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5章、蒙卦(下)

中央谷地的情形虎娃早已知道,在山神印入脑海的那些神念中曾有见闻,但还是第一次亲身走入。十几年来,这片蛮荒的变化确实很大,人们从巴原上得到了新的作物种子,学会了制作更新的农具,开垦了更多的田地,修建了前所未有的灌溉设施。

人们种植的作物不仅是火麻与菽豆,虎娃还经过了大片的麦田。这里种植的“麦”分为两种。以中央谷地为界线,谷地中以及地势更低的地方,种植的是小麦,一丛丛细长的叶子,抽穗结谷,穗长而芒短。

从中央谷地往更高处走,渐渐便不再适合小麦的生长,人们种植的是另一种看着很像但又有明显区别的作物,穗短而芒长,叫做青稞。小麦和青稞的种子及其种植方法,都是从巴原上传来的。巴原上其实也不种植青稞,但其周边还有很多高原地带,那里有青稞,种子是商队带过来的。

虎娃看见了各个部族的民众、繁华的集市,还有不少头生双角的角荣族人来来往往,而大家都早已见怪不怪。最吸引人们目光的,反倒是虎娃身边那只迈开两条腿、像人一样直立行走的狗。

想当初在中央谷地的军阵对峙中,盘瓠就亮过相,但很多人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这条传说中的狗。有不少人和山爷与仲壮他们打招呼,语气很是尊敬与热情,有人也问起了队伍中的孩子是谁。仲壮则回答——他是我们路村的虎娃。

就有人惊讶地说道:“虎娃!他就是那个用石头蛋打下很多鸟人的虎娃吗?”

虽然山爷曾下令,不得将虎娃懂修炼的事情说出去,但他的名字毕竟还是传到了中央谷各部族人的耳中。据说这个孩子从小就特喜欢玩石头蛋,石头砸得特别准,那天蛊辛率领战士们与羽民族人作战时,他也冲出了屋子,用石头蛋砸下了不少鸟人。

蛮荒中的各种故事在流传的过程中,总是会经过夸张的加工、带上某种神异色彩,虎娃的故事也是如此。如今也有不少路村人常住中央谷地,孩子们经常聚在一起玩丢石头的游戏,有的孩子就会说:“你们丢的石头蛋再准,也比虎娃差远了!”

这些当然是无心之语,也不算泄露虎娃修炼的秘密。但别的孩子便会追问,虎娃的石头蛋到底打得有多准?路村的孩子也会越吹越起劲。

这些都是蛮荒野闻,暂时也没引起人们的关注,甚至连辛束都没有特意去调查。虎娃的年纪还小,辛束没意识到这样的孩子会有什么特别的神通法力,认为他不过是石头打得准、在那次的战斗中恰好砸中了几个鸟人而已。

但今天山爷将虎娃带到了中央谷地,人们见到了这个孩子,便提起当初的传闻并纷纷好奇地议论。看见这个情形,山爷心里也清楚,虎娃修炼的秘密迟早是瞒不住的。他已经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公然显露了神通手段,他当初的年纪越小,将来就会越引人注意。

又在中央谷地休息一夜,终于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山爷次日亲自将这支队伍一直送到了山水关,叮嘱仲壮一定要尽最快的速度赶路。前面那支队伍已经出发了半个月,在辛束大人到达国都之前,仲壮要带着第二批东西追上并与他们汇合。

众人在山水关休息了一会儿,山爷将虎娃单独叫到了一边,悄然以神念道:“孩子,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虎娃亦拢住声息道:“我这两天一直在想一些问题,山神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怎么成为这里的山神的?所谓山神,又是怎么回事?”

若山答道:“等你突破六境之后,也许就会有所了解,山神应该把很多秘密都留在了神念心印中……所谓的山神,并不是真正的神明,也不仅是一种身份,应该还是一种修炼、一种象征。”

虎娃却说道:“山神已彻底隐寂,其实在我看来,对于如今的各部族人而言,山爷您才是这里真正的山神。”

……

当虎娃跟随仲壮等人离开山水关之后,若山还在琢磨这孩子最后说的那句话。对于蛮荒各部族人而言,这十几年来,他们的生存状态以及生活环境发生了太多的变化,各部祭司已经渐渐习惯了山神的隐寂,尽管他们还在率领族人向山神献祭。

如今指引与保护各部族人,行山神曾行之事、亦行山神未行之事者,就是山水城的城主山爷。

没有山神会怎样,人们已经不必去多想,但没有若山的话,却是这个新成立的部盟无法想象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今的山爷才是他们真正的山神,虽然若山就生活在他们之中、并不拥有神明的身份。

假如数百年后,山水城与山水氏一族还在,那么若山也会被后人敬仰与祭奉,赋予他某些神灵才有的色彩。

若山在山水关内沉思的时候,虎娃在山水关外蜿蜒的山道上,正回望那险峻的雄关。山水关的城门正上方镶嵌的一块巨石上,镂刻着山水城的图腾,以几道简单的线条构成。每一座城廓都有自己的图腾,山水城的标志是若山请教山神后亲手所画,也与太昊天帝有关。

太昊天帝为人皇时,曾以最简单的阴阳线条组合,画符文八种,不仅可用来计数,而且象征着天、地、水、火、风、雷、山、泽以及世间万事万物,含义无所不包,被称为八卦。若山便借用了八卦的组合,以山和水两个符文作为山水城的象征,上山下水,就镂刻在山水关之前。

这个图腾究竟有什么含义?它很难言述却可以去体会,包含着山水城从无到有、出现在世间的一切信息,既是人们从蒙昧蛮荒时代走来的象征,也象征着一个人从年幼懵懂走向成熟、渐渐开始学习世间一切事物的过程。

当虎娃收回视线,转过身来走向前路的时候,又从怀中取出一个牌子,便是相室国国工的信物,正反两面都有图腾标记。

正面是相室国的图腾,线条像一条蜿蜒的蛇,好似有着如人般的前臂与上身,这需要一定的想象力才能看出来。故巴国的图腾就是这样一种奇异的蛇纹或者说龙纹,巴原分裂为五国之后,各国都自称是巴国正统,他们的图腾也都是这样一种蛇纹,却各有细微的区别。

再看牌子的反面,也镂刻着几道简单的条纹,组合出的形状像一朵正在跳动与燃烧的火焰。它的含义需以意会,代表着人们加工各种器物时所用的火,进而象征着能为人们炼制各种器物的共工。这样一块特殊的牌子,其正反两面的图腾组合,便代表了相室国国工大人的身份。

虎娃身边的盘瓠,此刻已不再直立行走,四脚着地却又不是狂奔,样子好像有点不太适应。

这也是山神的吩咐,离开这片蛮荒后,盘瓠也要注意行止,狗就要有狗的样子,不能过于引人惊诧。它若将自己当成一个人,那就下苦功好好修炼,等将来修为突破四境成为真正能化形的狗妖,那时便可以用人的面目行走世间。

山神也曾郑重地叮嘱虎娃,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盘瓠,绝不能让它出意外、要帮助与指引它的修炼,并让虎娃立下了誓言。

仲壮率领的这支队伍里一律都是练成开山劲的精锐战士,因为山爷的命令,他们行进的速度非常快,普通的商队需要十来天才能到达巴原,而他们仅仅用了四天。

途中他们也经过了几处驿站,并在里面过夜休息,就算练成开山劲的精锐战士,也是不适合在黑夜里赶路的。他们在驿站里遇到了前往山水城的商队,携带着货物牛马。虎娃还拍着牛的角、摸着马的鬃毛,和那些牲畜说了不少话。

牛哞哞叫、马打着响鼻,应该是没听懂,但虎娃的神情却很自然,自然中又带着孩子特有的好奇。虎娃从小就和盘瓠在一起玩,那时盘瓠还是一条不懂事的狗,而虎娃便和它说话交谈,反正是狗叫狗的、人说人的,他已经习惯了。

那些商人都觉得这虎娃挺可爱的,毕竟是小孩子嘛,对什么都好奇。其实虎娃的身高体格,看上去已经不小了,就算是仲壮这样高大魁梧的壮汉,他的个头也到其肩膀了。但他看上去就是个孩子,主要是因为他的神情气质,特别是眼神仍像婴儿那么明澈。

这支队伍在途中遇到了大雨,大家在雨中艰难地跋涉前行。其实以虎娃的本事,满可以祭出一支莲叶,手持茎杆一晃,那莲叶就可舒展而开遮蔽整支队伍。

但是山神有叮嘱,绝不能轻易将这等神器示人,所以虎娃也只得冒风雨随这支队伍在泥泞中跋涉。等到了下一处驿站休息时,就连那些精壮的战士们都已经筋疲力尽,远行跋涉确实充满未知的艰险。

待蜿蜒崎岖的山路终于走到了尽头,迎面是起伏的丘陵地带,道路变得宽阔而平缓,他们又见到了村寨人烟。虎娃意识到自己已经进入了巴原。这支队伍在一座村寨外暂做休整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的状况——孩子和狗跑丢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