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7章、陌生的世界(下)

白溪村的村民不仅养鸡、养牛,而且开垦田地种植各种作物,其中就有山薯。世间最早的作物当然都是来自荒野,经过了历代的人工培育选择,尽量挑选结实最多、最饱满的植株留下来继续繁育。

山薯这种东西不挑地,种在村子附近的荒坡野地里就可以。就算村子周围已有种植,但在那样的年代,物质总是不够丰富,能在更远的山野里挖采更多当然更好。而且白溪村种植山薯的历史并不长,只是近几十年的事情。田逍将最肥壮的根茎完整地刨出,再带回村子周围种下,这样一代代繁育下去,可以留下最好的植株。

老者在言谈中早已改了称呼,不再叫虎娃“孩子”,而称他为“小先生”;而虎娃既知对方之名,便称老者为逍伯。田逍对虎娃的印象也非常好,这少年看上去不大,却很有眼力,修为也应该不低、应当出身高贵,但他并没有很多修士那种高人一等的矜持或狂傲气,言行令人感觉很是亲切。

两人聊的时间不短,后来田逍说道:“小先生是远道而来,也该饿了,如不嫌弃,就一起吃点东西吧。”

田逍在附近的溪涧中将几根最肥嫩的山薯洗净,又在平坡上生起一堆火,将山薯用树叶包着埋在火堆下的泥土中烤熟。刚才那个装水的罐子也被架在了火堆上,老者从怀中取出了一包麦面,撒入罐中煮成了面糊汤,面汤里还放了一点盐,请虎娃一起吃。

虎娃已有很久没吃过世间杂粮了,烤熟的山薯以及煮好的面汤,味道闻着特别香,虎娃并不饿,但确实也觉得馋了,这些都是他从未吃过的东西,于是说了声谢谢便开始品尝。那面汤装在陶罐中,两人轮流喝,又剥开烤熟的山薯,入口感觉异常香甜。

虎娃无论对外物还自身的感应都已十分精微,此物确实有补益中气之妙、还可润肺止喘,倒是很适合田逍这位老者经常服食。

别忘了旁边还有一条狗呢,盘瓠闻着香气已经站起来了,伸着舌头眼巴巴地看着虎娃,很馋的样子。虎娃便在火堆下掏出了一根山薯丢给盘瓠,就像曾经在莲池中采取藕茎丢给它一样。这条狗吃得有点着急,还把嘴给烫了。

虎娃接过陶罐喝面汤时,也顺手喂了盘瓠。这条狗吃得直舔嘴,虎娃就多喂了它几口,盘瓠又高兴得直咂嘴。

虽说有四境修为就可以辟谷修炼,但毕竟还是得吃东西。虎娃服用过那么多五色神莲,只要行功炼化吸收其灵效,假如不出意外状况也没有太大的消耗,甚至十年内都可以辟谷不食,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吃东西,尤其是此刻一个人走了这么远的路,尝到了从未吃过的食物,感觉很是美味。

田逍看虎娃吃得很香,也面露开心的笑容,待看见虎娃将面汤喂给狗喝时,感觉又有点诧异,但只是暗暗皱眉并没有说什么。看来这孩子确实出身不凡,小小年纪便修为不俗并敢孤身远行,就连他身边的那条狗都很高贵,可能是平常喂好东西喂习惯了。

山薯也就罢了,反正是刚从野地里刨出来的,狗馋了那就顺手喂一根;可这面糊汤,就算城廓中的居民也不是都能经常吃到的。田逍待客非常慷慨真诚,虎娃却拿面糊汤来喂狗,所以田逍有点暗自皱眉。

但看这少年的样子,并不是有意为之,所以田逍也没说什么。而且虎娃绝无不敬之意,因为无论是山薯还是面汤,他自己与狗一样吃得也很香。田逍心中也就释然了,释然之后反倒觉得自己方才有点想多了。

而就在田逍暗暗皱眉时,虎娃也有所感觉或者说感应,不必眼前的老人有意说什么,人们细微的表情以及神气变化,就能反应某种心绪。虎娃从小和不会说话的盘瓠一起玩耍,这方面的直觉相当敏锐,他察觉到了田逍的惊诧与不悦,转念一想也多少明白了原因,然后就没有继续以面汤喂盘瓠了。

很多事情,人们之所以不懂或有失,往往只是没有注意而已。山神虽对虎娃介绍了世间各种人和事,但他还需要亲身经历才能有所体悟,从而证以行止、相合身心。看来修炼中的御器之道,亦与世间待人应事之理相通。

吃完东西,虎娃连声称谢,接下来他还要继续前行。田逍又说道:“顺着这条路走便能到白溪村,天也不早了,晚上你可以住在我家,只要进村提我的名字、说在路上遇到过我就行。”

田逍本人今天并不打算回村,他经常到这一带采集山中的物产,也知道什么地方可以过夜,打算明天再多采一些山薯后才回去。虎娃笑道:“我就不在您家里住了,还想继续赶路前往飞虹城……吃了您这么好的东西,不知该怎么报答,请您且收下我的一点心意。”

虎娃很感激这位和善的老者,田逍是他在山外遇到的第一个人,完全打消了他内心中对陌生世界的那种不安。可是虎娃穿着轻薄的葛布衣服,一看就知道身上并没有带什么大件物品,虽然那兽牙神器里有很多东西,但取出肉干、布匹、兽皮等物来答谢田逍也不合适。

山神叮嘱过,千万不要在别人面前显露那兽牙是一件空间神器,所以他也无法解释为何能凭空取出那些东西。所以虎娃手伸到怀中像是要掏东西,却是从兽牙神器里取出了一小块黄金。虎娃原本可以取陶币的,可他感觉这老者待他如此真诚和善,是在山外遇到的第一个好人,以陶币答谢未免太轻微了。

而田逍看见这块黄金却吓了一跳,几乎是立刻缩肩向后蹦了一步,连连摆手道:“小先生,这可使不得!区区一顿野食而已,我怎能接受您这么贵重的东西?我们这里很少有外乡人路过,顺手相助是理所当然。出门行路总有不便之处,我也曾经在外行走、受人之助。”

田逍坚决不敢接受这块黄金,并且还拉住虎娃叮嘱了一番。他认为这位小先生出身高贵,以前可能没出过远门,恐怕都不太清楚这块黄金在外面的价值,今后可不能轻易拿出这种东西来,更不必因为区区几根山薯和一罐面汤就以黄金答谢,这样是很容易被坏人盯上的。

虎娃只得收起黄金很谦虚地连连点头。田逍这才松手,又叮嘱虎娃从白溪村再往前走时,千万不要离开道路进入荒野,尤其是不要深入北边的山中,因为那里有一支妖族盘踞。

那支妖族叫做山膏族,不仅模样怪异而且习性与常人不同,发飙的时候十分凶悍。他们虽在深山中很少与外人打交道,但若在那一带活动偶尔也会碰上,说不定会有危险。虎娃虽有修为在身,但毕竟只是孤身一人,就尽量不要涉险。

虎娃再度表示感谢,与田逍告辞之后又踏上前程时,他的感觉好多了。这广袤的巴原似乎显得不再是那么陌生,看来在哪里都有似曾相识的人和事。

山膏族,虎娃听山神提到过,是飞虹城一带山神曾特意提及的为数不多的事物之一。“山膏”是一种异兽之名,所谓异兽则与寻常的野兽不同,它们应经历了某种特别的进化或变异,成年时会发生某种蜕变,若能成功度过便可通灵修炼。

山膏的样子有点像野猪,毛是红色的,传说中它能口吐人言。而据山神分析,其实这只是修炼有成后拥有的一种能力,并非山膏本身就会说话。而生活在这一带的所谓山膏族人,并非异兽山膏,相比兽类他们其实也是人,且是一位修炼有成的山膏妖后代。

世间妖族的来历,大抵如此。数百年前那头山膏不仅修炼成妖化为人形,而且突破了八境修为。据说这头山膏妖很好色,在附近村寨中掳女子回山为夫人,化境之妖岁月长久,这种事情他不止干过一次,所留下的很多后代都有同样的特征。

这些后代之间互相婚配繁衍,渐渐就发展成今天的山膏一族,他们生活在飞虹城北境的蛮荒深山中。就如羽民族背生双翅天生会飞,山膏族人也有天生特异之处,且因为是异兽的后代,还有着某种天赋本领。

他们皮糙肉厚,四肢粗短,长着一对伸出口外的獠牙,发怒时会手脚着地像野兽一样狂奔冲撞,连碗口粗的树都能撞断,还能低头在地上刨出深沟,非常凶悍危险。但他们平常的样子倒是很憨厚,个个长得肥头大耳。

就像羽民族也出了大毛这种修士,山膏族人也可能迈入初境得以修炼,只是这对他们来说比寻常人更困难,但若修炼有成,也会拥有如异兽山膏一般的天赋神通。这些便是山神告诉虎娃的情况,而老者田逍则提醒他不要深入山野,尤其是不要接近山膏族的地盘以防发生意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