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1章、数错了(上)

说话间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田逍又在火堆中加了几根木柴燃起了明火,火光照亮了屋子。眼看不早了,他们便让薇薇姑娘先回去,这里已不需要人侍候。不知是否是因为吃饱了肉的关系,薇薇姑娘干活特别有劲,来回跑了好几趟。

她先将那装水的陶盆和面汤已空的盘子端走,又来将那两个装肉的盘子拿走,这些都是需要她洗干净再还到族长家的。盘子里还有两块肉,是拿回去给妈妈吃的;而且盘底还有不少肉上滴下来的油,用山薯将油蘸干净,也是一顿难得的美味。

当她终于收拾好屋里的东西,准备去叫族长的时候,虎娃将那件皮袍递给她道:“族长的女儿应该比你胖,但个头是差不多的,这件皮袍你穿着也合适。多谢你今天的侍奉,这件皮袍既然是你妈妈亲手缝的,我就把它送给你了。”

薇薇吓了一跳,涨红了脸连连摆手道:“这可使不得!这么好的袍子,是族长特意送给您御寒的,我哪敢穿?”

虎娃:“既然已经是我的东西,就该由我处置,让你拿回家去,也是我的吩咐。我看你身上这件皮衣已经旧了,还没有袖子,冬天肯定会冷的。而我有修为在身,并不怕冷,既没必要也不想穿它。”

虎娃年纪虽小,可每次很认真地说话,仿佛总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感觉。薇薇终究还是将皮袍抱走了,但她也没敢就这么直接穿上,估计是拿回家收起来了。

又过了一会儿,只听白溪英在屋外轻咳一声道:“共工大人在里面吗,听说您找我有事?”

虎娃招呼道:“是的,我和逍伯正在讨论如何守护村寨,有些事情还得找你商量才能决定。”

白溪英也进来坐下了,他身后还跟着独子白溪虹。大敌当前,田逍倒也没扯什么私人恩怨,说的就是村寨布防的事情。要赶紧组织族人打造武器,不必要求像军阵中的专用军械那么坚固耐久,挑选鸡蛋粗细的硬木长杆,尖端开槽嵌入磨尖的石矛头绑紧,作战时大家站好队形,鼓起勇气向前直刺便行,这还要经过一些训练。

但再怎么训练时间也太短了,村民们人数虽多,却只是乌合之众,一旦被高手冲近必然大乱。所以白溪村这边也需要高手指挥并率领各支作战队伍。不可能只依靠虎娃一人抵挡对方的高手,还需要抓紧时间赶紧多请几名高手来。

但是懂修炼的高手不是那么容易请得动的,虎娃肯留下来,已是白溪村天赐之福。再想去请人的话,必须要有足够的诚意、付出足够的代价。白溪英则问道:“那我们应该付出怎样的报酬呢?是否可以先询问他们——怎样才肯出手?”

田逍则摇头道:“既然是我们求人,哪有让人自己先提报酬的道理,又不是人家在求你给他什么!人家若肯来救我们,白溪村能怎样报答,必须先说清楚。”

白溪英之子白溪虹插话道:“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请来我们需要的高手呢?”

田逍看着他反问道:“你也是一名二境九转修士,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才能让你为了保护别的村寨,去和妖族、流寇战斗呢?”

白溪虹低下了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白溪英又看着虎娃道:“共工大人,您说呢?”

虎娃正在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其实若需要开出足够的条件才能打动他的话,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村寨能做到。器物、灵药、秘传这些世间修士最希望得到的东西,他什么都不缺。

但他这种情况只是特例,世间恐怕也很难再找出第二个。山神曾介绍过世间各种修士的情况,并不是人人都能拥有自己的法器。那些大派传承弟子,突破四境之后才会由尊长赐予一件随身的法器。

虽理论上有四境修为便可自己炼制法器,而实际上炼器之道并非人人所擅长,既要去寻找天材地宝、耗费炼制之功,而且一不小心还会毁损。就算已有法器在身者,像这种宝贝,谁又会嫌多呢?

世上还有很多修士,他们曾受人指点或得到某些传承,迈入初境得以修炼,但并不属于哪个大型的宗门,很难得到各种资源支持,这种人往往也被称为散修。只要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都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可免除城廓与国中的劳役,但未必都会受到各宗门的重视。

假如民间的某位散修足够出色,当然会有很多人愿意笼络他,也会有大派高人愿意将之收入门下。可还有很多修为平平者,若资质一般、或者年事已高、巅峰不再,继续修炼下去也难有继续突破的潜力,往往也只是在当地自行修炼。

所以那些三境以下的修士,通常并没有自己的法器,因为他们还没有御器修为,就算是身在大派宗门中,尊长也不会赐予。甚至有不少四境的修士,在很长时间内都不拥有自己的法器。

他们往往就用一些世间的刀剑简单地炼制成宝器,以御物之功当做飞刀飞剑使用,那在普通人看来也是神奇的法宝了。

由此也可见,培养一名真正出色的传人,也要付出很多资源和心血。虎娃的修炼,虽非理清水所教,但理清水在他身上花的代价,足以让世间高人皆瞠目结舌。而虎娃此刻想的却不是自己,最后终于开口道:“答谢每人一件法器、真正的法器,也就是灵器。”

白溪虹的脸色立刻就变了。而白溪英的表情都快哭出来了,颤声道:“一件灵器吗?”

虎娃皱眉答道:“假如是每人两件法器,你们恐怕也很难拿出来……若觉得只是一件法器太轻微,那就每人再加两件宝器吧。”

凡器也称为宝器,法器也称为灵器,皆有上、中、下三品,虎娃倒也没有为难白溪英,并未强调是几品法器与宝器。白溪英还没说话,白溪虹已压抑着怒意道:“这怎么可能!”

族长父子的脸色皆难看无比,但虎娃却发现田逍露出了笑意,只听这位老汉撇嘴道:“怎么不可能?小先生提出的条件,是最起码的报酬……白溪虹,你也是一名修士,自以为高高在上、远比普通族人尊贵,那是否愿意为了别人去拼命呢?这种代价,你扪心自问,自己会不会答应!”

白溪英苦着脸,以哭腔道:“可是我们哪能拿出来这么多法宝?”

田逍正色道:“别的村寨可能拿不出来,但是本村寨有你白溪家,应该没问题。”白溪英的祖父曾做过城主,又拥有五境修为六十余年,不可能不留下什么。田逍曾是老城主的亲卫,当然多少知道些底细,直指白溪英能付得起这个代价。

白溪虹闻言愠怒道:“我们白溪家确实有几件下品法器,也有一些不起眼的宝器,但那是祖先所留的私产,并非族中之物。现在要保护的是整个白溪村,怎能只让我们家出这些东西?”

哦?原来白溪英出得起这些东西呀!那虎娃就一点都不担心了,板着脸慢条斯理地说道:“请问你的祖父是从哪儿来的?没有白溪村,怎会有他?没有他,又怎会有你们白溪氏父子?如今我们要保护的就是白溪村,你们难道不是白溪村的族人吗?让全族付出代价,这当然是对的,但只有你们家能出得起这些东西啊!我们保护的不仅是族人与族中之物,也在保护每户人家的私产。那么私产最多者,也理应付出最多。你们家既然有这样一批器物,全族的人私产加起来,恐怕也远远赶不上。”

白溪虹冷哼道:“按照小先生的意思,私产最多者应付出代价最多。那么明日我就将祖上所留的器物皆运到城廓中,若这些私产已不在村里,您又该怎么说呢?”

田逍亦冷哼道:“你最好连夜都运走,那些流寇说不定就等在半路截杀呢!他们如果得到了这批东西,又何必再来洗劫村寨?族人们也就不必跟着你们一起倒霉了。”

白溪英闻言变色,而虎娃又说道:“白溪英,你是族长,职责就是守护族人。而且这些年你身为族长,享受了村中太多的好处,假如白溪村被洗劫,请问你又算是什么人呢?若流寇洗劫了白溪村,损失最惨重的也还是你家,到时候那些器物恐怕一件都留不住。这已足以让你付出代价了,你又不是拿不出来!”

白溪英:“我们家拿出法宝,那其他人又能付出什么?”

田逍冷冷答道:“出力,还有可能出命!族人们都要拿起武器保护自己的家乡。”

白溪英又问道:“共工大人,请问我们还需要再请几位高手呢?”

虎娃答道:“你们村的寨墙,连同寨门在内共有六个大的缺口,现在想完全修复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尽力先加固其他的地方。所以至少需要七名高手,其中六人各自率队守护一个方位,剩下一人居中策应、随时支援各方……我算一个,最少还需要再来六个人。”

白溪英失声道:“这就是六件法器啊!”

田逍摇头道:“不,是五件法器、外加十件宝器。”

白溪英不解道:“怎么是五件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