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1章、变数(上)

虎娃担心流寇趁着黑暗掩护绕到别的方位突袭,而村民们未必能提前发现,悄悄把盘瓠派了出去。盘瓠暗中监视流寇的动静,一只夜里乱跑的狗也不会引起人们的特别注意。

夜幕下的无边黑暗,仿佛充满了不知名的危险,但村民们一旦放松下来,睡得都很沉。想必那些流寇也需要好好休整,并没有在黑夜里进攻。可是在黎明即将到来之前,盘瓠突然放声狂吠,将众人从睡梦中惊醒。

流寇来了,而且来得太突然了!

他们在天快亮的时候,也是村民们精神最松懈的时候,发动了突然袭击。这次和昨天的结阵强攻不同,流寇只出动了十二个人,但参与突袭者至少也是练成了开山劲的高手,其中有五人练成了武丁功,并由老大与老二这两名修士率领。

这样一伙人的速度当然非常快,而且距离也不远,在黎明前的昏暗中眨眼间就过了白溪冲到了寨墙外。他们从对岸刚刚冲出来,盘瓠就叫了。守在各寨墙缺口处的村民振奋精神拿起长枪准备作战。其他的村民纷纷起身跑出屋外,快速集结布成枪阵。

但流寇这回来的全是高手,根本就没有冲进寨墙缺口,而是直接跃上了寨墙,跳进了一户人家的后院。普通村民刚才仍在睡觉,不可能守在院中手持竹竿等着。五名流寇上了屋顶,老大和老二跃上了后院中的一株大树。

听见动静,有人从屋里探出头来望向后院,一道雪亮的刀光劈落,便将她砍翻在血泊中,屋子里随即传来一片女人的惊叫声。

而虎娃等人已经如离弦之箭冲出屋子赶了过来,灵宝大吼道:“那是薇薇姑娘家,屋里住的全是女人!”

薇薇家中如今已无男丁,只有母女两人过日子,因此总受族长家欺负。但在父辈或祖辈的年代,情况应该不是这样,她家人丁也可能比较兴旺,因此院房很大,房屋甚至比田逍家还要多一些。在这样偏僻的村寨,缺的并不是地,而是材料和劳力。

薇薇家有三间正屋,前院两侧还有偏屋,后院中另有一间仓房,其格局和族长家差不多。因为寨墙外的村民都搬进来住了,她家既然有这么多空房子,当然住进了很多人,也搬进来别人家的很多杂物。由于此户人家只有母女俩,因此住进来的也全是女眷。

虎娃在战前就担心过,假如流寇不走寨门直接跃墙而入怎么办?当时灵宝分析那只有少数高手才能办到,况且孤身陷入重围不是明智之举,村民们也不难对付。但流寇的实力出乎了灵宝的预料,一次竟能集合这么多高手。

昨天流寇们也是没想到村民的战斗力,所以直接大举杀入寨门进攻,经过一番激战之后,其首领也看出村民的底细了,选择了更有利的战术,不与那四面八方包围而来如林的长枪阵周旋,集中精锐选择了另一个突破口,只对付村寨里的高手。

灵宝下令拆除了外面沿寨墙的房屋,防止流寇站在房顶上以弓箭远攻。可是流寇集合高手跳进了寨墙,上了薇薇家的屋顶和院中的大树,处在村民们的长枪够不着的位置,但他们劈出的刀芒和祭出的法宝却可以攻击接近的村民。

两名首领在树,五名身怀武丁功的流寇在屋顶,其他五名练成了开山劲的流寇则跳进了后院、冲进了仓房。仓房里也有两个人住,只传出了很短暂的惊叫声,显然已经遭了流寇的毒手。

其实白溪村的反应速度已经够快了,当流寇冲上屋顶的时候,灵宝等人也冲到了前院外。一道凌厉的剑光凌空劈向灵宝,却被一团旋转的光芒砸开,那是虎娃的石头蛋。

虎娃这次没有用弓箭,只要在御器的范围内,当然是顺手的法宝最好用。而村民们已经抄长枪围了过来,灵宝大喝一声道:“退后,布阵包围,不能让他们冲出来。”

他对战场形势看得很清楚,村民们的长枪根本攻击不到居高临下的敌人,靠近了只会被对方攻击、徒添无谓的死伤。流寇已经占据了一处村中的据点,现在首先是不能让他们冲出来,就围绕着这座院子拉开距离布下枪阵。

和昨天一样,十二支枪阵仍守着六处寨墙缺口,防止其他流寇趁机杀入。另外六队枪阵从三面围住了薇薇姑娘家。

院落离寨墙太近,后院之外的空间狭小无法拉开距离摆下枪阵,因此村民的包围圈是马蹄形的,留下了一个靠近寨墙的缺口,只是防备流寇冲入村寨。这一战只能是高手之间相斗,北溪和云溪这两名修士,也不能像昨天一样继续躲在村民的枪阵后面。

虎娃跑在最前面,就在前院门中站定脚步,这个位置很危险,不仅树上的修士能攻击到,屋顶上那些流寇的刀芒也能劈到,灵宝赶紧大喝:“小先生后撤两丈。”

虎娃却没有后撤两丈,他只退了一步,又往旁边横移了两步。他个子不高,身形恰恰被院墙遮挡,屋顶上那些流寇已经难以攻击到他。北溪和云溪则在离虎娃两丈外站定,各祭法宝带着光华呼啸腾空。

这一场高手间的大战突然就爆发了,而村民们只能瞪眼看着。灵宝、白溪虹、田逍等三人站在枪阵之前,张弓搭箭向着屋顶上射出,幸亏早就准备好了弓箭,此刻不用再慌忙去找。他们站在三个方位,射箭的速度当然没有虎娃昨天那么快,但每一箭也伴随呼啸之音带着强大的劲力。

屋顶上有五名手持刀盾的高手,后院中的那棵大树上有两名修士则站得更高。弓箭交叉射至,不是被盾牌挡住便是被刀芒劈落。灵宝又大叫一声:“都到一个方向,只朝一人射箭!”

白溪虹与田逍闻言都汇聚到屋子正前方灵宝的周围,灵宝的箭指向谁,他们随即张弓齐射,而且只盯住一个人连续进攻。这种攻击方式,那名流寇也受不了,以盾牌连挡了九箭,然后啪的一声盾牌碎了,有同伙策应将他换到了后面,身侧又有同伙挥刀劈落箭矢。

弓箭对刀盾,灵宝等三人看上去占了优势,可是箭不能无穷无尽地射下去,而且有五名流寇已经跳进了后院,不知正在干什么?

战士们在激斗,几名修士也没闲着。虎娃站在院墙外,石头蛋带着瀑布飞卷之力,如空中暴发的山洪,呼啸着砸向流寇的老大。

这是谁也没想到的一幕,当然也出乎流寇的预料,成了战场上最大的变数。昨天虎娃先是徒手相博打退了猪三闲,然后连出神箭劲力惊人,击退了老三率领的包抄进攻,已被老大视为最有威胁的对手。

昨天老大下令并指挥流寇撤退时看得清楚,这少年射完箭之后只跑出了几步,便腿发软单膝点地,已经脱力几乎都站不起来了。他应该是神气衰竭、法力耗尽,须静心涵养,短时间内不可再战。

所以老大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趁着天不亮便发动了第二次袭击,就是为了不给虎娃恢复的机会,战斗时便能少一位最有威胁的对手。就算虎娃不顾神气衰竭勉强参战,在这种状态下法力也会大打折扣,斗法时甚至容易露出致命的破绽,正可趁机将之斩杀。

可是虎娃一出手,老大就知道自己的判断错了!

其实虎娃尚未恢复平日的巅峰状态,却已能奋力再战。同时也别忘了,昨天大家都经历一场激战,经过短短一夜休息虽可再战,但也都不在巅峰。

这少年怎会恢复得这么快?急切间已来不及多想,流寇的老大也发了狠,一柄飞剑犹如穿空的蛟龙,分出一道道剑芒盘旋射出。此剑竟是一件中品法器、威力惊人。

北溪祭出碧光也攻向了屋顶上空;流寇的老二则祭出两支根部连接在一起的兽牙炼制成的弯曲飞刃,带着凌厉的光芒斩了过来;云溪的飞斧同时凌空劈出。

这是几名修士间的斗法,但屋顶上那五名身怀武丁功的流寇也不是摆设。他们挡住远处三副弓箭的进攻无须尽全力,还能凌空劈出刀芒协助老大与老二。云溪的飞斧总是被刀芒劈开,北溪与虎娃的法宝也受到了干扰,一时难分胜负。

流寇老大的御剑之术相当高明,每次虎娃想分心攻击屋顶上那五名流寇时,老大也会分出剑光缠击。这飞剑可以攻击到虎娃本人,而且还可以杀伤周围的村民以及灵宝等人。所以虎娃也不得不专心应对,不能给对方这种机会。

灵宝等人连射了十几箭,随身箭筒已空,只击碎了一面盾牌却没有伤到敌人。他们的实力本就和屋顶上那些流寇差不多,三对五又是远程进攻,所起到的只是牵制作用。就算再射下去也难有太大的战果,不仅难以杀伤敌人反而会自己先脱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