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3章、白溪村的内讧(下)

还没等灵宝与虎娃等人说话,立刻就有村民反驳道:“我们就是在保护村寨与族人,族长当然亦是族人,如果连族长家都保不住,还有谁家能保得住?说出这种话来,假如下一次有人来抢你们家的东西、杀你们家的人,族人们难道也该置之不理,就把你们家的人和东西交出去吗?”

其实这番道理,老者田逍早就说过。虽然田逍已猜到流寇洗劫村寨的目的,但他仍然决定组织村民奋起抵抗。保护好每一户族人,才能谈得上守护整个村寨,况且先前流寇勾结山膏族前来抢粮食,针对的可是全体族人。

虎娃认为田逍的决定是正确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白溪英所做的某些事情也是应该的。白溪英肯将祖上所传下的器物拿出来请高手助阵,当然很明智,另有祖传的珍贵器物埋藏,他不想说出来也无可厚非。

可是流寇竟有如此来历,村寨中已经死伤了这么多人,而流寇已经找到了准确的地方,守护村寨的高手们也都提出了疑问,白溪英此时还不说实话,那就太不应该了!这仓房的地面被挖开时,白溪英还在那里竭力掩饰,但最后这间密室还是暴露在众人眼前。

或者白溪英刚才说的根本就不是实话,他只是知道这里埋藏着宝物,却不想被其他族人知晓,等将来时机成熟再悄悄取出,都归他的儿子白溪虹所有。

北溪一直就站在地窖里没上来,左手持玉瓶右手持佩剑,面色阴沉道:“白溪英族长,就连流寇都知道了此处有秘藏,你还想瞒着我们吗?……这里有三件中品法器,我与小先生、灵宝壮士正好一人一件。”

白溪虹怒道:“北溪先生,您可是城廓中有名有姓的修士,竟伙同他人打开密室欲取走我家祖传之物。我若不愿,难道您还想强抢不成?此等行径与那些流寇又有何异!”

北溪的情绪很有些不对劲,当获知那些流寇真正的身份后,他一度很惊恐,此刻又显得很激动与愤怒。他冷笑着答道:“白溪英族长可是亲口说过,以一件法器加两件宝器答谢,家藏的宝物可以由我们挑选。”

他取出袖中那把青玉短剑扔在地上,又厉声道:“我说话算数,只取一件法器,这支剑就还给你们,我要这里的佩剑。云溪已经阵亡,我再取走这瓶碧针丹与小先生分享,就算抵偿另外的宝器,又有何不可?……灵宝壮士、小先生,你们认为呢?”

白溪英父子的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一时说不出话来,这里有三件中品法器,灵宝、虎娃、北溪正可各取一件。今日一战,虎娃已展现了四境修为,且其神通法力尤在北溪之上,他和北溪若想将这瓶碧针丹给分了,恐怕谁也阻止不了。

灵宝不说话,却只看着虎娃。虎娃不紧不慢地开口道:“白溪英族长,我方才打开密室之前,有人曾说这下面没有东西,就算有东西也是薇薇家的地方,而你们也并不知情。我特意问是否如此,你们皆答是这样的。此刻我与北溪先生已打开了这间密室,依你们自己所言,这不是你们家的东西,就算宝物有主,那也是薇薇家所有。而薇薇姑娘从未承诺过什么,我们也不可强取。”

虎娃刚才问得很清楚,众人也听得清楚,既然如此,等到发现了宝物,白溪英父子怎么就能当众改口呢?既然前面说的话可以不算数,那么后来说的话也同样不可信。

既然是从薇薇家院子里挖出来的,那就是薇薇家的东西。白溪英父子却宣称是祖上留给自己家的宝物,那也不能空口说白话,得拿出证据来才行!更何况在打开密室之前,白溪英父子已声明毫不知情,并坚称此地无物,那么再挖出东西也就与他们无关了。

灵宝立刻大声附和道:“小先生说的对,这些当然是薇薇姑娘家的东西。如今该怎么办,只能由薇薇说了算!”

就算白溪英刚才说的那番话是真的,灵宝此刻也是深恨这一对父子。这么珍贵的东西埋在别人家后院,事先却没有提醒任何人。流寇就是为此而来,那些无辜的妇人包括薇薇的娘都因此而送命,白溪英父子也绝对要给个交待。

假如灵宝事先知情,也绝对不会这么安排,说不定众高手就会住在薇薇家里,并派重兵守护警戒,而将那些女子安排到别处去。最可恶的是,村中都已经伤亡了这么多人,白溪英父子到最后还想掩饰,那么虎娃说出这番道理来,灵宝当然赞同。

白溪虹则大声抗议道:“怎可如此!薇薇家的祖上怎么可能留下这些东西?”

北溪冷笑道:“白溪虹,你又不是薇薇家的祖上,怎知人家不会留下这些东西?明明坚称此地无物,等打开密室看见宝物,却改口宣称是自己祖上所留,这等空口强占的行径,比流寇更加过分!……薇薇姑娘,你不必害怕,这些东西如何处置,就由你说了算。”

薇薇在发抖,紧紧抱着灵宝的一只胳膊不敢说话。灵宝低下头悄悄耳语了几句,这位姑娘才弱弱地说道:“我从来不知家中埋藏了这些宝物,它们一直就等于没有。就算器物再珍贵,又能换回我娘的命吗?若不是小先生恰好路过白溪村,获知有流寇与妖族将来洗劫,又请来灵宝壮士和这么多高人相助,白溪村早就遭逢大难。两次打退流寇,也都是小先生出力最多,无论是我家还是白溪村都应全力报答。这些东西该怎么办,就由小先生做主吧!”

这些显然是灵宝教她说的话,北溪也立即赞同道:“对,我也支持由小先生说了算!”

这里有三件法器和一瓶灵药,北溪显然不可能独占,而且他已清楚虎娃的修为恐在自己之上,对这位来历不凡的少年早有结交之心。现成的好处让虎娃先挑,而自己也不会吃亏,说话的同时,北溪还用狼一般凶悍的目光扫了白溪英父子一眼。

虎娃叹了一口气道:“流寇今天就是冲这些东西来的,此刻强敌未去,我们又何必为此自起纷争?既然要我做主,我就暂且处置吧。与人斗法当然有好的法器更佳,北溪先生,您是四境修士,先取一件法器使用,也算是白溪村给您的报酬,是薇薇姑娘为整个村寨的付出。至于其余器物,倒不必急于分派,等战胜强敌之后再说。但此处密室已经暴露,又离寨墙这么近,就不适合再将东西留在这里,暂时带回我们休息的仓房中保管吧。”说完这番话,虎娃没有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并没有亲手碰密室里的东西。

这些法器虽然珍贵,但虎娃本人未必能看得上;至于那碧针丹应该比法器更珍贵,但是说实话,就算整瓶加在一起,也未必比得上虎娃白送给田逍服用的那枚龙脂泪珀。既然打开密室发现了宝物,如今首先就要物尽其用,等打退流寇之后再说别的。

这天晚饭后,白溪英父子并没有继续呆在田逍家的仓房中;灵宝也不在,这位壮士估计还在安慰薇薇姑娘。仓房里只有北溪与虎娃默然而坐,门口还蹲着一条狗。

虎娃心无杂念,于定坐中调息涵养,却能感应到北溪的气息杂乱、心神不宁。等到天黑之后,虎娃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北溪先生,如今恶战在即,接下来的一战恐怕就要决定最终的胜负。您最好收摄形神安心涵养,尽量恢复到最佳的状态。”

北溪却突然开口道:“小先生,事已至此,您难道还要为他们去拼命吗?我知道您出身高贵、来历不凡,就更没有必要再冒这个险了。我是在城廓中长大的,知道军阵的厉害,此刻那些流寇恐怕已经想到身份会暴露,他们除了杀人灭口已无退路,真的要是拼死决战,结果难测啊!”

虎娃:“北溪先生如此说,难道是另有打算?”

北溪施法拢住声息道:“我并非言而无信之人,答应来助阵当然会尽力,如今已两番出手,就连云溪也不幸阵亡,再斗下去,恐怕自身性命难保。我们早就有言在先,会尽力助白溪村对付流寇,可危及性命之时也自会回避。如今已知那些人并非普通流寇,而是精锐军阵所装扮,你我再出现于战阵,必然是对方首先斩杀的目标。要说尽力已经尽力,而且情况与约定的不同,你我应该趁夜离去。我们也不多拿报酬,各携一件中品法器。至于那瓶丹药,就当成宝器的补偿吧,由您先取,随便给我留几枚便可。”

这位四境修士已经被吓着了,此刻萌生退意,竟想趁夜逃离。他和云溪刚来到白溪村时就声明,只会出力但不会拼命,危及性命之时自会回避。但在激战之时,就算不想拼命也未必能保得住命,云溪一时疏忽,今日便已阵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