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5章、落叶如奔雷(上)

白溪村全体青壮男子共编成二十四队。寨墙有六个缺口,两队守一个方位,共需十二队,其余十二队则负责轮换。待战事发生时,也是由十二队守住寨墙,另外十二队则集结在村寨中央为后备军、可随时增援各方。

短时间内,白溪村赶造出的长枪也只能装备这么多人了,还要留一批以备损耗。但还有另外一千余名村民呢,灵宝又下令到野外砍了一千多根竹子,皆鸡蛋粗细一丈多长,并将顶端斜着削尖。剩下的村民不论男女老幼,只要是能拿得动的便人手一根。

当大战发生时,闲人都要躲在各家院中不许乱跑。因为万一哪个缺口没守住,被敌人特别是那些猪头人冲进来,组织反扑时最大的麻烦就是惊慌奔逃的村民,如果战斗队伍被冲散,白溪村将不战而溃。

若有冲入村寨的敌人闯进或逃进谁家院内,那么院中所有人便持竹竿齐刺。

二十四队长枪阵往村中一摆,一千多支削尖的长竹竿发到每一个村民手中,心里的感觉就大不一样了。手中有家伙心里就有底啊,这些村民从未学过近战格斗,所以灵宝给的全是长家伙,也能消减近战怯敌之心。

如今再到村寨中转一圈,感受与几天前完全不同,村民们斗志高昂,更重要的是有信心能将来犯的妖族和流寇都给捅死,毕竟他们人多势众啊。

接下来就是各位高手的安排,六处缺口都由谁来负责?他们在地上画出了寨墙的轮廓,田逍和虎娃不约而同都看向紧邻白溪的寨门方向。敌人若从那里冲进村寨,是由溪边的斜坡向上仰攻,照说是比较容易防守的,但却是最重要的地点。不仅因为那个缺口最大,而且白溪英家就离那个位置不远,很可能就是流寇的主攻方向。

田逍指出这个地方应由修为最高的带队守备,还没等虎娃说话呢,北溪便点头道:“那就由我来负责吧。”

白溪英族长又说道:“六个人守六处缺口,还剩一个人居中策应支援,就由我家虹儿来负责吧?”不论敌人从哪个方向攻来,村中负责率领后备队伍的人都不会首先遭遇强敌冲杀,应该是相对最安全的,所以白溪英想让自己的儿子负责。

北溪却摇头道:“就是因为不知道对手会集中力量攻击何处,我们才要在村寨中集结人手,无论哪里有事,这支队伍都是第一个赶过去的。而守在其他地方的人,先要确定所守之处无事,才能过去帮忙。所以负责后备之人一定要修为高超且擅长远攻,你们也看见小先生那天施展的石头蛋威力了,只有小先生最合适!”

临敌的作战计划也确定了,接下来仿佛已经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做,就是每日操练等待敌人。天上那轮上弦月已变成了下弦月,只剩下一个弯弯的细芽。待到这一轮细细的月芽消失,再变为上弦月升起的时候,妖族和流寇恐怕就要来了。

这天吃完晚饭,灵宝在村寨中巡视了一圈,天黑后才回到仓房休息,又一次定坐修炼。最近他好像总是憋着一股劲,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随时准备迎接将要到来的战斗,只要想一想这些事,感觉就会非常激动,坐下后迟迟不能进入定境。

灵宝勉强收摄心神入定,却又感受到各种惊扰,就连枯叶被风吹过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传入耳中都如重重的敲击。这是非常难以忍受的经历,近来却总是如此,而且越来越夸张,灵宝意志坚韧,但再这样下去他几乎就无法修炼了。

他自己也清楚,今日白天时情绪有点不对劲,差点动手揍了一个动作不太利索的村民,人家不过是搬石头垒寨墙的时候慢了点。但那人小时候摔断过腿、走起路来有点瘸,自己也不应该发那么大火呀,不仅大声训斥了一番还差点动手了。

冲动过后,灵宝也后悔了,又向那人道了歉。他觉得自己这并不是情绪失控,而是人变得异常敏感,就连一只蚂蚁爬到手上也感觉半边身子都痒。偏偏这天夜里有风,不知刮起何处的枯叶在屋顶上和院中盘旋,声音犹如密集的战鼓不断敲响。

灵宝终于长出一口气,心神散乱出离了定境,一旦不再修炼,感觉立刻就轻松好受多了。这时在黑暗中就听对面墙角的虎娃突然开口道:“落叶如奔雷,灵宝壮士,你近来的修炼一定很辛苦吧?”

灵宝吃了一惊,他的感受虎娃竟然了解得这么清楚,随即大喜过望道:“小先生,您的眼力真是惊人,我最近确实总受惊扰,虽然一直坚持勤修不已,但困扰越来越大,感觉修炼之路已经到了尽头,几乎走不下去了。”

虎娃说道:“你的修为已有二境九转,而这世上的三境、四境修士就在村中,当然不是前行无路,而是你自己出了问题。”

灵宝满怀期切地问道:“不知我的修炼错在哪里,小先生能否指点?”

他是一名散修,想当初只是得到松岗城的勾皓先生一番简单的指点,坚持修习多年,在练成开山劲以及武丁功后,终于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在这个年代,几乎没有人不想成为一名修士,也有各种修炼秘诀传世。

普通人能够得知的往往只是一些境界上的讲究和神通的描述。其实在各个地方,比如各部族、家族中也有一些修炼的方法流传,否则世间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修士,但高深境界的修炼秘法却要靠师承。

总有人能迈过初境得以修炼,在摸索中解决种种困扰,并设法向人请教,也与其他的修士交流印证,每个人的探索都等于走出了一条不同的道路。灵宝这种并无传承的散修,颇有些类似山野中自悟成灵的妖物,摸索到某一步,可能就终身无法修为更进。

这种情况要么是因为走错了路,要么是花了冤枉功夫,而不论是妖物还是人,寿元与精力总是有限的。所以若山和若水在山神的指点下练成了菁华诀,能够长久保持青春鼎盛的生机,这显得太珍贵了,否则山爷也不可能等到现在还有机会突破六境。

想修成菁华诀入门,须有四境修为为根基,而世间绝大多数没有师承的修士,其实都被挡在了四境门外。所以从相对数量而言,能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人很少;但是在若大人间,因为某些机缘能迈入初境的绝对人数,加起来也相当多了。

迈入初境之后,只要没有遭遇意外的惊扰,潜心修至九转圆满境界并不算太难;如果身体没有较大的隐患再加上点运气,也可以突破二境,以经年累月的苦练之功修至九转圆满。

从二境突破到三境,虽不像突破四境那么难,但也会遇到各种麻烦,看似因人而已,但在虎娃看来并无本质的不同。

很多修士若下的功夫不够,二境九转圆满时,往往身心巅峰状态已过,很难再有更大的潜力了。而对于灵宝这样的人,最大的困难是遇到问题不知怎样解决,最需要境界高明的尊长点拨。

灵宝修炼到二境九转圆满,全凭自己的摸索以及坚持不懈的苦练。而遇到虎娃这样的“大派传承弟子”,假如能够指点他一番,那是非常难得的机缘。

各派传承秘法,当然不会无缘无故教于外人,而且他和虎娃并不熟,只不过在驿站中偶遇,认识还不到半个月而已,贸然询问人家的门中秘传,这是很犯忌讳的。可虎娃既然主动开口了,灵宝当然求之不得,抓住机会赶紧求教。

虎娃坦然答道:“其实你并没有错,只是遇到的问题有些特殊……”他开始讲述对各层修炼境界的理解与感悟——

有人说登天之径上的层层境界,就像迈过一步步台阶,这个比喻很形象,但也并不是完全恰当。人们从初境迈入二境,并非就是脱离了初境,其实永远都还在初境的根基之中,只是修为更加精深。

人之所以能迈入初境,首先是学会了内省,在发现世界的同时去观察自己,回归一种婴儿的状态,清晰地察知感应己身的一切,入境之后才能由内而外展开神识。与生俱来的种种欲念浮现,内外交感反复体会,直至清晰无碍,则称为九转。

当人们能清晰地感知自身,才能对世界有更清晰的感受,修炼中再想更进一步,前提是洗炼与完善自身。这便是二境中的修炼,以初境为根基,运转元气洗炼筋骨形骸,消除内伤隐患,达到一种完美的状态,使精神意识与身体反应协调。

很多初境修士,感应非常清晰敏锐,但是身体跟不上意识的反应。比如一块石头砸过来,对其轨迹判断得非常清楚,但就是躲不开,到了二境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在修炼的过程中,初境修士自然比常人敏锐,二境修士当然比常人强大。但正因为如此,初境修炼中,人的精神状态容易出问题,这是第一步难关;在二境修炼中,人的身体状态也容易出问题,这是第二步难关。灵宝今天面临的,则是第三步难关。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