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70章、神箭(下)

白溪虹插话道:“应该是不甘心,他们已经付出那么大的伤亡代价,却什么都没得到,怎能就这样放弃?假如他们再来,绝不能让他们活着回去!要不是那些猪头人开战时牵制了小先生,今日说不定就能全胜。等打败流寇之后,一定要上报城廓,好好收拾那些猪头人!”

白溪虹也是村寨中指挥战阵的“高手”之一,大战后也和大家一起聚在这间仓房中休息,并没有回自己家。

虎娃皱眉道:“这关山膏族什么事?人家听从了劝告、也遵守了约定,并没有伙同流寇攻击白溪村。否则的话,我们还能坐在这里说话吗?”

其实那些猪头人走得比流寇还晚,将那片山坡都刨一遍可颇费功夫,等流寇都撤退了,他们才扛着装满山薯的麻袋,簇拥着族长猪三闲离去。

那些猪头人头脑简单,做事也实在。虎娃叫他们挖山薯背回去、抵偿白溪村欠的旧账,既然族长已经同意了,他们就老老实实地挖了山薯背回家。

白溪虹又恨恨地说道:“他们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在白溪村逢此大难的关头,不仅见死不救,而且还趁火打劫,抢光了村民们在西坡上所种的山薯。如此行径,也算是流寇的同伙了!”

田逍却说道:“见死不救?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我心里清楚,白溪村以前是怎么对待山膏族的?如今他们听从小先生的劝告,没有趁机报复,接受了赔偿便原谅了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这已经很难得了。若非如此,此刻白溪村恐怕已遭灭族之祸,我们都要感激小先生劝退山膏族的这一场大功德。本来就是我们自己做错了,招致了人家的怨恨,你难道还想人家主动来帮你吗?如果你是猪三闲,难道你会帮着仇人,让自己的族人在流寇的刀下送命吗?”

这位老者的话很在理,这可不是平常帮忙,修个房子、借点粮食之类的普通事情,面对那伙凶悍的流寇,普通的山膏族人虽然强壮,但他们并无正规的兵甲武器,假如冲过去作战也要付出很大的伤亡代价。本来就有怨隙,还想别人为你去拼命送死,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

因为自己白日梦未成,又怎能去怨恨他人?

虎娃说道:“此事之后,不论白溪村如何上报城廓,请不要牵连到山膏族。不仅如此,今后你们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与山膏族打交道,否则再有事,恐怕没人会帮白溪村。”

白溪虹仍有些不甘心,但只得答道:“既然小先生开口了,白溪村自当从命。”

几人又讨论了一番今日大战的情况,流寇之强出乎意料,来的高手显然包括一名四境修士、两名三境修士。其中一名三境修士今日被时雨斩伤了大腿,虽并不致命,但短期内也难以再度上阵冲杀。而真正可怕是那些普通的流寇,他们的身手可一点都不普通。

在白溪村中,除了虎娃、北溪、云溪这三名三境修为以上的修士,灵宝、白溪虹、田逍也是率领战阵的高手;但在流寇的队伍中,像他们这样的“高手”可能有近十位。

以虎娃的眼力,判断得比较清楚,攻打时雨所防守位置的那十一名流寇,带队的是一名三境高手,另外十人中至少有六人练成了开山劲,其中有三人可能还修成了武丁功。时雨本人不过是一名练成了武丁功的战士,率领二十名手持长枪、经过简单训练的村民,是不可能挡住他们的。

流寇总共有五十来人,若以此推算,他们的实力真的很惊人。像灵宝、田逍、时雨、白溪虹的战斗力,也不过是流寇中精锐战士的水平。

还算幸运的是,这伙流寇毕竟是掩藏身份潜行至此,他们并没有携带长兵器与弓箭,因此村民的长枪阵占了远攻的优势。可是这伙流寇中高手众多,训练有素、战阵进退配合十分娴熟,仍让村民付出了那么大的死伤代价。

村民们今天击退了强敌,对最终获胜有了更强的自信,可是众高手在分析战况时,却越讨论越是心惊。北溪不无担忧地说道:“流寇今天被击退,也是因为轻敌冒进。但他们回去之后分析战况,同样能发现我们的高手并不多,假如想出对策,我等恐怕难以应付。”

云溪也说道:“那些人作战的时候,不仅能掩护受伤的同伴撤出战场,而且最后把阵亡同伙的尸体都带走了。这绝非乌合之众,应该有严格的号令,且经过了长期的操练。”

灵宝闷声道:“他们不留下尸体的原因也很简单,本就蒙着面不愿意被人认出来,带走尸体也是为了不暴露来历。”

北溪:“这伙人究竟是什么来历啊!我越想越觉得心里发寒,诸位是怎么看的?”

虎娃缓缓开口道:“无论这伙人有什么身份来历,此刻他们就是来洗劫村寨的流寇。难道他们摘下面具,就能改变事实吗?多想这些无益,还是好好养精蓄锐,准备迎战吧。”

北溪又问道:“可是他们付出这样的代价,值得吗?”这也是一个疑问,族长白溪英家后院地窖中的那些法宝,固然价值非凡,可是为此动用这么强的力量、付出这么大的损失,也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灵宝答道:“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事先根本没想到,会付出今天这样的代价……我现在最担心的倒是他们组织高手夜袭,村民们的枪阵发挥不了优势,那我们就被动了。”

流寇的原计划,应该是让猪头人先冲进白溪村引发混乱,他们趁乱抢了东西就走,本以为如探囊取物一般轻松。就算猪头人不配合,以他们的实力对付这些村民,也不会有什么死伤,不料却遭遇了这样的抵抗。

虎娃又说道:“他们没有携带弓箭,但我们有弓箭。灵宝和时雨都是携弓箭而来,时雨壮士不在了,白溪虹,你应该会射箭吧?”

田逍插话道:“我会射箭。”

白溪虹答道:“我家中也有弓箭,但是村中缺少的是弓箭手。”

灵宝分析道:“我们是近战,普通的弓箭手对付这伙刀盾兵没有太大用处,我与逍伯、白溪虹先备好弓箭。”

这时田逍从身后拿出一筒羽箭,递给虎娃道:“小先生,这是您今天射出的箭,我吩咐村民尽量找了回来。可惜只找回了六支,其中还有一支损毁了。”

北溪也惊叹道:“没想到小先生射出的神箭威力如此惊人,更没想到这每一支羽箭都是一件宝器。这一战损毁一支、失落六支,太可惜了!……白溪虹,你们白溪村打算怎么补偿小先生呢?”

虎娃的羽箭是羽民族人留下的东西,山爷挑选其中最好的,并以法力精心加工了一番,箭杆轻韧而箭簇尖利,在通常情况下是很难损坏的,但也不是绝对不会毁损。

今天的战况很激烈,有一支羽箭被两名身怀武丁功的流寇全力挥出刀芒交叉斩飞,曲梨木箭杆出现了裂痕、兽牙磨制的箭簇也被崩缺,已经不能再用了。

还有六支羽箭应该是插在了流寇的盾牌和身体中,被他们撤退时带走了。白溪村给这些高手承诺的报酬,不过是每人一件法器加两件宝器。而虎娃这一战,自己就毁了一件宝器、丢了六件宝器,这个代价理应要白溪村来补偿。

虎娃本人倒没计较这些,北溪却替他提了出来。白溪虹脸色阴沉道:“等战胜流寇之后,我一定将小先生遗失的羽箭尽力全找回来。打败流寇获得的战利品,也请诸位先生先行挑选,若还有损失,会另用宝器赔偿。”

这年轻人倒是很有心眼,已经想到了战利品的事情。流寇所佩的长刀、短刀,仅仅看材质就是很值钱的东西,哪怕皮甲盾牌等物也都很有价值。而三名首领所使用的武器,一律都是真正的法器,就连那两名三境修士也不例外,这看着就有点让人眼热。

三境修为虽无御器之功,但就将法器当做飞刀飞剑用,仍然很有威力。虎娃的损失,白溪虹担心有点赔不起,就算赔得起代价也未免太大,脑筋一转就想到了击败流寇后的战利品。

虎娃却摆手道:“他们惦记你白溪家的东西,这仗还没有打胜,你又开始惦记起他们的东西,何必呢?……我并没有要求你们补偿,你们想怎么办事后再说,如今还是多想想退敌之策吧。”

灵宝也说道:“流寇的那些法宝,很可能就是以前洗劫村寨抢来的,事后我们应上报城廓,查清他们的身份来历,由城廓决定怎么处置。”

……

众高手和村民们都需要养精蓄锐,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因为流寇还在溪水对岸。经过操练的青壮村民,尚能持枪而战者重新整编为十八支枪阵。但他们不可能始终集结布防,夜间派人轮流警戒、防止流寇突然偷袭,其他人吃饱了饭则赶紧睡觉休息。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