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6章、夜袭山膏族(下)

这次山膏族派来窥探的人又是黑大头和黑二头,虎娃曾听过他们的谈话,这两位应该是猪头人中比较聪明机灵的家伙。尤其是那个问出了很多问题的黑二头,更是已懂得推理与反思,似乎对山膏族勾结流寇洗劫白溪村的事有不同的看法。

村民们今天没有操练战阵,那两个猪头人看见的应该只是拆房子,心中必定疑惑不解,不知道白溪村在干什么。假如他们将这个情况禀报给族长猪三闲,会不会引起猪头人的警觉,然后去向流寇通风报信呢?

白溪村的村民们信心满满,已经进入一种很亢奋的备战状态,灵宝一声令下,说拆房子也就拆了。可虎娃却知道,灵宝最担心的就是山膏族人的冲击,村民能不能挡得住,其实取决于那些妖族会来多少人。

在这里所有的人当中,只有虎娃有过与妖族大战的切身经历,假如山膏族也像当初的羽民族那样,集合所有的作战力量全力来袭,不用来太多,哪怕就是一百多位比野猪还要凶悍的猪头人,从那高坡上猛冲而下,白溪村恐怕也是挡不住的。

就算尽全力打退了猪头人,流寇也会趁虚而入,使村民们无暇兼顾陷入混乱。所以最好能摸清楚山膏族究竟有怎样的实力、打算集合多少人来偷袭。可是这些情况,目前是一无所知。

虎娃看了一眼沿着寨墙外那些被拆毁的房屋,又回头看着已陷入沉睡的村寨,眼前却莫名出现了火光冲天伴随着杀声与哭声的场景。他在元神定境中见过这一幕,便是清水氏城寨当年的惨剧。

这是他内心深处永远无法忘怀的经历,虽然从未亲眼见过。不知为何,近几日看见白溪村的时候,他总是仿佛恍惚又看见当日清水氏城寨的景象。这并不是一种预感,而是一种内心深处的触动。虎娃对灵宝说,来到这里必然是心有所触,他也一样,否则又何必做这么多事情?

山膏族既然能派人来窥探白溪村,他和盘瓠同样可以去窥探山膏族,虽然蛮荒深山中充满各种凶险,但别忘了他和盘瓠同样也是来自于蛮荒。

想到这里他又走回了村寨,告诉灵宝,盘瓠今天发现周围有人窥探,要加派人手守夜警戒,随时观察周围的动静,防止敌人突然出现,然后又说自己要去外面悄悄巡视一番。灵宝和田逍还没来得及叮嘱太多话,虎娃就带着盘瓠离开了。

今天猪头人的窥探地点还是在那道高崖上,虎娃并不清楚山膏族的村寨在哪里,白溪村如今也没有任何人知道。以往都是那些猪头人主动下山到白溪村来交换物产,而白溪村的村民从未去过蛮荒中妖族的地盘。

但只要他们在这山中,想找就是能找到的,百年前白溪村出的那位老城主,不也是孤身一人到了山膏族的地盘,将他们的族长给教训了一顿吗?虎娃今天也要做同样的事情,而他身边还有一个得力的帮手盘瓠。

有两个猪头人今天来过,以盘瓠的本事想追踪他们的行迹并不难,就算盘瓠不是一位有修为的妖狗,恐怕也是世上最好的猎犬,自幼在蛮荒中跟随路村人狩猎足有十来年。

一般人绝不会在夜间行走山野,但虎娃和盘瓠不一样,他们敏锐的神识足以察知周围的情形。长距离奔行,而且还要隐藏行迹尽量不被人发现,他们早就习惯了。这些年来往于路村与太昊遗迹之间,山神一直都是这么要求的。

恐怕谁也想不到,一个孩子和一条狗,仅仅是追踪黑大头与黑二头留下的行迹,在黑暗中能以这么快的速度穿行蛮荒深山,夜半之前就已经摸到了山膏族的村寨附近。

这是一个寻常人很难到达的地方,在一片山谷中央隆起的高地上分布着不少房舍,乍一看显得乱糟糟的。他们的房屋有点像野兽的窝,以土垒或石块堆成圆形的一圈,但上面有屋顶,由茅草、兽皮、木板等各种东西铺搭而成。村寨周围并没有寨墙,却有一圈粗木搭成的围栏。

在村寨中央的空地以及前后围栏的两个开口处,夜间点燃了三个火堆。这是很多深山部族的原始习俗,而在这里还保留着。

在村寨中央那个最大的火堆旁,黑大头和黑二头正在汇报今天窥探到的情况。他们身前站着的就是族长猪三闲,这位猪头人的首领,身材不是想象中那样特别地魁梧高大。假如按照通常人的眼光,他应是山膏族中模样相对最为俊俏的一位,但也还是猪头人的样子。

猪三闲的四肢比较长,身材比例比较匀称,站在那里虽不是异常壮硕,却显得很威武有气派,穿的衣服也与常人无异,显然是从白溪村那里交换来的。

猪三闲正皱眉问道:“你们看得清楚,白溪村在拆房子?”

黑大头:“是的,他们把寨墙外面那一圈房子都给拆了,搞得乱七八糟的。”

猪三闲:“他们为什么要拆自己的房子?”

黑大头将头摇得双耳直晃:“我怎么知道啊,又没法去问!”

猪三闲:“你就不能随机应变吗,怎么不能去问呢?他们又不知道我们要去抢东西!”

黑二头弱弱地插话道:“会不会是他们听说了风声,拆房子想对付我们?”

黑大头反诘道:“想对付我们,拆自己家房子干什么?又不是到这里来拆房子!……再说了,他们怎会知道我们要去抢东西?我们又没有告诉他们!”

黑二头:“我们是没有告诉别人,可那些皮甲人呢?我们甚至连他们的身份都不知道,就知道约定好后天动手,可还不见他们的影子。我总觉得,那些皮甲人不是好东西……”

黑大头打断他道:“难道那些白溪村的人就是好东西了?”

猪三闲说道:“我们已经和那些皮甲人约定好,就不可言而无信。白溪村这些年也太不像话了,早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我也搞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拆房子,可能是那些房子旧了,或者是离寨墙太近,怕人从屋顶上跳进去。但不论他们有没有准备,我们就按照计划,集合一百名最强壮的族人,从高坡上直接冲进村子。每人背着两口大麻袋,抢了东西就从溪边的寨门冲出来,他们也不可能拦得住。”

虎娃在村寨外的高处凝神细听,隐约也听清了几人的谈话内容,不禁暗暗吃惊。数一数村寨中的房屋,大致猜测一番,这个部族约有三百多接近四百位族人,除去老弱妇孺,猪三闲要带一百人去洗劫白溪村,也算是全力出动了。

假如这一百名族人折损大半,那么山膏族的下场就会与当初的羽民族一样,面临灭族之祸。

……

几位猪头人正在说话间,忽听村外远处有一个略带稚气的声音喊道:“猪三闲,你出来!知不知道,山膏族将有灭族之祸!”

这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将那些猪头人给吓了一跳。在他们的记忆里,还从未听见过大半夜从村外传来的人声,也根本就没有外人曾到过这个地方。陡然传来这么一嗓子,谁知道是人是鬼还是什么别的东西?简直太吓人了!再看黑二头,居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少猪头人在睡梦中被惊醒,纷纷钻出屋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都带着惶恐不安的神色。虎娃也没想到,只不过是喊了一嗓子而已,却好像把他们都给吓着了。

就在这时,村寨的另一边突然闯进来一条狗。这狗跃过围栏而入,进了村就纵身跳到了一户人家的屋顶上,四蹄发力一蹬,圆锥形的屋顶就被蹬散架了,木板和茅草落得到处都是。下面随即传来了惊呼声——屋子里还有人呢。

这条狗可真不消停,蹦得也非常高,四蹄蹬出带着惊人的力量,蹬翻了一座又一座屋顶,引发了一场大乱。

山膏族人纷纷惊呼道:“哪来的野狗,怎么进村了!它在捣乱拆房子,快抓住它!”

盘瓠的动作十分灵活,绝不落地与那些猪头人纠缠,只是从一个房顶跳到另一个房顶,所过之处留下一片狼藉。不仅如此,它还跳到猪圈里了。山膏族人的猪圈和他们的房屋差不多,都是用石块垒成的一圈矮墙,但上面并没有房顶,一侧有个栅栏门。

盘瓠撞开了好几处猪圈的木栅,有很多猪跑了出来,还有的大猪受到了惊扰,直接跳出了矮墙。猪是一种比较凶的动物,山膏族人养的猎并没有经过太长时间的训化,还带着十足的野性,受到惊吓后在村中四蹄蹬地横冲直撞。

假如是在寻常村寨里,这个场面可能会造成极大的混乱和伤亡,还好山膏族人身强力壮,可以对付那些猪。族人们都跑出来四下围堵乱跑的猪,而猪三闲已经腾空跳起,越过好几座房舍去追盘瓠,手中也抄起了武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