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6章、拜山(上)

战士们正在生火做吃的,营地旁突然有一只兔子跑过,盘瓠叫了一声便去追兔子去了。虎娃叫了一声:“盘瓠,你不要乱跑!”然后也起身去追盘瓠,很快就消失在远处的丛林中。众人一开始没当回事,以为他们很快就会回来,结果东西做熟了也不见孩子和狗,一直等到天黑,都没有他们的身影。

仲壮派出战士四下寻找,将周围一带都搜遍了,可是仍无所获。他们本是带着虎娃去国都见世面的,怎么一到巴原就把孩子给弄丢了呢!这支队伍又在原地停留了一整天,可是仍没找到虎娃与盘瓠。

但他们有命令在身,不能继续耽误下去了,要尽最快的速度追上辛束率领的那支朝贡队伍,于是只得继续赶路。

仲壮率领的这些战士,原本也都出自路村和花海村的狩猎队伍,他们知道盘瓠的本事。那条狗应该不会有事,不论打猎还是打架都是好手,山中几乎没有猛兽能奈何得了它。至于虎娃嘛,那手石头蛋绝技令人印象深刻,更有盘瓠在身边保护。他们就算在蛮荒深处也能生存,更能自己找回家,应该不会有太大危险,众人只能等回来之后再寻找吧。

……

虎娃离开山水城没几天,这片蛮荒又变得热闹起来。首先是有一位国工大人来访,此人名叫勾皓,来自相室国中的另一座城廓松岗城,他既有国之共工的身份,当然也是一位修为高超的修士。勾皓并不在城廓中任职,平日只是清修秘法,素好行游交友,曾在国都中与辛束结识、相谈甚欢。

勾皓在松岗城先是听说了国君封建山水城之事,紧接着又听说了山水城与高城的冲突始末,他感到很好奇也很佩服,此番是慕名来拜访传说中的若山城主。

当修为到达一定的境界、修炼成为日常中最重要的事情,修士们之间也会形成自己的一个世界,属于寻常人无法介入的圈子。他们皆拥有神通法力,往往也拥有共同的追求,在一起交流修炼心得、谈论逸闻轶事,对彼此都有助益,也更能找到“不凡”的感觉。

修士之间这种交往,也是建立个人关系的手段,假如将来有事也方便找人帮忙。若山原本生活在深山中,并没有介入巴原上这个只属于修士们的圈子;但勾皓的情况恰恰相反,他几乎走遍了相室国的各个城廓,与各地的高人皆有交流印证。

勾皓的修为虽未突破六境,目前尚在五境七转,但论对各派修炼的见闻之广博,交游之广阔,在相室国中恐怕是数一数二的。若山当然热情地接待了勾皓,与他交流修炼心得、谈论蛮荒趣闻,并陪同这位勾皓先生玩赏四处的风景。

来者不仅有勾皓,紧接着又有好几位修士慕名前来拜访,按他们的说法这叫做“拜山”,而这个说法用在若山身上倒是很贴切。

热闹还不仅如此,又有好几支商队来到山水城,他们在中央谷地与各部族人贸易之余,也对这片蛮荒很感兴趣,想到各个村寨中参观,纯朴的山民们当然是很高兴地表示欢迎。

有商队来到山水城,做完生意感觉很好,便想到远处的村寨里看看,不仅能观赏风光而且可以见识此地各种不同的风土人情、品尝新鲜野味,顺便考察还有什么其他的特产。但这种事情在以往都是偶尔发生的,可是这一次情况却不同,几乎各个部族的村寨都有人到访。

若山暗暗心惊,这些人恰恰在这个时候走遍了蛮荒中的各个村寨,不可能只是巧合。不能说他们全部都与屠灭清水氏一族的凶手有关,但其中必定混有暗查情况者。若山按照山神的叮嘱,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陪同勾皓以及慕名来拜山的诸位修士每日在蛮荒中闲游。

若山当然也应这些贵客的要求,将他们带到了路村以及花海村一带玩赏。几天之后,有人便很客气地说,每日烦劳城主大人亲自陪同很不好意思,他们自行在附近一带逛逛便是。这些人都是有修为在身的高手,若山只是叮嘱了几句小心,也就随他们去了,他本人只是一直陪着勾皓先生。

若山已突破到六境修为,但他的神气收敛得很好很自然,暂时并没有对外宣布这一消息,仍在巩固与体悟境界的过程中。世间修士,谁的脑门上也不会刻画着自己有几境几转修为的标志,若不说出来或者显露手段时被人看出了底细,他人也不会太清楚。

可若山元神感应之精微远胜从前,他在陪同勾皓游山玩水的时候,有时也隐约感应到某些异状。

天上似乎有人隐遁身形飞过,好似在山野中搜索感应着什么,也曾特意观察过他与勾皓的行迹。若突破八境修为,便有飞天之能;而有六境修为者,若借助有飞天妙用的传承神器,亦可御器飞天,看来另有高手也赶到了此处。

默默关注着这一切却不动声色者还有若水,据若水所知,有人进了路村的后山,在苍茫丛林间搜索了很久。若水当然没有去跟踪或阻止他们,她也装作若无其事,却暗暗担心这些人会不会找到太昊遗迹。

但情况就如山神所说,若无确切的线索,想找到偏远的太昊遗迹实在太难了,若仅仅是飞在天上大面积搜寻,是不可能发现的,除非就在近处搜山。可是在这么大的范围内,谁也不可能仔细搜遍每一处地方。

确实有人进了路村的后山,他们搜寻了很远,一直走到那常年积雪的峰巅,甚至将附近山崖上的洞穴都搜查了一遍,却没有翻过雪山继续前行,更没有到达太昊遗迹附近。

心中有数的若山,此刻反倒希望来的人越多越好;如果对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山水城一带,那么已离开蛮荒的虎娃便更能从容而去。山水城很是热闹了一阵子,各部族人在村寨里热情迎接各地来的客人,这是平日很少见的事情,感觉就像过节一般,大家都很高兴。

这些游玩做客者,当然不可能全是来自赤望丘的密探。他们回去之后,也将这里的各种见闻带回了各地。后来再有人来到山水城,也经常跑到各村寨中玩赏,花海村是他们去得最多的地方,因为那里的风光最美。间或也有修士来到,皆以云游拜山之名。

勾皓告辞离去后,又过了两个多月,辛束大人率领朝贡的队伍回来了,带回了国君的嘉奖以及丰厚的赏赐,这又是山水城更热闹的大事。各部族人觉得这段时间每天都很开心,他们并不清楚这一带经历了怎样的危机。

但是随辛束一同回到山水城的仲壮却显得很沮丧,他在山爷面前请罪,因为在路上弄丢了虎娃与盘瓠。

在队伍回来的时候,辛束大人听说了此事,也在虎娃失踪的地方停留了一天,不仅派出众人四下寻找,他还亲自搜寻了周围的山林,并且向附近的村寨打听,有没有人见到一个孩子和一条狗?但仍毫无消息。

仲壮希望虎娃和盘瓠已经自行回到山水城了,抱着侥幸之心回来一问,结果还是令人失望。山爷问明情况后,很是责备了仲壮一番,但是并没有处罚他。当时的情形是盘瓠去追兔子,虎娃则跟着盘瓠跑不见了,而仲壮等人已尽力搜寻。

蛮荒部族中没了一个孩子,虽不算小事,但也不是很罕见。各村寨地处偏远深山,孩子如果乱跑而大人们没注意,也确实容易出事,这样的意外在每个村寨中几乎每年都有。而且在那样的年代,孩子的夭折率也非常高,如果不是虎娃比较特别,又深受山爷和水婆婆的喜爱,可能还不会引起更多的关注。

无论怎么伤心遗憾,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只希望虎娃并没有遭遇危险,有朝一日在盘瓠的保护下还能再回到家乡。

……

理清水最后一次运转太昊遗迹中的白玉祭坛,立即就惊动了赤望丘。星耀利用赤望丘的力量和影响,明里暗里组织了一批人进入了山水城,前往各个村寨查探异状,并搜索蛮荒中各片可疑之处,他本人也及时赶到了。

可是这次仍然一无所获,星耀只能确定理清水又和外界联系了,并施展了某种玄妙的神通,却确定不了与理清水联系之人是谁、当时处在什么方位。

星耀悄然进入了树得丘,登上峰顶来到了理清水面前,他想亲眼看看这位山神如今的状况,却发现理清水已进入对一切外缘浑然不觉的死寂定境,端坐在那里真的就像一座雕塑,但人仍然活着。

星耀当然清楚,白煞为何会让理清水活在世上,而理清水又为何会这样生不如死地活着,这是两位高人之间另一场无声的斗法。星耀并没有问理清水什么,因为他知道问了也没用。理清水如今的状况,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更不会再清楚山水城一带所发生的事情。

星耀莫名有一种感觉,今天的理清水,应该已不在乎白煞是否会杀了他,仿佛他想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这种感觉令星耀很不安,立刻赶回赤望丘去见白煞,禀报他所见到的一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