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8章、再打一架(上)

猪三闲被这番话给吓傻了,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道:“高人,您就是白溪村请来助阵的吧?”

虎娃点了点头道:“是的,我答应白溪村的请求,留下来帮助他们对付流寇……猪三闲,我今天来劝你不要去白溪村送死,也是想保住山膏一族。”

猪三闲踌躇道:“可是我已经和那些皮甲人立誓,一定会去的,人怎可言而无信?”

虎娃笑了:“他们答应你的条件,无非是一件法器而已。你若放弃勾结流寇,山膏族人也别再参与此事,我给你一件法器便是!”

猪三闲眼神一亮道:“就是这枚飞石吗?”

虎娃摇头道:“这是我的随身法器,当然不能给你。但白溪村要答谢我一件法器,到时候你就自己去挑吧。”

猪三闲的眼神又暗淡下去道:“可是,可是,我已经对山神以及祖先猪头神发了誓,有生之年绝不可背誓,这又该怎么办呢?”

猪三闲显然是动心了,他这倒不是犹豫,而是在犯愁,因为不敢也不想违背誓言。在这样的年代,人们的意识中,誓言甚至比性命还要重要。已经以神灵和祖先的名义起誓,假如不遵守的话,只要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今后就不会跟他打交道,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背弃,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其中原因倒也很简单,因为在绝大多数人朴素的观念中,这样的话都说了不算,那么此人还有什么话能相信呢?连誓言都可背弃的人,还有什么不可以背弃的?这种人不值得交往,更别提追随了。

虎娃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个愁眉苦脸的猪头人族长,突然笑道:“你所答应的,不过是带领族人去抢粮食,对吧?”

猪三闲赶紧点头道:“是的,很简单的一件事,而且是为山膏族自己出气。”然后又弱弱地说道,“我还答应了,假如有高手阻拦,我也会出手的。”

虎娃也点头道:“这个简单,你今天不是和我动手了吗?”

猪三闲赶紧摇头道:“不是今天,是指那天抢粮食的时候要动手。”

虎娃一皱眉:“咱先别提动手的事情,就说抢粮食。我倒是不反对你教训一下白溪村,山膏族与白溪村之间的恩怨我多少了解一些,他们确实也有点不像话,该受点教训、付出点代价……”接下来的话是拢住声息而言,他人不可听闻。

听完之后,猪三闲抬头道:“高人,您真是高人!这样也行啊?”

虎娃露出一个孩子自然天真的笑容道:“当然行了,怎么不行呢?你不用让族人进村厮杀,也一样抢了山薯回家,又何必付出灭族的代价,冲进村去为那些流寇顶刀枪?假如你们真做了流寇的同伙,不论是不是白溪村的对手,事后城廓也不会放过山膏族!找不到流寇,还找不到你们吗?”

猪三闲大喜过望道:“好,就这么办!但是……我能不能提个请求?”

虎娃:“你还有什么建议?”

猪三闲:“我们再打一架,就在白溪村外,这次谁也不许用法宝兵器,就徒手相搏。不论谁胜谁败,我打完了就走,绝不会率领山膏族人冲进村寨……您说的对,无论我们是不是白溪村的对手,这都是灭族之祸。”

不仅虎娃听了忍不住想笑,就连盘瓠都露出了鄙夷的神情。猪三闲的这个请求表面上好像是为了遵守誓言,毕竟届时他也出手了,但更重要的是为了找回面子。今天他在树林里被抽得满天乱飞的情形,远处的族人虽看不清楚,但想必也能猜到——他们的族长恐怕被收拾得很惨。

猪三闲很羡慕虎娃拥有随身法器,且是一位四境修士,但他自认为是修为深厚的妖族,更兼天赋神通护体,假如双方都不凭借武器法宝,只是徒手相斗的话,绝对不会被虎娃收拾得这么狼狈。

见虎娃没有答话,猪三闲赶紧又说道:“其实我也不必获胜,尽展手段斗个旗鼓相当就可以了。”

虎娃好气又好笑道:“你想空着手再和我打一架?那好吧,我满足你的要求。”

猪三闲连连点头道:“那是当然!”然后又有点不放心地加了一句,“假如我打赢了,你那法器……还能给我吗?”

虎娃:“不论输赢,我都给你,但得等事情过去了之后。反正那是白溪英家的东西,而以往欺负你们山膏族的也正是白溪英……猪三闲,你在我面前也得立誓。”

猪三闲:“好好好,我当然要立誓!”

就在这时,盘瓠突然朝树林外汪汪叫了几声,而猪三闲赶紧大声叫道:“你们不用过来了,这里的情况我已经搞定!……那什么,给我扔一套衣服进来。”

他们已经在密林里呆了半天了,那些猪头人听不见猪三闲的动静,也怕族长出事啊,从那道沟壑的尽头已经绕了过来,刚刚在黑暗中摸到林外,就被几人察觉到了动静。猪三闲说话时一直趴在土坑里呢,他身上的衣服早就没了,所以始终没起身。

那些猪头人还真听话,果然没走进来,过了一会儿又给族长扔进来一套衣服。猪三闲很不好意思地穿上衣服,朝虎娃行礼,又腆着脸说道:“我在山野中自悟修行,虽得到祖先的天赋神通,但修炼多年始终精进缓慢,尚不知那四境之功有何妙诀……”

虎娃笑着打断他道:“你想要我指点你如何突破四境?行啊,我教你便是!但今天可来不及,等办完正事再说。山膏族和白溪村之间,还有事情要商量呢。”

说完这番话,虎娃招呼盘瓠一声,便在夜色中匆匆离去。此时天已经快亮了,根据猪三闲提供的情报,流寇勾结妖族来洗劫的日子,就是一天后。

和猪三闲商量完了就走,这么重要的计划这么简单地就定了下来,他这么做是否有点太儿戏了?但虎娃就是个孩子,做事情当然就像个孩子,没那么复杂。

虎娃与猪三闲商议,山膏族人明天还会按计划前往白溪村,并摆开要攻击的架势。这不仅是让猪三闲遵守誓言,更是给那些流寇看的。

假如流寇发现情况有变,悄悄改变了计划,等到将来再来洗劫,那么白溪村就白白付出了这些代价、做好了这些准备。白溪村不可能日夜防备下去,将来也没有了高手的助阵,处境仍然非常危险。

所以要让流寇露面并查明其身份,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猪三闲显然也不知道那些皮甲人的身份来历,他只见过其中三个人而已,以前并不认识,更不知他们叫什么名字。

回去的路上,虎娃还在想山神曾教他的那些道理,以正行事、以奇用兵、谋其未兆等等,这些都是应对世事的手段。

灵宝操练村民,昨天甚至连房子都拆了不少,这些都算是“谋其未兆”之举,而且都做得很正当,也算是“以正行事”。

那么自己今夜突袭山膏族,应该算得上“以奇用兵”了吧?所谓奇,就是出人意料而又非常有效,白溪村、流寇包括山膏族,事先谁都不会想到,他这样就把山膏族的问题给解决了。而更“奇”之处,等到明天动手的时候,流寇才会发现情况有变。

解决山膏族的麻烦,是在大战发生之前,这也算是“谋其未兆”;而他做的这件事、对猪三闲说的那些话,也都是完全正当的,当然也算是“以正行事”。山神曾用三件事来举例,但搞了半天,这三句话完全可以是一回事。

以正行事、以奇用兵,并不是一定在说两件事,都包含在同样的道理中,亲身经历了才能体会清晰。

……

虎娃天黑后就出去了,直到日出时也没回来,田逍等人也很着急,正打算到村寨周围去寻找,却发现虎娃已经带着盘瓠从大路走回了村寨。他们赶紧迎过去问道:“小先生,您一夜未归,到底去了哪里,究竟又发现了什么?”

虎娃摆手道:“进院里说,我去会了会山膏族的族长猪三闲,把他给揍了一顿,商量了点事情。明天流寇就会来,我们原先的计划,需要稍做调整。”

……

流寇明天就要来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寨,众人都进入了最紧张的备战状态。按照原先商量好的计划,虎娃是在村寨中率领与指挥后备军的,此刻却把这个任务换给了灵宝,明天他将去守卫西面的缺口,也就是预计中猪头人将进攻的方向。

第二天一大早,全体族人就吃完了饭,村寨里并无战阵在操练,远远看去一片平静,不见那如林竖起的长枪。十二支战阵都悄悄躲在了寨墙后,将长枪贴着墙根放好,另外十二支后备战阵也躲在村中央各户人家的院墙后。

接近中午的时候,猪头人果然来了,黑压压有一百多号,手中拿着锄头耙子一类的家伙,也不知是来打仗的还是来刨地的,每人肩上都背着两口大麻袋。他们背麻袋干什么?而且这些麻袋都是空的,显然就是来装东西而不是来做交易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