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2章、眼界(上)

如果那些“流寇”察觉白溪村有所准备,下个月不便动手,反正他们就是本地人,有得是时间等待,等到白溪村请来助阵的高手都走了、村民们的防备也松懈了,然后再突然袭击,白溪村仍将面临大祸。

田逍忧心忡忡道:“假如花了大代价请来一批高手,流寇下个月却不来,白溪英恐怕该哭了。他哭不哭倒是其次,关键是白溪村以及周边村寨的危机仍在。所以我们尽量不要宣扬请高手助阵之事,让那些流寇认为能得手,还会按照计划前来。”

虎娃说道:“那些流寇已经很谨慎,因为白溪村规模不小,他们也担心这里可能冒出来什么高手,所以才会勾结妖族一起动手。只要这里没有城廓中的军阵驻守,他们应该会按计划行事的。其实我也觉得很惊讶,白溪村看似强盛,实则就像一只又肥又笨的老母鸡,终于引来了天上飞过的猛禽。”

田逍一拍大腿道:“小先生,您说的太对了!”

虎娃忽然又皱眉道:“可我还是觉得奇怪,那些猪头人与白溪村有宿怨,想来抢仓库里的粮食,倒也勉强能说得过去。可是那样一伙强人,难道仅仅是来抢山薯的吗,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话说到这里虎娃的声音突然顿住了,与田逍对视一眼,两人几乎同声道:“族长家的东西!”

讨论到此刻,关于这伙流寇的底细,在虎娃心中已变得渐渐清晰。他们就是当地人,其中有至少一名三境以上的修士,而且清一色身手不凡,想当初第一次作案,目标就是那三户人家。而那三户人家的情况,与如今的白溪英家可能是类似的。

那三户人家有共同的父辈祖先,其中还有一名三境修士,其祖上应该出过高手、留下了一批珍贵的器物,被那些人察知了底细。而这样的底细内情,恐怕只有当地人、尤其是当地的修士才会最了解。

第一次行凶,没有人认出他们,而那三户人家也无人幸存。第二次行凶,他们可能被人识破了身份、甚至叫出了名字,所以屠灭了整个村寨;也可能是这个村寨的全体族人都拿起武器战斗,但最终不敌。

那些流寇当然不会是到白溪村来抢山薯和鸡蛋的,他们的目标就是白溪英家。至少田逍和虎娃已经知道,白溪英家里至少藏着六件以上的法器以及其他的宝器,这已经非常惊人,值得那些人动手了。

今天晚间,白溪英不满虎娃“被保护的私产越多、理应付出越多”的说法,表示要将家中的财物运往城廓。而田逍呵斥他,流寇说不定就等在半路截杀,如果抢走了这批东西,族人们也就不必跟着一起倒霉了。这本是一句无心的气话,没想到却一语中的。

白溪英当时闻言变色,看来是被说中了心事。白溪英后来之所以肯下狠心割肉,愿意拿出那些珍贵的器物邀请高手助阵,看来也是隐约猜到了那些“流寇”真正的目的。如此说来,白溪家珍藏的器物,恐怕还不止那么点。

至于“流寇”勾结妖族,可能为了是掩人耳目,而且白溪村很大,说不定也有高手坐镇。一群猪头人冲进村寨抢粮食,村中必然大乱,而“流寇”可以趁乱直袭白溪英家,得手后便从容离去,就让白溪村的村民和那些猪头人去纠缠吧。

就算是满村乱跑、横冲直撞的一群猪,抓也得抓半天啊。更何况发飙的山膏族人,其凶悍可比山里的野猪,不仅能吸引村民的注意,事后也能背上所有的罪名,这是一个非常狠毒而且巧妙的计划。

田逍原先只担心村民们无法战胜强敌,而现在的想法变了,甚至担心流寇下个月不会来,这样消除不了真正的大患。尽管可能是族长家珍藏的宝物惹来了流寇,田逍与白溪英之间又积怨甚深,但田逍还是希望能够全力守护村寨,对抗“流寇”并查明他们的身份来历,这可不仅仅是为了白溪英一家人。

第二天上午,田逍和虎娃主动去了族长家,又和白溪英商量了一番。而村民们皆惶恐不安,都聚在了村寨中央的广场上。中午之前,白溪英召集全族男女老幼,当众宣布了几件事。

猪头人勾结流寇,将要来洗劫村寨。但大家不必担忧,有一位共工大人路过此地,愿施以援手、对抗那些凶徒中的高手。从今天起,大家要打造武器、修固寨墙、接受训练,等到有敌来范之时,都要尽全力保护村寨。

接下来是田逍分派任务,村寨中凡壮年男子,每十人一组接受训练,将学习如何使用武器战斗。至于其他的人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人加紧打造武器;另一部分人则到溪中开采石料,抓紧时间修补与加固寨墙。

村民们立刻就乱了,有人大声叫道:“我们家住在寨墙外面,逍老伯,你的计划只是守住寨墙以内。那么流寇来了,我们怎么办啊?”也有壮年男子叫道:“我最擅长制作木杆,可不可以只造武器,不参加战斗啊?”

大家乱哄哄半天,也没分派出一个清晰的头绪,虽然田逍一直在大声解释,但很多人还是各有各的想法。尤其是家在白溪对岸的那些人,甚至跑到族长面前哀求,能不能分出一队壮年男子拿着武器到那边守卫?

后来还是白溪英拿出族长的威严,跳上祭坛大声呵斥道:“假如流寇来了,连命都保不住,你们还要顾着房子吗?我们只能集中力量守卫寨墙以内的地方!从现在开始,住在外面的人全都搬进来,各家都挤一挤。粮食还有贵重的东西,也全部搬到寨墙里面,等事情都过去了再说。谁要是不听安排,就算流寇没宰了你们,我回头也会算账的。”

然后又有人问田逍,寨墙外的人都退到寨墙以内,等于是放弃了自己家保护别人家,假如有所损失,族中有没有补偿?田逍不停地回答,若房屋被妖族或流寇损坏,会组织全体族人帮着修复;在战斗中若有死伤,当然也会由整个村寨统一抚恤与照顾其家人。

田逍嗓子都快说冒烟了,最后还是白溪英大声训斥才搞定场面。接下来就是安排住在寨墙外面的人家,怎么把东西都搬进来,这一个月时间谁都挤进谁家住,谁接受训练、谁修寨墙、谁造武器……等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事,吵得人脑壳都疼。

村中有人家娶了外族的姑娘,也有人家的姑娘嫁到了外村,这时又在商量去走亲戚,先在外面住一个月,等躲过这次大祸再回来。说着说着,有人就要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出发了。田逍听见了便上前劝阻,发生了一些较为激烈的争执,其他不少村民也参与了争执。

白溪英族长对眉头紧锁的儿子耳语了几句。这位族人中唯一的修士白溪虹,一言不发回家取来了一柄长刀,走到空地中央奋力劈出一道凌厉的刀光,在地上斩出两丈多长的一条沟,令族人们一时目瞪口呆。

然后他跳上祭坛,以族长的语气喝道:“大家放心,只要我们做好准备,白溪村一定能战胜来敌!但在这个时候,谁要是弃守村寨而去,甚至有向流寇与妖族通风报信的嫌疑,全体族人决不能客气!在这一个月内,谁也不许擅自离开!若有人还是坚持要走,那么就等到一个月后,永远驱逐出白溪村!”

此言一出,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也没人再坚持要离开村寨了。

虎娃在一旁看着,暗暗直皱眉。流寇要等到下个月才来呢,这些村民倒是已尽显乌合之众的本色,与虎娃所熟悉的路村与花海村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在路村,每当族中有大事发生,山爷一声令下,所有族人都会干脆利索地听从安排、很自然地互相协作,哪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啰嗦事?

但转念一想,虎娃也只能暗自长叹一声。村寨的情况不一样,私财私务多、难免私心私算就多;但不论怎样各怀私虑,也要明白一件事,合力守护村寨就是在保护所有人的私利,否则大家都不会有好结果。

且不说这些族人,就说白溪英这位族长,哪里有山爷那样的威望与能力?山爷无论是修为还是才干,放眼巴原各国都是极为难得的人才。而在这白溪村中,想指望白溪英或者田逍能有山爷那般手段,恐怕太不现实了。

田逍虽是个明白人也是个难得的好人,也算很能干,但他只是一名战士与亲卫出身,以往只是接受命令进行战斗,并非指挥军阵的统帅。而他今天所做的安排,也是从一个战士的角度,根据自己在战场上所总结的经验,进行了最简单地针对性布置:收缩防御、分兵警戒。

这位老者虽受很多族人的尊敬,但在这种时候,还不足以统御族人。倒是白溪英毕竟做了多年族长,比田逍更有些手段。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