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4章、走眼(上)

听见北溪提出这个要求,田逍反而松了一口气了。他早怀疑那些流寇就是当地人,其中也有至少三境以上的修士,万一灵宝恰好找到这些人头上怎么办?虽然这种可能性很小、哪会有那么巧的事,但也不得不考虑。北溪与云溪这两位修士一来到白溪村,就表明了这样的立场,反倒说明他们和那伙流寇应该没什么关系。

北溪提出的第二个条件,就是要先拿到报酬。因为万一白溪村最终不敌,族人们四散溃亡,北溪与云溪恐怕自己也得逃命,又到哪里去找白溪英要报酬呢?这是丑话说在前头。

白溪英闻言面露为难之色,而北溪又说道:“族长,你不会是拿不出来吧?我与云溪老弟在城廓中修炼多年,如今我已是一名四境修士,我们两人也还没有顺手的法器呢,你小小一位村寨族长,怎会拿得出这么多法宝?”

白溪虹答道:“那是祖上所留,我的祖父曾是一名五境修士,身为飞虹城城主六十年!……我们既然做出了承诺,又怎会拿不出东西?”

北溪一摊双手:“既然如此,那就更应该让我们先拿到法器了。战斗时不用,难道还要等到事后再取吗?”

这话也有道理,修士与人斗法,多半的威力都体现在法宝上。就算三境修士尚无御器之功,能使用更加锋锐的飞刀飞剑,威力也会更为强大。既然白溪英家有这些东西,干嘛不先拿出来让这些高人在战斗中使用呢?

这时灵宝开口道:“尚未出力助人,却先索取重谢,这确实不合情理。但在战斗之时,手中有更强大的武器也是更好。白溪族长,我看这样吧,你将答谢的东西都拿出来,大家先拿一半的报酬,根据自己所需挑选。比如北溪先生,便先挑一件趁手的法器。而我嘛,只有区区二境修为,也发挥不了法器的妙用,就先挑两件最适合作战的宝器。”

这一提议受到了众人的赞同,商议的结果,众位高手都先拿一半的报酬,要么是一件法器、要么是两件宝器,先在战场上使用,事后再拿走剩下的。白溪英朝白溪虹使了个眼色,便请众人起身离席来到了后院,此地并无闲杂人等,就连白溪英的其他家人也都退避了。

后院中有一间仓房,是堆放粮食、柴草等杂物的地方。请云溪先生施展御物之法,将那些杂物都挪开,再掀开一层土竟露出两块石板,移开石板后,下方有一间非常隐秘的地室。众人拿着火把进入密室中,北溪嫌光线太暗,从怀中取出一根兽骨,顶端的骨节如并列双珠,竟在法力催动下发出了柔和的光芒。

虎娃觉得很好玩,此兽骨不一般,应是出自某种妖物的原身,也是炼器的天材地宝。但它尚未被炼成法器,应该是一件上品宝器,以法力激发光华却比火把好用多了。看来它是北溪很珍贵的器物,否则也不会随身带着,也可能是他自己炼制的。

虎娃又想起了自己的那些石头蛋,以法力激发应该也可以发出光芒,只需收摄其法力不要冲击到四周伤人,倒也可以悬在半空于黑暗里照明,就不知道效果怎样?他还没有这么试过。

虎娃在想自己的石头蛋,而众人的目光全被密室中的东西吸引了。这间地下密室是用整块的条石砌成,非常坚固,四面的石壁上凿有很多凹槽,槽中放着不少东西。

一件东西是不是法器,须有四境修为方能确认,要以御器之功去感应能否与身心一体,再体会其神通妙用。而四境以下的修士是没有这个本事的,但他们也可用神识感应其物性特征,如果物性精纯毫无杂质,那也可能是一件法宝了,至少也是经过炼化的天材地宝。

众人在北溪先生的带领下一一观察感应,这里面一共有七件法器,十余件宝器,清一色都是下品法器与中品宝器。

但这些东西已经足够惊人了,想必就是白溪英的祖父留下的宝物。众高人都不是傻子,彼此对望一番,眼神中仿佛都有话未说,他们多少也猜出了那些流寇的目的——恐怕就是冲着白溪英家这间密室里的东西来的。

而白溪英恰恰用这些珍藏的宝物为代价,请来高手对付妖族与流寇,不失为明智的选择,否则他恐怕什么都留不下,甚至会赔上身家性命,就连很多族人都要跟着一起倒霉。

众人并没有商量,却很自觉地让北溪先挑东西,然后是虎娃与云溪,最后才是其他高手,这并不仅是地位的差别,而且更好的器物在修为更高者手中,才能发挥更大的作用。北溪取了一件法器,是一柄带着淡碧色光华的短剑,只有三寸多长似是玉质。他在手中摩挲把玩了很久,又闭上眼睛凝神感应了一番,这才小心翼翼地将其收入袖中。

虎娃则把密室中所有的东西都摸了一遍,甚至连砌墙的石头都摸了,而那些器物更是逐一凝神感应了。可是他研摩最久的却不是那剩下的六件法器与十余件宝器,而是放在角落里几块比较奇怪的东西。那些都是炼器的天材地宝,当年那位老城主所留,但还没有经过任何炼制处理。

但虎娃最终没有挑选任何器物,只是笑了笑摇头道:“你们先挑,我暂时不拿。我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武器,就是平时最顺手的。至于报酬,等事后再说吧。”

虎娃原本就没想要白溪村的东西,而且说实话,他也没看上这些器物,对他本人而言确实没什么用。若说战斗时使用的法器与宝器,他早就准备好了,否则又何必把石头蛋与弓箭取出来放在身上呢?

他刚才摸了半天,只是感应、研究、借鉴而已,想看看人家的法器与宝器是怎么炼制的,用什么材质、以什么手法、有什么灵性妙用、得失之处?

众人接着挑选,云溪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拿走了一件法器。而灵宝和时雨则各自挑选了两件宝器兵刃,至于法器先留在这里吧,反正现在也用不上。老者田逍也借走了一件宝器,将在战场上当作武器用。而白溪英难得大方了一回,当场表示这件宝器不用还了,就算是给田逍率领族人守护村寨的奖励。

等大家挑完器物,又将那间仓房恢复了原样,表面上看不出任何痕迹。众人都站在后院中,北溪突然说道:“虎娃小友,你方才没有挑选器物,说是自己有所准备,那么能否露一手神通让大家开开眼界啊?我们将共同对敌,了解彼此的手段,也好策应配合。”

虎娃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物,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呢,好几人失声道:“什么!你的法宝就是一个鸡蛋?”

也难怪众人吃惊,这宝贝也太像鸡蛋了,不仅样子惟妙惟肖,就连给人的感觉都十分类似,除非延伸神识仔细感应,但此刻它正被虎娃拿在手里呢,众人也不好放肆地窥探。虎娃很不好意思地解释道:“这是个石头蛋,但样子确实很像鸡蛋!”

说着话一挥手,石头蛋凌空飞去,在空中疾速地盘旋化为一道几乎快得看不见的虚影,飞出了族长家的后院上空,在十丈外穿过一棵大树,速度没受丝毫影响,又飞回到虎娃的手中。虎娃没有用别的手段,这就是最精纯的御物之功。

众人“看”得清楚,十丈外另一户人家的院子里,长着一棵高大的树木,树干比水桶还粗,这枚石头蛋无声无息地穿过了树冠下方的主干,留下了一个笔直而光滑的孔洞,却连树身都没有震动,飞回到虎娃手中还有点发烫呢。

众人皆吃了一惊,这少年境界根基扎实、法力精纯,虽然只操控了一枚石头蛋,但手法干脆利索,力量和速度都控制得堪称完美,就算在十丈外的距离也保持了强大的威力。这手功夫绝不是一般散修在短时间内自己瞎练能掌握的,必然是得自高人的精心指点。

他们都猜对了,但也都猜错了,而且全部看走眼了。

虎娃确实受过当世顶尖高人悉心的指点,但那位高人从未教过虎娃任何修炼秘诀,更别提这种由修为境界而化生出的神通法术了。虎娃玩石头蛋从来没有人教过,他刚才也没有卖弄的意思,就是告诉大家——自己有武器、完全能在战场上使用。

灵宝脾气爽直,随即笑道:“小先生,您这真的不是鸡蛋吗,能不能让我看看?”

除非是关系特别亲近与亲密之人,否则随便拿人家的法宝去研究,在修士之间是非常犯忌讳的事情。但灵宝是个野路子散修,在这种场合也不是太讲究。虎娃在这方面就更不在意了,顺手就扔给他了。

灵宝接在手中还开了句玩笑:“哎哟,这鸡蛋让你给弄熟了!”紧接着脸色就微微一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