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6章、疏而不失(下)

老三过了白溪进入山林,这才感觉到受伤的大腿钻心地疼痛,已远离了战场心下稍安,他也无法再跑得那么快,脚步变得一瘸一拐,向高处的密林中钻去。可是过了不久,他就听见山脚下传来狗叫声,在高处拨开树枝望去,有不少人已经追了上来。

村外的大战居然结束得这么快,老三也被吓坏了,下意识地加快速度,手脚并用慌不择路,逃向山林更深之处。他腿上的伤口崩裂了,鲜血渗透了包扎的布条,跑着跑着,突然发现山林已到尽头,前方是一条断崖谷壑,再想回头改变方向,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样的山林中,盘瓠要追上一瘸一拐、身带血腥气的老三简直太容易了,村民们很快就将这位逃跑的流寇首领堵在了断崖边。

巴原周边一带的深山,大大小小的断崖峭壁密布。老三站在断崖边如手臂状凌空伸出的一块岩石的尽头,将那弯曲而锋利的法器架在自己的脖子上,惊恐地喊道:“你们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村民们已经呈扇面形将他围住,虎娃、灵宝、白溪虹就站在几丈外的地方。这场面有点搞笑,他们就是来追杀老三的,而老三却是一副以死相逼的架势。他想跳崖就跳呗,干嘛还要把利刃架在脖子上,难道还想死了又死吗?

灵宝也差点被他逗笑了,大声喝道:“你想自己了断,就赶紧动手,省得我们再费事!”

老三当然不想死,他又大声喊道:“如果你们杀了我,可知后果如何?”

灵宝喝道:“你的同伙已经身亡,农能刚才也被小先生所斩,我们难道还能放过你吗?”

老三:“就因为他们都死了,所以你们不能杀我。我们是守护城廓的军阵,是飞虹六阵中最精锐的第一阵。如果全部身亡,没留下一个活口,仅凭你们一面之辞,如何向城廓解释?就算说出去,其他人会信吗?”

灵宝怒道:“需要解释并认罪的是你们,不是白溪村!”

老三又叫道:“这就对了呀,总得留个人到兵师大人那里去认罪!”

灵宝冷笑:“认什么罪,死罪吗?反正都是死,何必这么麻烦呢?”

老三:“城廓难道就不需要查清,飞虹城的军阵为何会伪装成流寇来袭击白溪村?你们难道就不想知道,我们又是怎样知道白溪村中埋藏宝物的秘密?……守城军阵整队覆灭,没有留下一个活口,有些事情无论如何是解释不通的……别过来,再过来我真跳下去了!”

在他说话的时候,虎娃已经迈步走了过来,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老三道:“我过来了,你倒是跳啊!……用自己的性命,要挟你的仇人,你不觉得自己的脑袋有问题吗?你不该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逼人饶命,而是早该下跪认罪!你这分明就是找死,那就去吧。”

老三还想再说几句,可是虎娃很干脆地不再给他继续啰嗦的机会,手中的石头蛋突然祭出却不是飞向老三,而是砸向身前的地面。老三站在一块凌空伸出断崖的石头边缘,虎娃的法器将这块石头给砸断了。

老三脚下一空,随着断石坠落深崖,惊呼声刚刚发出便戛然而止。原来他失足坠落,惊慌中手一动,利刃就把自己的喉咙给割断了。虎娃在崖边招手,一根双螺旋形的锋利法器飞了上来,落向灵宝的身前。

灵宝伸手接住,又听虎娃说道:“此物可能就是流寇前两次作案时所劫得,正式上报城廓时应一并送去。如果需要解释他们的所作所为,这些东西便是证据……找死的人已经死了,我们回村吧,还有很多事要办呢。”

其实老三并不是逃离战场唯一的幸存者,还有七、八名受了重伤的流寇今日并没有参战,可以抓起来审问并押往城廓。可是灵宝率人去追老三了,也没有人能管得了那些猪头人。猪头人们将村寨外的空屋子搜了个遍,受伤的流寇全被他们杀了,便真的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等灵宝他们回来的时候,猪三闲已令族人在西坡上集结,将流寇的尸体都搬了过来堆在一起,武器等杂物则放成了另外一堆。虎娃走过去行礼道:“三闲族长,今日幸亏你深明大义,率领族人挺身参战。我们一起进村商议剩下的事吧,你还有两位族人受了伤,也到村中接受救治。”

白溪英凑过来悄声道:“小先生,您真的要让这些猪头人进村吗?”

虎娃没搭理他,而灵宝白了他一眼反问道:“你能不让他们进村吗?”

此时村民们也都走出了院落,齐声欢呼着胜利,他们操练准备了半个多月,又经过了三天的激战,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终于全歼了流寇。而山膏族原本是流寇所勾结的帮凶,此刻却成了挽救白溪村的英雄。

村民们聚集在村寨中央的空地上,围绕着祭坛等候众高人下令处置余事。白溪村阵亡了四十多人,还有二十多名村民身受重伤,但对于这个有一千多人口的大型村寨,还没有损及根本。

受伤的村民需要救治,受到损失的人家也需要救助,拆毁的房屋需要重建,前来助阵的英雄需要答谢,死难者的遗体需要收敛安葬,整件事情还需要上报城廓。这些应该是族长率领全体族人去做的事情,白溪英昨天虽然威信大损,但此刻又变得神气起来。

虎娃与灵宝毕竟是外人,不可能久留白溪村,只要他们一走,白溪村的事情还是白溪英父子说了算,恐无人能挑战他们的权威,更无人能取代他们去处理剩下来的诸多杂事。而受伤的老者田逍,也不能与白溪英父子抗衡。

白溪英登上祭坛正准备说话,不料田逍也拄着长杖登上祭坛道:“诸位族人,我们今日已全歼流寇。外敌虽灭,但白溪村内贼仍在!”

白溪英不解道:“逍伯,你想说什么?白溪村哪有内贼!”

田逍以长杖一指道:“内贼就是你儿子——白溪虹!薇薇姑娘方才指控,小先生今日与农能激斗时,白溪虹挥刀斩向小先生的后脑,欲趁机加害小先生。此等行径岂能容忍,请问诸位,白溪虹该如何处置?”

村民们一下子就乱了,在祭坛周围惊呼议论。白溪虹涨红了脸大声叫道:“田逍老头,你怎可以血口喷人!这些天我一直与众高人并肩死战,哪里有加害小先生的意思?”

而灵宝也大声喝道:“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一定要查问清楚,绝不能放过这条毒蛇!”

白溪英站在祭坛上挥舞着双手喊道:“大家先不要乱说话,凡事要讲证据!田逍,你竟然指控我家虹儿如此严重的罪名,请问又有什么证据?”

村民又都安静下来,白溪虹手持长刀已经跳上了祭坛。灵宝搀着薇薇姑娘的胳膊也登上了祭坛,这位壮士大声说道:“薇薇姑娘,请你不要害怕,将今天看见的事情当众再说一遍。”

村寨中瞬间鸦雀无声,只有薇薇的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我本不敢说出来,可小先生是我们全族的救命恩人,我又不能不说出来。方才小先生与那流寇的首领激斗时,白溪虹就站在我家后院门外。我亲眼看见他将长刀扔向空中,突然改变方向劈向小先生的后脑。我冲出屋子扔出一个罐子去砸那把刀,白溪虹的刀把罐子劈碎了落在地上,那流寇的剑也落了下来插在地上。小先生已经出了寨墙,那流寇的首领也死了,他转过身问我们在做什么?白溪虹拿起刀看着我,我当时吓得说不出话来……”

白溪虹怒吼道:“薇薇,你一定是看花了眼。我当时见小先生与流寇激斗,法宝横飞无法靠近,情急之下便扔出长刀助战,你怎可说我是加害小先生呢?”

白溪英也叫道:“薇薇,我们都知道你娘刚刚遭遇不幸,你伤心过度心神恍惚,但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乱说话!……请问,当时还有其他人在场吗?”

这一幕还真没有其他人看见,说来说去也是空口无凭。村民们又乱哄哄地议论了半天,而白溪虹指天发誓,他绝对没有谋害小先生的意思,一口咬定是薇薇看错了。至少现在小先生安然无恙,他的刀在激战中脱手飞斩,薇薇看花了眼也完全有可能。

但无论如何,薇薇不应该这样信口胡说,这种指控简直太恶毒了,如果她拿不出过硬的证据,白溪虹绝对不能平白受此诋毁。白溪虹越说越激动,手持长刀不由自主就向薇薇走去,突然眼前一花,虎娃已闪身上了祭坛,就站在他与薇薇中间。

这时白溪英又喊道:“大家不要再吵了,都听小先生说话!……小先生,我家虹儿在激战之时扔刀相助,就算扔得不太准,但也绝不能说是谋害您呀。他无辜受此诬陷,您一定要还虹儿一个清白,否则我们父子今后还怎么做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