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3章、心目中的英雄(上)

那汉子傻眼了,张着嘴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并非所有的修士都擅长于炼器,而一位共工以神通法力处置某些材料,往往都是为了炼制珍贵的宝器或法器,就没听说过谁会把这等功夫用在一块又脏又破的旧包袱皮上。

这块毛毡是汉子用来包东西的,昨夜见这少年衣衫单薄实在有些可怜,就顺手扔给他御寒了,万没想到却是这样一种结果。

田逍这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也愣了愣,然后露出了笑容。通过这两天的接触,这位老者多少也了解了虎娃的脾气,他就是一个率性的孩子,经常会做出一些其他人看来很无聊甚至目瞪口呆的事情,比如在溪边抟泥,当场炼制了一个陶罐赔给薇薇姑娘。

那汉子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道:“小先生,您既有此等修为,又何必在这种地方过夜呢?”

虎娃笑着反问道:“这位老兄,你不也是一名修士吗?至少有二境修为,而且与别的修士不同,你还练成了开山劲并修成了武丁功,不也同样在这里过夜嘛!我也觉得有些好奇,一般人若迈过初境得以修炼,又何必再去修炼开山劲这种功夫呢?”

虎娃自己也修炼过开山劲,但那是山神的吩咐,也因为是路村祖先自古所传。其实对于他本人来说,练不练都无所谓,除非是在特殊的场合想掩饰修士的身份、只做一名战士。

虎娃的语气平淡且平静,平静得就像在问别人——你脸上这个包是被蚊子叮的吗?但汉子却惊讶得差点没蹦起来,他的底细就这么轻易被人看破了!这感觉就像是一位浑身被衣物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姑娘,却有迎面走来的陌生人说道——你胸口下面有颗痣。

那边正在做饭的田逍又愣住了,随即又惊又喜。他刚才还在琢磨,在这双流寨能否碰到想要请的人、又该怎样开口求助?结果连驿站的门还没出呢,身边就已经坐着一位,其修为底细被虎娃点破了。

目瞪口呆的汉子问道:“小先生,您是怎么看出来的?而且看得这么清楚!”

虎娃仍然笑呵呵地答道:“这不是看,我也是一名修士,而且和你一样,也将开山劲修炼到武丁功的境界。方才感应你的生机神气,我能察觉出一些端倪。”

汉子连声称佩服,这时早饭也做好了,三人一狗便围坐在一起吃。汉子主动介绍了自己的身份来历,他叫灵宝,来自高城的一个村寨,此番来到飞虹城是来看望哥哥的。虎娃昨天夜里曾披过的毛毡,原先就包着不少他从家乡带给哥哥的东西。

灵宝的兄长叫村宝,其经历和当年的田逍差不多,曾受征召加入相室国的军队戍边,但是近年并无战事,他也没有上过战场厮杀,却在军阵中得授开山劲并将之练成。灵宝的开山劲是哥哥教的,能在村寨里自行修成这种功夫可真不简单,可见他是一位意志非常坚韧之人。

他哥哥名叫村宝,大概就是“村寨里的宝贝”之类的意思,普通人起名大多是这种风格。但灵宝这个名字却有点怪,虎娃也好奇地追问了缘由。灵宝介绍时神情有几分得意,说话间甚至不自觉有些眉飞色舞的感觉——果然有故事。

据说就在灵宝出生的那一天,恰好有一位修士路过村寨,应族长的请求,这位高人炼成了一件珍贵的上品宝器。在村寨居民单调而平静的生活中,这可是值得讨论与回味多少年的大事。上品宝器虽还不是修士的法器,但也具备某些特殊的灵性了,比如虎娃从小戴的那个天青藤环。

所以父母给这个孩子取名为灵宝。而那名修士如今在相室国中也是赫赫有名,就是松岗城的勾皓先生,也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国工大人。但在灵宝出生时,勾皓尚刚刚突破四境修为。

虎娃并不清楚,他和灵宝谈到勾皓的时候,那位松岗城的勾皓先生正到了山水城拜山、与山爷一起玩赏风景呢。

既然叫了这个名字,出生时又有这个故事,灵宝从小就特别羡慕那些有神通法力的修士,也希望能够迈入初境得以修炼。他十八岁那年,特意背着行李干粮远去松岗城拜见勾皓先生,想成为勾皓的弟子并得其指点。

像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自讨没趣,没有哪位高人有义务或者闲心,去指点找上门来的陌生人修炼,栽培一名正式的传人是要付出很多心血的。他们就算想收传人,也是自己挑选资质和悟性不错的后辈,更重要的是知根知底,了解其家世背景、脾气秉性。

可是那天勾皓正好闲得没事,心情也很不错,听这位上门的少年讲述了自己的名字及其来历,当年竟与自己颇有些缘份,于是就开口指点了一番。勾皓介绍的无非是如何定坐入境的种种讲究,这是迈入初境的基础,让灵宝回去自行修炼,能不能成功则看资质和运气了。

灵宝回家之后便每日依法修习,好像有点感觉但又好像没感觉,始终没有突破初境。这时他的大哥戍边归来,不仅在军阵中练成了开山劲,同时也立下了军功,所以得到了任用,将去飞虹城担任巡城守备军的一名队长。在离开村寨之前,兄长传授了灵宝开山劲。

做不成修士,能练成开山劲也行啊,灵宝便在家中自行修炼。并非在军阵中那种受监督、必须每日坚持操练的环境下,全凭自觉修炼这种苦功,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而灵宝偏偏练成了,而且达到了武丁功的境界。

在修炼开山劲的过程中,灵宝并没有放弃勾皓所教的定坐之功,有意思的是,当他练成武丁功之后,居然迈入初境得以修炼。这是比较少见的情况,可能是他开了窍,或者在常年的定坐中终于有所感触,终于迈过了那道看不见也摸不到的门户。

这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灵宝的修为和白溪虹一样,也是二境九转,同时他还和田逍一样,也练成了武丁功。灵宝这次是到飞虹城看望哥哥后返回家乡,双流寨是必经之地,在驿站中投宿时恰好遇到了虎娃与田逍。

灵宝既然介绍了自己的来历,田逍也介绍了他和虎娃为何来到双流寨。虎娃是一位出外历练行游的修士,路过白溪村时恰好听见了两个猪头人的谈话,有流寇勾结妖族将在下个月去洗劫白溪村。虎娃不仅通知白溪村防备,而且在村民的哀求下答应留下来帮忙,此番是来寻找高手助阵的。

但田逍和虎娃并没有讲述他们自己猜测和推断的那些情况,比如那些流寇可能就是本地人、盯上白溪村又有什么目的,只说了他们所听到、看到的一切,同时介绍了白溪村的打算——至少再请来四名高手,并答谢每人一件真正的法器外加两件宝器。

灵宝听完之后,奋然起身道:“竟有这等事情!若你们不嫌我修为低微,我也愿意助一臂之力,去挑战那些妖族和凶残的流寇!”

如今世上虽然坏人并不少见,但大多数人都很简单朴实,其中也不缺乏慷慨仗义之辈。灵宝自幼羡慕那些拥有神通法力的高人,自己又练了这么多年的功夫,一身本领却始终没有太大的用武之地,听说了这样的事情,也觉得热血冲动。

很多像他这样的人,肯下如此苦功修炼,心中往往都怀着某种抱负与梦想,修成屠龙技、建立不世功,就像那些上古传说中被历代人所传诵的英雄。可是在平淡的现实中,这样的梦想显得实在太渺茫了,就连名正言顺找人打架、还能赢得赞誉的机会都没多少。

如今能帮助一个村寨,去对抗强悍的妖族与凶残的流寇,这不正是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壮举吗?想想都令人激动!所以灵宝当即挺身而出。

田逍赶紧起身行礼道:“老夫代表白溪村全体族人,多谢壮士!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报答您的。”

灵宝摸了摸后脑勺,又很不好意思地嘿嘿笑道:“其实我不是为了你们的报答,这本来就是我辈应仗义挺身之事……但像我这样的散修,能得到一件法器的机会却很少,就算现在用不着,也可以为将来准备着,说不定我也有突破四境的那一天呢!”

虎娃笑道:“灵宝老兄,你不用听说有答谢就不好意思。帮不帮忙是我们的事,怎样答谢是他们的事。”

吃完早饭,太阳已经升高了,在驿站中投宿的人们早已离开,院子里只剩下了他们几个。他们又聊了一会儿,谈的还是白溪村的事情——对敌的计划以及各种安排。

灵宝皱眉道:“你们来到双流寨想找人助阵,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此村寨虽大,但毕竟也只是个村寨,哪会有太多高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恰好就路过这个地方,又恰好让你们给碰上、还能答应帮忙?我听说这双流寨倒是有几位修士,但他们皆身份尊贵,有的还在城廓中任职,平日里一般的事情都不会轻易出手,恐很难为一条偶尔听来的传闻去白溪村久待,更何况可能还要拼命呢?而你们又不欲声张、恐让流寇察觉,于是就想在这里碰运气。但这么做是不行的,时间也来不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