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5章、蒙卦(上)

既然是单独地问话,若山便没有转述给若水与虎娃,于元神中答道:“山神,您远比我睿智与渊博,我想知道您的答案。”

山神又叹息道:“这孩子自幼的足迹,从未离开过路村与花海村,在如此古朴的环境中长大,就像生长在那万年长清之泉中。可是这一去,他的世界就变了,我虽介绍了世间种种人与事,但毕竟不是他的经历。此去他将融入尘世,亦受那种种沾染,就如清泉混入淤泥。与世间的万事万物和光同尘,对于他而言,这是修炼的必须。他也将卷入爱恨争杀,这是无数人都曾有过的经历,若最终从中超脱,到那时才能寻求真正的返璞之道。”

若山默然良久,本以为还有太多的话没说,可是到此时又不知该说什么了,便离开祭坛召唤虎娃入坐。

虎娃定坐之后,只听山神问道:“孩子,你准备好了吗?”

虎娃:“是的,都准备好了。”

事到如今,山神也没有半句废话,很干脆地印入一道神念信息,并吩咐道:“将你那些石头蛋,也都放到祭坛上。”

那些浸泡在莲池中的石头蛋纷纷飞起,都落在了虎娃身边,感应其物性,经过太昊遗迹中这么长时间万年长清之泉的滋润,似乎已更加精纯一体。白玉祭坛上已经被各种杂物摆满了,而山神的那道神念,就是告诉虎娃如何借助祭坛运转时的法力,得到某件神器的传承并且使用它。

元神中隐约听见一阵嗡鸣,祭坛发出了宛如琅玕树般的光辉,好似一团巨大的光茧,将虎娃以及上面的东西都笼罩其中。虎娃伸出右手,掌心上方出现了一枚洁白的兽牙。

这不知是何种异兽之牙,约有两寸多长,表面非常光滑,还钻有两个细小的孔,就像很常见的装饰物,以元神查探也发现不了什么异状。但它是突然凭空出现的,就在祭坛所封印的法力运转之时,这是一件神器。

祭坛上所有的杂物都消失不见,这时虎娃的元神中传来了山神的最后一句话:“将你腕上的藤环,也收进去。”

虎娃自幼戴着一枚天青藤环,山爷当年发现他的时候就有了,最初是套在脚踝上,后来他渐渐长大,就把藤环套在了手腕上。虎娃并不清楚这藤环的来历,山神也没有告诉他,他当然以为就是得自清水氏之物。此物有可能暴露他的身份来历,所以也要收起来。

那天青藤环自虎娃的手腕上倏然消失,也被摄入那兽牙之中。两寸多长的兽牙,怎可装载这么多东西?因为它蕴含了一个空间结界,宛如另一个世界,他人无法察觉。

这种空间神器本是仙家之物,但那些已迈过登天之径的仙人,通常并不需要随身携带什么凡俗杂物,就算有需要,往往也另有大神通开辟随身之空间结界。所以炼制的这种神器,大多是赐予世间传人的,这对于拥有仙家手段者也不算太复杂,只须找到合适的材料炼化、赋予随身空间结界的妙用。

对于仙家而言并不复杂的神器,凡人想使用却必须获其传承,并拥有六境以上修为。虎娃此刻便得到了这件神器兽牙的传承,但他却没有六境修为,所以无法发挥其真正妙用。他以兽牙装很多东西随身携带,有用时可以施法将之取出,但在其修为突破六境之前,却无法将任何东西再装进去。

虎娃能将祭坛上的东西全部装进神器兽牙中带走,是借助了祭坛所运转的法力,他只有这么一次机会。等到将来离开蛮荒,他再取出各种物品使用的时候就要小心了,因为一旦拿出来,就没有办法再收进去。

山神曾对虎娃说过千言万语,然而最后一句话,却是让他收起天青藤环。至此,太昊当年封印于祭坛中的仙家法力终于完全耗尽,当光芒散去之后,这片奇异的小世界中寂寥无声。定境中的虎娃莫名有种失落感,就像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忽然空了。

山神虽没有教过他任何修炼秘法,但也给了他太多。虎娃有一种感觉,山神有着很强的目的,却像他本人一样隐藏在不知名的地方并未显露。但无论如何,虎娃对山神充满感激,直至今日,他甚至没有亲眼见过山神的样子,更不知山神身在何处。

这时他听见了若山的声音:“孩子,我们该尽快离开了!”

虎娃走下祭坛时,那白玉祭坛上的情形就和他内心深处某个地方一样,已变得空空荡荡,只在手里握着那枚神器兽牙,其中承载了太多的东西。若山看着虎娃,心中一时也感慨万分,其实他心中也有太多的疑问,但一直没有得到解答。

若山与虎娃一样从来没有见过山神本人,并不知道山神就是理清水、而理清水就是当年名震巴原的清煞。但若山也曾想过,山神到底是何来历,他与清水氏是什么关系、与这孩子又是什么关系?可是山神已彻底隐寂,若山也只有尽快安排虎娃离开。

理清水最后一次运转白玉祭坛的动静,会触动树得丘上的监控法阵,赤望丘那边立刻就会察觉。山水城的工师辛束,就是赤望丘派到这里的“卧底”,他可随时监控一切动静,随身也一定带着某种感应法器。但辛束恰好被若山派到国都去了,等赤望丘的其他高手赶来,至少还有一段时间,理清水要的就是这个时间差。

……

若山与若水带着虎娃迅速离开太昊遗迹,途中没有任何停留,收敛神气并施展神通拢住声息,在荒野中飘行而过尽量不留下任何行迹。他们背来的那些东西已被虎娃收入神器兽牙,但山爷还扛着一个麻包,里面装的都是这片蛮荒特产的各种珍稀药材。

他们这次离开村寨,托言进山采药,那当然要带着药材回去才能掩人耳目。他们在半日之内就赶回了村寨,临近路村时放慢了脚步,很从容地穿过火麻林与菽豆田,从后门进入了路村。

在路上时,若山也在虎娃的元神中印入了几道神念,介绍山外的情形加以叮嘱。若山并不是很清楚山神都对虎娃介绍了什么,但他也要将自己所知告诉这个孩子。若山终于提醒虎娃——其实巴原上的状况,远比这里更为凶险。

这话听上去好似不符常理,但却是事实。那富庶广阔的巴原,怎么会比这蛮荒深处更为凶险呢?因为这一带近百年来,因为清水氏一族的存在、更有山神的守护,所以各部族的生活一直很安宁,既没有强大的妖物威胁,也没有剧烈的内部冲突。

山神虽隐寂,但迄今为止只有短短十几年,外部环境还不足以出现太大的变化,这里原本就不是各种强大的妖禽妖兽的领地。蛮荒各部族之间倒是出现了剧烈的冲突,但若山很快就平定了局面,联合各部结盟建立了山水城。

可巴原上的情况却不一样,就拿相室国来说,虽然在广阔的辖境内有十几座城廓,皆是人烟繁华之地。但在那样的年代,距离城廓较远的地方,在各个偏远村寨之间,仍有大片的荒山野岭,其间猛兽虫蛇出没,并有各种妖类盘踞。

广大巴原,人烟稀少之地远比人烟繁华的地方多得多,境内亦有崇山峻岭分布。人们筑城结寨而居,并开垦田地、建造道路相联,大多数时候只活动在相对安全的区域中。至于那些偏僻的荒野,只有结队的勇士以及修为高深的修士才敢深入。

独行于这样的世界中,相比虎娃自幼生活的路村与花海村小小之地,环境当然要险恶很多;然而更险恶的是世间人心,并非荒山野岭。

虎娃很感激山爷的叮咛,其实他自幼也遭遇过各种凶险,比如图谋不轨的猴子、狂奔而来的犀渠兽、还有袭击路村的羽民族人。而山爷告诉他,这样的事情今后可能会遇到很多,他的对手也会更强大。

进入村寨之前,山爷又悄然交给他一件东西,是一块两寸宽窄的牌子,正反两面镂刻有图腾符文,质地似黄金却非黄金,竟是以神通法力炼制的寒金。此物是一件中品法器,以御器之法祭出,会有非常特别的妙用显现,正是相室国“国之共工”的信物。

山爷以神念告诉虎娃此物有何用、怎么使用,它在某些场合可以解决很多麻烦,但平时也不能随意拿出来,否则也可能带来很多麻烦。

等他们回到了村寨,早已等候多时的仲壮和晃着尾巴的盘瓠迎了过来。仲壮询问山爷何时可以出发?山爷则回答朝贡之物已准备齐全,现在就集合好队伍,明天就赶往中央谷地,后天便离开山水关。

当夜无话,仲壮集合了一队精锐战士,第二天跟随山爷和水婆婆前往中央谷地,队伍中还有虎娃和盘瓠。族人们知道他们要前往国都,心中都非常羡慕。在众人羡慕的目光注视下,沿着崎岖蜿蜒的山路,虎娃平生第一次离开了家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