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5章、落叶如奔雷(下)

二境九转圆满,延伸神识仿佛能够感触万物,但这只是“触”还不是“动”,就差一步没迈过去。虎娃应该恭喜灵宝,他在定境中已感受到芸芸万物对身心的触动,等于迈出了一只脚;同时也要提醒他,另一只脚被绊住了。

经过长期的修炼,功夫到了地步,灵宝的身心感应与反应已极其敏锐,但在修炼中用意却偏了,就像生火煮东西,火候不对。

落叶之声如奔雷滚滚,但落叶本身并非惊雷。这是“由形入神”的征兆,寻常的五官是不可能将落叶听成雷声的。灵宝只专注于今天的修为,却忽略了初境的根基,这时需体会的并非是雷声,而要体会究竟是“什么”听见了那滚滚惊雷?

这种困扰如果解决不了,就无法再修炼下去,修为甚至会退失。就算能够解决,也可能有不同的结果。

灵宝先修成开山劲,然后再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开山劲的修炼讲究坚韧不拔,所以灵宝遭遇困扰时仍能面对与坚持。假如他修炼得法,将外物对身心的触动摄入形神,从而成为一种可以外发的劲力,似乎也可以无穷无尽地修炼下去。

开山劲修炼到最后,劲力外吐甚至可以一拳击倒十余丈外的对手,这已是惊世骇俗的神力了,世上估计没几个人能练到这种程度。但它仍是二境之功,哪怕凭修为能战胜很多三境修士,也并非境界上的超越。

虎娃说到这里,伸手虚斩一击。两丈外灵宝的头顶上方,土墙上被斩出了一道深深的痕迹,就像被刀劈出的一般。能将开山劲中的武丁功练到这个程度,其实也就相当于修士的法力了。

可是武丁功的“法力”再强,也是以开山劲为根基,走这条道路只能到二境为止,除非另有印证。比如虎娃隔空挥手在墙上斩了这一道痕迹,倒不是因为他修炼了武丁功多少年,而是他的修为境界已更高,运用这种手段时就更加高明。

但假如不用武丁功呢,人又如何做到这一点?

落叶声如滚雷,困扰定坐中的灵宝。但是天地中的惊雷再猛烈,能惊扰天地本身吗?灵宝若能入境而观,展开外景体察天地间芸芸万物,仿佛己身化为天地,清明的元神自然出现在这天地之间。这本应是一种超脱的享受,而绝非此刻定境中的苦苦煎熬。

这话说出来已经很难,想求证则更不容易。虎娃若有六境修为,可以直接印入一道神念于灵宝的脑海中,向他描述出摄元神、以察万物复归其根的存在状态。元神能与天地万物通感,那便是突破了三境。

所谓御物之功,不过是三境修为的一种表象,由此可衍生出种种神通法术。

刚开始只是灵宝在请教虎娃,虎娃讲述中也提到了开山劲和武丁功,就连已睡下的田逍也坐起身来凝神细听。不知何时,时雨也坐在了仓房中,屏息凝神听着虎娃的讲述。时雨和田逍并非修士,但都练成了武丁功,他们也有豁然开朗的感觉。

不仅是时雨,白溪虹与北溪在虎娃讲述时也悄悄走了进来,没有惊动任何人,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最后一个进来的是云溪。

时雨天黑后在村寨中央的空地上练了一番武丁功,回来时听见仓房里的说话声,立刻就进来了。而白溪虹是来拜访北溪先生的,点亮了一盏油灯坐在屋中谈话,难得有一位四境高人住在村中,这也是一个请教修炼的好机会。

两人正在说话呢,北溪察觉仓房那边有动静,也凝神听见了虎娃的声音,立刻就过来了,白溪虹当然也赶紧跟着。因为虎娃不仅在解释灵宝所遇到的问题,更讲述了修炼中层层境界所蕴含的玄妙之“道”。

就连北溪这样的四境修士,听了之后也大受启发,回顾自己修炼路途上的种种感受,有种豁然开朗之叹。人能走过某一条道路到达某一个高度,往往有各种不同的机缘,但未必每个人都清楚,他为何能达到这个高度、其最根本成因是什么?

北溪也是一名散修,虽然平时接触交往过不少修士,但听人如此讲法还是第一次。虎娃并没有介绍任何修炼秘诀,就是境界的讲解,修炼中遇到的问题又是怎么回事、为何会有种种成就。

在北溪看来,这一定是虎娃的尊长曾对弟子讲述的玄妙,而这孩子此刻开口转述,可是太难得的机会了!

其实虎娃讲的就是自己的感悟,主要从自身修炼的体会出发,也包含山神曾解答的某些问题,还有他对别人修炼的观察,做出了融贯总结。与其说是讲给灵宝听的,还不如说重点在向盘瓠讲授。

没人注意到那条狗,它此刻也像人一般盘腿定坐在门后墙角边的黑暗里。灵宝最近在修炼中受到了困扰,而盘瓠最近也很有些困惑,它遇到的问题是——感觉自己的狗脑子不够用了!

在蛮荒中那些年,盘瓠一直觉得自己是越来越聪明,与族人们在一起时,什么话一听就懂,什么事一看就明白。可是离开蛮荒来到这里,它却越来越糊涂。这一切的起因,就是与虎娃一起遇到田逍、吃了顿面汤和烤山薯,然后第二天在路边解决问题的时候,听见了两个猪头人的谈话。

这些事情都还挺正常的,可是后来事态的发展超出了它的狗脑袋所能思考。盘瓠跟在虎娃身边,几乎经历了所有的事,这条总爱撒欢的狗却变得越来越老实,脾气很有些反常啊。因为很多事它不懂,总在一种困惑与思索的状态中,企图想明白。

比如那天夜里,虎娃与田逍分析那伙流寇的来历,认为流寇就是当地人,他们做第一起惨案的目的何在、做第二起惨案时为何会屠灭整个村寨、此番盯上白溪村又是为什么?

不就是两个猪头人说了几句话嘛,那两个家伙被吓跑了就再没露过面,而它经历的事情怎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它又跟着虎娃去双流寨请高手,然后灵宝带着人来了。这几天村民在操练,刚开始乱哄哄的,后来灵宝负责此事,短短不到十天时间内,村民们的精气神便大为改观。

盘瓠曾参加路村的狩猎队伍与军阵训练。狩猎之时,谁敢装模作样不出力,猛兽扑来大家都会有危险,而这样的人也不可能在村寨中生存下去。所以山爷一声令下要操练军阵,根本就不会像白溪村这么麻烦。

而灵宝来了之后,用了各种办法,居然也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村民操练得有模有样的。看来不同的人,也可以做成同样的事情;而人们发生某些改变之后,所失去的,就需要用其他的手段来填补。

盘瓠在学习、观察、思考、求证之中,身边发生的事给了它太多的感触,甚至是接连的冲击,在将世事观察得越来越清晰的同时,狗脑子却有些转不过来了。

盘瓠觉得自己不再是那么聪明,其实一条狗是不会觉得自己笨的,盘瓠这么想的时候,就说明它已经超出了一条狗的意识,只是它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盘瓠在路村时从未把自己当成一条狗,就是族人中的一员,但无论如何它毕竟是狗,再聪明的狗,也不过是一条狗而已。它开启灵智自悟修炼至今,已经到达了一种将要突破的临界状态,否则没有办法去思考与解决更复杂的问题。

虎娃天天带着盘瓠,山神的叮嘱也从未忘记,他当然也看出盘瓠的变化了。它有二境修为,但就算再敏锐聪慧也很难超出某个限度,在修为境界上有所突破,才能完全开启真正的灵智。

寻常五官不可能闻落叶如滚雷,又是“什么”听见了惊雷之声?这既是在问灵宝,更是在问盘瓠。假如盘瓠学会去思考灵宝的问题,而并非仅是一条狗自身的问题,就意味着灵智完全开启。

灵智是什么?首先要有天地间万物对身心的触动与刺激,然后才能对事物做出反应与思辨。灵宝感受到了某种触动的困扰,而盘瓠终于被另一种触动所困惑。对于盘瓠而言,在定境中体会到那玄之又玄的元神,突破三境之后,才能拥有真正开启完全的灵智。

虎娃最后对灵宝说道:“很多人可能从未迈入初境之门,却会希望或幻想若自己也能得到秘法传承、修成种种神通法力,然后就将能怎样怎样。可神通法力是从何而来呢?若没有对万物真切的感触,又如何以身心去触动万物?若说这世上有御物神通,那么所谓的神通就来源于此,你如今已到了这个境界,只差再迈出半步。你肯挺身而出来到白溪村相助,必然是心有所触,而我也一样。这些天你将村民们操练成可战之阵,也是在触动于人。可能就是这样的经历,让你在修炼中有如今的感受。”

说到这里,虎娃一招手,院中有三片落叶飞了进来,在屋子中央盘旋飘舞,却未发出一点声音。他看着黑暗中飞舞的落叶又说道:“并非有惊雷震耳,只是它触动了什么。定境中知何处闻雷声,便能触动于它。这修炼中的半步,才是于无声处化惊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