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3章、国工大人(上)

虎娃再次进入太昊遗迹,于白玉祭坛上入坐,就听山神笑道:“孩子,你山爷和水婆婆的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该谈谈你自己的事情了。”

虎娃:“我知道,是到了该离开的时候吗?”

山神:“我清楚你心里肯定很是不舍,既然如此就不要去多想,最后这一个月,就在太昊遗迹中闭关清修。这三天三夜穿行高原的苦练,在雪峰顶上入坐的体悟,定让你感受到新的修为境界,至少在突破五境之前,你应知道自己该怎样修炼了。”

虎娃想了想却答道:“我明白您的意思,是让我安心闭关修炼。可是这一个月,我能不能留在路村,尽量多做一些事情,那同样也是修炼。”

理清水怔了怔,虎娃竟然没有接受他的建议。修炼,既有苦练更有清修,一味下苦功也成不了真正的高手,必须在清修中找寻那玄妙难言的身心之境,所以他才会让虎娃在此闭关一段时间。但虎娃既然有自己的决定,理清水便说道:“那好吧,你先回去,等若山安排好了再来。”

能在太昊遗迹中闭关清修,是多少修士梦寐难求之事,虎娃即将离开这里,恐怕再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但他却选择在离开前的最后这一个月,就留在村寨中。

山爷和水婆婆站在一株龙血宝树下,拢住声息正悄然秘语。水婆婆说道:“让虎娃一个人去闯荡巴原,还不能暴露其身份来历,我总感觉不放心!”

山爷劝慰道:“你可不要小看了虎娃,他已有四境修为,而且是吃不死神药长大的。想当年我离开蛮荒去巴原上闯荡时,也是四境修为,论本事和根基却远远赶不上他。”

水婆婆:“你那时已经快三十岁了,而虎娃才十三岁,能一样吗?”

若山却笑道:“他应该快十四岁了,但确实还是个孩子。他当年是被我抱回路村的,我还记得他那时的样子。我看着他一天天长大,可是他的眼神,却始终像婴儿般纯净。他是个了不起的孩子,当然会比我强得多,将来也能拥有不凡的成就……山神教了他很多,你就不必太担忧了。”

水婆婆:“你说这么多,其实还不是在安慰自己不要担忧。虎娃当然会有大成就,我也深信不疑。但无论山神教了他多少,他还需要自己去面对山外的世界。”

这时虎娃已经离坐,走下白玉祭坛来到两人身前道:“我刚才在定坐中感应得很清晰,山爷您的神气与以往不同,就似一件法器返璞无形,是不是已经突破了六境啊?”

山爷瞄了水婆婆一眼,点头微笑道:“是的,我已突破了六境,就在今天日出之时。”

山神也没骗若山,服下那片花瓣,便是堪破六境修为的大造化机缘,至于具体的经过嘛……就有些玄妙难言了,谁也不知他在定境中都经历了什么。而水婆婆炼化吸收了五色神莲的灵效,也大有收获,此刻修为已是五境九转圆满。

虎娃笑道:“恭喜山爷,恭喜水婆婆!……山爷,您已有六境修为,接下来就应该将菁华诀修炼大成了。”

山爷却说道:“欲将菁华诀修炼大成,首先须有六境修为,但这番修炼山神另有交代……你带着盘瓠先回村寨吧,我和水婆婆还有事情要问山神。”

虎娃很听话地带着盘瓠走了,这次并没有着急赶路,而是散步般在高原上缓缓而行。盘瓠就跟在他的身侧,好奇地望着周围的山川景色,好似也有新的发现,仿佛在欣赏着什么。一条狗也能学会欣赏风景,这无疑是灵智逐渐成熟的标志之一。

山爷走入遗迹定坐在祭坛上,恭谨地呼唤道:“山神,您竟能让一个孩子拥有如此成就,让我惊讶万分也敬佩万分。您都是怎样传授虎娃的,又教了他什么?”

回答他的先是一声叹息,只听山神说道:“虎娃当年观若水纺布,自入初境修炼,却不知自己是在修炼。而这些年来,我只是指引他发现了这个世界,并未传授他任何修炼秘法。如今他已修炼菁华诀入门,却仍不是我所传授。这些日子,我向他介绍的就是世上各种人和事,他应该也将情况都告诉你了。”

路村和花海村的族人,都以为虎娃是山爷和水婆婆暗中培养的高手,对外秘而不宣,却能在关键时刻发挥出其不意的重要作用。而山爷和水婆婆当然认为,虎娃是山神教出来的、他得到了山神的传承。

山神就是他们心目中的神明,自幼祭奉之并受其指引。若山虽不会去质疑山神,却不可能不好奇,他想知道虎娃这段时间又学会了什么,不料却得到了这样的回答。虽明知山神从未传授虎娃任何修炼秘法,但他仍有些不敢相信。

站在祭坛边的水婆婆开口道:“虎娃一直都是在自行修炼,而您只是在向他解释何为修炼吗?”

水婆婆站在祭坛边,怎能听见山神的话呢?因为若山已突破六境修为,掌握了神念手段,他与山神交流的同时,便向水婆婆发送神念转告所交流的内容。这是一种很奇异的交谈方式,等于三人在同时讨论。

山神又答道:“的确如此,我所告诉虎娃的,只是我对修炼的见解与感悟,也不知是否完全正确,尚须他自己去印证。这孩子的修炼,是法自然之道,我也希望他能印证那天地间本已存在的超脱大道,而如今只是刚刚起步。”

水婆婆听说这些,感觉就更不放心了,又问道:“我们就这样让这孩子一个人去闯荡巴原吗?您甚至什么神通秘法都没教过他!”

山神无奈地笑道:“我没有教他,可能比教了他更好,当初羽民族突袭路村,他的应对手段,也完全出自对修为境界的领悟。若你们还不放心,就尽量帮他做好准备吧,包括他要带走的东西。”

若水:“离家远行,需要的东西太多了,但他随身也带不了很多,我正在操心呢!”

山神:“你难道想让他将村寨和这片蛮荒都背走吗?一个孩子确实带不了太多随身之物,但这没关系,你们尽管准备,我自有办法让他都带走。”

若山惊喜道:“那就多谢山神了!其实带什么东西倒是其次,我当年也曾去过巴原,如今亦知那里的状况。流氓多受盘查且引人注目,您又要这孩子不暴露身份来历,这恐怕有些困难。”

在那样的年代,交通落后信息闭塞,哪怕是相对繁华的广阔巴原上,绝大部分人还是生活在一种半封闭的状态中。人们极少离开村寨远行,更别提没事到处乱跑了。离开家乡远走他方的人,被所到之处的居民称为“氓”,而其中居无定所四处游荡者,则被称为“流氓”。

很多村寨的居民平日很少能见到陌生人,流氓四处行走必然会引起注意,也会被各个关卡盘查其来历。在各国之中,除了来往的商队以及外出执行公务的官员,几乎很少有流动人口。虎娃既然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来历,又如何四处行走呢?

山神答道:“虎娃有四境神通,略施小术掩人耳目,想过关卡没有问题,实在不成,也可以穿越荒野绕道。”

若山:“巴原上的荒野亦是危险重重,四境修为尚不足以确保自身安全。况且虎娃离开山中,却要再入荒野吗?他又不可能不与人打交道,人口繁茂之地,同样也有不少高手。四境修为可以施法骗过普通人耳目,却骗不了那些高手,这样更引人起疑。”

山神笑了:“说来说去,你是担心这孩子年纪太小,受人盘问时不会掩饰。想解决这个问题也简单,你将‘国之共工’的信物交给他,他便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若水赞道:“妙计!你反正也用不着那东西,就让虎娃带着吧。那上面并没有山水城的标记,是国君所赐的信物,象征着一种身份。”

生活在各城廓辖境内的三境以上修士,只要愿意,都可以在工师那里登记为共工,不仅受人尊敬而且能获得城廓的供养。而在巴原上,不仅有各城之共工,还有举国之共工。“国之共工”通常要有五境以上修为,拥有的信物是国君所赐、由国都中的工正大人负责制作颁发。

国之共工,顾名思义,他们受国家的供养、并为国中大事出力,在民间也被称为“国工大人”,其地位不比各城廓中的工师低。

国之共工行走国中时,若有需要,可向所经过的城廓亮明身份并请求帮助。当然了,如果某位国工大人这么做了,也意味着他答应出手,帮助该城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具体是什么事,就看该城廓的需要了。

国工大人提出的要求,往往都是提供食宿、仆从之类,或者是调集人手帮某些忙、寻找某件东西。每当有国工大人路过某地,各位城主以及各村寨族长,往往都会热情接待、提供种种方便,并主动询问——自己可以给国工大人帮什么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