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7章、陌生的世界(上)

时间是初冬,这是一个寒冷的晴夜,星空是那样的璀璨,虎娃一边走一边仰望着笼罩四野的天幕。他这几天是从很高的地方走下来的,但看那些星星的距离,感觉似乎并没有因此变得更远。

虎娃听山神说过,假如修为超越八境九转圆满,再迈出那登天的最后一步,就可以前往帝乡神土永享长生。那帝乡神土就在天上吗,是否就是那些星星所在的地方呢?

星星在那里,而虎娃此刻要去哪里?山神并没有告诉他一个明确的目的地,只是吩咐他要将巴原五国走遍,有几个特殊的地方可以去拜访、但要注意一些情况。

山爷则提醒他,离开蛮荒之后先避开高城的方向,甚至不要出现在高城的辖境内被人看见,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另一座城廓境内。假如是这样,若有人追查他的行踪,就会失去线索的。虎娃便是这么做的,他带着盘瓠从黑夜走到黎明,又看着太阳升起。

山神曾向虎娃介绍巴原大概的地貌,他是沿着边缘地带自西向东行走,恰好迎向朝霞。虎娃曾驻足向西北方回望,那里有巍峨的群山横亘在天边,而山水城就在山中。山看上去好像很近,令人有一种错觉,仿佛往回走很快便能达到。但虎娃却清楚,其路途很远,他就是从那里走出来的。

等转过身,看着迎面而来的陌生世界,那驱散黑暗的阳光并没有驱散虎娃心中孤独凄清的不安感,这时他又想起了水婆婆在他临行前说的话:“好孩子,就当这次是与平常一样,带着盘瓠跑出去玩,只是走的路更远一些、时间更久一些。世上的坏人很多,你遇见了不必客气,只须小心自己。但是好人更多,所以你也不必总是伤心与失望。假如你不喜欢遇见坏人,那么自己就要做个好人。”水婆婆的话犹在耳边,虎娃的感觉终于轻松了一些。

白天的时候,虎娃与盘瓠又加快了速度,飘然而行健步如飞,避开有人烟的地方,甚至尽量不惊动山林中的鸟兽。他们以这样日夜快慢交替,几乎不停歇的方式赶路,很快就离开了高城的辖境,进入了另一座城廓飞虹城的地域。

到飞虹城境内,虎娃不再只穿行于荒野了,对照远山的轮廓,按山神曾于元神中介绍的情况判断大概方位,向着飞虹城的方向走去。他走出一片山林,眼前出现了一条路,约有五尺宽很平整,显然是连接着人烟村寨。

虎娃原先并不知道这里有一条路,理清水也不可能到过巴原的每一片地方,就算他来过这里,那也是百余年前的事情了,地形地貌以及人烟分布肯定会发生某些改变。虎娃便沿着这条路继续往东走,身边的盘瓠突然将两条前腿落地,又是老老实实一条狗的样子,因为它听见了远处山坡上的声音。

那声音不像是普通鸟兽所发出的,似有人以什么器物在刨土,并从土中取出某些东西抖动码放。虎娃和盘瓠的知觉都极其敏锐,在很远处就听见了,继续向前走拐了一个小弯,道路左侧的山坡上果然有一个人。

那是一位头发灰白的老者,穿着麻布衣裳,不远处的地方放着一件脱下来的皮袍,他正用一柄短锄在地里挖东西。老者采集的东西是一种细长的根茎,约有一寸粗、一尺长,表面是浅褐色的带着细须,断口却是纯白色。他将这些根茎挖出来,然后抖掉泥土刮干净,堆放在一边。

老者远远地看见虎娃和盘瓠走来时也吃了一惊,下意识地又往虎娃身后看去,却没有发现别的人。等虎娃走过的时候,那老者主动招呼道:“孩子,你是哪个村子的,怎么一个人跑到这里来了?”

虎娃站定脚步答道:“我是从别的城廓来的,恰好路过这里……老伯,请问这是什么地方,你又在挖什么东西呢?”

老者更惊讶了,从虎娃走来的方向,离此最近的村寨还有很远一段路啊,怎么一个孩子带着一条狗就这么过来了?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下山坡道:“孩子,你怎会一个人带条小狗跑这么远?赶紧回家吧,要不然天黑前就回不去了,在外面有危险,你家大人也会着急的!”

虎娃笑道:“老伯,你不用为我担心。我真的就是路过,请问前面是什么地方?”

虎娃从小只生活在路村和花海村,不论碰到谁打招呼都很自然,没有什么特别生疏和拘谨的感觉,这种习惯一旦养成,在山外碰到别人也是这样。老者很纳闷地盯着虎娃看了一会儿,虎娃的神情语气的的确确就是个孩子,可他的个头已经不矮了,身子骨也很结实,皮肤却很细嫩。

老者忽然露出了释然的表情,试探着问道:“你是一位修士吧,出来行游历练的?”这位老者显然亦非常人,他很有眼力与见识。像虎娃这样孤身长途行路、没带什么东西还走得不紧不慢的,必定不是普通人,虽然虎娃看上去不大,但实际上的年岁却不太好判断。

虎娃点头笑道:“是的,我确实懂一点修炼。”

老者也笑了:“您果然是有法力的修士,难怪呢,样子还长得这么年轻!在这样的时节,您穿着这么单薄的衣服,却一点都没有觉得冷……这位小先生,您这是要去哪里?先坐下来歇一歇,喝口水吧。”

这位老者令虎娃觉得很亲切,感觉就像曾经在花海一带乱跑时遇见花海村的人,这几天只在野地中穿行,终于碰到了一个人,他也很想聊一聊、打听一下周围的情况。虎娃就在路边的草坡上坐了下来,称谢之后接过了老者递来的一个陶罐喝了口水,他虽然不饿但也有点渴了。

据老者介绍,从这条路再往前走二十几里,就是一个叫白溪村的地方。

山神曾对虎娃提到过白溪村这个地名,处于飞虹城辖境内很偏远的地带,再往北就是险峻的蛮荒群山了。山神之所以会提到这样一个偏僻的村寨,因为飞虹城的城主就出自白溪村,他曾是一名五境修士。

这情况让虎娃感觉有些熟悉,如今山水城的城主山爷便是来自更偏远的路村,并非在中央谷地中长大,想必那位飞虹城的城主也应是很出色的人物。虎娃便很自然地问道:“老伯,飞虹城的城主就出自前面那个白溪村吗?”

老者愣了愣,又摇头着苦笑道:“那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年轻的时候还做过城主的亲卫,但那位城主大人已经过世很久了,就连我都回到了白溪村养老……小先生,看来您曾听说过各地修士的情况,就连很久之前的事情都知道,可是如今世事已变。请问您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

虎娃竟然知道很久之前的飞虹城城主是白溪村人,老者便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判断,这个少年定是某位高人的弟子、属于某个传承久远的门派。

虎娃答道:“我叫虎娃,来自很远的地方,说了你也可能不清楚,还是不告诉你了吧……如果我看得没错,你修炼过开山劲,已有武丁功的境界。”

山神提到的那位出自白溪村的修士,当上飞虹城的城主已是百余年前的事情,而老者名叫田逍,也是白溪村人,他那时还没出生呢。那位城主掌管飞虹城六十余年,田逍年轻时曾受征召到边境作战,在军阵中修成开山劲,回到飞虹城后他又做了城主的亲卫,并将开山劲习练到武丁功的境界。

那位老城主虽拥有五境修为,但终身都没有突破六境。老城主亡故之后,田逍又做了新城主的亲卫,前后经历了三任城主,后来年纪大了才回乡养老,仍住在白溪村。

虎娃知觉精微,方才他已感应到老者挖掘根茎时的神气运转特征,显然是有功底的,此人年轻时曾将开山劲修炼到武丁功之境,并且没有留下什么内伤隐患,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没有气力衰竭。

这样一位老者当然不是寻常的村寨居民,他去过很远的地方,曾加入军阵在边境作战,远比一般人更有见识。田逍刚见到虎娃时很惊讶,后来他对虎娃身份的判断,虽不尽准确但应该也是很靠谱的。

这里距白溪村有二十多里,是荒郊野外,田逍一个人就敢来采集东西,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确实也是有本事在身。他采集之物叫山薯,既可以吃,也可以入药,而且晾干之后还能保存很长时间,是白溪村一种很重要的杂粮。

田逍答道:“小先生果然有眼力,竟看出了老朽的这点底细。我年轻时确实修炼过开山劲,还算有点功夫,但如今老了,气力也大不如前。我到这里采集山薯拿回去吃,还可以留一部分让村民们去种。此物既可以当粮食,也可补益中气、强壮筋骨,我常年服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