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0章、人间烟火(下)

虎娃很清楚,假如自己不吃的话,田逍与薇薇也是绝对不会吃的。现在看这两人狼吞虎咽吃得这么香,他也非常开心,更觉口中的食物是人间美味。

虎娃就是一个人间的少年,他并非是帝乡神土中的长生仙人,无论是修为还是心境,他也不可能不食人间烟火。五色神莲或者是山薯、烤肉,在他看来都是吃的东西,只不过前者更有助益修炼的灵效、用以充饥更加耐久。

可是世间哪有那么多不死神药让人吃,身在人间,此刻才是常态。满满两盘子肉,田逍和盘瓠大约各吃了半盘,而吃得最多的反而是最为纤细柔弱的薇薇姑娘,她吃了大半盘。虎娃细嚼慢咽,只吃了小半盘而已。

肉和面汤都散发着诱人食欲的香气,很快就被吃得差不多了,连骨头都被啃得干干净净。田逍还拿起石块,将大骨头棒敲碎,将其中的骨髓也细细地吃掉。吃完一盘肉之后,田逍和盘瓠就开始喝面汤,虎娃也不再吃了。老汉、孩子和狗就看着姑娘一个人吃。

薇薇吃得太投入了、太专心了,以至于都没意识到其他人都看着自己呢。当陶盘里只剩下最后两块带肉的大骨头棒时,薇薇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擦了擦嘴抬起了头,很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吃得太多了,已经吃饱了。”

她当然吃得非常饱,恐怕还从来没像这样放开了吃过肉。虎娃笑道:“我们也吃饱了,这里还有,你想吃就继续吃吧。”

薇薇打了个嗝,摇头道:“我真的不能再吃了,谢谢共工大人!”

虎娃又说道:“逍伯,那您将这最后两块给吃了,我们也不能浪费啊。”

田逍却摇头拒绝,表示自己早就吃饱了,然后看着那两块肉欲言又止。虎娃意识到了什么,对薇薇道:“你妈妈还在家里吧?待会儿你回家的时候,就把这两块肉带去吧。”

薇薇又惊又喜道:“这样真的可以吗?我已经吃了这么多,怎么还能再拿走?”

虎娃笑道:“我说可以就可以,这也是我的吩咐。”

薇薇连连感谢,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赶紧又在陶盆中将手洗净,把方才放在地上的那件皮袍双手捧起呈了过来:“共工大人,族长大人见您的衣裳单薄,随身又没有带别的东西,特意让我给您送来一件皮袍御寒,晚上睡觉时还可以盖在身上,身材应该差不多正好合适。”

虎娃也在陶盆里洗净双手接过皮袍,这件袍子并不是用一种动物的一张皮缝成,而是好几种动物身上最好的皮拼缝而成,手工很精致,刻意拼接出的花纹也很漂亮,该厚实的地方厚实、该轻柔的地方轻柔,是一件很精美的衣服。

薇薇接着说道:“这袍子是新的,今年入冬前刚做的,本来是族长大人家的三女儿穿的。皮毛非常好,身上很厚、袖子很软,是我妈妈亲手缝的。”

虎娃接过这件袍子,又看了看刚才盛肉的空盘,感慨道:“你们族长挺大方的,他可是真舍得呀。”

田逍却冷笑道:“这算什么大方!他请求您做的事情,是对抗妖族和流寇,既保护白溪村也是保全他自己家,区区一顿肉和一件皮袍,哪能与您所冒的风险相比?……小先生,我很感激您答应了族长的请求,但是您还没有向他提出要求呢。族长只说会尽力报答,却没讲清楚会怎么报答。”

虎娃:“这是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不在乎白溪村怎么报答,只要它值得就行。”

田逍仍然摇头道:“您虽不在乎这些,但白溪村却绝不能这样做,一定要将怎样答谢提前说清楚。不论是为了您的安全,还是为了白溪村的安危,我们也不能只依靠您一个人。这半个月时间,将尽量再请别的高手来助阵。假如不把条件说清楚,提供足够丰厚的报酬,是请不来其他人的!”

这话很有道理,虎娃亦深以为然。今天白溪英带着一群人追上虎娃,在路上磕头哀求,让虎娃动心了,因一念之善答应留下来保护白溪村。白溪英只说要感谢却没说要怎么感谢,这纯粹就是在糊弄小孩子,也就是虎娃这种人才会点头的。

假如换一名修士,仅凭白溪英空口说白话,条件和报酬不讲清楚,恐怕是请不来的,这毕竟是与妖族以及凶残的流寇作战,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田逍又告诉薇薇,待会儿把白溪英找来,就说共工大人叫他来此商量事情。

接着虎娃又聊起了山膏族,既然他们与白溪村近百年来都是和睦共处、相互依存的关系,那些猪头人为何又会受人蛊惑,想来洗劫白溪村?这么做若能成功,暂时是有点好处,可是在将来对山膏族也不是好事啊!假如失败的话,那后果就更别提了。

田逍又冷笑道:“那些猪头人的笨脑子,很少能想那么长远。而他们的族长就算是个明白人,恐怕心里也恨白溪村。在我看来,山膏族和白溪村之间是迟早会起冲突的,也怪白溪英那帮人不像话。但我没想到会是这样一种情况,他们竟然成了流寇的同伙。”

深山中的妖族通常很少与外人打交道,他们的样子都很容易把人给吓着。山膏族人自古以来所接触的只有白溪村,双方交换彼此的物产、各取所需。今天族长给虎娃送来的袍子,其毛皮就是从山膏族那里换来的。

这种交换就是一种买卖关系,但从事买卖者却不是商人,他们所交换之物都是自己生产的、也是自己需要的。在那个年代,经商受到很大限制,普通人根本没那个能力或实力,收购并囤积大量自己并不需要的货物,只为了运到别处去卖给其他人而从中牟利。

不事生产只为求利的行商者,在人们眼中的地位并不高,往往也受到官方的约束。虎娃所见过的商队,绝大多数都是各城廓组织的,带有官方的背景。

山水城中也有很多商铺,各部族人在那里交换东西,但那些人并非真正的商人,他们只是代表各个部族把各自的物产运来,交换到所需要的东西再运回去。白溪村与山膏族之间的物产交换,以前也是这样的。可是到了白溪英当族长的时候,情况就有了变化。

白溪英利用族长的身份进行组织,垄断了与山膏族之间的贸易。他组织族中的物产与山膏族进行集中的交换,每次都能占不少便宜。这种情况刚开始倒没什么,可后来做得越来越过分。比如用陈年的麦谷混进新收的麦谷,甚至还在里面加瘪壳的秕子;以库房里存放了很久、快要变质的山薯干,拿去交换山膏族人养大的猪。

白溪英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吃准了两点。首先是那些猪头人很笨,显然没有他白溪英聪明,有时候吃了亏都反应不过来。其次是山膏族人没有别的选择,他们只和白溪村人做生意,没有比较就不知道好坏,所以什么条件都只能答应,只要他们还想交换的话。

如此做法,表面上看倒也给白溪村带来了更多的好处,他们用更少的物产便能换来更多的东西。得到好处最多的当然是白溪英本人,这些贸易要么是他亲自经手,要么就派亲信去办。从山膏族那里换来的东西,如果自己用不了,他也可以卖到别的村寨甚至城廓里去。

但在田逍看来,白溪英的这种做法注定不能长久。那些猪头人虽然笨一些,但也不是真的没长脑子,他们迟早会意识到白溪村在欺负人,会被激怒的。而且山膏族的族长猪三闲,据说是一名三境修士,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迟早会与白溪村起冲突的。

如果白溪英被山膏族人报复,那是活该,田逍甚至乐意看见。但如今山膏族人的做法超出了限度,白溪村面临的将是灭顶之灾,所以先必须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田逍在指责族长白溪英的种种不堪时,薇薇一直低着头不敢插话,倒是虎娃好奇地不停追问。看来正如山神所介绍的世间种种人和事,这白溪村与虎娃长大的路村确实不太一样,白溪英也不是山爷或蛊辛那样的族长。

虎娃又问田逍,打算怎么对付敌人?在他看来,自己留下来只是对付妖族或流寇中的高手,保护村寨还要靠白溪村全体族人自己拿起武器组成战阵。而田逍的回答也不算太复杂,无非是依托寨墙布防,抓紧时间打造兵器,组织族人分成小队作战,再请高手带队指挥。

虎娃又好奇地说道:“今天听说消息,你们族长和那些族人皆惊慌失措。但是逍伯您谈起这些事情,却没有很紧张、很害怕的样子。”

田逍长叹一声道:“因为我经历过战事,当初在边境战场,时常有厮杀,刚开始的确每天都很紧张、感觉很仓惶,到后来也就渐渐习惯了。像这种事情,如果你必须得面对,越惊慌可能就越没有好下场,真正该紧张的只是战斗之时,现在只须冷静准备。我已经老了,反正时日无多,本想回乡安安静静地养老,没想到还是要走上战场。而我的这些族人们,他们的生活已经安逸太久了,甚至已忘了这百年的安逸是怎么来的?再这样下去,就算没有今天这件事,将来也会出别的事情,也到了该警醒的时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