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4章、君子行不离辎重(上)

族人们并不知道虎娃将要离开,只知山爷让他修炼祖传的开山劲,见虎娃运回来这么多东西,分明是要建房子嘛!他这是要造多大的房子啊?有人就和虎娃开玩笑,说他现在长大了,个子也高了、身子也壮了,已经开始想女人了,这么早就想造大房子为娶亲做准备,还问他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是不是已经有看上的?

虎娃只是笑,却不解释,他确实早就说过,要扩建自己的小屋。当一切都准备妥当,在一天深夜里,虎娃终于动手了。

山爷和水婆婆这天都不在路村,山爷身为城主当然有很多事情,而水婆婆自上次从太昊遗迹回来后性子就变了,居然和山爷一起去了中央谷地。水婆婆找来工师大人辛束,说是要选址丈量规划,设计将来的山水城。

虽然山爷这几年不打算建造城廓,但水婆婆认为山水城迟早是要建成的,应事先把一切都准备好。城墙有多宽、多高,城垣有多大、城门开在哪里,建成后是什么形状,怎样定址、引水、划分城中区域,这些都要计划妥当,才好测算大概需要多少人力物力,能在多长时间内修成,她甚至还在几张经炼制的羊皮上画了很多图样。

对于水婆婆做的事,山爷只是笑、很幸福地笑,这才是他想要的山水城。但水婆婆却不知道,她在中央谷地中琢磨如何建造山水城时,虎娃也在路村中琢磨给她和山爷建造怎样一座新居?

这天后半夜,村寨中寂静无声,虎娃在小屋中定坐,他的小屋就连着山爷的屋子。周围突然无声无息发生了各种变化,地表泥土涌动出现了沟渠,屋后的石料飞起落在这些沟渠之中,依次砌成地基和墙壁。

每一块石料都经过切磨,彼此拼接得非常齐整,还以经过了简单法力炼化的黏土粘合,不留缝隙。墙建好了便是屋顶,先铺上两端带子槽的木板,接缝处则用带母槽的木方榫合封口,然后再铺上编织好的草帘,草帘上再压着一些石块,一座建筑便造好了。

这座建筑与村寨中其他的石屋不同,周围有一圈一人多高的院墙环绕,屋子在中间,自然分隔成前院和后院。但是院墙并没有贴着房子,前院和后院的两侧是相通的,只在前院正中开了门户。

山爷的石屋以及右侧虎娃的小屋都还在,但那间石屋的左侧与后侧,又新盖了两间房舍,而且从屋中开了门户相通。更有意思的是,新盖的这两间屋子都是带窗户的,既可采光又可通风。由于有院墙的环绕,外面的人看不见窗户,当然也无法看到屋内的情形。

路村中的石屋一律有门无窗,而且门也是没有门板的,天冷风大的时候,可以挂上厚草帘或者竖起木板挡住门,平时屋里显得黑乎乎的,但大家晚上睡觉也不需要灯,天一擦黑就进屋躺下了。

虎娃修了这样一座带着窗户、而且内部墙壁上也开门、几个屋子连通在一起的房舍,倒是一种新创造。但这也不是虎娃自己发明的,山神曾向他介绍巴原上的各种事物,在印入元神的神念场景演示中,也出现过各种房舍的样子。

所以虎娃灵机一动,就给山爷和水婆婆修了这样一座房子,从一间屋子进去有多个房间,刻意还开了窗户,外面有院墙环绕,同时将山爷原先的屋子与自己的小屋都保留了下来,但建筑本身仍完全是路村的风格。

这一圈院墙环绕着几间相连的石屋,划分出了一个独立的家庭区域,就像一个缩小了很多倍的村寨。这是他送给山爷和水婆婆的礼物,也是临行之前的报答。虎娃也许并不清楚,他在路村建造的这样一座房子,其实也意味着共同生活的原始部族,向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的村落过度。

当人们造出这种房子时,就意味着他们的生活环境以及生活方式已经渐渐发生了改变,在部族的内部将渐渐形成家族的概念。这是蛮荒时代不知不觉的变迁,虎娃也许有所感觉,也许还没有清晰地意识到这些,但他自己就身在其中。

虎娃此刻当然不会联想到这么多,他只是想在离开前尽量为山爷和水婆婆做些什么。这个院落是一夜之间建成的,简直就像山神显灵所赐予的神迹。

如果仅仅是以御物之法堆砌石料拼接木板,简单地以法力炼制黏土粘合石块,不过是三境修为的手段。但是想创造出这样的“神迹”,仅仅有三境修为,在一夜之间是不可能做到的。

每一块石料,每一根木头,都是虎娃亲手采取并加工成形的,在开采材料的同时,虎娃的元神中就“有”了这些东西。他的元神定境里所呈现的最熟悉的场景,就是太昊遗迹中那片奇异的小世界;如今他又进行了另一种尝试,在元神内景中构建了一座房子,这房子原本并不存在于世上。

当准备齐全后,虎娃便在元神定境中施展御物之功操控这些材料,化元神内景为外景,世上便出现了这座房子。虎娃用了一月之功,然后在一夜建成。这一个月他不仅在修炼与使用开山劲,也在修炼与印证四境中元神内景与外景相融的玄妙。

一堆石头与木头放在那里,有人看见的只是石头和木头;但虎娃在凿山开路时看见的就是这座房子,因为他心里已有这座建筑。这不仅是修炼的境界,也是面对世间事物的人生境界。建造这样一座房舍,也是普通人能办到的事情,区别不过是以怎样的方式完成。

房舍在建造的过程中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虎娃施法之精妙到达了极致,但他的付出与消耗,也远远超过了当初以石头蛋打下了那么多鸟人。

创造远比破坏更难,有人修成了神通法力,一拳可以打倒一座房舍,便自以为拥有了更高的人生境界。但同样施展神通手段,他能在一念之间建造出所破坏的房舍吗?这不仅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而且后者的境界显然要高明太多了。

一月之功一夜而成,虎娃建成了这座房子也神气耗尽,收摄心神调息涵养,进入了深寂的定境中。这是四境中又一次突破,说起来他应已有四境三转修为,但虎娃自己并没有考虑这个问题,他只是要为山爷和水婆婆盖一座院落,送他们一份礼物、给他们一个惊喜。

首先被震惊的当然是路村族人,天亮后,他们突然发现山爷的石屋变成了这个样子,而虎娃这些日子堆积的那些材料也都不见了,显然是这孩子一夜之间建造的!人们纷纷好奇地想走进院中观看,而盘瓠却蹲在院门口,阻止闲杂人等入内打扰。

因为虎娃正在定坐涵养恢复神气法力,此刻他闭关了。

有好事者立刻跑下山,要告诉山爷这个最新消息——虎娃在村寨里给他造了一座前所未见的房院,这也算是报喜吧,不料刚刚走出村口,就看见山爷和水婆婆回来了,身后还跟着仲壮。人们纷纷围上前去,七嘴八舌地诉说了今天的新鲜事。

山爷来到自己的石屋前,也是吃了一惊啊。水婆婆悄声道:“这孩子好大的本事!”

山爷感慨道:“手段倒是其次,关键是这份心啊!”

山爷和水婆婆此番回到路村,就是要带虎娃去太昊遗迹的,但虎娃仍在小屋中定坐闭关,他们也就没有打扰,便住在新建成的院落中守候。中央谷地上的城主府尚未开建,路村中的新房倒是被虎娃准备好了。

……

按照山神的指点,山爷最近便在安排怎样把虎娃送出蛮荒。半个月前,他派出了一支队伍远去巴原向国君朝贡。领队者是工师大人辛束,他熟悉沿途各城廓的情况与国中礼节,代表山水城与人打各种交道也更方便。

自从发生与高城的冲突事件后,山水城更需要辛束这样的“使者”。当朝贡队伍经过高城时,辛束还特意拜访了新任高城城主,并送上了若山的礼物。

朝贡队伍中有叔壮、阿槿、月牛儿等年轻人,山爷让他们跟着辛束大人多学、多看、开眼界、长见识。除此之外还有角荣部的长老大角,他带着一批头生双角的妖族壮士,这些人身高力大擅于驱使牛马,正适合运送山水城进献国君的各种物产。

蛮荒中派使者向国君朝贡,所过之处当然很引人注目,尤其是队伍中还有头生双角的妖族人,这是很多城廓民众从未见过的场面啊。人们都听过荒野中各种妖族的传闻,大部分人却没有亲眼见识的机会,这次算是饱了眼福。

若山为何会将大角与一批角荣族人派往国都?一方面是因为大角自己的强烈要求,他也想到国都中开开眼界,此前还从来没有去过巴原呢。另一方面也是别有深意,若山就是要让人们都看见——连蛮荒中的妖族都来向国君朝贡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