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5章、存亡决战(上)

灵宝这番话说得毫无回旋余地。农能面显怒容道:“灵宝,这里是你说了算吗?你不过是白溪村请来助阵之人,怎能决定村民们的生死?如果不答应我方才提出的条件,那么我将指挥军阵杀入村寨,不放过任何一人、亦战至最后一人。”

这时白溪英上前一步摆手叫道:“大家先不要激动,事关白溪村全体村民的生死存亡,一定要慎重决定。我身为族长,应为全体族人的安危着想,此事要听听大家的意见,看看村民们愿不愿意就这样死在军阵的刀下?”

这位族长显然是想谈判,他害怕决战一起,他的儿子白溪虹首先就有性命之忧,而且他自己也怕死啊。只要答应了农能的要求,那么白溪村的危机就算解除了,而且他也很清醒地意识到,只要这么做了,全体村民以后也无法再指责他白溪英什么,等到众高人一走,他白溪家仍然是族长。

可是白溪英又不好公然先答应,所以提出要征求全体村民的意见——如今有可以不用拼命的选择,那么大家还愿不愿意再与流寇拼命?这么说话,倾向性已经很明显了。但白溪英可没有这些高人的本事,能将话声传遍村寨中所有人家,只有守在寨墙附近的枪阵战士以及流寇们听见了。

还没等众高人说话呢,枪阵中就有村民悲愤地喊道:“白溪英,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我们绝不能放过这些杀人凶手,一定要为家人与族人报仇!”

近处的田逍也开口道:“白溪英,你打算答应那些凶手的谈判要求,还要召集族人去商议吗?万万不可如此,我们没有权力饶恕他们!况且若此时召集族人说这种事情,只会徒然动摇军心,你就不怕谈判未成、让敌人趁乱杀入吗?”

这时农能亮出手中飞剑,又上前两步道:“何必召集全族商议那么麻烦呢?如今能决定白溪村全体村民存亡者,就是你们几位高人,只要你们此刻点头答应,事情就可以这么决定。我等皆已陷入绝境,为何不共同寻求生机,难道非要同归于尽吗?”

虎娃又开口道:“农能,你想得倒美!难道那些村民就白死了吗?如今陷入绝境的是你们,并非白溪村。你们两次袭击村寨皆被打退,如今伤亡近半又饿了一天多,根本就无力再决战。难道解下面具恢复了军阵身份,就能改变事实不成?按你的说法,洗脱流寇的身份凭空编造谣言,宣称是山膏族勾结流寇洗劫白溪村,被你率领军阵所败。如此一来,是想让白溪村放过你们这些仇人,反而嫁祸给无辜的山膏族?这会给山膏族带来灭族之祸,你可曾问过他们答不答应?”

村寨外站了六个人,灵宝、虎娃、田逍都明确表态不与流寇谈判,白溪虹手握长刀一言未发,但他的父亲白溪英却是想谈判的,场面一时僵持难决。

北溪赶紧上前几步,拦在虎娃与农能之间道:“诸位都不必冲动,事关这么多人以及我们自身的生死存亡,需好好商议。不论将来如何追究流寇的罪责,我们今日都应先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

北溪当然希望白溪村能和流寇谈判,这样既不用死战,他这位来助阵者也不会有什么责任,还能带着比预料中更丰厚的报酬离开。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就听远处传来一声闷雷般的怒吼:“你们这伙罪该万死的家伙,竟然想嫁祸我山膏一族……想给我们带来灭族之祸,那你们就先去死吧!”

这是猪三闲的声音,伴随着话声传来,这一片雪地都在轻轻地颤动。惊恐的流寇们转身向身后的高坡上望去,只见挥舞二齿长钯、盛怒的猪三闲正向他们狂冲而来。猪三闲并没有手足着地,而是挥舞着宝器迈开大步奔行,但同样施展了天赋神通,浑身被一团炽烈的红光包裹。

猪三闲身后还跟着一群猪头人,皆似凶悍的猛兽般手足着地发力狂冲,他们配备着样子乱七八糟、但形制却很统一的武器。凶悍的猪头人发起狠来,能撞断碗口粗的树,长长的獠牙能在地上犁出深沟,可他们这次并没有用血肉之躯去硬冲流寇的刀盾军阵,脑袋上都顶着东西呢。

有的猪头人将一种大型的野鹿头骨像戴帽子一样扣在头顶上,那坚硬的头骨是一种很好的防护,伸出的鹿角便是刺向敌人的撞击武器。虎娃甚至还看见有一名身材特别魁梧、脑袋特别大的猪头人,脑门上顶着一只犀渠兽的头骨,并用皮带固定在肩背上,犀渠兽锋利的独角刺向前方。

这些都是山膏族人历年来在深山中猎取的野兽,他们习惯保留这样的头骨,并经过族中历代修士简单的法力炼制,以使其不朽并更加坚固。猪头人将这些头骨绑在脑门上,低下头往前冲时,既是进攻的武器,也相当于防守的盾牌。

猪三闲这次并没有带太多族人,身后只跟着三十名最为健壮凶悍的猪头人,他们顶着各种各样的野兽头骨冲过来,乍看上去就像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各种白骨怪兽。脑门上顶着那么大的东西,双手着地再低着头,连自己的视线都挡住了,他们就相当于蒙着眼睛在冲。

这是猪头人的战术,他们当然也有自己的办法,冲锋之前先看一眼敌人所在的位置,然后就蛮横地直线冲过去。需要改变方向或者再度寻找敌人时,抬头再看一眼便是,或者听族长猪三闲的号令指挥。

猪三闲有天赋神通护体,根本用不着在头上顶乱七八糟的东西,而且猪头人的听觉和嗅觉都很灵敏,他们能分辨出族长以及那些敌人的脚步声与方位,跟着族长发狠冲就是了。

当流寇在面对村寨的斜坡上居高临下布成战阵时,竟没有察觉远在坡顶的另一侧,猪三闲带着三十名猪头人也悄悄从山林中摸到了附近,就潜伏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方才众高人说的话,都带着十足的中气或伴随着法力,唯恐村寨中的村民们听不清。埋伏在坡顶后的猪头人,当然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谁都没想到的状况。以猪头人的习惯,往年刚一入冬,就会赶着村寨里养的猪、扛着山中所获得的各种猎物,下山和白溪村人交换各种所需的物品,然后就躲回深山整个冬天都不会再露面,更别提冒着大雪下山。

前天猪三闲刚刚带领族人挖走了那么多山薯,并没理会流寇和白溪村之间的战事,就这么满载收获扬长而去,谁都以为他们已回到深山中歇冬,不会再出现了,万没想到此刻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而且还顶着猪头人特有的武器。

不仅是那些流寇反应不及,就连白溪村的村民们也是惊愕万分,只有虎娃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并没有什么意外之色。

三天前的夜里,虎娃用一根长棍将猪三闲抽得满天飞,后来又说服他不要参与流寇攻打白溪村之事,免得招来灭族之祸。猪三闲答应了,虎娃当然很高兴,但虎娃也清楚,不能奢望山膏族为了白溪村与那些凶悍的流寇拼命。

于是虎娃就告诉猪三闲:“你们真正的敌人,其实不是白溪村而是那些流寇。他们鼓动你们冲进村寨去抢粮食,说是帮你们出一口恶气,其实是另有险恶用心。那些流寇的目标是白溪村的宝物,却让你们顶在前面先去送死,事后还可以让你们顶罪。如果你不信,可以在暗中悄悄观望,届时愿不愿意帮忙,由你自己决定。但无论如何,我答应让山膏族人挖走白溪村种在村外的山薯,事后也会将白溪村答谢给我的一件法器送给你。”

猪三闲就留了个心眼,他让族人们先回村寨,自己却在远方高处暗中窥探。流寇与村民的第一场激战,他正带领族人在挖山薯,所以并没有看清楚。但是第二天黎明前的那场突袭,猪三闲看见了,发现流寇果然另有目的。

于是他悄悄回村,带领三十名最精壮的族人又摸下了山。他们在远处的山林间渡过了白溪,兜了个大圈子绕到了这个山坡后面,既是在观望动静,也是要搞清楚那些流寇究竟想干什么?

假如流寇想屠灭白溪村,对山膏族也不是好事。而就猪三闲个人而言,他还等着虎娃送他法器、指点他修炼呢,当然不能让这位小先生出事。这些猪头人恰好听见了流寇想与白溪村谈判,竟打算嫁祸到他们头上,当场就全部被激怒了。

猪三闲不是说完话才冲出来的,他开口的同时,就已经带领族人奔上坡顶猛冲而来。灵宝见状反应很快,随即就号令那些目瞪口呆的村民,命集合在寨墙内的枪阵也全部冲出村寨,从左右两个侧翼向着流寇包抄掩杀而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