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章》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一部:蛮荒时代
第052章、执子之手(下)

这时若山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他的眼神很朦胧,神智好像也不是很清醒,一把就握住了若水的手:“若水,你来了吗?”

若水:“当然是我,我怎能不来!”

若山:“执子之手,此生无憾……”

若水:“胡说什么,你不会有事的,你千万不要有事!都几十年了,无法突破六境就算了,为何这么糊涂,要冒这种险呢?”

若山却自说自话道:“此生将尽之时,我才明白,我的心我的世界只有你。我并不是在惦记当年的你,就是在想现在的你,无论是什么时候,都是那时的你。你错了,你怎么可能是我用来证明成就的女人,我的成就都属于你,我想在你面前证明我……假如神灵再给我一次机会,你能答应我吗?”

若水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了,她发现自己来得好像有点晚了,就算用尽全力也降服不了若山体内肆虐的火毒,不禁也慌了神,哭着答道:“你只要没事,我就答应你。其实在几十年前,我心里就想答应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若山不知是清醒还是迷糊,这些话倒是听得很清楚,又喃喃说道:“我怎么会怪你,只想对你好……能靠在你的怀里握着你的手,便是此生之幸。”

说话间,若水察觉若山体内的火毒已经渐渐受到了控制,身体仍然发热却不再那么滚烫,双手也恢复了一丝温暖。假如这样,倒也可以免去性命之忧,但五色神莲的药性肯定是浪费了,若山也会受很严重的内伤,很长时间内都要去化解体内残余的火毒。

若水不再那么害怕,却心疼得要命,抱着若山一边哭一边说道:“你怎会这么傻呀,差一点就没了。山神怎会让你服下这片花瓣,就没有告诉你这其中的凶险吗?”

说到这里若水突然顿住了,因为她想到了山神,刚才只顾着自己出手救治若山了,山神定然还有更好的办法。她就在祭坛上,稍微一挪身子便坐在了法座中央,一只手还紧紧握着若山的手,收摄心神入境,在元神中呼唤道:“山神,您在吗?”

山神的声音响起道:“我一直在看着你们呢。你擅于炼药,并非全然是我所教,而是修成菁华诀之后,注意分辨感应各种物性,而长年编织水布,也使你的神识格外精微。你一定是想问我该如何帮若山,既让他性命无忧,也不要留下内伤,这件事你可以做到。”

若水心中燃起了希望,赶紧说道:“我可以勉强化解火毒,若山修为深厚,将来可以慢慢自行驱散,却不可能不受伤,不知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山神:“他吃错了药,而你们俩都病得不轻啊!重症需下猛药,能解救他的世间神药,此刻就在这祭坛上。”

若水:“您是说这祭坛上的五色花瓣,可以再赐予他吗?若是这样,我想再取走另外四色各一片。”

山神笑了:“救人要紧,你需要的神药,我便赐予你,但你想好怎么救他了吗?”

若水踌躇道:“若按平常的方法,应将五色花瓣一起融炼,化为饵药慢慢炼化吸收。可是若山已服用了一片红色的花瓣,这药性于体内体外如何调和,我却不得其法。”

山神:“你果然比若山更懂神莲灵效,既然外炼之功已经不行,我就教你一种法子,不仅可以成功,而且对你们两人的修炼,都是一场大造化。”

伴随着话音,他印入若水元神中一段神念。若水愣住了,随即脸色就变红了:“这,这样做可以吗?”

山神的声音不紧不慢道:“你若想救他,也愿意这么救他,当然是可以的。你若不愿意,我保证他也死不了。”

若水:“可是这祭坛上的法座只能容一人定坐,您又如何指引若山呢?”

山神:“谁说这法座上只能坐一个人,这不过是个姿势的问题,我告诉你可以怎么办……若山暂时还没性命之忧,你先做准备吧。”

若水既然已经决定了,倒也没犹豫,祭坛上又有另外四片各色花瓣飞起,在空中化为光霞,竟然都融入了她的形神,紧接着她将若山抱在了怀里。又有几支花蕊也飞起来化为五色光幕笼罩在周围,闪烁流转使两人的身形变得朦胧不清。莲池中又飞出了一片莲叶,散为雨露飘洒在那光幕之中。

山神告诉若水,若山并没有化解那片花瓣的药性,若水可以服用另外四色花瓣与若山神气交感相融,以两人的形骸为炉鼎,共同炼化吸收五色神莲的灵效。这么做必须两人心意相通、彼此完全信任,能够毫无保留地展开自己的神气。

若山的样子还有点不太清醒,但是没关系,他只要自然展开形神与若水神气相合就可以了。山神让若水又动用了几支花蕊,是为了神药灵效更强,化散那一片莲叶,是为了使两人形神安定不受惊扰,也能润化药力的冲击,使之更容易被炼化吸收。

山神算是下了大本钱,假如没有这件事,若山和若水估计也没有这等好运气。两人已进入神气交感相融、身心宛如一体的状态,在此定境中化解与吸收神药之妙。从初境到五境,形神中自有各种感受冲击,包含妙不可言的身心经历,不必一一细述,他们还需要时间,至少当天不可能离定。

……

若山和若水的“修炼”,是从午后开始的,而虎娃在日落时分赶到了太昊遗迹外,等盘瓠再赶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三天三夜在高原雪山间不停歇地奔波,激发了最大的潜力,突破了神气运转的极限,虎娃也确实需要好好定坐调息,体会与巩固刚刚突破的新境界。那片扭树林环绕中的太昊遗迹很特别,从外面看就是一片很不起眼的低矮灌木丛,查探不到其内的玄妙,虎娃则将眼光投向了远方的星空。

这一带他来过很多次,但每次都是在匆匆赶路,然后进入太昊遗迹中修炼。此刻在高原的星空下定坐,他的位置就是连绵群山的顶端,视野极其开阔。星星是那样的璀璨神秘,天幕仿佛一直垂落远山后,好似站在那远方的山顶,伸手便能将星星摘下来。

夜间的高原有刺骨的寒风吹过,虎娃却不冷,他感受到的是天地间万事万物的气息,于定坐中仿佛在无穷无尽的放游。他是第一次离开太昊遗迹,在这群峰之巅定坐修炼,感觉像是跳出了一个奇异的小世界,融入了广阔无极的大世界。

后半夜的风势渐渐变大,高原上竟飘起了飞雪。盘瓠就在离虎娃不远处定坐,风吹到它身前不远便化散而开,雪花也飘落不到狗毛上。而虎娃定坐在那里却披上了满身积雪,雪花落在身上没有一片化开。他处于内息收敛的状态中,展开元神体味着天地间的一切风景。

第二天太阳升起时,已风停云散,皑皑积雪映衬着天边的霞光。积雪并没有覆盖所有的地方,很多陡峭的岩壁与较高的植被仍裸露在阳光下,天空是那样的晴朗,各种光色交织分布于天地间,就像一幅最神奇的画。

山爷和水婆婆终于走出了扭树林,登上了那片小盆地的边缘,他们首先看见不远处盘瓠正在定坐,而高处的山顶上坐着一个“雪人”。

山爷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但给人的感觉仿佛年轻了许多,神清气爽步履从容,仿佛带着如山之神。水婆婆与山爷并肩而行,神色温柔似水,竟带着一丝少女般的娇羞与柔媚气息。两人就像从画中走出的一道风景。

他们这一天的经历,说起来其实也很简单。山神只是告诉若山服用一枚花瓣,若山服用了,果然出了问题,然后若水赶来了,解开了那心中的疙瘩,在山神指引不仅解救了若山,而且两人都得了一场大机缘造化。

山神并没有说这是他和虎娃商量的办法,可假如两人足够聪明,事后对此不可能没有疑问。但等到天亮之后,两人携手走出太昊遗迹,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若山与若水也不会再去追问究竟。假如一定要给个解释,那么这一切都是他们自幼所信奉的山神指引,虎娃这个孩子帮助了他。

他们原本手牵着手,看见盘瓠时又悄悄把手松开了,不自觉还是摆出了长者的姿态。虎娃也离坐而起,积雪飘散并未沾身,他跑过来惊喜地问道:“山爷,水婆婆,你们没事啦?”

这话一听就有问题,有事的只是山爷,而虎娃问的却是“你们”。山爷笑呵呵地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孩子,我和水婆婆真没白疼你……没事了,一切都很好!”

水婆婆也笑着说:“好孩子,山神知道你一直等在外面,叫你进去有话说呢……我们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难为你这个孩子了!”笑容中却有一丝感慨与叹息,因为山神这次叫虎娃去,恐怕就要说虎娃离开蛮荒的事情了,水婆婆很是舍不得。


阅读www.yuedu.info