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7章、飞翔的猪头三(上)

盘瓠就是来捣乱的,根本就没想和这些猪头人发生正面冲突,一见猪三闲动了,立刻就蹬翻一座屋顶跳出围栏跑向了村外。那些猪头人刚开始被虎娃的声音给吓惊着了,盘瓠趁机进村引发了一片混乱,他们又被激怒了。

受惊被激的猪头人果然很可怕,除了那些正在村中围堵猪的族人,有几十名最强悍的猪头人已经冲了出来追逐盘瓠,猪三闲就跑在最前面。除了猪三闲是迈开双脚狂奔,其余人都是手脚着地发出怒吼,速度飞快声势吓人,口中伸出的獠牙闪着寒光。

虎娃看着盘瓠朝自己这边跑来,心中也暗暗骇然。假如是三境八转高手猪三闲,率领一百名猪头人,以这种声势冲向白溪村,那些村民是肯定挡不住的。

那些猪头人的速度非常快,咬牙切齿越追越起劲,一路传来灌木被折断的声音,枝叶与土石横飞。但盘瓠的速度更快,它穿过村外的一片灌木丛,冲上一面高坡,前方居然是一道断崖。

巴原周边一带的深山布满谷壑断崖,此处断崖虽不像路村外的那条深壑那么夸张,但也有好几丈宽、黑夜中显得深不见底。盘瓠轻盈地纵身一跃就跳了过去,那些狂奔的猪头人纷纷收住脚步,以头拱地减速,在巨大的惯性下甚至刨出一条条浅沟,冲在前面的人差一点就摔下去了。

猪三闲跑得最快,他大喝一声腾空跃起,也追着盘瓠跳过了断崖。断崖那边是一片较为平坦的开阔地,远处是密林,密林外又是高山陡坡。盘瓠跑过开阔地却没有钻入密林,它转身站住了,回头挑衅似地还汪汪叫了几声。

原来是这条狗找着主人撑腰了,有一个人站在密林边,黑暗中看不清面目,个子比猪三闲矮了两个头,正朗声喝道:“猪三闲,山膏族大祸临头了!我是来劝你的,还不放下武器,好好听我说话。”

听声音,正是刚才黑暗中喊话的那个人,猪三闲怒喝道:“原来是你在这里装神弄鬼,这条狗也是你养的,居然敢跑到山膏族来捣乱!”

猪三闲被气坏了,这附近没有别的部族,肯定是白溪村的人来捣乱,这些家伙也太欺负人了,放了条恶狗把村寨搞成这个样子!猪三闲怎么可能和虎娃好好说话,还有那么多族人就在断崖那边看着呢,他可是他们最崇拜的偶像——英明神武的族长!

猪三闲在族人中一直自诩长得最帅、最为聪慧有才,是这片蛮荒中百年间也难得一遇的天才。他身为族长拥有三境修为,无论站在哪里都是威武、英俊、智慧与勇猛的象征,迎接的皆是尊敬与崇拜的目光,真是既寂寞又骄傲啊!今天在族人们的注视下,他岂能不大展威风。

面前这小子居然带了条恶犬到山膏族的地盘来撒野,还躲在断崖这边,以为山膏族人没办法追过来,他猪三闲不就跳过来了嘛!心里这么想着,他大吼一声,挥起手中的家伙向着虎娃凌空击出。

猪三闲的武器很怪,也算得上是一件中品宝器了,长长的木杆有鸡蛋粗细、一丈二尺多长,经过了法力炼制,坚韧而有弹性。顶端有两根一尺多长锋利的兽牙,向前弯曲如钩子一般,却不是绑在木杆上的,而是以法力炼制,直接嵌入木杆融为一体。

这件宝器平时可以当锄头用,刨起地来十分方便,一耙子下去就是一道深沟,地下有山薯什么的都能给挖出来,在狩猎时也非常好用。它是猪三闲以多年心血打造的得意之器,但用来与人斗法还是第一次,因为平时在蛮荒中也没有哪位修士来找他切磋。

二齿长耙挥出,竟然有两道凌厉的白光先声夺人激射而至,就像一头野猪挺着獠牙冲至,声势犀利无比。使出这一招的猪三闲自我感觉也是得意无比,而断崖那边的猪头人则齐声轰然喝彩。

这位猪头人族长的本事不小啊,但对面的盘瓠却没什么害怕的样子,反而歪着脑袋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仿佛在说——你要倒霉了!

虎娃站在那里没动,手中飞出一枚石头蛋,在空中竟也发出轰然之声,就如飞瀑注入深潭,盖过了那些猪头人的喝彩。石头蛋从那两道白光之间穿过,带着流水飞卷之力将白光击碎,在空中化为磨盘大小的光团,砰的一声打在了双齿之间那根木杆的顶端。

长耙是脱手飞出来的,竟被这一石头蛋给崩回去了,木杆啪的一下弹在猪三闲的脑门上。猪三闲被砸得有些发懵,但他的反应也很快,意识到今天遇到了高手,双手一招又将弹飞的二齿长耙抄在手中,向前疾冲抡耙横扫。

又听呯的一声,那枚石头蛋飞在空中一拐弯,仍然砸在两根长齿间木杆顶端的位置,力量就像一座小山的撞击,木杆疾颤将猪三闲震退了好几步。

猪三闲也有着猪头人的野性,此刻发了狠,狂吼着再次挥耙而上,弯齿间又有两道凌厉的白光劈出,飞旋着袭向虎娃本人。这飞旋的白光是他的天赋神通,宛如两根獠牙射出。

虎娃的石头蛋在空中盘旋一卷,无形的劲力击碎了两道白光,仍然又一次砸在长耙顶端。而且石头蛋攻击的角度非常巧妙、非常准,不论长耙从什么方向挥出,它都是凌空向下砸中,就像一座小山撞下来。

猪三闲一心想将虎娃掀翻在地,可不论他如何挥舞二齿长耙,却总是被石头蛋砸在同样的位置,震得他两臂发麻,就是冲不过去啊。而那石头蛋也不再发出光芒,就是飞空穿梭撞击,黑暗中只能凭神识感应,肉眼是看不清的。

断崖那边的猪头人还在欢呼喝彩,可是叫着叫着也觉着有点不太对劲。只见他们的族长威风凛凛地挥舞着武器,连声怒喝动作快得像一阵风,空中传来呯呯的撞击声,却不知道他在跟谁打架,而远方的那个人和那条狗就一直站在那里没动。

不是猪三闲想这么威风地在原地乱蹦,而是那枚石头蛋实在太厉害了。现在是他挥舞长耙运转御物之功,抵挡那枚石头蛋接连的攻击。

蹦来蹦去舞了半天长耙,猪三闲终于有点招架不住了,突然大喝一声向后蹦出两丈多远,长耙脱手飞出在空中盘旋直扫,两人以法宝凌空交击。

猪三闲已经没法再后退了,再退几步就得掉到断崖下面去,趁着这个功夫,猛然用力往地上踢了一脚,在身前扫出了一条沟。他所站之处浮土很浅,下面就是岩石,将自己的脚也踢得生疼,但有法力护体倒也没受伤。

这一脚踢出的碎石都飞了起来,向着虎娃呼啸砸去。空中的那枚石头蛋又再度光华大盛,重重地击在长耙上,竟将这件宝器击飞,远远地落在了断崖深壑中。紧接着石头蛋在空中画了个圈,又是一股如流水飞瀑般的旋转之力,将砸来的碎石都卷向了周围。

此时又听见一声震耳的巨吼,猪三闲全身的衣服都碎了,全身被一层红光包裹,手脚着地已经向着他直冲而来。

猪三闲因分心施展御物之功,踢起一片碎石击向虎娃,所以宝器被砸飞,脱离控制落到了深崖下。他求胜心切,终于施展了最厉害的绝技,这是异兽山膏的天赋神通。两根长长的獠牙带着锋锐之力,仿佛能将前进道路上的一切撕碎,那红光包裹的身体似无坚不摧。

见到猪三闲如此冲来,虎娃不慌不乱,他见过这种场面,那如小山般狂奔的犀渠兽可比猪三闲吓人多了。但低头伏地的猪三闲与犀渠兽不同,就是那么一团红光罩体,并未露出什么可攻击的破绽。

虎娃的石头蛋也化为一团光芒砸了过去,攻击位置应该正是猪三闲的前额,却没有真正打中他的身体,被包裹他的那一层红光挡住了。猪三闲身下以及周围的杂草土石陡然飞溅而出,前冲之势顿了顿,但仍然手足蹬地冲来。

不愧是得自异兽祖先的天赋神通啊,不仅仗着皮糙肉厚筋骨强悍,而且周身神气凝为一体,运转法力成为护体红光,石头蛋打在红光上,力量传到了他脚下的地面,这一击竟没有破得了猪三闲的护体神通。

虎娃刚才和猪三闲的那一番激斗,倒不是故意逗这个猪头人挥舞着长杆跳舞,因为他并不想取猪三闲的性命,只打算先将其揍趴下再好好说话。不料这个猪头人却越斗越凶悍,最后竟使出了这么蛮横的手段。

虎娃想破他的天赋神通倒也不是不行,但猪三闲冲来的速度太快,在其撞到自己之前当然是来不及了。假如换一个人肯定会飞速后退或闪避,但虎娃却仍然没动,石头蛋被弹飞了也没再管,伸手从背后抄出一根棍子来。

这根棍子原有九尺,抽出来的瞬间就化为一丈八尺长,但这个变化没有任何人发现。它只有一根手指粗,显得细长而有弹性,黑暗中看不清颜色,正是一根五色神莲的长茎。虎娃并没有挥棍去打冲来的猪三闲,而是将这根细长的棍子斜插向身前的地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