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9章、虎娃的善心(上)

在路村,山爷一直是族长,但从未使唤过族人为他做打水之类的事情,所以虎娃会有好奇的一问。问完之后他随即想到这里是巴原,很多身份高贵的人身边都是有奴仆侍奉。而这位姑娘应该并非族长家的奴仆,但那位族长显然已经习惯了指使族人侍奉自己。

山神对虎娃介绍过巴原上的各种情况,当然也包括这样的事,虎娃能想明白。可是族长自己家里就没有别人了吗,干嘛指使邻居家的孩子?况且在刮风的冷天,来回上下高坡打水这种事情,就算派人干也最好找个身强力壮的汉子嘛,何必使唤一个连水罐都拿不稳的柔弱姑娘!

所以他对那位白溪村的族长没什么好印象,也没解释什么,对薇薇点头道:“你正要去族长家?我正好有事想告诉白溪村的村民,那就托你去叮嘱族长吧。”

虎娃向姑娘讲述了他大清早遇见的事情——两位山膏族人暗中窥探白溪村的动静,并有那样一番对话。虎娃也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判断,有流寇勾结妖族要到白溪村来打劫,时间就在下个月,希望白溪村能提前有所防范。

他最后叮嘱道:“也麻烦你对田逍老伯打声招呼、告诉他这些事情。我在路上曾遇见过他,他知道我是谁。”

姑娘听罢花容失色,嘴唇都有些发白,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感觉有些冷,失声道:“山膏族,就是那些猪头人吗?他们怎么会来抢劫我们村,天呐,还有流寇,我要赶紧去告诉族长!”

说完话她就抱着陶罐飞快地跑回了村寨,甚至没有顾得上再和虎娃多说什么。虎娃在河滩上站了一会儿,他看着盘瓠、盘瓠也看着他,人眼瞪狗眼等了半天也没见什么动静。虎娃笑了笑,走向下游在溪边洗净双手,招呼盘瓠一声便离开了这里。

白溪村是一个强盛的村寨,简单测算一下房屋数量,居民千人有余。虎娃还特意让薇薇姑娘也通知田逍,因为那位老人曾受征召到边境作战,不仅修成了武丁功,更重要的是参加过军阵训练,应该知道怎么组织族人去对付那些妖族以及流寇,这样虎娃也就放心了。

况且时间还有大半个月,也足够白溪村做好各种准备了,如果担心本村寨的力量不足,也来得及派人到飞虹城向城主大人求助。虎娃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又见没人来招呼自己,他也不想再站在那里刻意等人来表示感谢,于是就继续赶路了。

可是虎娃沿着河滩刚刚回到道路上没走多远,就听身后远处人声喧哗,扭头一看,寨墙朝这边的缺口里跑出来不少人,当中簇拥着一位约五十来岁的男子。那人大老远就喊道:“共工大人请留步!共工大人——您请留步!”

那男子长得白白胖胖,跑得有点急,来到虎娃面前时已是气喘吁吁,径直噗通跪下道:“共工大人,您可不能就这么走了呀!”

虎娃诧异道:“你是谁,为何要对我下跪?……我并非本城廓的共工,只是恰好路过此地的修士。今天遇见了一件与你们村有关的事,刚才都已经告诉那位薇薇姑娘了。”

那白胖男子直接以头抢地道:“我是白溪村的族长,叫白溪英……大人,如今白溪村将临大难,我们对付不了那些凶悍的山膏族人,还有杀人不眨眼的流寇。您法力高强,就请救救我们吧!”

虎娃长到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下跪,而且一跪就是一大片,都是这白溪英族长带的头。后面的白溪村人跟着族长跑出来,看见虎娃时都很诧异——这分明就是个孩子嘛,并非想象中的高人模样。

就算是见多识广的田逍,他当初见到虎娃,刚开始也是纳闷了半天,更何况这些村民呢。可是这位族长的动作也太熟溜了,不管虎娃是孩子还是大人、样子像不像一位高人,来到他面前顺势就跪倒了,头磕得是梆梆响,一点都没有犹豫。

后面的族人的神色好像都不太敢相信,不知是不相信虎娃的身份,还是不信刚才虎娃对薇薇姑娘说的那些话。但族长既然都这样了,他们也纷纷跟随下跪。只有族长身边一位二十出头的后生神色很犹豫,但见大家都跪下了,也不得不拜倒在地,他是最后一个跪下的。

虎娃纳闷道:“我所知道的消息,都已经告诉你们了。你们集合族人提前做好防范,盗贼流寇便无可乘之机。就算担心不敌,也可向其他村寨或者城廓求助,为何要跪在这里求一个过路人呢?”

白溪英族长带着哭腔道:“您是外乡人,恐怕不了解情况,白溪村面临灭顶之灾啊。那些山膏族人十分凶残,而流寇也是杀人放火之辈。我们不是对手,就算派人向城廓求救也于事无补。”

虎娃皱眉道:“哦,这又是什么状况?”

虎娃一时忘了叫这些人起来,倒并不是托大无礼,就是没反应过来。这些人也不是他让跪下的,一跑过来就跪成一大片,看来必有什么原因。后面的村民见族长没起身,便也跪在那里没敢起身。但族长身边那位年轻人却有些不耐烦了,虽然仍跪着,双肩却在微微用力,明显是准备好了随时起身,虎娃倒是看出来了。

白溪英族长说道:“一言难尽啊!大人您不妨跟我回村,让大家好生招待,我再对您细说。”

虎娃摆了摆手道:“想说话,在哪里说都一样。你们先起来吧,没必要跪着,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白溪英闻言终于站了起来,其余众人也全部起身,大家上前围成一圈,而白溪英一把抓住虎娃的袖子开始哭诉,虎娃这才了解到很多原先没想到的情况。

白溪村与山膏族世代居于此地,其实是相互依存的关系。这里虽地处偏远,附近也是大片的荒野,但伤人的大型猛兽却很少出现。原因很简单,深山在白溪的北面,而山膏族人生活在山中,无形中阻挡了大型猛兽跑下山到白溪这边来。

在当代白溪村人的记忆中,他们与那支妖族一直是安宁相处,甚至能占不少便宜。山膏族人擅长狩猎,而且会养猪,山中物产如兽皮、各种新鲜的野味,还有他们自己养的猪都会拿到白溪村这边交换东西。

白溪村物产丰富,而且人们也更聪明,往往只用少量的麦谷或山薯就能换到一头猪,这比他们自己驯养或上山打猎,付出的代价可要小多了。山膏族人因为模样怪异、脑袋又笨,还被白溪村民笑称为“猪头人”。

据说在很久以前,情况并不是这样。那些山膏族人经常会跑下山、糟蹋田地的庄稼,曾经还伤过人。但在近百年前,白溪村出了一位强大的修士,他去了山中,找到了山膏族的族长将之收拾了一顿,并约定和睦相处,后来此地倒也一直很安宁。

可是从白溪村走出的那位老城主早已离世了,近十几年,由于白溪村在周围很多野地里种植了大片的山薯,偶尔也会有嘴馋的猪头人半夜偷偷溜下山,刨地啃食山薯。有时候被村民发现了,大家便打着火把呼喊着将其轰走,但也没出现过太大的冲突纷争。

但是白溪村的村民们做梦都没想到,山膏族人这一次居然要大举来袭,进村子里抢夺仓库里储存的粮食。目前刚刚入冬,假如粮食被他们都抢走了,叫白溪村人怎么活呀?来年很多人都会挨饿的!

山膏族人继承了祖先的天赋,身强力壮,发起疯来手脚并用着地狂冲,连树都能撞断,就是脑子没有平常人好使。他们如今的族长猪三闲也非同一般,据说已是一位三境八转修士,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的山膏族人,往往都会继承祖先的天赋神通,白溪村中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山膏族人的可怕还是其次,更凶残的是流寇。近年就有一股流寇活动在飞虹城与高城边境一带,他们行踪隐秘极少出现,可一旦出手都会给村寨带来惨祸。前年秋天,高城边境就有一个偏僻的小村寨被流寇屠灭了,甚至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当时的高城城主悦耕也曾派军阵追剿,但是一无所获。那些流寇来无影去无踪,不知躲到了哪里,此后很长时间都没再出现过。没想到两年过去了,又从虎娃这个过路人口中得知消息,有流寇勾结山膏族人将来洗劫白溪村,这叫人如何不害怕!

至于再上一次有流寇作案,是三年前的夏天。数十名流寇劫掠了飞虹城的一个村寨,当时并没有屠灭整个村寨,只袭击了几户人家,斩杀家中所有的人,并放火烧毁了院落,然后呼啸而去隐入山林。

被流寇所杀的人当中,居然还有一名三境六转修士。当时曾有村民远远看见那位修士尽展神通与人斗法,可是最终不敌而败,可见这伙流寇中也有高手。飞虹城城主当然也曾派人追查流寇的行踪下落,但同样一无所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