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4章、流寇的绝境(下)

翌日日出之后,村民们吃完早饭,十八支枪阵踏着碎雪在村寨中央集合,经历了刀光剑影中生死考验,村民们的气势与数日前相比又有了明显的变化。他们在雪地中腰杆挺得笔直,手握长枪排成整齐的队列,目光坚毅而自信,谁都没有私下交谈。

灵宝跳上祭坛向众人宣告,今日将是与流寇最后的决战,保卫自己的家园、为死去的亲人报仇的时刻即将到来。那些流寇已经快两天没吃东西,死伤惨重只能在雪地里受冻挨饿,白溪村定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斩杀所有的凶徒!

这样的战前动员很有必要,能极大地鼓舞战士们的士气,灵宝最后朝天挥拳大喝一声:“杀!”随即有无数的声音随之喝:“杀——!”

这些声音不仅发自十八支枪阵战士们的口中,也从村寨里每户人家的院落里传来。村民们皆听从灵宝的号令,除了正式作战人员,其他村民呆在院落里没有出来乱跑,但都握紧了手中的竹竿。灵宝训话的声音很大、传遍了整个村寨,所有村民都听见了。

经过了昨天的事,白溪英这位族长在村寨中威信已失,已无法指挥与号令族人了。但大敌当前,村民们还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暂时也没有来得及追究谁,其他的事只能等到决战之后再说。

这段时间一直都是灵宝在组织族人备战、率领族人作战,他如今已成了村民们的主心骨。只要灵宝一声令下,仿佛所有村民都会随之赴汤蹈火。而白溪英之子白溪虹也是指挥枪阵的高手之一,需要在决战中奋勇杀敌,方能扭转他们父子将来在村寨中的处境。

村民们已集结完毕,而村外的流寇也在集结。只要尚能行动与参战者,纷纷手持刀盾走出了屋子,武器上的伪装已经去掉,众人也没有再戴着那奇异的面具。流寇踏雪而来却没有立刻发动进攻,而是在村寨西面那片坡地上居高临下列成军阵。

流寇们已不再伪装,一看便是真正的精锐军阵,在白雪覆盖的茫茫山野间,带着一股苍凉与肃杀之气。原先的四十九名流寇,此刻手持刀盾列阵者还有二十八人。三名首领中老二已死,老大和老三站在队伍的前方。

老三的大腿上有伤,但经过包扎调治已无大碍,只是走起路来尚有些一瘸一拐,身为一名三境高手,他完全可以操控法器作战。

流寇们摆开战阵的地方,就是前天虎娃与猪三闲斗法之处,这是村寨周围唯一适合布阵作战的场所。看这个架势,他们应该已经放弃了劫掠或突袭的打算,要正面硬拼了,显然抢夺宝物已是其次,屠灭村寨才是目前首要的任务。

既然流寇摆开了这样的决战阵式,灵宝指挥起来倒也简单,派出五支枪阵守住另外五处寨墙缺口以防万一,其余的十三支枪阵都布置到了这一侧严阵以待。

可是流寇集结完毕后,并没有展开进攻,其老大离开军阵走向村寨,于十丈外抱拳行礼道:“我是飞虹城的副兵师、兼守城军阵第一队队长农能,于今年入冬后率领军阵例行巡视城廓,到达白溪村附近,恰好遭遇山膏族勾结流寇欲洗劫村寨。我与两位副队长率领军阵与白溪村村民并肩作战,经过两日苦战终于斩灭流寇、打退妖族。如今流寇已灭、妖族已退,当抚恤阵亡战士、安葬死难村民,商议如何将此事上报城廓。北溪先生,白溪英族长,请前来议事!”

农能的话音伴随着法力传出很远,村寨中的每一户居民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很多人感觉有些发懵,不明白他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守护村寨的枪阵战士们看得清楚,这伙人虽然摘了面具、去掉了武器的伪装,但的的确确就是前两天攻击村寨的流寇,怎么又自称是守护城廓的军阵呢?

昨日北溪等人猜出了流寇的身份,但不想动摇村民们的决战斗志,所以并没有把这个消息说出去。而这些流寇倒好,今天干脆不再伪装,自报身份来历,其首领还当众讲了那样一番瞎话。

躲在家里的那些普通村民,并没有看见村寨外的情形,很多人听见这番话都是一阵狂喜,难道是守护城廓的军阵赶到了吗?那么白溪村就有救了!可人们随即又觉得不对劲,那人说军阵与白溪村村民并肩苦战两天,终于斩尽了流寇、赶走了妖族,这显然是在胡说嘛!

这时就看出灵宝操练村民的号令严明了,战士们虽然在心里嘀咕,但布成的枪阵丝毫未乱,更没有人交头接耳。而那些村民虽在家中纷纷议论,却没有人跑出来看热闹,他们还在等待指挥村民的灵宝下令。

农能以前就认识北溪,也曾见过白溪英,他既然不再伪装,打算亮明身份与白溪村谈判,就直接点出了对方两人的名字。村民们可能一时间还不能完全明白这番话的意思,可是北溪与白溪英却反应过来了、知道流寇想干什么。

灵宝下令枪阵仍保持备战状态,他本人随北溪与白溪英也走出了寨墙,身边跟着虎娃与白溪虹,还有拄着一根拐杖的老者田逍。田逍正在养伤,此时尚不能力战,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当然也出来了。

灵宝手持时雨曾用过的长柄斩刀,以刀尖遥指着农能怒斥道:“农能,你身为守护城廓的军阵队长,竟然率领手下战士伪装成流寇,洗劫村寨、屠戮村民,可知何罪?”这番话同样说得很大声,带着十足的中气,整个村寨中所有村民都听见了,大家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皆感到悲愤难抑。

而农能早有准备,朗声答道:“灵宝壮士,我认识你的兄长村宝,你们兄弟俩都是好汉,不应该把性命断送在这里。如果你方才所言是真,做下这种事情的人,当然是死罪,甚至是灭门之罪!”

灵宝:“既知已犯死罪,你们还敢站在这里说话?”

农能突然发出一阵长笑,笑声震得附近树木上的积雪都扑簌簌地掉落,然后才答道:“灵宝壮士,如果你坚持这么说,那么我等众人回到城廓则必死无疑,连家人都会受到牵连。既然明知必死,便只能放手一搏,以在绝境中求活,若能屠灭白溪村中所有知情者,尚有一线生机。诸位白溪村的村民,率领村民作战的诸位高人,你们真的打算将我们逼入这等绝境么?”

这时虎娃开口了,他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同样传出很远,让每一位村民都能听见:“农能,你与你所率领的军阵战士,三年前伪装成流寇做下第一起血案之时,就已经将自己逼上了绝境。这是一条不归路,今日已走到尽头,并非是他人所逼,而是你们自陷绝地,此刻已没什么废话好说了。”

农能又提高音调道:“你们难道真要逼我们拼死屠村吗?可曾想过,假如事情真的到了那一步,白溪村又将付出怎样的代价?不给我们一条活路,我们也不会给白溪村活路!”

北溪适时开口道:“农能大人,你既然已亮明身份,应该就是想与我等谈判。明人不说暗话,事已至此,除了拼死决战,我们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这位四境修士昨日就已萌生退意,想鼓动虎娃与他一起趁夜逃离,带着新到手的法器与珍贵的灵药。可是虎娃告诉他,当时根本走不了,又劝慰了他一番,北溪这才稍感安心留了下来。

天亮后流寇们在村寨西边摆开决战的阵式时,北溪也有机会从另一个方向逃走,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终究不好就这么转身离去。北溪毕竟是城廓中有名有姓、受人尊敬的一位修士,如果他这么干了,将来消息传回城廓,他也很难再抬起头来。

北溪方才还在想,今日就将展开最终的决战,对方肯定会将他当作首要的斩杀目标,混战时要全力自保,实在不行便择机回避。

可是农能一开口,北溪就明白对方的打算了。看来小先生说的对,这伙流寇已陷入了绝境,所以不得不与村民谈判求和,北溪心中不禁暗松了一口气,假如能够不必冒险拼命,当然是再好不过,他可绝不希望自己也遭遇云溪那样的下场。

农能一听就知北溪话中有话,对方的斗志已经动摇,他赶紧高声答道:“有,我们当然都有选择,不必再赔上那么多条性命。我所率领的所有战士与全体白溪村村民一起立誓,就按我刚才所说的那样上报城廓,此地将不会再有人伤亡。”

灵宝大声怒斥道:“这等无耻之言,亏你也能说得出口!白溪村无辜,是你等前来洗劫杀戮,时雨、云溪两位仗义相助者阵亡,村民们也死了四十多人。如今你攻打村寨未能得手,身份已暴露,在大雪中陷入绝境,居然还想求白溪村饶你们的性命?你们屠戮村民却求村民饶命,以死战为要挟,难道我们还怕了不成?这世上有远比生死更重要之事!已阵亡的时雨、云溪又是为了什么?三年前、两年前、包括这两日死在你们刀下的无辜者,又有谁来偿命?真想求饶,就自缚下跪,让白溪村绑至城廓中请罪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