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9章、意想不到的对手(上)

虎娃这一脚不仅运足了开山劲,劲力透入地下跺碎了一大片岩石,而且还运转了御物之功。猪三闲身下的这片地面不论是岩石还是泥土,带着很多杂草根茎,全都被掀了起来卷向天空。

眼看就要撞上了,猪三闲心中暗喜,他倒不想用獠牙刺伤虎娃,但将这少年当场撞一跟头,自己的面子也就找回来了,正奋力猛冲只需一步就可以撞倒虎娃。但谁也没想到,虎娃在此时施展了最强大的法力,却不是对付冲撞而来的猪三闲,而是掀起了猪三闲脚下整片的地面。

猪三闲刚刚腾空离地,那飞卷的土石击在护体红光上虽伤不了他,却把他的身形给卷起一人多高,仍保持着前冲的惯性扑向虎娃。

高坡上那些猪头人的喝彩声轰然雷动,因为族长的这一招太帅了!他们可不清楚那地面是虎娃掀起来的,只看见猪三闲奋力一蹬地,整个地面都伴随着巨大的冲击力炸开了,以无与伦与的威势居高临下扑向对手,然后只见虎娃仰面倒地。

这些动作快得令人看不清,虎娃并不是被猪三闲扑倒的,他是身体主动后仰避开了迎面的扑击,左脚刚刚发力跺地,右脚向着上方飞踢而出,同时双臂自胸前向外一挥,大喝一声:“飞吧!”

能隔空发出开山劲的武丁功,虎娃已全力施展而出,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他的右脚与双臂并没有直接踢中与斩中猪三闲的身体,但所发出的力量却自下而上结结实实地打中了。

猪三闲在狂奔中突然被掀开的地面卷起,在一人多高的半空斜扑而来,又受了这样一击,身体包裹在一团红光中,笔直地飞向了天空。

山坡上的黑大头还在欢呼:“哇,族长太厉害了,竟然飞上天了!”

黑二头悄悄扯了他一把道:“有点不对吧?族长好像是被撞飞的!”

猪三闲飞向天空时就暗叫一声不好,心中骇然道:“怎么又飞起来了?他明明是空着手啊!”

虎娃身体后仰并没有摔倒,这个动作本就是准备好的。再看他的左脚已插入地下,只露出半截小腿,可见刚才的跺地之力是多么惊人。

假如迎面直接蛮撞,虎娃未必能够撞得过猪三闲。但虎娃前天夜里已经摸清楚,破猪三闲的护体神功以及冲撞威力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无法落地。就算手里没有棍子,虎娃也一样能让猪三闲飞起来,他冲得越猛便飞得越高,这也算是借力使力。

就在猪三闲飞起时,村寨的北边也传来了喊杀声。村民们与流寇刚一交锋,就进入了最激烈与惨烈的战斗,双方转眼间都有人死伤,流寇也被杀了个措手不及。

……

猪三闲冲向虎娃的时候,三名流寇的首领都看得清清楚楚,老大喝骂道:“这个猪头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简直都笨死了!”

想洗劫白溪村,对流寇最有利的方法,当然是那些猪头人成群冲进村寨,引发一片大乱。结果虎娃三言两语,那帮猪头人竟然就开始在山坡上刨地了,根本就没有再攻击村寨的意思。

而那猪头三倒是动手了,却独自冲向了虎娃。当猪头三飞向天空的时候,流寇的老大神情又是一变,喝道:“猪头三不是那人的对手,白溪村竟请来了这样的高手。还好他已被缠住,我们趁机快动手!”

这些流寇隐藏身份潜行到这里集结,当然是经过了周密的筹划,事已至此,就算情况与预料的有些不一样,也断没有再收手的道理。而且他们拥有绝对的压倒性实力,自信完全能够快速得手。

已经没必要隐藏行迹了,三名首领下令发起突袭,蒙面的流寇们左手持盾右手拔出长刀,飞速地过了白溪冲向了村寨。寨墙北侧临溪的缺口就是最早的寨门,两侧的墙体高厚而坚固,但中间的路很宽,能容五人并行,如果是手持刀盾的战士,也能并肩冲进来三个。

白溪村中静悄悄的,仿佛毫无防备,但这并不正常。村子西边发生了那样的事,村中也没有人乱跑出来看热闹,显然是早有警戒和准备。老大奔跑在队伍的后面,展开神识突然察觉到寨墙后有人埋伏,有不少人紧张而压抑的呼吸声。

但此时最前面的几名流寇已经冲进去了,他也不可能下令停步。手持刀盾的流寇三人一排,刚刚冲进去两排共六个人,他们显然也经过训练,左右两边的人自然就把盾牌护到左右两侧,这时就听见一声号令,寨墙两侧交叉刺出一片如林的长枪。

这是猝然间的短兵交接,几乎没有什么闪避余地,只能硬碰硬地格挡交击。有的长枪扎进了流寇的腿,有的枪尖刺在了盾牌上。也有流寇大喊着挥出雪亮的刀光,好几根枪杆被斩断带着枪尖飞起。

开山劲的武丁功之境!冲进来的流寇中竟有人也有这等身手。

还有人将盾牌撞向了刺来的枪尖,巨大的力量使枪杆折断、将持枪的村民震得倒飞跌倒,这名流寇虽未掌握隔空发力甚至能劈出刀芒的武丁功,但也练成了开山劲。

村民伏击之利害出乎流寇的预料,但这伙流寇的战斗力如此强悍,也出乎了村民的预料。

流寇的老大已大喝一声腾空而起,前方的流寇很娴熟地举起盾牌,老大脚踏盾牌再度一跃,就已经到了寨门的侧上方将要跳上寨墙。他抽出一把二尺短剑,凌空斩出一片光华,就听寨墙后惨呼声阵阵,有村民被剑芒斩倒在地,枪杆也被削断了一片。

就在这时又听一声轻喝,一道碧光飞击而至,老大立足未稳从寨墙上倒飞而出,但手中的剑却迎向了那道碧光。这是北溪出手逼退了他,用的就是新到手的法器,两人虽位于寨墙两侧,却以法宝互击斗在了一起。

第一拨冲进村寨的六名流寇,有三人被乱枪刺倒,另外三人挥舞着刀盾格击又冲向前方,多少都带了点伤。埋伏在寨墙周围的两队二十名村民,却当场有五人阵亡、六人受伤。流寇发起的第一波攻击,在寨门处居然没被挡住,又有更多的流寇趁机冲了进来。

灵宝已率人包抄上来,而其他高手也赶到了。流寇的行动虽然隐蔽,但白溪村这边一直注意警戒的高手也察觉了动静,村子南边和东边并没有发现敌人踪迹,所以除了时雨还在守在北边的另一个缺口,云溪、白溪虹、田逍也全部赶向了寨门,恰好迎上冲入的流寇。

灵宝是居中策应指挥者,提前确定了流寇的主攻方向,所以调集队伍也重点布防在这个位置。第一批枪阵二十人伤亡过半,临时打造的长枪也几乎全部被毁,第二波枪阵立刻替换了位置,另有两队枪阵从前方迎了上去,总计有四十支长枪交替刺出。

寨门虽然失守,但流寇并没有冲进村寨,就在这里被包抄了。

刚一接战的伤亡就出乎了灵宝的预料,这幸亏是堵住寨门阵地防守,压缩了对方的冲击空间,假如是在平原上野战,白溪村这边恐怕已经溃阵了。但只要剩下的这些枪阵还没有乱,能听从号令轮番刺杀,就等于军阵未溃,尚可死战。

寨门内两侧也有房屋,地方并不大,摆不开太多的人,两侧和迎面最多有四队枪阵包围,后面的人只能在前方出现伤亡或者需要后撤时替换。像这种高强度的厮杀,尤其是没有经过常年训练的人,很短时间内就会脱力,需要轮番换阵作战,但千万不能乱。

还好有众高手压阵,顶住了流寇的进一步冲击。田逍挥舞一根长梭,大喝一声挑开了一面盾牌,又被对方的长刀击在长梭上震退两步,左右十支长枪随即刺出,将那名流寇趁机捅伤。田逍又挺身而上,却另有两名流寇持盾格挡,将受伤的同伴给救了回去。

白溪虹挥舞一柄长刀,凌厉的刀芒劈出砍退了一名流寇,那人脚下一绊露出破绽,随即被一支长枪刺中。凶悍的流寇挥刀斩断了枪杆,刀脱手飞出竟插入了一名村民的小腹,他将盾牌也砸向了白溪虹,带伤在同伴的掩护下爬回,地上留下一线血迹……

而看上去最华丽,同时也是关键的战斗是高人之间的斗法,寨墙上空有一柄短剑盘旋,道道剑光激射而出,而另一道碧光迎向短剑,不让其飞斩入战场。北溪这名四境修士,对流寇老大竟有些落了下风,只是尽量在招架。

云溪祭起一柄短斧,旋转着发出光华也劈向短剑。而寨门外又有一道光华飞来,击在了短斧上,那是流寇的老二与云溪斗在一起。此时又有一道道毫光斩向短剑,那是灵宝尽力出手,挥舞手中的宝器钩镰相助北溪。

但灵宝尚无三境御物之功,宝器不能脱手飞空交战,只能以二境修为以及武丁功隔空发出劲力。

这一番交战的场面非常惨烈,寨门两侧先后各轮换了四队枪阵,总共投入了八十名青壮村民;而迎向寨门的正面,先后有六队枪阵轮换迎敌。也就是说在这片不大的战场上,白溪村除了众高手之外,总共投入了一百四十人参战。

白溪村共有二十四支枪阵,操练了二百四十名战士。另外五处寨门各有二十人守备,除了这一百人,灵宝指挥的后备枪阵全都轮换上去了,始终没有让流寇冲破这个口袋型的包围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