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7章、岂是一念之差(上)

虎娃点了点头道:“白溪英族长请放心,我一定会还你儿子一个清白。有一位尊长也曾告诉我,所谓清白,就是事情的本来面目!当时并非无第三者在场,因为我本人也在。我本想等到大家将战后诸事商议完毕再处置此事,既然此刻已提起,那就当众先了断吧。”

灵宝也开口道:“小先生,当时的情形到底如何,您看清楚了吗?”

白溪虹赶紧说道:“小先生正在与流寇首领激战,根本无暇分心回顾,怎么能看见呢?这都是薇薇在胡说!”

虎娃又摆手道:“我当时确实没有回头,但无论我回不回头,事情都不会改变。此刻就当着众人之面,我们重现当时的场景如何?”

按各方当事人自称的“真相”,重现具体事件发生的场景,是理清水在担任巴国理正期间,查问案情时经常采用的手段,这样往往很容易发现某些口供的破绽与不实之处,山神当然也教过虎娃这种事情。

众人在祭坛前按照虎娃的指示让出了一片空地,虎娃与薇薇、白溪虹都重新站好,然后又命人将那陶罐的碎片全部拣来,将白溪虹的长刀也放在了碎片中,让田逍站在前方代替农能的位置。

都布置好了之后,虎娃转身问道:“这就是当时我们的方位,对吧?白溪虹,你一定要看仔细,此时可不能再说错了。”

白溪虹点头道:“是的,我就是站在这个位置,脱手掷出长刀。不料薇薇却扔出了一个罐子,我的长刀恰好砍在罐子上一起落地,她却诬陷我想谋害您!”

虎娃又问道:“你当时告诉我,薇薇姑娘想用罐子去砸流寇。可是她距离流寇这么远,罐子也不轻,怎么可能砸得中?你会在这里用箭去射山顶上的鸟吗?”

白溪虹答道:“我也不知道她为何扔出一个罐子,当然就以为她与我一样,想帮助小先生攻击流寇。”

虎娃问薇薇道:“那么你为何要扔出这个罐子?”

薇薇答道:“我方才已经说了,是砸白溪虹的刀。”

虎娃再问白溪虹:“以你的功夫,脱手飞斩流寇的刀,怎么可能被姑娘家的罐子砸中?”

白溪虹:“我怎么知道?可能只是凑巧吧。”

虎娃又问道:“白溪虹,请你认真地告诉我,为何要把手中的刀扔出来?此番回答,不能有一字虚言!”

白溪虹刚才已经解释过很多遍了,虎娃此刻再问仿佛是废话,但他只得再度解释答道:“我方才已经说了,是为了给小先生助战。我距离流寇有五丈多远,就算以劲力劈出刀芒,也无法伤及两丈外的强敌,所以只能以刀脱手飞斩。”

虎娃不紧不慢地又问道:“刀一出手,就不受你的控制了,它也有可能会飞偏,对吗?”

白溪虹涨红了脸答道:“小先生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虎娃摇了摇头道:“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请你回答。”

白溪虹:“就算我的刀有可能不准,但也绝对无意伤害小先生。”

虎娃正色道:“可是按薇薇姑娘的说法,你的刀不像是用力扔出去的,而从手里飘出去的,在空中却转向突然斩向我,所以薇薇姑娘才能砸得中,是这样吗?”

白溪虹叫道:“这恰恰证明是薇薇姑娘看花了眼,她在胡说!刀飞在空中,怎么还会飘着转弯?”

虎娃:“她若是看花了眼,又怎能砸中呢?……其实不必谈空口无凭之事,把那陶罐的碎片拣起来,让大家看一看,又有谁能用那把刀将它斩碎?”

众人刚才争辩了半天,谁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能指出白溪虹要谋害虎娃,哪怕薇薇姑娘说的是实话,也有可能就是白溪虹在情急之下没有掌握好准头,这在战场上也不是没可能发生的事,而最终的结果也没有误伤到虎娃。

但谁也没有注意到那个陶罐,说来也巧,薇薇姑娘扔出的陶罐,就是虎娃上个月在河边抟泥亲手炼制的,当时用的就是炼器之功。这陶罐虽不是什么宝物,但虎娃自己清楚它不像普通的陶具那么脆,质地坚韧而难碎。

虎娃炼制此物时,心里想的就是赔给薇薇一个今后再也打不碎的罐子。假如这个陶罐飞在空中,就算是被普通高手脱手掷出的飞刀斩中,也只会被弹开,而不会被劈碎成这么多片。

村民们闻言也上前拿起陶罐的碎片用手去掰,却根本掰不动,拿石头砸都砸不出更小的碎片来。虎娃又命村民将陶片放回原地,拣起那柄长刀交给灵宝,让灵宝站在刚才白溪虹的位置道:“灵宝壮士,你能在这个距离劈碎那些陶片吗?”

灵宝不仅是一名二境九转修士,也修成了武丁功,他凌空劈出刀芒击中了一块陶片。距离差不多在三丈外,毕竟也有点远了,陶片被击飞却没有碎开。

虎娃又一伸手,一块陶片飞了起来凌空悬住,他让这个方向的村民都躲开,对灵宝说道:“你试试,脱手掷刀斩它。”

灵宝奋力将长刀脱手掷出,那陶片悬在空中不动,当然很容易就被斩中,又被击飞出很远。等村民们将之拣回来的时候,上面留了一道明显的刀痕,但陶片并没有碎开。

虎娃转身问白溪虹道:“我刚到白溪村的时候,你们都叫我共工大人,因为我在河边抟泥当场炼制了一个陶罐,你以长刀斩碎的便是此物。你方才说以你的修为,很难挥出刀芒伤及两丈外的强敌,而这个距离足有三丈,对吗?”

白溪虹额头上已现冷汗,只得又点头答道:“是的,我没有灵宝壮士这么深厚的功力,而流寇在五丈外,情急之下才会以飞刀斩敌。”

虎娃:“那么你脱手掷出的刀,又如何能在三丈外斩碎这个陶罐?在这个距离用你这把刀,若能将此陶罐劈碎,要么有比灵宝壮士更深厚的武丁功劲力,要么只能是三境御物之功。白溪虹,我可以再给你一次机会,就用这把刀在同样的距离当众劈碎陶片,让我看看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明明已有三境修为,为何在流寇来袭时,任由他人死伤,却始终不肯尽全力出手,到最后竟来暗害我!”

虎娃的声音越来越严厉,到最后已是逼问。前两日的激战,白溪虹也出手了,却始终没有冲锋在最前,更没有施展出三境御物之功。参战的村民们都看得清楚,白溪虹在战场上所施展的杀敌手段,远不如边指挥枪阵边作战的灵宝威力强大,甚至都不如田逍那么威猛。

可是今天一个被斩碎的陶罐,却让白溪虹露了破绽,那么他当众说的话也分明有诈。

如此看来,薇薇姑娘说的就不是假话。白溪虹不是扔出长刀,而是以御物之法操控飞刀,飘在空中悄无声息地折转,劈向虎娃后脑时斩中了陶罐。而他与虎娃当时都站着没动,以御物之法操控的飞刀,是绝对不会这样斩偏的,除非就是故意的。

其实虎娃何尝不知白溪虹对自己起了杀心,那一刀劈来时他虽没有回头,但激战中神识展开已感应清晰。就算白溪虹没有劈出那一刀,虎娃也能感应到他瞬间流露出的那种杀意。

虎娃从小和不会说话的盘瓠混在一起,却能明白盘瓠的各种意思,早已熟悉神气变化中自然伴随与无意流露的各种情绪。他原打算在离开白溪村之前,再处理这件事情,总之绝不能将白溪虹这条毒蛇留下,否则薇薇和田逍今后的处境就危险了。

但是刚回到村寨议事,田逍与薇薇便当众指控了白溪虹,那就将这个人先给办了吧。想当初虎娃还很小的时候,曾当众指认猴子骗了路村的鸡蛋,猴子当时也是坚决不承认,却三言两语便被山爷问出了破绽。

今天薇薇姑娘也是当众指认白溪虹欲暗害虎娃,白溪虹同样坚决否认,却被虎娃问出了破绽。

白溪虹在悄然后退,后背已被冷汗浸湿,族人们望向他时皆变了脸色,目光中充满了鄙弃与愤怒。虎娃已当众说破了他最大的秘密,其实就在虎娃刚到白溪村的时候,他恰好突破了三境修为。

这本是一件值得大肆炫耀的事情,可是听说流寇勾结妖族将来洗劫村寨,白溪英父子便决定暂不公开。据说流寇曾杀过三境修士,白溪虹也不想成为对方首先的斩杀目标,虽然被田逍所激,他也成了带领村民作战的“高手”之一,却始终保留了实力。

今日眼看白溪村胜局已定,他便起了歹毒的心思。

虎娃得知了流寇将来洗劫的消息,通知白溪村提前防范,并尽心尽力帮助他们守护村寨,白溪虹本应感激才是。可恰恰因为这批助阵高手的到来,随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不仅使白溪英父子在族中的威信扫地,而且他们家最珍贵的秘藏器物眼看也保不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