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6章、夜袭山膏族(上)

此时已天色微明,那几片落叶飞回屋外的晨曦中,虎娃摆手道:“我如今能告诉你的,大概就是这些了。若能在修炼中印证,将拥有三境修为。可你如今的困扰并不是说去就能去,要看怎么下功夫了。”

灵宝拜伏于地道:“多谢小先生指点!否则我不知何时才能明白,也有可能这一辈子都明白不了!”

虎娃笑道:“在大战将至之时,你恰好是处于这种状态,也未必是坏事。”

灵宝再度拜谢,众人也都起身向虎娃行礼,只有盘瓠还在墙角傻乎乎地坐着像是琢磨着什么。这时薇薇姑娘在屋外说道:“诸位先生,吃早饭了!……咦,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众高手住在田逍家里,刚开始每天都由薇薇姑娘送饭,大家吃完后也由薇薇收拾。后来灵宝不满意了,就对白溪英说:“这么多人,怎能只让薇薇一个姑娘家伺候?再多派几个人,薇薇姑娘只需给仓房这边送饭、收拾东西就可以了。”

这么简单的要求,白溪英当然不可能不满足。虎娃曾对灵宝笑道:“你如果觉得薇薇姑娘辛苦,干脆就别叫人家来伺候了,干嘛还要让她到仓房里来送饭、收拾?”而灵宝只是嘿嘿一笑,并没有回答。

其实对于薇薇姑娘来说,每天给这些人送两顿饭,再把吃完的器皿拿回去收拾干净、将屋子打扫整理一番,与平日相比也不算什么累活。但灵宝就是心疼这姑娘,且很喜欢看见她,而虎娃当然也看出来了。

听见薇薇的声音,灵宝第一个走出屋子道:“昨夜聆听小先生讲解妙法,获益精深难以言述,不觉已见天光……辛苦薇薇姑娘又来送餐!”

薇薇扑哧一笑:“灵宝壮士不要总这么说话,你每天才是真的好辛苦呢!”

灵宝:“你不要总这么说话才是,我说过多少次了,不叫叫壮士,叫灵宝大哥。”

这天夜间发生的事,应是虎娃第一次开讲妙法,在这简陋的仓房里,也算是举行了一次法会。

吃完早饭,虎娃陪着灵宝在村寨中转了一圈,巡视布防状况,又向他单独讲解了行走中的定境,自然伴随着对万事清晰的感应。神气运转如同与天地共鸣,让万物的纷扰融入这共鸣之中,既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又可体察自如、于无声处化惊雷。

灵宝还达不到这种境界,虎娃只是在讲解描述。如果真有一天,灵宝能在这样的定境中行走,还能像平常一样与人谈笑,那便是三境修为。

说完这些,又巡视了寨墙的几个缺口,虎娃问道:“就算我们不能把寨墙完全修复,也可以弄些东西把缺口堵上啊,为什么就一直留着?”

灵宝解释道:“这就是虚实的讲究,那些人如果一定会洗劫村寨,你把缺口都堵上,他们也会打开缺口攻进来。还不如留下明显的破绽,至少知道他们会从什么地方进攻,也好重点布防。”

虎娃:“这倒也是!但如果他们不走缺口,直接翻墙呢?”

灵宝笑了:“小先生,您翻这样的寨墙也许很容易,对我来说也不难。但敌人虽多,也不可能都是您这种高手,少数人翻墙而入孤立无援,很容易被合围剿杀。明智的做法,当然是集中力量冲入村寨。”

虎娃:“我刚才沿着墙根走过时便在想,假如有人从墙外跳进来,我就带队过去包抄,将他们就堵在墙根下。”

灵宝:“战场上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就算做了再周全的准备,也须随机应变。我最担心的不是那些流寇,而是那些山膏族人。据说他们天生身强力壮,发起狠来性情彪悍,如果数量太多,恐怕很难挡住他们的猛冲,你率领的人就要包抄上去围住缺口。”

虎娃皱眉道:“如果是这样的话,山膏族人的进攻方向应是在西边,只有那里,他们的速度才能冲得起来。”

村寨的北边是白溪,寨门外是向下的斜坡,而其他方向都分布着不少房舍、遮蔽物较多,那些凶悍的山膏族人没有空间展开速度,连直线都跑不出来。但只有西边这个较大的缺口之外是一片开阔的田地,再往前方是一片地势较高的山坡,那里也是白溪村族人种山薯的地方。

山膏族人在那片山坡上集结,可居高临下加速冲向寨墙的缺口,最适合发挥他们特有的威力。

灵宝闻言也点头道:“这才是最大的麻烦,大家都在担心流寇,但实际上那些妖族的第一波冲击才最危险。真要是让他们过了缺口冲进了村子,村民们一旦胆寒被冲溃了战阵,后面的仗就不用打了……就是不知究竟会来多少猪头人?”

说到这里灵宝已眉头紧锁,突然间又一拍脑门:“赶紧去找白溪英,集合村民拆房子……考虑了那么多事,却留下这么大的疏漏!”

灵宝找来白溪英,召集族人紧急下令。将村寨外围靠近寨墙的房屋全部拆除,乱石废墟就堆在原地形成障碍。这么做不仅是防妖族的,那些猪头人要进攻必然会选择在西面。可是虎娃刚刚说了,要提防敌人跃墙而入。

站在靠近寨墙的房屋顶上,可以向村中射箭,届时赶过来的村民就是活靶子。以这些屋顶为跳板,高手越墙突袭也更方便,而其他敌人可以射箭掩护。白溪村可没有准备盾牌,就算有盾牌,也根本来不及训练村民使用枪盾配合了。

现在把这一圈屋子全拆了,留了一地的废墟乱石,不仅可以防止这种进攻,也可以阻止大队人马冲击寨墙。

假如灵宝第一天来到白溪村,就下这样的命令,被拆房子的这些人家肯定不会愿意。但如今他在村中已有威望,而且白溪英也承诺,事后会集合全体族人帮助这些人家重建房舍。所大家一起动手,几位高人也出手帮忙,在一天之内就把这些房子拆掉了。

这天晚饭后,田逍冲虎娃悄声苦笑道:“您偶尔听见的两个猪头人说的话,我们全族人就搬到了寨墙内,又集合操练了这么多天,族长还拿出了祖上所留的宝物,请来这几位高手,如今连房子都拆了这么多。假如那些流寇没来的话……”

老者欲言又止,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虎娃明白是什么意思。迄今为止,没有别人听闻妖族勾结流寇将来洗劫的任何风声,所有这一切,都是虎娃的推断。假如虎娃听错了或推断错了,那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

虎娃也沉吟道:“那两个猪头人当时的话,我绝对没有听错……逍伯,您最近就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情况吗?”

田逍思索道:“最近看上去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但确实很反常。以往到了入冬后,山膏族就应该带着各种物产、赶着猪到这里来交换东西了,可今年却一直都没露面。”

虎娃:“那就说明有问题了,今年难道他们不过冬了吗?没来交换东西,就是说明他们不需要交换,而是打算直接来抢。”

田逍:“算算日子,妖族和流寇也该来了,假如能知道他们的动静就好了。”

虎娃:“我们虽不知流寇在哪里,但是山膏族就在北面的深山中,想窥探他们动静倒是可以的。”

就在这时,盘瓠从外面溜了进来,咬住了虎娃的衣服把他往外拉,显然是有事。虎娃跟着盘瓠出了院子,又被这条狗带到了寨墙外。盘瓠这才站起身子呜呜叫着,并用一对前爪比划了半天。

虎娃问道:“山膏族终于有动静了!他们今天来窥探村寨了?”盘瓠又用力点了点头,并伸出一只爪子指着村外的某个方向。此时太阳已落山,沿着寨墙外是一片刚被拆毁的房屋废墟,族人们累了一天都已早早入睡,没有人会看见虎娃和盘瓠在这里说话。

盘瓠今天一大早就溜出去了,是因为虎娃吩咐的事情。村民们忙乎了这么久、请来了好几位高手,但大家都没意识到,其实村中还有一位高手——盘瓠。

村民们没有意识到,想必那些流寇和妖族也不会注意到。虎娃这几天就悄悄交给盘瓠一个任务,要它溜进村外山林野地,注意附近各个制高点有没有人在窥探白溪村。假如有人的话,必定与流寇有关,若追查其行迹,说不定就能提前确定那些流寇的身份、并能知其动静。

白溪村选址在溪边的高坡上,周边有大片田野,视野相对很开阔,能暗中将村寨里的情形都看清楚的地方并不多。周围只有三处制高点比较合适,当初那两个猪头人谈话的地方就是其中之一。

可是盘瓠这几天并未发现有人在暗中窥探白溪村,村民们操练得这么热闹,却根本就没人来看。

这情况多少有点奇怪,但仔细想想也正常。若那些流寇都是当地人,平时肯定各有各的身份、在做各自的事情。他们应该只是约定好一个时间悄悄集合,然后突然洗劫白溪村。至于山膏族那边,当然已经和流寇约定好了日子,到时候才会动手。

上个月山膏族已经派人下山,窥探过白溪村的情况,当时并无什么异常,也没必要天天总来盯着。最重要的是,对方根本就没想到白溪村已得知消息,便无需窥探白溪村人在做什么。但今天猪头人又来了,这说明对方快动手了,时间可能就在这两天。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