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6章、疏而不失(上)

可以说农能的决定非常明智,行动几乎挑不出什么失误,但虎娃的速度一点都不比他慢,假如不是飞剑在身后盘旋格挡,农能可能早就被石头蛋从空中砸落。

眼看农能踏过一户人家的屋顶,高高跃起就要再一次登上寨墙,下一刻便能穿过村寨逃离。但寨墙却轰然倒塌了一片,恰好就在他将要落足之处。虎娃见追击难以截住对方,突然改变了策略,奋力将石头蛋击在了寨墙上,竟打塌了一个豁口。

农能修为虽高,但毕竟不是真的会飞,他脚下须借力才能继续跃起,而这一脚突然踩空了。他的反应也很快,在空中翻了半个跟头,转身就站在了寨墙豁口上,招手祭飞剑迎面劈向追来的虎娃。

虎娃也恰好落在了那户人家的后院中,石头蛋光芒大盛迎向飞剑,带着澎湃的反卷之力。农能被缠住了,他必须全力应对,在击退虎娃之前已无暇转身逃走。因为两人的距离非常近,面对面只有三丈多远,这样的斗法异常凶险,对法力运用以及法器的操控容不得丝毫差错。

虎娃明明是站在后院中,怎么会和农能面对面呢?因为这户人家的院墙在昨天已被轰塌,连着后院的仓房都化为了一片废墟,杂物后来也都被村民们清理干净。说来也巧,这就是薇薇家的后院,昨天流寇们突袭之处。

急于脱身的农能长啸一声,飞剑化为了无数道光毫,劈头盖脸向着虎娃斩落。虎娃的石头蛋在空中盘旋划出一道道奇异的轨迹,就像山中的涧流飞瀑飞卷于半空,将这些剑光全部击碎,若论斗法中的神通手段,他丝毫不落下风。

农能的心情很焦急,他可不能被对方缠住,一旦村子西边的决战结束,其他人赶过来围杀,自己只能是死路一条。

这时白溪虹也越过屋顶跳进了后院,挥舞长刀劈出锋芒攻向农能。但白溪虹的位置比较远,还在虎娃后面两丈呢,他的刀芒对农能造成不了什么威胁,只是一种心理上的威慑与牵制干扰。

而虎娃一边斗法一边向前迈步逼近,已经走到了原先院墙外的位置,与农能只有不到两丈远了。这么近的距离内以法宝盘旋相斗,稍有不慎便非死既伤啊,但看虎娃的样子仿佛并没有意识到——修士之间的斗法不应该靠得这么近。

农能的心里不禁发慌,他的剑芒四射竟然无法阻止虎娃的逼近,再这么斗下去恐怕用不着石头蛋与飞剑相击了,对方直接伸手就能把他给攥住。

虎娃今日斗农能,可没有凭借什么花样手段,就是依仗绝对的实力。这实力不仅是神通法力有多强、施展的法术威力有多么惊人,而是修为根基之扎实、元神感知之清晰,还有对法器精微无比的控制。

哪怕将斗法的战场压缩在这么小的空间内,虎娃的石头蛋御器盘旋也丝毫不乱、不留任何破绽。可是这么斗法农能却受不了,他的剑光既无法逼退虎娃,甚至都会控制不好伤到自己,见白溪虹已经赶到,他只得咬牙挥手突然射出一物。

斗法中分心施展别的手段是比较危险的事情,但农能已经顾不上,他只能拼死一搏以求脱身。这是一枚透明的菱形晶石,在激斗中突然近距离飞射而出,几乎看不清当然更难以防备,当日云溪就是这样被农能格杀的。农能此刻倒不求能杀了虎娃,只想有机会摆脱那石头蛋的纠缠好安然转身飞遁。

但只听“啪”的一声,那枚晶石就在离农能身前几尺远的地方被击得粉碎,虎娃竟然又祭出了一枚石头蛋,恰好砸碎了他的暗器。农能大惊失色,对方的法器明明在与飞剑相斗,怎么又祭出一枚一模一样的法器?他甚至没看清虎娃是怎么掏出石头蛋的!

惊慌失措的农能已无暇分辨,其实这枚石头蛋并非法器,只是一枚炼化纯净的天材地宝。虎娃使用御物手法祭出,却在御器的同时施展。农能再想有别的反应已经来不及了,只见虎娃一挥左手,石头蛋带着晶石的碎片,飞卷而去都打在农能的身上。

距离太近了,只听咔嚓一声,农能的胸膛被石头蛋打陷了一片,身体随即被那些透明的晶石碎片洞穿而过,留下了无数细小但致命的贯穿伤口。他仰面摔出寨墙外,半空中的飞剑也失去光华落地。

从虎娃追上农能、打塌他正要落脚的寨墙与之展开激战到现在,也不过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一举重创农能也只是眨眼间的事情。白溪虹刚刚落地劈出一道刀芒,发现自己的距离太远无法威胁到农能,随即将长刀脱手掷向农能,反正人是一直站在后面没过去。

就在这时胜负已分,虎娃以另一枚石头蛋打碎晶石,随即砸中了农能的胸膛,并操控锋利的晶石碎片洞穿其身体。虎娃在斗法中分神识御物,既操控法器抵挡对方的飞剑,又顺势化解对方的偷袭战胜了敌人,当然要全力施展不能再分心。

白溪虹的长刀刚刚脱手飞出,轨迹却突然在空中有一个转折,竟无声无息地劈向虎娃的后脑。又听啪的一声,长刀竟然劈碎了一个陶罐,而虎娃已闪身到了寨墙之外。农能的尸体刚刚倒在了寨墙豁口外,而他的飞剑落地恰恰插在虎娃刚才站的位置。

虎娃确认农能已死,招手收回了石头蛋,转身一看,方才的院落里站着两个人,是白溪虹与薇薇姑娘。

薇薇姑娘还呆在自己家里,这处昨天遭到袭击的院落此刻只有她一个人住,原本住在这里的其他人们已去了别的地方。灵宝昨天就劝薇薇换个地方,可是悲伤的薇薇只愿意留在自己家里,所以灵宝也在这里陪了她大半夜。

后院墙已经拆除,就连碎石都移开了,虎娃和农能的激斗,薇薇在屋里看得清清楚楚。白溪英脱手掷出的那柄长刀,竟似飘在空中,又仿佛受到奇异力量的控制,无声无息地折转飞向虎娃,到了近处才突然加速斩出。

薇薇姑娘在屋里看见了,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和勇气,冲出屋子扔出陶罐砸向空中那把刀。虎娃身形一闪便出了寨墙,白溪虹的刀恰好劈碎了陶罐。

白溪虹未敢再做任何动作,任由长刀落地,并欣喜惊呼道:“小先生格杀了农能!”这一声传遍了村寨,家家户户的村民都随之欢呼。

虎娃没有理会附近此起彼伏的欢呼声,看了看白溪虹又看了看薇薇,微微皱眉问道:“你们两个,方才在做什么呢?”

白溪虹上前几步,拣起自己的长刀握在手中,看了薇薇一眼,又满面笑容地朝虎娃说道:“恭喜小先生,亲手格杀流寇首领,在决战中立下头功,您是挽救白溪村的英雄!方才我也想助小先生一臂之力,无奈斗法太激烈无法接近,只能脱手扔出长刀攻敌。薇薇虽是弱女子,但也冲出屋子扔出罐子砸向凶徒。”

薇薇脸色发白,好像是被刚才的场面给吓着了,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恰在这时,只听猪三闲的声音喊道:“流寇不止这么些人,还有受伤的今天没出战,都躲在寨墙外的屋子里呢,快去把他们都给灭了!”

然后又闻一片呼喝之声,那些猪头人纷纷涌向村寨周围空置的房屋,去寻找那些漏网之鱼。紧接着又听灵宝大声呼喊道:“还走脱了一个,也是流寇的首领,他身上有伤,绝对逃不远,我们快追!”

白溪虹闻言赶紧向虎娃行了一礼道:“小先生,此刻要全力清剿残敌,我也去追那逃走的流寇。”说完话便提着刀飞速离去。

虎娃看着薇薇道:“你不要一个人呆在这儿了,赶紧去找田逍大叔,并告诉大家,那个叫农能的飞虹城副兵师已经被我杀了。”说完话他也飞身而起,又赶向村子的西边。

今日在西坡上列阵的二十八名流寇无一生还,每一具流寇尸体上插着好几杆长枪,悲愤的村民们显然对这些凶手已然恨极。但在混战中还是跑掉了一个人,就是流寇的老三,别看他的大腿上带着伤,但逃命的反应倒挺快。

农能刚一飞身而去,老三见势不妙便拔足向着左侧狂奔。这时猪头人尚未冲透军阵,村民们也没有包抄过来,虎娃和白溪虹去追农能了,而灵宝还要指挥枪阵合围,所以也没人顾得上他。在生死关头,老三的伤竟似瞬间就好了,他跑得飞快,居然脱离了战场、淌过白溪进入了山野。

可是村寨内外两处大战结束得都很快,村民们还在清理战场的时候,灵宝就意识到老三溜了,大声呼喝着带人向北追过了白溪。白溪虹听见声音也赶过来与灵宝汇合,虎娃随即也赶到了,这是今天战场上的最后一个敌人,当然不能放过。

盘瓠不知从何处蹦了出来,跑在了众人身前。虎娃喊道:“大家跟着这条狗便是,那流寇是跑不掉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