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60章、人间烟火(上)

田逍话音未落,盘瓠突然站了起来向外面汪汪叫了两声,一副很兴奋的样子。只听有人喊道:“请问共工大人在休息吗?族长大人派我们来送吃的。”

田逍一边用棍子拨弄屋中用块石圈起的火堆,一边答道:“小先生在这里坐着呢,你们端进来就是。”

三名身高力壮的族人端进来三个盘子,盘子里是香喷喷的烤肉与煮好的面汤,面汤里还加了磨碎的菽豆,他们放下东西行了个礼然后退了出去。白溪英族长礼数周全,不敢怠慢了虎娃,这边刚进屋坐下,他就把美食送了过来请虎娃享用,估计是自己家今天正准备吃的东西,否则也不能这么快就做好了。

虎娃看着这些美食笑道:“得多谢族长的好意,逍伯,您就坐下来一起吃吧,请问可以将骨头喂给盘瓠吗?……还没跟您介绍呢,盘瓠就是这条狗的名字,它是我的朋友。”

田逍:“哦,原来是朋友啊,那怎么能只啃骨头呢,您也可以让它吃肉啊。这是族长送给您的东西,您想怎么办就怎么办,不必问老朽……我怎能吃这些东西,您请自己享用吧。”

虎娃仍然笑道:“您刚说的,这已经是我的东西。我请您吃,您又何必客气呢?”

田逍想了想,然后哈哈笑道:“倒也是啊!是您请我,不是族长请我,我又何必多心呢,多谢小先生了!”便走过来坐下一起吃,他年纪虽大但牙口还很棒,啃骨头啃得非常香,吃得不比盘瓠慢多少。

田逍满嘴嚼着香喷喷的肉,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地道:“小先生,您好像并不喜欢白溪英族长,我老汉能看出来。否则为何请您去他家您不去,却跑到我这里来?”一起吃肉的时候,他的自称就从“老朽”变成“老汉”了。

虎娃答道:“相比那位族长家,我还是更愿意呆在逍伯您这里。昨天您说过,我若留宿白溪村可以住在您家,没想到今天还真住下了。至于你们那位族长嘛,我确实有点不太喜欢。今天早上刮风的大冷天,他却使唤邻居家的姑娘去溪边打水,自己家不是有个儿子吗?还是二境修士呢!”

田逍摇头道:“您就别提了,白溪英这个儿子,那真是高贵得不得了了,怎么可能亲自去做打水这种事情呢?恨不能喝水都有人喂!见城廓中的大人们有奴仆侍候,他便喜欢使唤村民,薇薇家是最受欺负的。至于老汉我,一直不受族长待见,就因为这些!”

白溪村如今的族长白溪英,就是当年那位老城主最小的孙子。他出生的时候,老城主还在世,而他的父亲就是白溪村的族长。那位老城主不论是在世时的地位,还是去世后的余威,一直庇护族人百年,在人们心目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威望。

族长并非世袭,而是由族人们推选,往往都出自部族或村落里最强大的家族。白溪英成年后能顺利当上族长,当然是因为祖先的余荫。白溪英本人虽无什么才干本领,却喜欢拿村中的好处给那些围着他说好话、为他卖力的人。

久而久之,他就养成了另一种习惯,很喜欢使唤普通村民,仿佛大家就应该都听他的、为他家办事。“白溪氏”是其祖父的氏号,因其所出生的村寨之名,但后来就成了族长家的姓,而且只有族长家才姓白溪,其余村民皆不享有此姓,以示其出身高贵。

这也渐渐导致了很多村民的不满,假如这样下去,白溪英的儿子将来恐未必能继续当族长。白溪英自己也有所感觉,一直在外花重金请高人指点白溪虹修炼。而白溪虹也没让父亲失望,二十岁那年终于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如今二十四岁,据说已是一名二境九转修士。

白溪村看似比百年前强盛了不少,但是到了白溪英这一代,家族的辉煌已渐渐不再,可如今又出了一名二境修士,且是白溪村唯一的一名修士,白溪英父子立刻又抖了起来。自古以来在这样的偏远村寨里,如果族人中只有一名修士,那么这个人将来就应该担任族长,几乎没有例外。

田逍很年轻的时候曾做过那位老城主的亲卫,年老后回乡居住,因其年纪与经历,非常受人尊敬。因为老城主的关系,白溪英父子想当然就认为田逍是自己人、会听他们的话,不料田逍平时却根本不受族长的摆布。

田逍曾对白溪英说:“我当年为城廓效命、向城主效忠,这是身为亲卫的职责。我所效忠的,是当时的城主而不是你。如今的我并非你白溪家的仆从,族人们也不是。身为族长应守护族人,组织号召大家为族中之事出力,而非只为你效劳。”

白溪英若专门请侍从、买奴仆侍奉,谁也不能说什么,可是他却喜欢使唤族人为自家做事,还视作理所当然,这是让田逍最看不惯的地方。就算是城廓里的大人们,也只能使唤自家的仆从,而不能使唤邻居来做自家的事情啊!

田逍还经常指出族长的错,别人不敢说的话只有他敢说。而白溪英父子也拿他没什么办法,当然不会有好感了。

薇薇姑娘今年十六岁,父亲前年去世了,只和母亲两人生活。她们家里没有男丁,薇薇人长得又漂亮,平时受的欺负最多。族长父子经常让薇薇母女帮他们家做各种杂活、累活,只偶尔给一些旧衣陈粮打发,还自称是“照顾”。

刚说到薇薇姑娘,就听见她的声音在外面怯生生地喊道:“田逍老伯,请问共工大人休息了吗?”

虎娃站起身答道:“哪有这么早休息的,正吃肉呢!是薇薇姑娘吗?你快进来吧!”

盘瓠已经摇着尾巴迎了过去,又跟着小心翼翼的薇薇走了进来。薇薇手中端着一个装了半盆水的陶盆,盆沿上搭着一块软布,盆中的水还在微微冒着热气,肩上也搭着一件皮袍。这是白天,屋中虽有个火堆,却没有太大的明火,光线比外面昏暗,她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才适应。

等看清了屋中的情形,薇薇姑娘向虎娃点头道:“族长大人特意派我来侍奉您,请问共工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和需要?”

田逍不满地嚷道:“族长自己没有女儿吗?他想侍奉小先生,怎么使唤别人家的姑娘?”

薇薇赶忙说道:“逍伯,您小点声!族长只有三女儿在家,她哪里会侍奉人?……再说了,能侍奉小先生,薇薇求之不得,这也是我的荣幸。”说到最后,她还偷偷瞄了虎娃一眼,神情充满好奇,还带着紧张与兴奋。

田逍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虎娃,转而点头笑道:“说的也是,千金难求人愿意啊!既然你自己愿意,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虎娃也问道:“你干嘛端一盆热水来,是给我喝的吗?太多了!”

薇薇赶紧又解释道:“这是要侍奉您梳理擦洗的。”

虎娃的眉头微微一皱:“侍奉我梳理擦洗?不必了,外面就是白溪,身上脏了我自己会去……你们族长这是嫌我脏吗?可我很干净啊,比他干净!”

薇薇愣住了,不知该如何作答。田逍也是微微一怔,虎娃的出身显然很高贵,就连身边的狗吃得都这么好,平日怎会没人侍奉,却问出这种话来?他随即又微微一笑,想必是这位小先生故意拿话在损白溪英吧。

而虎娃又说道:“你快把盆放下吧,别不小心又摔碎了……你就在盆里洗干净手,然后过来一起吃肉。”

薇薇在门外就闻到了烤肉与面汤的香气,她虽刻意忍住没流露出眼馋的样子,但唾液一直在分泌,人一直在悄悄地咽口水。她可以说服自己不馋,但生理上的自然反应却是控制不住的。以虎娃神识感应之精微,当然早就发现了。

薇薇却站着没动,摇头道:“共工大人您误会了,其实我平时干活很小心的,以前从来没有打碎过东西……这是族长大人特意给您送上的美味,我怎么可以吃呢?”

虎娃笑道:“既然是送给我了,怎么处理就是我说了算,所以我请你吃。你刚才问我有什么吩咐,这就是我的吩咐。你若再问我有什么需要,我就需要找人陪我一起吃肉,来吧!”

这话说得无可反驳,薇薇姑娘终究还是没有忍住诱惑,便按虎娃的吩咐在盆里洗净双手,也坐下来一起吃肉。她吃得那个香啊,虽然尽量在保持好吃相,但口中一刻也停不下来,以至于好半天都没顾得上说话。

虎娃离开蛮荒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内只是服用不死神药,已很久没有吃过世间普通的食物。但是进入巴原后,昨天遇见田逍时便吃了山薯和面汤,今天又吃了香喷喷的肉。看来他这番身入尘世的远行,首先就是从感受人间烟火开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