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4章、流寇的绝境(上)

云溪之死给了北溪很大的震撼,按他先前所说的话,确实也可以走了。那伙流寇身份暴露后,除了杀人灭口已没有别的选择,否则回到城廓也是死路一条。下一战,是所有人必须拼命的决战,北溪不想再参与。

虎娃看了门口的盘瓠一眼,这条狗刚刚又出去溜达了一圈,叹息一声反问道:“北溪先生的顾虑,我完全能明白。您若此时想走,我也没有道理强留,可是您认为自己还能走得了吗?那伙流寇今天没有住在白溪对岸,而是住进了寨墙外的空屋里。”

流寇今日撤退之后,并没有回到白溪对岸集结。既然白溪村的村民没有越过寨墙追击,他们便都从容地转移到了寨墙外那些空置的房屋中。流寇这么做目的已经很明显了,就是不想让村寨中的任何人有机会趁夜逃走。

白溪村靠近寨墙外的那一圈房屋已全部拆除,但更远处还有不少村民的居所,此刻已被流寇占据。无论是谁,只要一走出村寨,就会立刻被发现并遭到截杀。流寇的首领显然已经意识到他们的身份可能已暴露,就绝不会再留下活口,只有屠灭白溪村。

如果说流寇一开始是冲着村寨中埋藏的那些宝物来的,那么此刻就算抢不到宝物,也无法收手了,假如消息传回城廓,他们全部犯了死罪、甚至是灭门之罪。北溪现在才想走,已经晚了,流寇已经做好了拼死的布置,他一个人能走得掉吗?

北溪显然听懂了虎娃的意思,在黑暗中双肩不禁微微发颤。虎娃又说道:“您也不必太过担忧,耗不起时间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们,必须主动进攻、发起决战的也是他们。那伙流寇伤亡近半,我们依托村寨既然能打退他们两次,也能赢得最后一战。”

北溪颤声道:“小先生,您应该知道精锐军阵和普通村民的区别。依托寨墙、有高手助阵,白溪村还能守得住,可一旦我们顶不住,村民们就会一败涂地,胜负变化只在瞬息之间。流寇想获胜,必须先对付你我。”

虎娃又安慰他道:“军阵的厉害我当然清楚,但他们也是人,连番激战又饿了这么久,就算想拼命,哪还有原先的战力?而寨墙内的村民们伤亡虽重,可是实力却没有真正受损。”

北溪惊讶道:“他们饿了很久?”

虎娃:“那是当然,他们根本没想到会和白溪村耗这么久,随身能带一顿饭的干粮就不错了。而在村寨周围,能找得着粮食喂饱这么多人吗?”

虎娃说对了,那些流寇真的饿了一整天了。每年春夏秋冬四季,城廓都会派出一支军阵例行巡视全境连接各个村寨的道路,这是一种保境安民的象征。今年入冬后的例巡,正好轮到农能所率领的第一队负责,洗劫白溪村是早就计划好的事情。

军阵在例巡途中走到无人之处,突然进入荒野换了装束,穿插到白溪村附近,打算突袭得手后便快速返回,再恢复面目继续巡视城廓,便谁也发现不了破绽。他们计划中的行动时间很短,连长兵器和弓箭都没带,怎么可能背着很多干粮,随身顶多只有一顿之食。

白溪村的村民,早就将各家储存的粮食都搬到了寨墙内,村外唯一能吃的东西,就是西面山坡上种的那些山薯。可是山薯已经都被猪头人挖走了,村民留下的空屋虽多,里面却找不到吃的。

白溪村周围并无什么大型野生动物出没,想打猎都找不到太多猎物,况且他们没带弓箭,也很难以刀盾打猎,就算运气好能在附近抓到几只兔子之类的小兽,又哪够那么多人填饱肚子?

流寇原本可以撤走,但此刻却无路可退,只能守在村寨外面,争取在尽量短的时间内决战而胜。因为只要他们一走,就无法防止白溪村将消息散布出去,至少像北溪和虎娃这样的高手,很快就能赶到别的村寨或城廓里报信。

当虎娃点明了流寇的处境后,北溪终于安心了不少,他赞道:“小先生妙算,您早知道流寇并没有带足干粮,所以让那些猪头人挖走了村寨外的山薯,让他们只能饿肚子。”

虎娃苦笑道:“早先我并不知流寇的身份,哪能想到这么多。让山膏族人挖走山薯,只是白溪村对他们的赔偿,好劝他们不要协同流寇攻打村寨。而现在回头看,幸亏这么做了!”

两人正在说话间,屋外的院中突然有雪花飘落。这是今年入冬后此地的第一场雪,竟然下得很大,纷纷扬扬的飞雪很快就将村寨与山野都染上了一层白色。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也将流寇逼入了绝境。

流寇有屋子住,也可以在屋中生火御寒,但他们没有东西吃,而且想撤走已不可能,因为大雪会清晰地暴露行迹。北溪站起身来道:“流寇是昨天中午之前到的,如果他们只带了一顿饭的干粮,绝对不可能再等多长时间,最迟明日天亮后就会发起决战,我要赶紧通知灵宝。”

……

村寨东南方,一座很宽敞的院落中,屋里燃着熊熊火堆,火堆上用树枝插了一只剥了皮的兔子正烤得滋滋冒油。但屋里却没有别人,只有流寇的老大和老三这两位首领。

老三昨天受了伤,大腿被时雨的斩刀插了一记,伤得虽不重但也有些行动不便,所以并没有参加今天拂晓的突袭,随同老大前去的老二却丢了性命。

只听老大说道:“这附近没什么猎物,村民们把粮食也都转移了,兄弟们只抓了几只兔子回来。你身上有伤不能饿着,决战在即,还是赶紧吃饱东西吧。”

老三却摇头道:“大人,您才是决战中的主力,不能饿着肚子。”此刻没有外人,而且流寇的心态显然已经发生了变化,并不在乎暴露不暴露身份了,老三又称呼老大为“大人”。

老大摆手道:“我是四境修士,修炼中可辟谷不食。”

老三:“辟谷只是一种修炼,并不适合如此剧烈的斗法消耗,您还是需要吃东西的……照说这些食物应该给伤员吃,但决战在即,只能让那些没有受伤的精锐先吃点东西了。”

老大此时已没有戴着面具,面目赫然就是飞虹城第一队军阵的队长农能,他脸色阴郁道:“如今我们已经陷入绝境,必须屠灭白溪村。可就算不留下一个活口,回去之后又如何解释在例巡途中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还出现了这么大的伤亡?”

就算他们能杀人灭口,这件事也是交待不过去的,本来只是每季象征性的巡视城廓,这样一支精锐的军阵,除非遭遇极为强大的敌人激战,否则不可能出现这种伤亡。这伙流寇的前两次作案都很顺利,第二次虽遇到些麻烦却没有伤亡,但这一次无论如何是掩饰不住了。

老三说道:“如今之计,兄弟们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嫁祸给那些猪头人,对外宣布妖族勾结流寇血洗白溪村,恰好被我们在例巡途中发现并展开激战。届时就算那些猪头人想解释也解释不清,城主也只会信我们不会信妖族。”

农能点头道:“这的确是我们唯一的活命机会,而且那些妖族昨日也来到村寨袭扰,抢走了很多山薯,他们是脱不了干系的。我在激战中看见了北溪和灵宝,至于我们的身份,他们应该已能猜到。但那些猪头人却不可能清楚,他们只能替所谓的流寇来顶罪了。”

老三又皱眉道:“将事情栽给妖族头上是唯一的选择,可是我们两番激战伤亡近半,兄弟们也都饿着肚子。白溪村的村民显然经过了操练,而且还有高手坐镇,就算拼上性命屠灭整个村寨,恐怕我们自己也活不下来几个人。”

农能:“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你一向最有主意,难道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

老三咬牙道:“有,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就是和白溪村谈判。”

农能诧异道:“如今已是你死我活的局面,他们还肯跟我们谈判?而且白溪村也不能再留下活口,否则消息传出去,兄弟们一样没有活路。”

老三:“怎么不可以谈呢?我们可以亮明身份把话说清,如今已经被逼到必须拼死屠灭村寨的绝境,假如那样做,对谁都不是好事。我们可以放过白溪村,但须村寨中的高手以及全体村民立誓,就按照我们刚才的说法上报城廓。只要他们这么做了,便是同罪,再想改口也晚了,而你我还有足够的时间应对。”

农能:“如此说来,我们还算为城廓立了大功,伤亡的兄弟们也能得到抚恤。但白溪村能答应吗?”

老三:“他们答不答应,我们总得试试。他们目前的伤亡虽重,但还没有损及村寨的根本,假如逼得我们非得拼死决战,那也是不可承受的代价。只要能让我们撤退、又能保自己活命,未尝没有答应的可能。何况谈判还能起到一个作用,就是打消那些村民的斗志,既然看见了活命的机会,谁又一定要去拼命呢?但这么做只有一个后患,就是将来有人口风不严,将实情泄露出去。”

农能沉吟道:“将来的事只能将来再说,我们得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如果白溪村答应了,就算有村民将来改口也不足取信,毕竟话是他们先说出去的,怎能反口污蔑守护城廓的军阵呢?而且此事之后,你我也不要再在飞虹城久留了,收拾东西找机会赶紧离开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