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2章、瞬息之变(上)

流寇们听到命令,纷纷挥出刀芒纵身跳下屋顶,再一跃身就已经上了院后低的寨墙。他们撤退前四处劈出的刀芒不仅是一种掩护,而且斩向了前院、后院中同伴留下的尸身。

虎娃等人当然不会为已经死去的流寇抵挡其同伙的进攻,而且也没反应过来。前院的流寇老二以及后院的另外两具流寇尸身,皆被刀芒斩中了头部或脸部,一片血肉模糊难以辨认面目。流寇这次带不走同伴的尸体,但仍然不想暴露身份。

虎娃的石头蛋飞回到前院挡在身前盘旋,张短弓又射出了第二支羽箭。由于不必同时与流寇老大纠缠斗法,这第二箭的威力要比第一箭大得多。

一名流寇刚刚跃起,一条腿踏在寨墙顶端,小腿就被羽箭射穿。他惨叫一声摔落在墙内,没能逃得出去,而灵宝已经率枪阵围了过来。但其一名同伙挥出刀芒,正斩在落地流寇的脸上。反正此人重伤落在寨墙内也活不了,凶悍的流寇干脆不让村民能辨认其面目。

流寇老大高高跃起,以一片飞舞的剑光护身,他是最后一个飞出寨墙上空的,同时挥手祭出一道透明的光影,去势快如闪电。此物并非法器亦非宝器,就是一块磨得很尖的菱形石头,似水晶一般透明,突然射出几乎看不清楚,令人很难防备躲闪。

这位老大绝对是格杀经验极为丰富的高手,修士之间的斗法,在这种情况下可不是只为了分出境界高下,所以不仅仅是以法宝与法力相击。虎娃在激斗时突然闪到院门处射出羽箭,虽然极为耗神,却取得了出其不意的战果。

而流寇老大也一样,他在撤退时御器飞舞剑光护身,突然间也用御物之法射出一件东西,攻击的是站在前院外的云溪。

老大想趁机杀伤村寨中的高手,对付虎娃与北溪恐怕不容易成功,而对付灵宝或白溪虹又显得用处不是那么太大,所以选择了偷袭没有防备的另一位三境高手云溪。

云溪的飞斧刚刚斩落前院、劈在流寇老二的身上,又见所有的流寇全都迅速退走,一番激战之后难免精气神一松,而且他的神气法力消耗也非常大,这么一松懈便给了对手可乘之机。他被那块菱形的透明尖石贯胸而过,血光迸射间惨叫一声,向后摔倒当场身亡。

白溪虹站在虎娃的身后,北溪站在前院的另一侧,而虎娃正张弓射出第二箭,竟谁都没来得及救援。

……

流寇的这一次进攻,双方参与的人数以及伤亡都没有昨天那么多,但战况却更加激烈。流寇留下了四具面目模糊甚至脑袋都碎了的尸体,其中包括一名三境高手,也就是他们的老二。

而白溪村这边九死一伤,住在薇薇姑娘家的女人们先后被流寇斩杀了五位,手持长枪包抄而来的村民有三人阵亡。田逍力尽不可再战,而且显然受了内伤,前来助阵的三境高手云溪,则被流寇老大撤退时的最后一击所杀。

流寇集合十二名精锐高手的越墙偷袭,仍然被白溪村打退。高手们激战的同时,灵宝下令各有两支枪阵守住各处寨墙缺口,没给其他流寇可乘之机。这一番激战终于结束后,流寇们短时间内也无力再组织另一场进攻,而村民们赶紧收拾残局,大家都还没吃早饭呢。

虎娃又没有吃早饭,他将受伤的田逍扶回了家中,这次没有再让老者住进仓房里,而是进了原先时雨住的那间安静的屋子,让他赶紧疗伤休息。田逍想说话,刚一开口就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居然有不少血沫咳了出来,染红他的胡须。

这位老者说道:“我年轻的时候,练成一身功夫。老了之后也常常在想,这一辈子是否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今天已经七十多岁了,还能冲上战场保卫村寨,就算死也死得值了!小先生,我恐怕不能再与您并肩作战了,如果……”

虎娃赶紧打断他道:“逍伯,您并无外伤,只是运劲过度而已。这种内伤隐患,需要赶紧调治,否则一旦发作,便有散功之忧……我这里有一枚灵药,你照我说的方法服用调息,不仅能保伤势无碍,且对你的身体大有好处,甚至对修炼都有助益。”

最后这几句话,是以神识拢住声息而谈,就算有人想偷听也听不见。其实田逍修炼开山劲十分得法,长年以来保养得相当不错,不仅身体健壮而且没有留下任何内伤隐患。但这一次却不同,他分明是过度使用了开山劲的力量,从而伤及自身。

路村的叔壮在与羽民族的大毛相斗时,也曾受过同样的伤势。但叔壮只有二十多岁,正值巅峰,所以还能挺得住,留下隐患可能要过好几年才会发作。事后水婆婆又在山神那里求来五色神莲的莲蓬,撕下指甲大小的一小片炼制成灵药给叔壮服用,也就解决了隐患。

可是田逍不同,这位老者已经七十多岁了,连番激战中过度运用劲力身受内伤,其伤势发作恐怕立刻就会散功身亡。虎娃取出的灵药并非五色神莲,而是一枚龙脂泪珀,此物比龙树血竭与龙树血脂更加珍贵,也是罕见难求的疗伤灵药。

虎娃一取出此物,屋子里就散发出一片异香,只是闻着就令人神清气爽。他运转法力隔绝内外,使这香气没有传出去。有些炼化药力的手段,田逍还做不到,虎娃便运功帮忙,使那龙脂泪珀含在田逍的舌下,化为液状进入他的身体。

虎娃又运功助田逍化转药力、滋养形骸百脉,并告诉田逍如何运转元气继续炼化吸收灵药之效,就安心在此定坐疗伤,不仅能尽去伤势,说不定还能助益其修炼、使功力更进一层。

一整枚龙脂泪珀,全让田逍一个人用了,当然能治疗这种伤势。但以田逍的年纪,早已不在巅峰,想在修炼上有更多的助益,可能性也不太大了,能助其延年益寿倒是没问题。虎娃不想让这位老者心中有太多的负担,也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所以干脆没说这是什么东西。

田逍刚才根本没反应过来,等虎娃做完这一切,他感觉自己正要发作的伤势已被压制并渐渐化解,只需按照虎娃所教的方法运转元气调养即可。

这位老者呐呐说道:“小先生,您这用的是什么灵药?老朽虽不认识,却也知道它必定珍贵非凡,恐怕比我这条老命要珍贵多了!我是行将入土之人,就算服了您的保命灵药,也只能留在这里疗伤,无法相助村民作战了。这是尊长留给您自己防身的吧?又何必浪费在老朽身上!”

虎娃摇头道:“行将入土?这话说得也太夸张了,只要您善加调养,过百岁而气力不衰并非难事。这灵药既然已经用了,我们就不要浪费它,您就好生疗伤、炼化吸收其灵效,如果想感谢的话,就答应我一件事。”

田逍:“小先生尽管吩咐,您是我们白溪村的恩人,我这条老命也是您的!”

虎娃:“请不要告诉任何人,我用灵药给您疗伤的事情……就这样,您且好好养伤吧,我去看看其他人的情况。”

虎娃走出屋子,在院中恰好看见薇薇姑娘伏在灵宝的怀里哭泣。灵宝将薇薇抱在胸前,一只大手搂着她的肩头,另一只宽厚的手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低头在她耳边正劝慰着什么。今天薇薇姑娘虽无恙,但她的娘却在倒在了流寇老二垂死劈进屋中的法器下。

这可怜的姑娘,从此家中只剩下她一个人了,虎娃也感到一阵恻然,不知说什么才好,就让灵宝去安慰她吧。虎娃转身走进了仓房,族长白溪英很急切地问道:“小先生,逍伯的情况如何?”

激战之后,白溪虹、北溪都聚在了这里,白溪英也来了。田逍家的这间仓房,无形中已成为白溪村的议事以及作战指挥的中心。虎娃答道:“还好救治及时,他并无性命之忧,但半月之内都需要静养,已无法再参战了。”

众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原先率领村民作战的七位“高手”中,时雨、云溪已阵亡,田逍又受伤不可再战,目前只剩下虎娃、北溪、灵宝、白溪虹等四人。而白溪虹和灵宝的战力,也不过和流寇中的精锐相当。白溪村今日虽击退了流寇的第二波进攻,但代价十分惨重。

白溪英族长已组织村民们清理了那片战场,就是薇薇家的院落,虎娃今天射出的两支羽箭,并没有遗失或损毁,都被找了回来。几人刚才正在商议事情,虎娃找了一个墙角坐下休息,而北溪说道:“流寇的尸体已无法辨认,我真的很惊讶,他们撤走时还不忘毁了同伙的面目。但他们还留下了其他的东西,也都找来仔细看看吧,从中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线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