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5章、存亡决战(下)

前两次激战,灵宝不敢让枪阵离开村寨追击,因为村民们在野外列阵作战不占优势。但现在的情况出现了逆转,猪头人已经从流寇战阵后方发起冲击,看其来势,流寇必然溃阵,这种全歼敌人的机会怎能错过!

村民们人多势众,只要保持长枪阵型不乱,正可围杀那些溃散的流寇。之所以分成左右两翼包抄,一方面是防止流寇四散奔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猪头人的来势太猛,灵宝也怕他们穿透流寇的战阵而过,接下来会和村民们撞在一起。

灵宝的反应已经够快了,但从当时的状况来看,还是显得有点慢,因为大家都被惊呆了,一时没有回过神来,尤其是那些流寇更是乱作一团。当灵宝号令枪阵冲出村寨的时候,猪头人已经撞进了流寇的战阵;而那二十八名流寇排成四队,除了最后面的那一排,其他人还没有完全转过身呢。

所有人中反应最快的,竟是流寇的首领农能,这位飞虹城的副兵师,可能是在场众人中实战经验最为丰富者。农能听见猪三闲的话以及那些猪头人在雪地里狂奔的声音,他根本就没有回头去看,已然明白今日无力回天、他所率领的手下将全军覆没。

流寇已经不可能再与白溪村谈判讲和了,他们被猪头人杀了个措手不及,只要白溪村那边不全是白痴,也必然会趁机围剿。又冻又饿已无士气的战阵,在凶悍的猪头人的冲击下必然崩溃,恐难逃全军覆没的下场。

农能二话不说,挥起一道剑光身形便腾空而起。可怜他身前的北溪根本就没有防备,只来得及侧头避开面门,半边身子连着一条胳膊在血光中飞了出去。

农能出手太快了,他甚至没听完猪三闲在说什么便飞身挥剑,剑光攻守兼备,将前方离自己最近的北溪劈倒在地。原本以北溪之能,就算不是农能的对手,但也至少能纠缠一番,不会败亡得这么干脆,可惜他站错了位置,也完全没有做好准备。

刚才农能只身一人走到阵前与白溪村谈判,距寨墙十丈外站定;灵宝等人走出来,双方的位置原本相隔七丈左右。后来农能向前走了几步,虎娃也向前走了几步,见两人谈得很僵,北溪抢步上前拦在他们中间摆手劝解,距离农能实在太近了。

流寇陷入绝境欲谈判求和,北溪是求之不得。他一心在想怎样避免今日的决战,可是猪头人的出现使这种可能瞬间化为了泡影,而农能根本就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北溪站在什么位置不好,偏偏拦在虎娃与农能之间,虎娃也来不及出手相救。

一切幻想都已破灭,农能所率领的军阵今日将全军覆没,他此刻唯一的打算,与昨夜的北溪一样,就是赶紧逃命。他要抢在第一时间脱离这片战场、避开对方高手的阻击,赶在消息还没有传回城廓之前,回家收拾东西立刻远走高飞。

农能的反应够快,行事也够果断,他没有转身再与军阵汇合,假如那样做,除了送死之外没有别的意义,猪头人正从后面冲来呢。他飞身而起朝白溪村而去,向着左前方斜掠,避开了正面的虎娃等人,白溪村的枪阵也来不及包抄。

虎娃的石头蛋呼啸而出,在空中与农能的剑光相击,他也转身飞掠追去。白溪虹手持长刀跟在虎娃的后面,也去追击农能。白溪虹的这个选择倒是很聪明,不用加入混乱的战场,还能显得自己很英勇,但其实非常安全。

农能避开了村民重兵布防的那一段寨墙缺口附近,为了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他斜向掠出走的是直线,瞬间就越过了寨墙竟然进入了村寨。他周身剑光环绕,与虎娃的石头蛋飞舞相击。虎娃紧跟着他也越过寨墙进入了村寨,白溪虹随之也跳墙进去了。

这三名高手已不见踪影,村外的决战才正式展开。猪头人顶着奇形怪状的武器,从坡顶居高临下冲了过来,最后面的那一排流寇手持刀盾刚刚转过身,猪头人就到了眼前。

满身红光的猪三闲一声令喝,那些猪头人突然将头往地上一拱,铲起一片飞扬的积雪,无数泥土碎石夹杂在雪雾中射出。流寇们的视线瞬间就被完全遮蔽了,惊慌中下意识地举起盾牌格挡乱射的碎石。

盾牌主要掩护的是上半身要害,又这么举起来遮挡碎雪飞石,而猪头人是低着头、刨着地冲过来的,在一片飞雪弥漫中撞到了流寇的腿上。就听惨叫声不绝,有人被当场撞飞,有人被撞倒在地又被践踏而过,还有人的身子被那些撞角扎穿,挑在半空又撞向后面的同伙。

流寇的战阵在第一时间就被冲溃了,根本没有挡住猪头人的撞击进攻。一方面是因为猪头人来得太突然,流寇们根本就没有准备甚至都没反应过来;另一方面这些流寇在雪地里又冻又饿,他们中的很多人已经有一天两夜没吃东西了。

还有一个决定战局很重要的因素,就是这些流寇已无斗志。原本陷入绝境的他们只能拼死决战,可是两位首领却决定与白溪村人谈判求和。这么做固然有可能瓦解对方的斗志,但同样也动摇了自己的军心,这些流寇也不想再拼死冲杀了,精气神方才已然松懈。

若是在正常情况下,这支军阵的战斗力应是相当强悍的,可在此时此地,四排军阵被那些猪头人如摧枯拉朽一般穿透而过。二十八名流寇,每排七个人,被三十名猪头人冲撞践踏,每人都不知被踏中了多少脚、撞中了多少下。

猪头人的最前方,还有他们威武神勇的族长猪三闲。猪三闲带着满身红光,挥舞着二齿长耙,锋芒势不可挡,一耙子过去就扫倒了一片,只见流寇与盾牌、长刀横飞。

北溪死得惨啊,他倒在农能的剑下已无生机,但最终是被猪头人踩死的。北溪连新到手的中品法器都没有来得及祭出,便重伤倒地奄奄一息。那群咆哮的猪头人穿透流寇的战阵冲下了山坡,又从他的身上踏了过去。

猪头人再往前冲,前方可就是白溪村的寨墙了,猪三闲又大喝着下达号令,那些猪头人都蹦了起来翻了个跟头,转身又往山坡上冲去。方才有的流寇被撞倒了但受伤未死,有人则趁机闪避逃离,结果猪头人又来了一次反冲。

几名流寇向着山坡上跑去,但他们可没有猪头人跑得快,先被追上撞翻,又被一群猪头人践踏而过。当猪头人冲回坡顶时,猪三闲又一声令下,他们都站起身来列队集合,没有再继续投入战斗,而村寨外的这片山坡上已没有站着的流寇。

猪三闲率领三十名武装的猪头人,来回折返冲击两次,流寇们已完全溃败了。手持长枪的村民们也冲了过来,从侧翼包抄围剿为数不多的逃散之敌。那些侥幸没有死在猪头人手中的流寇,却被村民们的长枪扎得跟刺猬一般,战场上竟没留下一个活口。

这一战的结果出乎预料。流寇原本威胁白溪村,假如拼死决战,白溪村将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有可能被屠灭。但谁也没有想到最终是流寇全军覆没,而白溪村这边除了倒霉的北溪,竟再无一人阵亡。

只有三名猪头人与两名村民受伤。那三名猪头人顶的武器被流寇的刀芒劈碎了,身上也挨了流寇惊慌中乱斩的刀锋,但他们皮糙肉厚,倒也还能挺得住。至于那两位村民的受伤则更令人无语,他们往侧翼包抄的动作慢了,结果被穿透流寇军阵而来的猪头人撞断了骨头。

指挥村民展开包抄围剿的灵宝暗自心惊不已,他也是第一次亲眼见识到猪头人这么强悍的冲击力。幸亏小先生三天前成功劝退了猪头人,幸亏今天白溪村并没有答应流寇那无耻的停战要求,否则看猪头人刚才的威势,恐怕直接就能冲进村寨里。

田逍拄着一根长杖站在寨墙缺口前未动,他的身体状况也无法参战。没有人注意到田逍身边还站着一条小狗,不停地朝着山坡上狂吠。

那些流寇早已惊慌失措,莫名软倒在地被猪头人践踏,或被随后赶来的村民以长枪刺杀,可能是他们自己没站稳,也可能是被撞伤了,谁也没有刻意去多想。盘瓠的天赋神通早已掌握纯熟,除了被攻击者感到元神恍惚,而其他人听见的不过是狗叫。

……

大决战发生在村外西坡上,但别处还有另一场战斗,是高手之间最终的较量。农能不愿与虎娃纠缠,他只想尽快逃去,越过寨墙便跳上了一户人家的屋顶,接着纵身又到了另一户人家的屋顶上,身形根本就没落地。

家家户户的村民手中皆有竹竿,但竹竿却够不着落在屋顶中央的农能。农能就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斜向走直线穿过村寨,只要越过白溪进入山野丛林,他就暂时安全了。白溪村刚刚经历大战,众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那么他就有机会先赶回城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