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3章、白溪村的内讧(上)

说完话,北溪手持法器迈步出了屋子,灵宝与虎娃对视一眼也跟了出去,其实他们都有同样的疑惑——流寇不可能犯那么愚蠢的错误、居然还会找错院落。

他们早已猜到流寇的来意,白溪英也带他们去了自家后院的密室、展示了所收藏的法宝,可如今看来流寇另有目的。他们虽愿意相助白溪村作战,但是谁也不愿意这么不明不白地去拼命。

薇薇家的后院中,那间仓房的废墟已被清理出来,露出了夯实的地面,方才的盾牌和长刀就是从这里找到的。北溪又问白溪英道:“你确定,这下面没有埋着东西?”

白溪英答道:“这下面能有什么东西?……薇薇,这是你家的仓房,你们家在下面埋东西了吗?”

薇薇紧紧地抱着灵宝的一只胳膊,带着泣声道:“我不知道,娘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已经不在了,你们让我问谁去……”说着说着,她又低着头垂泪不止。

北溪又用征求的目光看向虎娃,虎娃倒也干脆,伸手一指地面道:“挖!”

村民们经过这段时间的操练,又经历了两次大战的锻炼,如今听号令动手已十分熟练,随即操家伙就开始挖地。屋内的地面是夯实的熟土,向下挖了一尺多深,出现了不少碎石块,情形与族长家后院的仓房不太一样,下面好像真的什么都没有。

但虎娃一直没说停下,所以村民们还是继续在挖,一直挖到两尺多深,地下露出了一整片岩层。已经没法再挖了,村民们终于停手,纷纷爬了上来。此处留下了一个大坑,土层下已露出天然的岩层,一看就没什么问题。

白溪英仿佛是松了一口气,又说道:“我早说了嘛,这下面什么都没有!”

盘瓠挤在人群中,绕着这大坑溜达了一圈,不停地吸着鼻子,然后抬头看着虎娃,晃了晃尾巴。虎娃也看着白溪英问道:“你确定,这下面没有东西了?”

白溪虹插话道:“这不是已经挖开了吗?当然没什么东西!”

旁边也有村民说道:“这又不是族长家的院子,就算下面埋着东西,那也是薇薇家的……现在挖开了,真的什么都没有啊!”

虎娃倒也能沉得住气,又很郑重地问白溪英父子道:“是这样的吗?”

白溪英和白溪虹皆点头答道:“当然如此,你们不是都看见了吗?……大敌当前,我们要全力备战,何必在这里浪费功夫呢,赶紧去吃饭休息吧。”

虎娃叹了口气,仿佛是放弃了,村民们见折腾了一场却白费功夫,也都走开了。虎娃却与北溪对望一眼,两人同时轻喝一声突然伸手指向坑底。一块丈许方圆的巨石板竟缓缓升起,被两人合力挪到了坑旁的地面上。

这块巨石板打造得非常巧妙而有欺骗性,上方保留了自然的原貌、并没有经过雕凿加工,埋在地下就和天然的岩层一样,而且所处的位置很深。

就算有人在此地挖坑,挖到这个位置也就不会往下挖了,而且这块巨石板有丈许宽窄、半尺多厚,质地非常坚硬,以普通的人力根本无法撼动。

石板下方是凿平的,它恰好是一间密室的屋顶。这间密室其实就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地窖,其空间不大,只有丈许方圆、五尺多高,现在其顶部被整体掀开了,露出了里面的东西。密室中的陈设很简单,中央有一个石台,旁边三个木架上放着三件器物。

首先是一把剑,并非战士在战场所使用的那种长而厚的利剑,它显得轻盈华贵,像是地位高贵的大人们平时装饰用的佩剑。木架上只有剑却没有鞘,而这柄剑好像并没有开刃。

其次是一根长鞭,盘成一圈挂在一个木架上,不知用何种材质的东西编成,鞭身约有拇指粗细,带着蛇皮般的色彩纹路。

第三件器物是一根长长的兽骨,顶端横向融炼了一根锋利的兽牙。它看上去像一把镰刀,又像一柄锄头,如果是法器的话,形制应是长柄飞镰。

除此之外,密室中央的石台上还放着一个青色的玉瓶,此瓶只有巴掌大小,还带着同样质地的青玉塞子。

刚刚散去的村民们又都围了过来,发现这间密室又看见密室内的东西,发出一片惊呼之声。北溪已经纵身跳了下去,抓起那根长鞭一抖,向着半空抽击而去,竟幻化出好几道如飞蛇般的幻影。

此物竟然是一件中品法器,北溪随即又试了试那佩剑和飞镰,皆是珍贵难得的中品法器。而那些木架都已有些糟朽,被北溪不小心碰倒了一个,随即就摔散架了。北溪又将法器都放在了石台上,顺手抓起了那个玉瓶,从里面倒出一枚东西托在手心。

这是一枚丹药,呈椭圆形,比拇指肚稍小。玉瓶的塞子一打开,虎娃站在坑边就能闻到一阵似春天草木般的清香。北溪随即以法力激发感应,它是丹药并非法器,但也有相应的变化,竟散发出碧绿的光芒。

此光芒并非均匀朦胧的一团,伴随着奇异的光影折射现象,似是向周围刺出一根根碧色的长针。北溪有些失态地叫道:“碧针丹,这是碧针丹!无论是四境还是五境修士皆可服用,可辅助每一转的突破,这里有十几枚呢!”

周围村民并非修士,不太懂这句话的含义,虎娃好像也没有太大反应,但灵宝与白溪虹脸色瞬间都变了好几变。

白溪英叫道:“北溪先生,请您赶紧放下。那是先祖留给我家虹儿的东西,也是白溪家重新发达的希望。先祖有遗言,此处要等到虹儿突破四境之后方能开启。”

无奈之下,白溪英不得不当众又道出一段隐情。白溪英的祖父在飞虹城做了近六十年的城主,亦拥有五境九转圆满修为多年,怎么可能只留下先前那间密室里的那么点东西?

白溪英当初打开后院仓房下的密室,让北溪等人挑选法宝,答应得也未免太痛快了,因为最珍贵的东西根本不在那里。那么白溪家祖上所传最珍贵的宝物,怎么会埋在薇薇家的后院仓房下面呢?

薇薇家如今虽然只剩下了母女俩,但在多年之前曾祖那一辈,人丁还是很兴旺的,在白溪村中也算是颇有势力,她的曾祖父跟随老城主去了飞虹城。

老城主年轻时酷爱钻研炼器与炼药之道,薇薇的曾祖父便是在他身边伺候炉火的童子、老城主最信任的心腹亲信。这位“童子”当年也有二境修为,可惜并没有更进一步,后来年纪大了,便回乡养老。

老城主干脆就把这所房子送给他居住,同时也埋藏了一个秘密。老城主终生没有突破六境修为,儿孙中也没有什么出色的人才,所以他希望后辈中将来能再出一位高手,弥补自己此生的遗憾。

碧针丹这种灵药,老城主本人也曾想炼制,但是并没有成功,留在这里的一瓶,是他从别处得来的。碧针丹无论是四境还是五境修为皆可服用,据说此丹的灵效辅以修炼,可助突破下一转更容易成功。

另外三件中品法器,皆不是老城主亲手炼制,是他在几十年的城主生涯中,利用地位权势以及所结交的关系得到的,十分珍爱便留与后人。但这处秘藏,老城主曾有遗言不可轻易开启,只有后人突破四境修为才可取出里面的东西,否则不仅用不上,而且很难保得住。

老城主的遗言交代得很详细,后人若能突破四境,则取出碧针丹服用以帮助修炼,选择一件中品法器随身自用。至于另外两件中品法器——可以拿去送人!

要想得到更高明的指点,得授更高境界的秘传法决,往往须拜在那些传承大派的门下,譬如巴原上如今被众修士视为修炼圣地的赤望丘。得到大派高人的指点,当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就算能拜入门下,往往也不会受到重点栽培。

想得到尊长的重视、与同门搞好关系,送礼结交往往很重要。恐怕只有中品以上的法器,才能入门中尊长的法眼。老城主为后代子孙留下了自用的法器与灵药,也留下了拜山门的礼物。

至于另一间密室里的下品法器与宝器,既是老城主留下的家底,也是后辈修为不高时所使用的法宝,还可用于同门之间、与世间其他修士之间的往来答谢。

有另一间密室和那些东西在,也是对此处秘藏的一种掩护。可惜多年前的事情虽然隐秘,但那伙流寇同样来历不凡,不知在何处竟然听说了这个消息。所以今日的突袭,流寇没有冲进白溪英家,反而进了薇薇家的后院。

白溪英苦着脸带着哭腔说出了这番话,他人亦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是给了这间密室以及那些东西的存在一个看似合理的解释。有村民惊叫道:“原来流寇是冲这些东西来的,早知如此,给他们就是了!我们又何必为了族长家的东西伤亡这么多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