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3章、心目中的英雄(下)

虎娃对这种事情也没经验,他甚至都不清楚双流寨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只是来帮田逍看人的。而田逍其实也无头绪,他还真的就是来碰运气的,听灵宝这么说,便愁眉苦脸地问道:“壮士,那您认为该怎么办呢?”

灵宝很认真地思索道:“其实白溪村的报酬还不错,应该能请动一些闲散修士了。我在兄长家中时,也认识了城廓中的一些高手。既然已经答应帮忙,不论是帮白溪村还是帮我自己,那就帮人帮到底吧!这就去再为你们找三个人来,其中尽量请到四境以上的修士,只要白溪村能按承诺的条件答谢他们。”

田逍连连道谢,不仅大喜过望且感激万分,要不是灵宝伸手拦住,他早已拜倒于地了。

这几人做事都非常爽朗干脆,当即就商量决定,灵宝去城廓中私下再请三位高手,田逍与虎娃赶紧先回去,抓紧时间训练村民、修补寨墙、打造武器。说完之后,壮士灵宝便匆匆告辞。从双流寨到飞虹城还有三十里路,这并不是直线距离,途中还要绕山拐个弯。

田逍万没想到,在双流寨只住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便在驿站中就将事情搞定了。当灵宝走了之后,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感觉如做梦一般,等回过神来再看着驿站门外的集市,甚至有点恍惚,仿佛这一切好似没发生过。

虎娃则和田逍打了声招呼,要他且在驿站里等一会儿,自己要带着盘瓠出门去集市上找点东西。田逍就坐在屋檐下等着,时间没过多久,虎娃领着盘瓠回来了,再看这少年已经变了装束。

单薄的葛布衣裳外又罩了一件新的毡布袍子,上身还穿了一件裘皮坎肩。此坎肩是狐狸皮缝制,毛短而密,非常轻便保暖。虎娃因为身穿的衣服而引人惊诧,如今也不想再过于显眼,所以换了与时节相符的装束,至少看上去给别人的感觉不是那么特别了。

他的那件裘衣,对普通人而言应该挺贵重的,但以一位外出行走的共工身份,如此才不算过于寒酸。他刚才悄悄找了个僻静无人之处,从神器兽牙中取出了几张蛮荒深山中带来的兽皮,在集市上和人换了毡袍,至于那件狐裘坎肩,则是水婆婆给他做的。

虎娃还取出了那枚法器石头蛋,以及山爷特意为他重新打造的短弓,另外还有一筒羽箭。他将石头蛋和短棒似的弓都收在了袍子里,短而轻的羽箭总共十二支,箭筒就提在手里走回了驿站。

田逍吃了一惊道:“小先生,您去置办衣物了?这些东西何必自己破费呢,只要您有需要,白溪村定当双手奉上……这是您买来的箭矢吗?假如需要武器,怎能让您亲自去买呢?……这样的箭,能用什么弓射啊,您不会是被人骗了吧?”

虎娃手中那筒短箭,确实有点像小孩的玩具,上过战场的田逍还从未见过这种箭矢。同样的材质,弓脊越长、控弦的距离越宽,射出的箭就越迅疾越有力。这样的箭支就算配上了弓,射出去也是轻飘飘没多远啊,在战场又有什么用呢?

虎娃却笑道:“白溪村的人很少狩猎,就算族中有弓箭也不会太多,更没有适合我用的。况且如今打造长枪就已很紧迫,而打造弓箭、训练射手则根本来不及,所以我还是自己准备吧……至于衣服嘛,本就是私人之物,何必烦劳白溪村?”

弓箭比普通的武器要复杂得多,想制作在战场上能用的弓箭,需要的时间不短,而且有很多道工序,不是人人都可以胜任的。更难的是培养合格的弓箭手,那需要过人的膂力与长期的训练,对白溪村而言就更来不及了。所以目前只能操练村民使用最简单的长枪。

虎娃既是“高人”,想必使用这种弓箭另有妙法,田逍也就没多问了,他只是叮嘱道:“双流寨不比别的地方,规模大、来往的人多。寨门处有隶属城廓的军士守卫,虽然平时不怎么管事,但遇到携带武器的陌生人等还是要盘查的。虽然您这筒羽箭就算被盘问也没有太大关系,但还是少点麻烦好。”

假如是大家都熟悉的当地人,拿着弓箭外出狩猎倒没什么麻烦,可若有来历不明的外乡人携带凶器行走,在每个重要的关口都会受到盘查的,要问明其身份、携带武器是什么目的?虎娃听了田逍的解释,又想起了山神的叮嘱,顺手将那一筒短箭也藏在了袍子下面。

还好袍子很宽大,虽然还是露出了点箭筒的轮廓,但用胳膊挡着倒也不算太显眼,两人就这样带着狗离开了双流寨。在回去的路上,田逍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今天的遭遇,忍不住问道:“小先生,您看那位灵宝壮士,能请来我们想要的高手吗?”

虎娃回身指着双流寨的方向道:“逍伯,按照原先的打算,我们就在双流寨的集市上傻站着碰运气,能请到我们需要的高手吗?”

田逍:“恐怕很难,这原本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虎娃:“灵宝肯帮忙,当然比我们在集市上傻站着要好。此人当年只是得到一番指点,就坚持修习定坐多年,终于迈入初境,而且自己在村寨中居然练成了武丁功。这种人决定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尽力完成的,我们回白溪村等他便是。”

果然不出虎娃所料,仅仅过了三天时间,灵宝就带着另外三个人赶到了白溪村。此三人都是这位壮士请来的高手,他们听说了白溪村的事情,都表示愿意助阵。其中修为最高者是一位四境修士,名叫北溪。

这位北溪先生是一名散修出身,并没有在城廓中担任正式的职位,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形容,其实已经年过五旬了。他是在三年前突破了四境,于十年前突破的三境,至于如今有四境几转修为,其本人倒并没有细说。

与北溪同来的另一名三境修士名叫云溪,有四十多岁,也是一名散修。他们在飞虹城都挂着共工的名衔,平日里来往较多、私交甚密。

这两名修士应该都是冲着法器和宝器来的。至于另一人并非修士,他叫时雨,是灵宝在飞虹城中认识的朋友。

时雨今年二十六岁,早年家境殷厚,却肯下苦功修炼,虽未迈入初境成为一名修士,却练成了开山劲的武丁功境界。如今父母已故就剩下他一个人,家道也渐渐败落,他不善别的营生只好习武练功,平日里颇有些无所事事,却与来到飞虹城探亲的灵宝一见投缘,成了好友。

时雨很羡慕或者说有些崇拜灵宝,因为灵宝不仅练成了武丁功,后来还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这个汉子与灵宝一样,既练成了一身功夫,也怀着成就一番英雄功业的抱负与理想。他听说消息便主动行此仗义之举,希望受到城廓以及各村寨民众的称颂赞誉。时雨与灵宝此番都自行携带了弓箭与武器。

田逍与白溪英父子代表白溪村,再三表示了感谢,并热情地接待了他们,大家当天就在族长家吃的饭。看见他们的到来,田逍心里才有了底。

假如灵宝请来的高手,修为都未超过二境,那么情况就有点不妙了。根据已知的线索,山膏族的族长猪三闲有三境八转修为,更兼妖族出身,有着得自祖先的天赋神通,而流寇中至少也有一名不弱于三境的高手。

在普通人眼中,有初境修为可以称得上敏锐;到了二境修为,可以称得上强大;只有到了三境修为,才称得上神奇。而在修士眼中,只有突破了四境,才可称修炼有成。

据说那伙流寇有五十多人,皆身手不凡,其中可能也有一批修成开山劲的高手,仅凭田逍、白溪虹、灵宝、时雨这几人是难以抵挡的,只有依靠全体村民的力量。假如再有猪三闲等高手来袭,原先就只能依靠虎娃了,而这位小先生届时恐怕人单力孤。

如今幸亏又有了北溪与云溪助阵,尤其是多了北溪这名四境高手坐镇,田逍终于松了一口气。

灵宝和时雨两人,来此都是出于慷慨仗义,欲成为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人物,并不是为了白溪村的答谢,至于有重谢当然也更好,可是北溪与云溪却不一样。北溪先生在吃饭的时候,就当面提出了两个条件,云溪也随即附和。

其一,他们只是来帮忙的。假如妖族和流寇来犯,会尽自己所能抵御对方的高手,但白溪村众人若最终不敌,他们也不会死战到底。这话的意思很明白,他们可以出力相助,但不想搭上自己的性命,若众人败亡,事不可为时自会避走。法宝再好,也要有命才有用。

田逍叹道:“若我们做足了准备,白溪村最终仍溃败不敌,连族人们自己尚且都会四散逃命,又何况你们这些只是来助阵的客人呢?先生的话其实不必多说,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