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1章、变数(下)

这时屋中传出女人的哭喊声,那几间正屋和前院的侧屋里还住着不少人呢,她们不敢走出屋子,却被激斗吓着了。灵宝扔掉手中的弓箭,扛起几根长枪冲了过去,田逍也紧随其后,尽量靠近院落将长枪当成梭枪飞掷。

看灵宝的架势是想救人,但想冲进院落不是那么容易,他掷出的长枪被长刀斩飞,一名流寇拔出腰间的短刀也脱手掷出。刚刚冲到院墙外的灵宝已来不及躲避,但院墙上突然有一块石头弹了起来,与那短刀交击相撞,激射出一片火星。

出手者居然是虎娃,他在操控法宝相斗的同时,居然还能施展御物之功操控院墙上的一块石头。虽然只是让那块石头跳一下,蹦起一尺多高恰好挡住飞刀,但也令人相当吃惊。

虎娃来不及说别的,只喊道:“后院,拆墙!”

虎娃祭出的石头蛋,此时绕着那棵大树几乎化为了一片旋光,几次想打断树干却都没有得手,听声音就像流水漫卷,很显然这已是四境御器修为,但北溪等人此刻也来不及惊诧了。而流寇老大的飞剑横空,化为无数道剑光激射,始终挡住了虎娃的进攻。

他们的这番斗法,同为四境修士的北溪竟有点插不上手。北溪的青玉剑常被各色光华所阻,也不知是虎娃的石头蛋还是流寇老大的剑光,只能趁隙策应,他大部分时间是与云溪一起激战老二与屋顶上的五名流寇,此刻更是要缠住对手掩护灵宝与田逍。

那五名流寇进退之间配合娴熟,高处还有老二这名修士以法宝策应,刀芒如网死死守住,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将之击败或逼退。

灵宝趁机绕着屋子跑向了后院墙外,田逍紧随身侧。他们扔掉弓箭和长枪,手挥宝器,带着澎湃的劲力狠狠地砸在了院墙上。

这是后院的侧墙,墙那边就是五名流寇先前闯入的仓房,曾有短促的惨叫声从那里传出。从外面看不见后院里的动静,有一具尸首倒在正屋的后门处,院中已散落着很多东西,器皿、纺车、粮食、兽皮、衣物,乱七八糟的什么都有。

这间屋子里只住了两个人,大部分地方堆满了东西,不仅是薇薇家的东西,还有那些寨墙外的居民搬进来的各种杂物。那伙流寇将东西全扔了出来,还有两具尸体此刻已被满院的杂物掩埋。

大概连流寇也没想到,这间仓房里会有这么多东西,刚刚清理完毕正准备干别的,就听轰然一声,仓房后面的那面墙塌了,紧接着有十杆长枪刺入。有一队枪阵在灵宝的号令下,冒险靠近院墙趁机进攻。

但这伙流寇的反应都很快且身手不凡,烟尘四起中谁也看不清目标,他们都怪叫着向后飞退,有的是从门出去的,有的是撞破墙出去的。随着院墙一起坍塌的屋顶盖住了那十杆长枪,村民们并没有刺中流寇。

这五名流寇刚才在屋里清东西呢,盾牌都没拿在手上,只有三人还握着长刀,另外两人慌忙拔出了腰间的短刀,披头散发多少受了点擦伤与砸伤。

有一人见院墙被攻破、仓房倒塌,手中已没有了长刀和盾牌,拔出短刀冲向正屋的后门,慌乱间企图进入屋中。然而却听见一声惨叫,他至少撞在了五根削尖的竹竿上。屋里有人,在惊慌间都握紧了竹竿,看见人影扑来,便没头没脑地都扎了过去。

那些竹竿随即在一片女人的惊叫中缩回,流寇的尸体倒地,压在先前被斩杀的村民尸体上。另外四名流寇随即纵身跃上了屋顶,有人拔出腰间的短刀脱手飞掷而出,又听一声惨叫,这刀竟贯穿了坍塌的寨墙外一名村民的身体。

灵宝大喝道:“退后!”

所有流寇都被逼上屋顶了,村民的长枪已经够不着他们。灵宝则站在那仓房废墟上,手持带柄钩镰,挥出一道凌厉的毫光攻向屋顶。田逍将手中的宝器长梭奋力掷出,带着呼啸的风声,脚下却一个踉跄栽倒于地。这位老者受伤了,并非是他人所伤,而是运用劲力过猛已虚脱不可再战。

灵宝赶紧提起田逍的衣领,与枪阵一起后退,同时大喊道:“薇薇姑娘,你没事吧?不要怕!”

见灵宝突袭后院成功,将那些方才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流寇也逼上了屋顶,北溪和云溪也不知不觉向前逼近,毕竟斗法时距离越近,越能发挥法宝的威力。白溪虹也靠近了前院,带着一把长枪当成梭枪使用,一支接一支向着屋顶上掷出。

一名刚刚跃上屋顶的流寇,不留神被白溪虹掷来的长枪插中了小腿,身子一歪摔落到后院中,随即又被灵宝飞掷的长枪刺杀。与此同时,屋顶上也有两支长枪飞射而出,竟然飞入了村民的队伍,刺杀了两个人。

长枪是白溪虹等人扔上去的,被刀盾格挡拨落屋顶,又被流寇顺手抄了起来掷出。灵宝又喝道:“大家再退!”

这时白溪虹已经到了虎娃的身侧不远,喊道:“小先生,把屋顶轰塌!”

以虎娃的法力倒是能把屋顶轰塌,可是那三间正屋里面至少住了十几个人啊,屋顶带着那么多流寇砸落,她们还能活命吗?而且虎娃正在与流寇老大御器激斗,突然撤回石头蛋砸向屋顶,对手也会趁势攻杀他人。

他赶紧叫道:“不必,我们已占胜势。”

可是白溪虹说做就做,自己动手在院墙上抄起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飞过前院朝着屋顶砸去。屋顶上有一面盾牌飞出,在空中迎向石头发出一声巨响,盾牌弹了回去又被那名流寇接在手中,而石头落在了墙根。

此时虎娃一闪身出现在院门外,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条花尾巴狗。激战中谁也没注意有一条狗会溜达过来,盘瓠四足着地后背紧绷,朝着那大树上狂吼了一声。众人听见的只是狗叫,而树上的流寇老二却感觉神识一阵恍惚,立足不稳向屋顶摔落。

但他毕竟是一名三境高手,半空中随即调整身姿,召回飞旋的法宝护身,挡住了云溪趁势的攻击,紧接着却发出一声惨叫,已被一支羽箭穿肩而过。是虎娃站在院门外,张弓搭箭射中了他。令人目瞪口呆的是,虎娃的石头蛋仍飞在空中与流寇老大的剑光相斗。

一器只能一御,一人只御一器,虎娃正在激斗中不可能操控别的法器。但他也曾问过理清水,能不能在斗法中将八十一枚石头蛋全打出去?理清水回答了两种理论上的可能。一是在法器上做文章,以合器之法将那八十一枚石头蛋炼成一枚石头蛋,御器之时可分化出八十一道光华。但前提条件不仅是虎娃能炼制成那样的法器,也要有那么强大的元神去操控。

还有一种方法比较简单,就是以御物之法打出一片石头蛋,但其中八十枚都是普通的飞石,只有一枚是虎娃以御器之法操控的法器。这所谓的“简单”也只是相对而言,实际中仍然很难做到,不仅耗力而且非常耗神,同时攻击的威力也分散了。

虎娃今日斗法时本就不在巅峰状态,祭出一枚石头蛋与流寇老大缠斗。理论那枚石头蛋飞在空中受元神操控,相当于他身心的一部分,那么虎娃本人还可以做别的事。只是这样的分心不仅会影响御器的威力,而且极其耗神,一般修士不是迫不得已也很少这么做。

虎娃修为根基扎实,而且对于“斗法”没有什么先入为主的概念,他就是射出了很普通的一支箭,不是御器之法也无御物之功。但那么强劲的短弓,普通人不练成开山劲也是根本拉不开的,在区区不到五丈的距离内,射出的箭也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抵挡。

虎娃一边斗法一边射箭,射得仍然非常准。流寇老二元神被盘瓠的震吼冲击所扰,从树上落向屋顶,勉力召回法器挡住云溪的飞斧一击,虎娃的这一箭无论如何是躲不开了。他只在空中尽力一扭身避开胸腹要害,却仍被射穿了左肩,当场身受重伤,落在屋顶上并没有站住,惨叫一声摔进了前院。

云溪的飞斧趁势从空中劈落,但还有比云溪更快的。正屋与前院侧屋门中都有竹竿刺出。屋中住的全是女人,她们虽然吓得连声惊叫,但也握紧了竹竿,听见屋顶上的动静有流寇落进前院,想都不想就将竹竿扎了出去。

凶悍的老二奋起余力催动法宝,那弯曲的飞刃带着光华盘旋,劈断与劈裂了好几支竹竿。但竹子就算断了、裂了,那锋利的茬口仍可以伤人。屋中惊恐的妇人们也不懂什么进退散避的招式,断裂的竹竿仍交叉刺中流寇老二的身体。

老二临终前拼死还击,飞刃劈进了屋中,血光飞溅中亦有村民身亡。当云溪的飞斧落下劈中他的时候,先前就身受重伤的他其实已被竹竿扎死了。

老二落地而亡,还在大树上指挥的老大察觉不妙,趁着虎娃分心射箭,奋力以飞剑击开石头蛋的纠缠,身形腾空而起向寨墙外跃去,同时大喝道:“撤!”流寇的这次突袭行动已宣告失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