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2章、瞬息之变(下)

死去的流寇虽难以辨认面目,但毕竟留下了尸身,他们的外衣下穿着皮甲,护住了前胸与腹部的要害,这几副皮甲也被解了下来送到了仓房中让众高人过目。薇薇家后院的那间仓房已坍塌,村民们正在清理,很快又送来了五面完整的盾牌和几柄长刀。

流寇所使用的盾牌上都蒙着兽皮,长刀的刀柄和刀鞘上都缠着麻布,看不出原先的样子,但此刻却可以拆掉伪装仔细辨认。北溪的脸色变了,在仓房里喊道:“灵宝壮士,你快来看看!……这是什么人使用的武器,你可觉得眼熟?”

灵宝闻言走进了屋子,当即变色道:“这是飞虹城的军阵统一配备的军械!”

北溪的声音不禁有些发颤:“那么,那些流寇……”

灵宝:“他们是飞虹城中守护城廓的军阵,这样的军阵飞虹城中有六支,每支满编四十九名战士,有一名队长和两名副队长统辖,我哥哥村宝就是第三队的队长……天呐!我早该想到的,第一眼看见流寇的时候就该认出来,只是根本不敢这么想。”

冷汗顺着北溪的额角流了下来,这位四境修士的眼中竟充满了惊惧,终于确认了流寇的身份,但这对于白溪村而言绝不是什么好消息。昨天是一场遭遇战,流寇撤退时很有组织,并没有留下一具尸体,激战之后众人主要是讨论战况并抓紧时间休息,并没有多想流寇的身份问题。

其实就算他们看出了一点端倪,也绝对不敢设想这样令人震惊的事实。可是今日再战之后,事实已摆在了眼前。

北溪是听说了白溪村提供的优厚报酬才来助阵的,他是一名四境修士,平常自恃甚高,自以为对付一伙流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没想到流寇如此凶悍,更没想到白溪村的对手竟是飞虹城中一支整编的军阵,瞬间就被一股深深的寒意笼罩。

北溪刚才分明已得出判断,却一直不敢相信事实,直到灵宝开口说出来,才不得不确认。他本以为自己是白溪村中修为最高的人,此刻却成了最惊慌的人,因为他很清楚接受长年操练的精锐战阵有多么可怕,白溪村能两次打退流寇,恐怕都有偶然的幸运成分。

虎娃也很惊讶,但他并不惊慌,无论对手是谁,都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他皱眉问道:“灵宝壮士,你的兄长是飞虹城中的军阵队长,难道他也是一名四境修士吗?”

灵宝摇头道:“不,我大哥只是一名修成了武丁功的战士。”

虎娃不解道:“可是这伙流寇的首领是一名四境高手,另外两个头目也是三境高手,据你所知,飞虹城中有这样一支军阵吗?”

灵宝咬牙道:“我已经猜到他们是谁了,就是飞虹城中守卫城廓的第一队军阵,队长叫农能,同时也是飞虹城的副兵师,两名副队长都是与他结拜的异氏兄弟,也都是三境修士,是飞虹城中最强大、最精锐的一支军阵……”

灵宝的大哥村宝只是一名修成了武丁功的战士,却是飞虹城军阵的第三队队长。但在飞虹城的第一队军阵中,至少有十人实力不弱于村宝,其队长更是一名四境修士。在军队中的地位,个人战力因素当然很重要,但也不是绝对的。

村宝曾经为国戍边,擒获过邻国的奸细,并在暗中发生的冲突中立下过军功,受到过相室国的嘉奖,因此才得以担任飞虹城的军阵队长,而他本人亦修成了武丁功,实力应该也可以了。

飞虹城的常备军阵共有六支,第一队军阵是最为精锐的力量。其队长农能与北溪其实也是旧识,他也是一名散修出身,直到快四十岁才突破三境,三年前突破了四境,如今已有四十五岁。

一名四境修士,仅仅在城廓中做一支军阵的队长,看上去好像有点屈才了,很多有这等修为的高人,恐怕也不会愿意担任这样的职务。但农能的情况有些特殊,他出身在一个很偏远的小村寨,其家族并无什么背景势力,只是有幸突破初境得以修炼。

他的资质一般,虽然也与别的修士有过不少交流,但从未引起过大派高人的重视,更别提刻意栽培了,直到快四十岁才突破三境。每位修士所擅长是不一样的,世上的神通法术有无穷无尽的变化,但并非每个人都可以自如地掌握这些手段。

农能最擅长的就是与人相斗,至于其他方面所知、所学甚少,也没有哪位高人刻意指点过他。所以他拥有三境修为后,潜心修炼的也只是御物相斗之功,除了在军阵中格击,并无其他所长,至于炼器炼药之类功夫,几乎完全不会。

这样一名修士又能去做什么呢?哪怕成为共工,能帮城廓干的也只是力气活,成为军阵中的队长,恐怕已是他出人头地的最佳方式了。三年前农能突破了四境修为,当然也很受城廓的重视,提拔他兼任了副兵师,但这位高人所擅长的也只是御器斗法。

农能在城廓中结交了两名散修好友,这两人比他小十来岁,但情况都差不多,他便邀请他们一起加入军阵、成为自己的副手,就是这伙流寇的老二和老三。他们所率领的这支军阵毫无疑问是飞虹城中战斗力最强大的,据灵宝所知,练成开山劲的战士就有二十多人,其中修成武丁功的也有十人左右。

至于飞虹城的另外五支军阵,虽不如第一队军阵这般强悍,但实力也不会相差太远,只是找不出三位这么强大的首领组合来。

当年山爷集合路村和花海村的精壮男子操练军阵,约有五十人练成了开山劲,其中十余人修成了武丁功。还有另外两百人则编成了两支普通的军阵。这二百五十多人在中央谷地中摆开,将国君使者西岭大人吓了一跳。而西岭认为,巴原上一般的城廓,平常的守备力量也不过如此。

若是高城的守备军阵,战斗力未必一定能比得上山爷在蛮荒中所训练的军阵。可是毗邻高城的飞虹城情况却不同,飞虹城这六支军阵摆出来,一般的城廓是很难匹敌的。原因很简单,飞虹城是相室国境内最大的一座城廓,它直接统辖的地域与人口仅次于国都。

飞虹城的地域是高城的三倍多,人口也接近于高城的三倍。它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城廓中没有哪一支氏族或家族势力占了主导性的优势。这就与高城这样的城廓不同,比如高城氏就是高城一带最重要的氏族部落,城主通常都出自这一支族人。

由于飞虹城地域广大,所辖人口多,反而使得没有哪一支氏族或家族势力能占据绝对优势,所以城主往往都是由国君直接任命的,城中官员有许多甚至来自别的城廓。比如村宝,就是直接被派到飞虹城来做守备军的队长。

灵宝解释了一番,虎娃才明白了为何飞虹城会有这样一支军阵、白溪村又面对了怎样一伙敌人?

虎娃仍然皱着眉头问道:“如今我们不仅知道了流寇的身份来历,灵宝壮士甚至连人都猜出来了。也难怪他们会蒙着面,假如消息泄露出去,他们都会没命的。可是这伙人的特征也太明显了,我们只看到他们留下的军械,就不难猜出他们是谁。今天撤退时,他们又何必毁掉同伙的面目?”

族长白溪英叹息道:“这就是军阵中的号令,队长早就下达过号令、不得暴露面目,他们自然就会这么做,而且来此之前,他们也没想到会暴露身份。而如今就算我们猜到了,但毕竟只是猜测,仍是死无对证之事……”

灵宝打断他的话道:“我不管那流寇是谁,可是白溪族长能否告诉我,他们今天为什么会冲进薇薇家里?高手激战之时,有五个人进了后院的仓房,将里面的杂物都扔了出来,他们又在做什么?流寇当初是冲什么来的,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就算要突袭,也应该是冲进你家才对!”

白溪英有些慌乱地答道:“可能是他们搞错了吧,薇薇家离我家最近,院落的样子又差不多。”

“住嘴!”一旁的北溪突然发出一声厉喝,神情显得很激动,大声说道,“白溪英,我们为你而战,可我不愿意死得不明不白,你一定有事瞒着我们。农能那样的人,精心策划了那么久,动手的时候难道连地方都会找错吗?骗三岁小孩去吧!快说,那里究竟有什么?”

白溪英连忙摇头道:“北溪先生,那里真的没什么,不信你去看看就知道。我想流寇可能只是冲进村寨找高手决战,也有可能是真的找错了地方。”

北溪站起身道:“让我去看看?你以为这么说了,我就不会去看了吗?……小先生,灵宝壮士,我们走!掘地三尺,也要将问题查清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