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4章、走眼(下)

灵宝不仅在感应体会石头蛋的物性,而且在运劲捏。以他的功夫别说鸡蛋,就算普通的石头也能以劲力给捏碎了。可这枚石头蛋丝毫没有任何变化,反而将他的手弄得隐隐作疼。

见虎娃这么大方,北溪干脆也厚着脸皮道:“能不能让我也观摩一番?”

虎娃点了点头,灵宝又将石头蛋交给了北溪。北溪握在手中凝神感应,脸色也微微一变,摩挲片刻便很客气地还给了虎娃,眼中不无羡慕之意。

因为此物不仅经过高人炼化,是物性精纯的天材地宝,而且已经是一件法器。难怪这孩子刚才在地室中没有挑东西,原来他已经有了。北溪本人苦练多年,快五十岁时才有幸突破四境,但至今也没有一件趁手的法器,所以他听说白溪村的事情会愿意出手。

可是虎娃小小年纪,一看就是刚开始修炼没多久,居然已有三境修为,还有一件随身法器。北溪羡慕之余不禁有些感慨,感慨之余又有些安慰,因为自己方才挑选的那柄青玉剑,并不比虎娃这枚石头蛋差。

虎娃自称是来自别处的修士、行游历练途中恰好路过此地,并没有说出详细的出身来历。但众人和田逍一样,都认为他的身份尊贵,不仅是大派高人的弟子,而且很有家世背景。因为一般的大派传人,也要突破四境修为后,尊长才会赐予一件随身法器。

而这孩子刚突破三境就有法器随身,可见其很受尊长重视与喜欢,真的很令人羡慕。

虎娃并没有说自己的修为已突破四境,也没有施展四境神通手段,众人想当然就以为他是一位三境修士。这么小的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必然是有传承的大派精心栽培的弟子。至于四境修为,他们根本连想都没想到,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当然也就不会问。

像这种人行游历练时,尊长可能会有某些吩咐,比如不要轻易说出自己的出身来历。其实大家都认为虎娃的年纪应有十七、八岁,只是样子看上去长得小。他那孩子般的神情,倒不像是能装出来的,可能是因为自幼不问世事吧。

像这样的少年,出身好、资质好,什么事都有人关照,无需自己操心,小小年纪就有了不俗的修为,难免不谙世事、自恃过高,所以他才敢揽下白溪村这档子事。北溪已经在心中暗想,这孩子必然大有来头、值得好好结交,假如与他搞好关系,将来说不定大有好处。

北溪甚至想到了更多,比如在与妖族和流寇的战斗中,要注意保护这个少年的周全,可不能让他顶在前面拼命。若虎娃有意外则是一大损失,这种人可不是能随意碰到的,平时也很难攀上关系。

众人吃完饭先拿了一半的报酬,各得了趁手的法宝,天已经快黑了,便要安排地方休息。可如今的白溪村各处房舍已经很挤,因为所有的居民都迁到了寨墙以内,就连粮食、器物也都搬了进来。村寨里还算清静宽敞的住处,只剩下田逍与族长家。

田逍家有三间屋子和一间仓房,之所以还空着没有搬进别人与其他东西,是因为虎娃住在这里。白溪英则问新来的几位高人想安排在哪里休息,北溪则说道:“我们都是小先生与灵宝壮士请来助阵的,都住在一个院子里,平日也好交流亲近,有什么事情也可随时商量。”

这些“高手”平日也需要定坐清修,最好都有自己的静室,田逍就把三间正屋让了出来,自己去住仓房。可是这样也不够啊,共有五位客人呢。虎娃表示自己也住在仓房里,反正那里地方很宽敞;灵宝随即表示,他也一起住在仓房里凑个热闹。

北溪很想和虎娃套近乎,方才的称呼已经从“小友”变成了“小先生”,可是他毕竟是一位地位尊荣的四境修士、众人中的“第一高手”,一时没拉下脸来也去挤仓房,稍一犹豫结果住处已经分配好了。

田逍、虎娃、灵宝三个人住仓房,地方很大,再睡一条狗都很宽敞;而北溪、云溪、时雨各住一间屋。

虎娃已经听说,族长白溪英宣布,诸位“客人”所需的供养,将由全体族人负担。这个决定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族长本人私下里已经拿出了那么多法宝。但是搞了半天,他那天吃的那顿肉,原来是算在白溪村全体村民的头上的,并非是族长一家请客。

那顿饭很奢侈啊,就算是族长家,也不可能经常那样享用。虎娃也知道,薇薇姑娘将那最后两块肉拿回家之后,并没有立刻都吃了,而是又用点盐腌上,趁着天冷就挂在屋里,每次吃饭时,她与妈妈只割下来两小片解馋,肉都已经风干了。

薇薇有次也拿来几片请虎娃再尝尝,味道居然非常不错!灵宝也尝了一片,然后赞不绝口,不仅夸肉更是夸人,将薇薇姑娘夸得很不好意思。

其实定坐修炼之时,确实需要单独的静室,因为人们彼此的神气会互相有所扰动。但虎娃倒不在乎,这间仓房以及仓房中的田逍、灵宝、睡在门口的盘瓠,不过是元神外景中的天地万物。虎娃能清晰地察知他们的生机气息,宛如曾经感受那片奇异的小世界,只是如今的世界变了。

虎娃没有扰动任何人,也没有受到干扰。灵宝夜间也在仓房的一角定坐修炼,虎娃却察觉到他的气机运转有点不对劲,似乎总是在克服各种惊扰,处于一种非常敏感易受刺激的状态,只是依靠意志在坚持,却不是以真正的定力去自然化解。

虎娃有点疑惑,看来这位壮士在修炼到二境九转圆满时遇到了些问题,却不知怎样去解决。但虎娃并没有着急说什么,打算再观察感应得更清晰一些,关于登天之径的重重境界,他也需要体会总结,不仅是从自己的角度,他人的经历亦是一种印证。

灵宝是个闲不住的人,第二天吃完早饭便叫上时雨去看村民操练,而田逍在指挥。这些平时只会种庄稼的村民拿起长枪组成队列,场面有些乱糟糟的。然后他又转了一圈,看看各家各户的人都在干什么,中午时便把族长等人都叫到了一起。

灵宝说道:“大家这样可不行,又不是进山刨地,在战场上是见生死的事情!”

田逍苦着脸摇头道:“这我也清楚,可是他们并非士兵,而且时间太短……”

白溪英则恨恨地说道:“很多人各怀私心,却被严令留在村寨中不得逃离,惧怕之下才拿起武器准备作战,可也是战战兢兢不成个样子。照我看就应该像军阵一样施以号令,谁敢不认真对待,就要重重处罚!”

虎娃皱眉道:“有人在操练时装样子,到底是装给谁看呢,流寇吗?……明明心中忧惧,那就更应该认真对待,非得死到临头才后悔吗?”

田逍叹息道:“真要是死到临头,就根本来不及后悔了。他们是装给别人看的,心中却希望厮杀之时用不上自己,反正有别人顶上去。”

灵宝说道:“我在兄长家中时,也经常听他谈论军中之事。以号令定行止当然十分必要,但如今最重要的是鼓舞士气、使他们敢于一战,也要清楚若不奋力搏杀会有什么后果。而不是拿着长枪排队,比划着刺杀的样子。如果可以,这里所有迎敌之事都交给我来指挥吧。若我的号令有人不行,白溪英,可否由你来负责处罚?”

灵宝虽脾气耿直,但看人看得很明白,一看就知道白溪英平日做事挺狠,在村中很让人怕,对待那些普通村民也绝不会给面子留情。而灵宝想指挥村民备战,必须令行禁止,让白溪英来做这个行刑者最合适不过。

事态紧迫,其他人都没有异议,灵宝能揽下这件事当然最好,于是就商议决定将指挥训练村民的任务交给他,并由田逍和白溪英协助。灵宝接过指挥权之后,村民们就完全变了样子。灵宝的要求不仅严格,而且非常具体。不论是作战的号令、队列,操枪的动作、步伐,甚至前刺的动作、角度都很明确,不能出差错。

青壮男子十人一队,队中有一人出错则全队受罚。不仅如此,灵宝还让村民弄来不少包裹了很多层厚麻布的木桩,他站在寨墙缺口外将木桩扔进来,左右两队喝出杀声轮流操枪刺出,必须练到刺中为止。刺不中者受罚,虽刺中但力不能穿透层麻刺进木桩者,亦令众人耻笑。

其他打造武器、修补寨墙的村民们也分被成小队,若未完成每日的定量,同样全队受罚。罚如此,赏也如此,表现最好的队伍可以吃到肉,并令众人赞之。

灵宝每日率村民操练,带头大喝杀声震耳,并宣讲若战败如何、若拼死出战必有胜机。这些其实都是废话,但慷慨激昂地反复宣扬,村民的情绪也必然受到鼓舞和感染。加之操练得越来越有效果,大家的精气神完全不一样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