟我抢?”

村民们已经看傻了,祭坛上又传来凄厉的惨号声——白溪英这位族长疯了!

白溪英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披头散发疯疯癫癫,其状之凄惨令人恻然。到最后还是猪三闲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走过去一巴掌将他拍晕了。白溪虹已死,白溪英也疯了,但村寨中的事情还要处理,如今的族人中,能主事者只剩下了田逍。

田逍拄着长杖站在祭坛上道:“老朽年事已高……”话刚说到这里,便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灵宝赶紧跳上祭坛扶住他道:“逍伯,您昨日刚刚受伤,本应静心调养,但今天就勉力出面处置村中事务,可要注意身体啊。”

猪三闲在台下大声喊道:“灵宝壮士,其实村民们现在都听你的呀。想让逍老头好好养伤,你就暂时再帮个忙,继续为白溪村主事呗!”

田逍也趁势向灵宝行礼道:“灵宝壮士,您与小先生以及众高人挽救了白溪村,大家也都愿意听从您的号令。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还要再烦劳您指点。”

猪三闲和田逍的提议得到了众村民的一致附和,大家纷纷开口央求灵宝继续为白溪村做主。假如换一种情况,人们很难听从一个外人主持本族事务,但灵宝在率领村民对抗流寇的过程中,一直就在担任相当于族长的角色,而且他所树立的威望,也是以前的白溪英远远无法比拟的。

面对村民们情真意切的央求,灵宝心头一热,便点头答应了。田逍在薇薇姑娘的搀扶下,走下祭坛也回到家中休息,竟和虎娃的态度一样,分明就是放手让灵宝去管事的意思。

猪三闲率领一批猪头人还在祭坛下看热闹呢,不料灵宝却向他行礼道:“三闲族长,也请您上来说话。白溪村有很多事情,还需要仰仗您与众位山膏族人多多相助呢。”

猪三闲蹦上祭坛,摸了摸大脑袋道:“小先生和逍老头都回去休息了,还有我什么事吗?”

灵宝:“岂能没有您的事,事情还多着呢!今日若非您带领族中战士前来,白溪村的损失恐会超乎想象。我不仅要代表村民们好生答谢,也要与三闲族长商议,两族将来如何互助相处?”

猪三闲看了看手中那支长柄飞镰,点头道:“小先生送我的这件中品法器,也是白溪村的东西,而且我们还挖了白溪村那么多山薯,不仅过冬的粮食有了、猪也都有得喂了。既然灵宝壮士开口了,有什么需要山膏族帮忙的地方,那就尽管说吧。”

大战之后的白溪村,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便当场一条一条的商议决定。族人们如今的协作配合,可比一个月前娴熟多了,只要灵宝一声令下,做起事情效率很高。

首先是安排抚恤、救治与救助事务,其次是答谢前来助阵的众位高手。时雨、云溪、北溪已阵亡,白溪英虽然疯了,但他代表族人做出的承诺不会改变。白溪村将设法联系这些义士的家人,仍要答谢一件法器与两件宝器,就取用白溪英家后院密室中之物。

据灵宝所知,时雨已无家人,他既然为守护白溪村阵亡,那么就和其他村民一起安葬在村寨之旁,每年接受祭拜。北溪和云溪应有家人,应尽量联系;假如联系不上,可以在上报城廓的时候,请求城主大人下令找寻。

至于灵宝与虎娃,倒不需要别的答谢了。薇薇家后院地窖中发现的宝物,小先生刚才已经处置过了。虎娃将佩剑与飞镰分别给了灵宝与猪三闲,自己则留下了那根长鞭,也没人会去追问剩下的那瓶碧针丹该如何分派。

至于那些被斩杀的流寇,大多数尸身已血肉模糊难以辨认,好在如今天气正冷,就草草收殓、浅埋在白溪对岸的一片地方,等待上报城廓后再行处置。他们的武器兵甲是城廓之物,三名首领的法器也可能是赃物,暂时集中收存等待送往城廓。

接下来的事,就是要组织族人赶紧修复那些被拆毁的房屋。灵宝提了个建议,不要在原址重建了,另行选择宅基建造。而猪三闲插话道:“你们村的寨墙,都几十年没修了吧?留了那么多豁口,而且没有随村寨扩建。太平无事时当然没有问题,但将来万一再遇意外,恐怕哭都来不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